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闺蜜添的我好湿好爽(乱乳狂欲)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6 11:50:57情感专区
下面的人明显没想到这一出,没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但很快,他就伸手往上一指,叽哩咕噜地说了几句话。

许问根本不给他们机会,叫道:“走!”

这时许问已经快手快脚地把查
下面的人明显没想到这一出,没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但很快,他就伸手往上一指,叽哩咕噜地说了几句话。

许问根本不给他们机会,叫道:“走!”

这时许问已经快手快脚地把查先生从束缚里解出来了,向前的人也搞定了另外两个,他们迅速扛着这三个人,从房顶上跳了下去。

屋顶上倒着几具尸体,是刚才在上面控制滑轮机关的血曼教徒。

这种类型的机关,必然是有多个位置同时控制的,许问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这一点,控制住了机关的走向,把查先生他们救了下来。

机关有人守着,许问一开始就提醒了向前他们,要求他们及时控制住对方。结果向前他们一上去直接下了死手,那五个人只打了一个照面,甚至还没看清楚来者是谁,就已经变成了尸体。

许问没说什么,这是非常合理的处置手段,他看也没看那几具尸体一眼,就上去把机关接手了。

下了屋顶,跑出一段距离,他们迎面撞上几个人。

那些人衣服破破烂烂,看上去像是难民,但许问一见他们,立刻沉声道:“干掉他们!”

他话音未落,向前就已经冲了下去,他的手下跟在他后面,几乎是一种一往无前的态势。

他们当然是格外训练有素的,一冲过去就是冲着要害,直接就要下死手。

向前第一时间击倒了一个,他的同伴手下迅速跟上,一个接一个的“流民”倒在了他们手下。

但是不知道是心软还是失手,有一个敌人倒在地上之后还在挣扎,竟然还没有死。

击倒他的黑甲军士也没有在意,刚才那一刺虽然没有扎断他的脖子,但也在他颈侧留下了一个大洞,按理说不会再有什么攻击力了。

没想到那人刚刚倒地,就又爬了起来。他抓住他的腿,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为了方便行动,这些黑甲兵士并没有全身披甲,只在关节要害等处佩戴了护具。所以这一口咬下去,直接咬在了他的皮肉上。

被咬的兵士闷哼一声,低下头,一把抓住了那人的头发,把他拎了起来。

那人呲着一口黄牙,满嘴都是血,混着他自己脖子上流下的大量鲜血,根本弄不清谁是谁的。而且他的表情扭曲,眼神混乱,脸上还带着一个诡异的微笑,仿佛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正在做什么。

向前顺着那兵士的目光看去,看清这人的样子,瞬间明白许问之前为什么下命令下得那么果断了。

这些人全是用药迷了的,如果没有弄错,应该就是血曼教擅使的忘忧花,药力发作,他们完全不知疼痛、不知恐惧!

“这些人已经废了,干掉他们。”向前沉声道。

“是!”兵士接令,这个黑甲士兵又一个军刺刺了下去,直接把那人的另半边脖子给戳断了。

接下来,他们的手下得更狠。一击一毙命,绝不容情。

很快,他们就杀出了这条小巷,背后倒了一地的尸体——那些人直到死,脸上都还是挂着一个诡异扭曲的笑容,仿佛这死亡,也是他们梦境的一部分。

许问的手上也沾了血。他直到现在也在坚持练战五禽,这是一门混合了健身与战斗的技术。

那些黑甲士兵都是专业中的专业,真正的战斗精英。许问跟他们比还是有所不如,但现在跟在队伍里,闪避格斗,疾速前行,看上去也并不会拖别人后腿。

向前有些侧目,百忙之中给许问比了个大拇指,简短地说:“不错!”

许问笑了一笑,但笑容很快就敛去了——

转出这个小巷,迎面又来了一大群人,而且头顶上瓦片声响,还有人从上方跳了下来!

“丙型保护阵型!”向前来不及多说了,他一声厉喝,所有人齐声应声,变幻阵型,把许问和查先生等三个人护在了里面,自己和黑甲士兵们则形成一个三角形的阵型,尖端向外,保护意味十足。

这时,雨还在下,雨声之中,查先生发出一声呻吟,挣扎着站了起来。

“不用……管我们,我们可以自己走!”他高声对向前他们说。

另两人也连连点头,他们的脸有点熟,许问一定见过,就是叫不出名字。

之前在屋顶的时候,许问就已经查看过他们的情况。

他们受了不少伤,没有致命的,一部分伤口还在流血,非常虚弱。这种情况,他们短时间内可能不会出问题,但必须赶紧到安全的地方,不然体温和鲜血流失,还是有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但现在——

他对着向前他们点了点头,向前一声令下,先前扶着查先生他们的两个兵士也撤回了队伍里,彻底补全了三角阵。

接下来,这支小队与铺天盖地涌来的敌人展开了一场真正的苦战。

血曼教仿佛对这次绿林镇行动下了重注,感觉是把所有可以拿出来的力量全部布置到了这里。现在从外面冲过来的,至少有百余个。

他们的战斗能力当然远不如黑甲士兵,拍马也赶不上,但他们只有十个人,对面一百多个。最重要的是,那些人不知道是嗑了药还是狂信徒,个个都像是不知道疼痛一样,不管受了什么样的伤,只要还剩一口气,就会奋不顾身地往上冲,直到彻底被击毙为止。

黑甲士兵们没过多久就已经全身浴血了,一开始是敌人的血比较多,接着自己的血混了进去,最后连绵成片,被雨水冲刷,流到了地上,又顺着石板的缝隙向外流了出去。

他们并不是停留在原地战斗的,而是一边抵御敌人的攻击,一边保持阵型缓缓往外行动。

许问四人位于正中央,都没有参加战斗。许问没有逞英雄,他知道自己这三脚猫的功夫,上了也就是一个添乱。

但此时,他留心着周围的情况,心情却越来越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