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是个荡娃艳妇小说(刺激欲乱狂短篇)全文阅读

2021-07-16 11:33:58情感专区
偌大的赌场内突然鸦雀无声,众人全都匪夷所思的望着赵官仁,这无间阁阁主绿小五果然不按常理出牌,居然在最紧要的关头,想出了借命这一招,但这不是扯犊子么。

“你发什么愣啊?&
偌大的赌场内突然鸦雀无声,众人全都匪夷所思的望着赵官仁,这无间阁阁主绿小五果然不按常理出牌,居然在最紧要的关头,想出了借命这一招,但这不是扯犊子么。

“你发什么愣啊?”

赵官仁抬头望着天花板上的红眼鬼头,大声叫嚣道:“你这么大个老板借不起吗,有赌就有借,有借就有还,我不相信你赌了一辈子,一个钢镚都没跟外人借过,你是玩不起还是没赌品啊?”

“哼哼~”

红眼鬼头忽然开口冷笑道:“我赌不起?我这条命就赌没的,但赌钱的可以借钱,赌粮的可以借粮,但赌命的怎么借,借了你又拿什么还,不要说你下辈子再还给我!”

“我兜里就有身份证,我拿我全家的性命做抵押……”

赵官仁叫嚷道:“我全家一十三口人,正好是九进一深,不不不!说错了,正好是九进十三出,我要是通通输给你了,我带你回家亲手灭门,玩就要玩大的,你这样小打小闹不刺激!”

“哈哈哈……”

红眼鬼头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笑的整间赌场都在嗡嗡作响,用装在坛子里一样的声音说道:“拿全家人的性命跟我赌,真的开始让我兴奋了,如果你有老婆的话,可以把你老婆的命也押上!”

“我是他未婚妻,我愿意把命拿给他做抵押……”

林多多迫不及待的喊了起来,谁知吕大头也喊道:“我是他表哥,我也愿意把命交给他做抵押,要玩就玩大一点嘛,不然一把定输赢怎么尽兴,咱们今晚要赌到天亮!”

“对对!我是他小姨子,我也把命给他抵押……”

郑月儿也赶紧喊了起来,可其他人却没有吱声,他们并不了解赵官仁,谁也不敢把命交给一个陌生人,倒是赵飞甲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我是他大舅哥,我也把命交给他!”

“不行!买定离手,下了注的人不能借命,除非赢了我……”

恶赌鬼一口否决了,突然用亢奋的语调说道:“小子!我今晚就借你九条命的筹码,你要是输了就滚回家,亲手杀掉十三个亲人,但你要是敢赖账,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哈哈哈……”

“他妈的!咱们真是蠢透了,怎么就想不到借贷嘛……”

众人一个个都懊恼万分,赵官仁这番骚操作简直脑洞大开,谁能想到还能这么玩啊,不过更骚的操作又来了。

“荷官!”

赵官仁笑着说道:“我现在是你们的VIP大客户,快点松开我的手,让大爷我喝口美酒,再叫两个美妞过来帮我吹!”

“买小是吧!帮他吹……”

荷官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赵官仁的立马能动了,两个黑眼兔女郎也走了过来,一左一右扶住了他的肩膀,娇滴滴的趴在了赌桌上,撅着屁股往筛盅方向大口吹气。

“慢着!我可没说买小,我要买三个二,豹子……”

赵官仁拿起一枚红色的筹码,精准的投入了小方格之中,荷官立马大喊一声买定离手,但就在她要揭盅的一刹那,赵官仁突然手指一弹,竟然将两枚筹码弹进了方格中。

“加注!三个一……”

赵官仁端起酒杯微微一笑,仰头就把整杯啤酒给喝了,只看荷官的左眼微微一抽,冷冷的瞪了赵官仁一眼,不情不愿的把筛盅给揭开了,居然真出现了三个红彤彤的两点。

“豹子!通杀……”

除了赵官仁这桌之外,其余十一桌的荷官又是异口同声,赌场中瞬间响起一片哭嚎跟哀求声,人头就跟不要钱的一样,噼里啪啦的接连炸开了,一团团血花和脑浆四处飞溅。

“救我!!!”

林多多等女惊恐的大叫了起来,连赵飞甲都忍不住大喊着求救,而赵官仁猛地的一拍桌子,大声道:“慢着!剩下人的命全部算我的,豹子一赔五十,你要赔我一百条命!”

“砰砰砰……”

脑袋毫不停顿的继续炸裂,连烈风军的人都接连爆头,几十具无头尸稀里哗啦的倒在地上,血液甚至溅了赵官仁一身都是,赌桌上也糊满了鲜血,吓的林多多她们放声尖叫。

“住手!我赢的筹码,我有权借给别人……”

赵官仁再次拍桌大叫了起来,场面也突然安静了下来,满地的尸体噗噗冒着鲜血,只剩他们这一桌十二个人没事,但每个人都紧张到了极点,几个小娘们通通都吓尿了。

“客人!”

