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御书房低喘耸动紧致-你们两个一起我会坏掉的好紧

2021-07-16 11:33:23情感专区
赌桌上只剩下六个活人,其中有四个都在凝视着赵官仁,唯有云雀死死盯着荷官,荷官漆黑如墨的双眼看不出任何名堂,但她却突然说道:“松开我的手,我要亲手下注!”

“你
赌桌上只剩下六个活人,其中有四个都在凝视着赵官仁,唯有云雀死死盯着荷官,荷官漆黑如墨的双眼看不出任何名堂,但她却突然说道:“松开我的手,我要亲手下注!”

“你不是VIP,不行……”

荷官嘴角翘起了一抹冷笑,云雀只好愤怒的看向了赵官仁,可赵官仁却突然拿起两枚筹码,用两根手指推着往前缓缓滑动,双眼也直视着荷官,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

“只要它没搞鬼,这把绝不是豹子……”

云雀紧张又小声的提醒了一句,林多多白了她一眼道:“你已经输的光屁股了,不要在这多嘴多舌的,况且这家伙本身就是鬼,它能不搞鬼吗,真是一点脑子都没有!”

“这把玩个大的,赌点数,一赔十六,那就十六点吧……”

赵官仁猛地把两枚筹码往前一推,落进了十六点的方框中,三粒骰子要正好十六点他才能赢,但云雀却不可思议的看了看他,深吸一口气道:“荷官!帮我押小!”

“我们也押十六点……”

林多多等人都选择了相信赵官仁,一股黑气立即扫走了他们面前的筹码,放入了下注的方框内,而赵官仁手里还有足足六枚筹码。

荷官诱惑道:“客人!你还要追注吗,不追就要买定离手了!”

“我追!梭了……”

赵官仁猛地用双手往前一推,居然全部推进了六点的方框中,六点的赔率是一赔十四,但他猛地抬头看向红眼鬼头,大声说道:“不许出老千,没了赌品做鬼也会被唾弃,开吧!”

“如果我出老千,就让我永不超生,买定离手!开啦……”

恶赌鬼不屑的喊了一声,赵官仁猛地抬起了双手,举在空中死死盯着揭开的筛盅。

“耶!我赢啦……”

云雀惊喜的欢呼了一声,可其他人却是眼珠子一突,三粒骰子居然开出了最小的点数——四点,跟赵官仁买的完全没关系。

“哈哈~”

云雀得意的笑道:“绿小五!再见喽,下去给我老公作伴吧,三哥!妹妹再借你一条命吧,我跟你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你省省吧!一个人留在这慢慢玩吧……”

赵飞甲轻蔑的嘲讽了一声,云雀诧异的低头一看,竟有两枚筹码跑到了“四点”的方格上,因为四点的出现率非常低,所以赔率也是一排中最高的,一赔五十,两枚就要赔一百。

“混蛋!你他妈又耍花样……”

恶赌鬼愤怒的大吼了起来,赵官仁刚刚故意抬头跟它说话,分散它注意力的同时,用小拇指偷偷拨开了筹码,并抬手遮挡恶赌鬼的视线,所以他总共将筹码分成了三堆。

“你可不要乱说啊……”

赵官仁摊手说道:“在你喊买定离手之前,筹码进入了下注框,我也开盅之前抬起了双手,这并不违反赌场的规矩,再说是你自个摇的骰子,我买中是我的运气,你赌品这么好,总不能耍赖吧?”

“老子会耍赖?有种你别走,咱们大战到天亮……”

女荷官怒不可遏的拿起筹码盒,推了整整一百枚筹码给他,还有下注的两个零头,但赵官仁却笑道:“我可以继续陪你玩,但是得由我来坐庄,你来下注,怎么样?”

“你疯啦?别赌啦……”

林多多急忙叫喊了起来,赵飞甲等人也是赶忙劝阻,恶赌鬼的赌品可是稀烂稀烂,它连吃了两次亏哪会再上当。

“拿去!”

赵官仁扔出了五十三枚筹码,说道:“除了云雀!这是他们四个的茶水费,还有我借你的十三条命,让他们出去吧,我留下来陪你大战到天亮,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赌神!”

“好!谁怕谁啊,就让你坐庄……”

恶赌鬼爽快的松开了四个人,四人立马仰头摔倒在地,赵飞甲翻身就往大门外冲去,头也不回的大喊道:“小五!你这个人情我记住了,三哥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月儿!你快跟他走,不要管我……”

林多多急忙推了郑月儿一把,惊魂未定的郑月儿赶忙跟着跑了,只剩下吕大头和林多多退后了几步,并肩站在不远处的赌桌边,焦急的望着台上的赵官仁和云雀。

“云雀!我没死你很失望吧……”

赵官仁起身坐到了云雀身边,一把搂住了她的肩膀,云雀面色僵硬的挤出了笑容,说道:“五哥!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这种贱货一般见识,以后您就算把我当狗使唤都行,饶了我吧!”

