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粗大紫黑贯穿湿润 四根齐下np宫交

2021-07-16 11:50:29情感专区
许问一路走,目光一路扫过四周。

从城外看,绿林镇城墙有大片塌陷,但是城门还是坚挺着的。

城内情况反倒好一点,全部倒塌或者倒一半的房子也有不少,但放眼看过去,大部分都还大致保
许问一路走,目光一路扫过四周。

从城外看,绿林镇城墙有大片塌陷,但是城门还是坚挺着的。

城内情况反倒好一点,全部倒塌或者倒一半的房子也有不少,但放眼看过去,大部分都还大致保持着原样,就这样看起来,绿林整体的伤亡应该还在控制范围内。

这一方面是因为这里的房屋本身就修得不错,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这里几乎全是竹木建筑,屋顶墙壁都比较轻,不容易倾倒,倒下也不容易出大问题。

但是就皇帝那边的情报看来,绿林镇地底出现问题,地热同样开始流失。

就现在的手段,很难判断这是受到逢春一线的整体影响,还是单纯因为这次地震造成的。

但无论如何,绿林必有大难,这场灾难会在短时间内逐步展开,到年底达到顶峰。

作为皇帝,肯定会操心这件事情,提前做好准备。逢春城那边,也必然是要提供帮助的。

这些事情在他脑中只是一闪念,很快就过去了。这会儿他的注意力肯定还是集中在眼下的。

这一条街确实都没有人。

这本身就很不正常。

古代商铺跟现在的不一样,很少晚上完全没人早上过去上班的。它晚上总会有人留守在这里,要么是店主本人,要么就是店伙计。

这样一来可以节省住宿的地方,更重要的是防贼防走火,总是要人守着的。

但现在,无论店铺有没有被震塌,店门全部大开,里面却一个人也没有。

许问走到一半,目光突然一凝,悄悄向那边潜了过去。

向前迅速跟上,两人的动作都非常小心。

走到跟前,许问弯腰伸手,摸了把地。向前则伸手摸向另一处,缩回来的时候手指上已经沾上了一些深色的液体。

“是被人拖出去的。”许问道。

“屋子里没有发生争斗,像是单方面的殴打致伤。”向前补充。

两人对视一眼,表情凝重,继续向前走,动作比之前更加小心。

快到街道尽头的时候,空气里的湿气开始凝结,化成了沉重的雨水敲打了下来。

这次的雨下得比之前更大,迅速拉成了雨帘,噼哩啪啦地在地上溅起硕大的水花。

许问他们半边身子在屋檐下的阴影,但整个身体还是很快就被浇了个透湿。

“火还没熄?”向前没管身上的透湿,眼睛直盯前方,惊讶地问。

他的声音很低,还被雨水压住,但许问还是听见了。

他同样盯着那橙黄色火焰的方向,心里隐约有了一些猜测。

淋着雨,他们穿过了永绿街。

永绿街正对着衙门,衙门前有一片广场,是张榜公告、击鼓鸣冤等事件发生时用来聚集的地方。

永绿街尽头的火光,就是从这片广场上传来的。

现在雨更大了,雨帘密布,对面的景物都变得模模糊糊。

但仍然可以看清,广场正中央燃着一堆篝火,熊熊燃烧,在这样的暴雨里仍然烧得非常旺,完全没有熄灭的态势,反而让周围的雨水蒸腾成了白汽,笼罩了这一片区域。

篝火周围,白汽边缘,依稀可见或跪或站的有大量的人,他们抬着头,盯着白汽中央的某处,看不清那里是什么了。

走到这里,终于听见人群中央仿佛有人在扯着嗓门说话。但这里距离有点远,雨声又太大,并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许问观察了一下四周,跟向前小声交流了几句,两人带着队伍绕了一个圈子,偷偷摸摸地到了人群后方。

刚一靠近,许问就耸了耸鼻子,皱起了眉。

好臭,真是太臭了。

一闻到这个味道,他就意识到这火为什么下雨还能燃着了。

因为这是用石油烧起来的!

原油在海上都能燃起大火,这点雨水算得了什么。

与此同时,他也意识到了前方位于浓烟与白汽里,趁着地震之灾对绿林镇民进行胁迫的人是谁。

血曼教的人。

班门世界到现在为止,在利用石油的只有他们。

当然都是极其粗浅简陋的利用,但这个特征已经足够明显了。

不久前才袭击了身为特使的皇帝,他们这又是想干什么?

前两年他们搞的事情加起来,也没有这两天来得多来得大,他们这是怎么了,怎么一股狗急跳墙的味道?

这时天还没亮,天空一片灰气,还下着大雨,没人发现他们的行动。

许问悄悄蹲下,向着火光中央、那些人抬头的方向看去,瞳孔顿时紧缩。

只见那里立着一个巨大的木架,仿佛是直接砍下两棵树,皮也没剥,直接把它们捆起来做成的。

架子上从左到右,捆着三个人,都在挣扎,显然是活的。

木架下方,这三个人的脚下,就是那巨大的火堆,这俨然就是一个将要执行火刑的态势!

许问环视四周,他身边这些人大部分身上都有伤,而且很明显不是因为地震受伤的,是被痛揍之后的鼻青脸肿。他们脸上满是惊恐,但身上并没有束缚。

许问过来的时候,前面说话的人刚好歇了一下,这时又再次开口。

他半个身体都在烟雾里,看不清楚具体形貌。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有一些异样的亢奋,大声说道:

“半年之前,神明即有预兆,天摇地动,逢春必亡。这次地动,赤地千里,你们知道源头在哪里?没错,就在逢春,还是逢春!”

“不仅如此,如今绿林地热已熄。现在已是春天,你们还感觉不到什么,但想想冬天的时候,想想你们以前见过的那些逢春人!那就是你们将来的下场!”

“逢春之咒,祸及绿林!我们绿林,遭遇的是无妄之灾!”

说着,他向着下方火堆一指,声嘶力竭地道,“看,神火就在眼前,血曼大神已经向我们证明了世间的真理!只要信奉神明,神明就会把春天还给我们,让我们在滴水成冰的寒冬仍能享受春天的温暖!”

这人挥舞着双手,声音极其洪亮,即使是隆隆的雨声也无法压住。

许问环视四周,神情凛然。

他发现,环坐在雨地里的这些绿林居民,表情开始渐渐有了一些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