满面鲜血的荷官脸都不擦,敲了敲被血浸透的桌面,冷笑道:“你下注围骰三个一,赔率一赔二,不是五十,算上你手里的六条命,正好一桌十二条命,你确定要借给他们吗?”

“什么?”

赵官仁吃惊的朝桌上看去,写着赔率的地方竟然被烧穿了,每个方格上的字都消失了,但林多多却愤怒道:“你他妈玩赖,这张台子向来是一赔五十,豹子哪有这么低的赔率,唔……”

赵官仁突然捂住了她的嘴,阻止她再继续说下去,林多多气的浑身发抖,可也拿对方没办法,他们现在算是彻底看出来了,对方不仅是个恶赌鬼,还是个赌品极差的烂鬼。

“我坐庄我说了算,怪只怪你们没看清楚就下注……”

荷官拿起一摞筹码推出去,正好十二枚放在赵官仁面前,直起身说道:“曾经有人跟我赌命,我输了当场就死给他看,所以绝对不要怀疑我的赌品,但我再问你一遍,要把命借给他们吗?”

“小五!”

赵飞甲立即说道:“你借我一条命,日后我赵家一定加倍奉还,剩下的借给你朋友,不认识的人不要借,你至少要留一半跟它赌,这回咱们都听你的!”

“小五哥!你也借我一条吧……”

“阁主!我买一条命,我把全部身家都给你……”

“小五哥!只要你借我一条命,日后我给你做牛做马……”

一桌子陌生人都哀求了起来,吕大头他们自然不用多说,不开口赵官仁也会借给他们,但赵官仁又问道:“荷官!活着出去的条件是什么,每个人留下一条命总够了吧?”

“我的赌品最好了……”

荷官忽然轻轻一挥手,桌上立刻出现了各种烧灼字样,标出了每一项赌注中的新赔率,它又笑道:“你是九进十三出,赢够了十三条命随时可以走,但剩下的人想出去,要给十条命的茶水费!”

“你黑店啊,茶水费这么贵……”

众人全都抱怨了起来,狂龙则是拼命哀求赵官仁借命,云雀也含着泪水苦命央求,还不停解释自己利欲熏心,不该跟阿鬼一起出卖他。

“抱歉!我也很想救你们,但首先我得让自己活下去……”

赵官仁说着就把筹码挨个扔出去,不过只给了林多多、赵飞甲、吕大头、郑月儿四个人,一下就让剩下的人如坠冰窟,有人立马哭喊着要借命。

“不行!今天借贷的名额已经满了……”

荷官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云雀吓的大叫道:“五哥!你给我一个筹码呀,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做什么都可以,三哥!你帮我说句话啊!”

赵飞甲没好气的说道:“我他妈帮你说什么,老子又不欠你的!”

“云雀!之前在包房里的赌局,你明明可以把老K先发给阿鬼,但你连抽了两张牌也不发出去,故意让阿鬼输掉赌局……”

赵官仁说道:“你知道赵飞甲输了也不会善罢甘休,只能让他剁掉阿鬼的一只手解气,而最后你还想攀上赵三少,所以你悄悄的对他说……我能让你成为持牌者,还能帮你当上阁主!”

“你怎么知道?”

赵飞甲惊愕的张大了嘴,连云雀都一块傻了眼。

“读唇啊!一眼就看出来了……”

赵官仁冷笑道:“云雀!你这娘们太狠了,你瞒着阿鬼出卖我的信息,赚到的钱都给你私吞了,连同我的视频广告费,一起转入了你的假身份账户,这就是我不给你筹码的原因,懂了么?”

“说够了没有?赶紧下注……”

女荷官突然捧起了筛盅,但云雀忽然大声说道:“等一下!这里还有一位客人没上桌,虽然他在走廊上昏迷了,但我是他的老婆,我有权替他赌一次,来者皆是客,赌场没有拒绝赌客的道理!”

“我差点忘了这位客人,但是这得问问他自己……”

荷官忽然甩手打出一团黑气,走廊上的催命鬼立马痛呼一声,躺在地上虚弱的睁开了双眼,云雀赶紧大喊道:“老公!恶赌鬼在逼咱们赌命,我的命已经赌输了,我替你赌最后一把!”

“阿鬼!别相信她,她背着你出卖我,还故意让你输掉赌局……”

赵官仁也扭头喊了起来,催命鬼哆哆嗦嗦的翻过身来,孱弱的趴在地上望着他们,惨笑道:“我、我知道,可如果我不输掉,我跟她都活不了,娜娜!你替我赌吧,我相信你!”

“切~痴情的傻子……”

林多多不屑的骂了一句,云雀则兴奋的喊道:“老公!这次我一定不会再让你输掉,荷官!摇骰子吧!”

“砰砰砰……”

几颗脑袋突然齐刷刷的炸裂,血浆糊了六个大活人一头又一脸,林多多的小妹“哇”了一声哭了出来,哭唧唧的说道:“你干吗呀,赌就赌嘛,人家又被你吓尿了,裙子都湿了啦!”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