“哟~这么贱啊,你还能再贱一点吗……”

赵官仁戏谑的拍着她的脸,云雀竟恬不知耻的笑道:“多贱都行!汪汪~贱狗叫的好听吗,不行贱狗再给主人磕几个响头,您就帮帮贱狗,再给贱狗八个筹码吧,我的好主人!”

“看你的本事喽,现在我坐庄……”

赵官仁将她从身上一把推开,说道:“恶赌鬼!我有这么多筹码做赌注,你拿什么跟我赌啊,你已经死过一回了,可不能跟我赌命了,总得拿点像样的东西出来赌才行!”

“噗通通……”

一大帮荷官和服务生全部昏迷倒地,恶赌鬼化为人形黑烟落在对面,大声的说道:“我要是输了,老子也给你当狗,供你差遣一百年,只换一百个筹码,这总可以了吧?”

“云雀!发一百个筹码给它……”

赵官仁笑眯眯的走到一边,居然拿过了两个骰盅,放了十粒骰子进去,而云雀一下就恢复了自由,忙不迭的爬上桌拿来筹码盒,飞快的数了一百个推给恶赌鬼。

“恶赌鬼!”

赵官仁递了一只小骰盅过去,说道:“咱们的玩法很简单,酒吧里最常见的吹牛逼,先下注再摇骰子,起步十个筹码,中间可以加注,明白了吗?”

“这世上没有我不会的赌法,我先押二十……”

恶赌鬼兴匆匆的扔出了十枚筹码,一把抄起小骰盅就开始炫技,一会抛起来又一会翻个滚,而赵官仁则叼上了一根烟,冲满脸茫然的云雀说道:“贱狗!给爷点烟啊!”

“噢!来了……”

云雀慌忙拿起火柴帮他点烟,还屁颠颠的跑去给他拿了瓶啤酒,趁机从一具女尸身上扒下件风衣,套上后跪在赵官仁的身边,卖力的帮他按摩大小腿。

“不许偷看啊!”

赵官仁从后腰里掏出个铜罗盘,警惕的挡在了骰盅前,只轻轻的摇了几下骰子,迅速看了一眼之后,抱起双臂说道:“四个三!”

“五个四!”

恶赌鬼精神抖擞的叫喊了一声,双手撑在桌上斗志昂扬,赵官仁猛吸了一口烟,在云雀的手心里弹了弹烟灰,眯眼说道:“挺会玩的嘛,那就刺激一点,我梭了,六个四!”

“我跟!七个三……”

“我赌你没有,开……”

赵官仁一指顶开铜罗盘,一把将骰盅给揭开了,恶赌鬼猛地趴在了桌上,骰盅里非但没有一个三,甚至连一个一点都没有,哪怕恶赌鬼五粒骰子都是三也没用了。

“妈的!这回咱们盲猜,不许先看……”

恶赌鬼气急败坏的拍了桌子,它已经看出赵官仁吹牛逼的功力了,而云雀立马从地上蹦起来,收走了它整整六十七枚筹码,急的恶赌鬼只抓脑袋,这回只敢先下注十枚了。

“算你狠!再来……”

“卧槽!怎么又输了,你真是赌神附体吗……”

恶赌鬼一连输了三把,已经急的脑袋狂冒黑烟了,最后它猛地将十六枚筹码一把推出去,狠声说道:“我就不信这个邪了,最后一把决胜负,我们先喊点数再摇骰子!”

“你花样可真多,三个一吧……”

赵官仁自信满满的喊过了再摇,云雀始终乖巧的跪在他身边,殷勤的给他按摩大腿,恶赌鬼抓耳挠腮的想了半天,自语道:“喊了一之后,一就不能作为其它点数了,那我就……五个四!”

“开!”

“什么?我只喊一次你就开啊,还能不能玩了……”

恶赌鬼惊愕万分的瞪大了双眼,赵官仁笑眯眯的推开了铜罗盘,轻轻揭开了骰盅,居然一个五都没有摇出来,说道:“左右是赌运气嘛,我就不信你能摇出五个四来!”

“哼~看我大豹子……”

恶赌鬼大喊一声揭开了骰盅,结果一下瘫软在地上,它居然只摇出了一个五点来,如丧考妣般的说道:“怎么又输了,我想大杀四方一次就这么难吗,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当一次赌神啊?”

“愿赌服输!但我不会让你当狗,你给我做十年马仔就行了……”

赵官仁得意洋洋的站起来,实际上云雀一直在帮他作弊,只要骰盅稍微翘起来一点,云雀跪在地上就可以看见,她这种老千只要看到个侧面,马上就能猜出正确点数,然后打手势提醒他。

“不!!!”

恶赌鬼突然全身狂喷黑气,大吼道:“我输了一辈子,一辈子啊,从活人输到做鬼,做了鬼还是一直输,从来没有痛痛快快的赢过一回,我不甘心啊,我要赢一次,我要大杀四方啊!”

“啊~”

云雀吓的抱头鼠窜,狂喷的黑气让整个大厅浓烟弥漫,赵官仁也同样惊的倒退了半步,右手背在身后拼命的招手,吕大头赶紧拾起他带来的大包,抽出黑铁残刀抛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