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描写细致入微的动作的句子/小树林里站着啪啪

2021-07-16 11:51:38情感专区
用神火净化?

这两个词这样联系起来,任谁都听得出其中的意思。

这是要把这几个人用火烧死啊!

那三个人被绑在木架上,绑得不算太紧,摇摇晃晃,这时最右边的那个转了一个圈,露出了大
用神火净化?

这两个词这样联系起来,任谁都听得出其中的意思。

这是要把这几个人用火烧死啊!

那三个人被绑在木架上,绑得不算太紧,摇摇晃晃,这时最右边的那个转了一个圈,露出了大半的身体,以及大半张脸。

火光映在那人脸上,许问瞬间就认出这是谁了。

查先生!

逢春城的查先生,他怎么在这里?

他跟查先生打的交道不是很多,但对他一直都非常敬重。

从当初领导逢春流民到后来隐居城中教书育人,他进退自如,毫不居功,是真正的泱泱君子之风。

他不是一直在逢春城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被邪教的人绑起来威胁?

这时候,许问的整个身体都绷紧了,向前敏锐地发现,凑到他身边小声问道:“怎么?”

许问深吸口气,给他讲了查先生其人其事。

雨声中,没人能听见许问的话,但向前的表情一层层凝重起来,然后抬头,与许问望向同样的方向。

他什么也没说,但许问已经明确感觉到了他的意志。

不过这个时间,已经来不及拖延了。

前方那人一声令下,那三人突然开始缓缓移动,离开了木架,仿佛凭空出现在了半空中!

下方绿林镇民本来表情各异,有的因为那人的话有点愤怒,有的任处于恐惧中,更多的还是麻木,但此时看见这幕情景,他们纷纷睁大了眼睛,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惊呼。

那木架看上去插在火堆上面,其实只是视觉错觉,木架离火堆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而此时,那三具身体摇摇晃晃,离开了木架,上无凭下无依,就像有一只虚空的大手,凭空抓着他们,把他们握在了半空中一样。

这情景在眼前这种情况下很让人震撼,真的像是血曼神显灵了一样。

下面的绿林镇民发了一会儿呆,好些人从坐到跪,砰砰砰地开始磕头。

还有人一边磕头,一边伸直了手大叫:“我愿意入血曼教,愿为教民,愿意听神的话,神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这人声音非常尖利,话刚一说出来,马上有人应和:“我也愿意,我也愿意!”

很快,应和的人越来越多,磕头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是怎么回事?”向前也震惊了,压低声音问许问。

雨声很大,烟雾很浓,呛人的味道遮蔽了嗅觉,许问一时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儿,他看向一个点,恍然大悟:“是威亚!”

“啊?”向前没听懂,愣了一下。

“在这附近找一下,肯定有滑轮、绳索等东西。他们就是这样被吊上去的,然后用雨和烟做遮挡,让人不好察觉。这附近肯定有机关,应该在……”许问匆匆计算了一下,指向另一处,“应该在那里!”

“好,我们马上去把它毁掉!”向前立刻站直了身体。

“别!”许问连忙阻止,抬头眯起了眼睛,“在我面前用机关?那不是送上门的吗……”

…………

莫伍是个行脚商人,行走于西漠,前两天刚来绿林。

他以前很少到这边来,但近两年来,西漠的路越来越多,他可行动的范围也越来越大,终于来到了这座非常出名的城市。

绿林跟西漠所有的城市都不一样,莫伍到来之后,很有些大开眼界的感觉,攒了好多见闻准备回去给人摆一摆。

结果一天过后,这里就地震了,他浑浑噩噩了一整天,好不容易晚上准备休息休息,就被人打进商铺,痛揍了一顿,然后拖到了这里。

血曼教的威名他是早就听说过的,但他从不信鬼神,遇到类似的事情从来都是敬而远之。因此,被扣在这里的时候,他主要想的也是要怎么脱身。

然后他看见了在暴雨中也可以熊熊燃烧的“神火”,他震惊了,立刻在心思寻思了起来。

“这种火?能用在别的地方吗?水浇不熄,要是能想办法用起来,岂不是能发大财?”

具体怎么用其实他还没有想出来,但就这么一个念头,让他脑子活络了起来,紧紧盯着“神火”不放。

然后,他看见了新的“神迹”,那三个人凭空飞了起来,眼看着要被扔进火里了。

这个过程很慢,持续的时间比较长,好像刻意拉长,要让下面的人彻底看清楚这了不得的神迹一样。

莫伍张大嘴巴,紧盯着眼前的一切,也真的感觉到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

人怎么能飞?难不成真是神的惩罚?

这样说起来的话,逢春遭的灾也确实太多了一点,难道真的是触怒了神明?

这次大地震,也真的是因为逢春人完全不把神放在眼里,回到了原址,又修了座新城?

对了,他一开始想让他们想什么来着?

聚集起来,一起去冲了逢春城?

这时,旁边有人叫喊着要入教什么的了,莫伍浑浑噩噩,跟着一起磕头,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难道这血曼神,真的真的是真的?”

磕了一会儿头,他又忍不住抬头往上看。再没人救人,这三个人就要被烧死啦!

咦?不对劲。

他脑子有点乱糟糟的,但这一抬头,就感到了不对。

木架就在火堆后面,距离非常近,上面虽然刻意拉长了动作,但其实也拖延不了多少时间。但怎么这么久了,人还没有进火?

这一看他眼睛马上就直了,那三个人还在天上飞,而且飞向的是完全不同的方向,眼看着就要飞离火堆,到另一边的房顶上了。

这是怎么回事?落到房顶上,那些人就安全了啊?

那个神使一样的家伙明明说了要净化这些人的,怎么会突然又像是要放过他们?

难不成又有新的神来了,在跟血曼神抢人?

他用力抹了把脸,看见那边屋顶上站着一个年轻人,他身姿挺拔,俊秀如竹。

他浑身同样淋湿,但丝毫不显狼狈。

他不紧不慢,轻轻挥手,那些被血曼神使号称要净化的人就顺着他的手势飞了过去,轻轻落下,落入了安全之地。

他俯视下方,火光映在他面上,映在他眼中,跳跃在他的身体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