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玩弄校花女神到高潮的视频(乱亲H女)全文阅读

2021-07-16 11:28:55情感专区
艾沐手里拿着电话,脸色郁闷的与电话那边的人抱怨着,小嘴嘚啵嘚啵说个没完没了。
  “竟然说我没上足满年的课程,不允许我毕业,这什么鬼啊?我聪明不行啊,为什么要上满一年,这
艾沐手里拿着电话,脸色郁闷的与电话那边的人抱怨着,小嘴嘚啵嘚啵说个没完没了。
  “竟然说我没上足满年的课程,不允许我毕业,这什么鬼啊?我聪明不行啊,为什么要上满一年,这都什么破规矩!我不服!”
  听到自家小女孩的唠叨,尹东承失笑。
  每个学校都有规定,即便是最聪明的学生,想要得到毕业证,也需要保证每个学生在学校期间读满一年。
  而自家女孩呢?
  才去了几个月的时间就想拿结业证了!这确实不太符合规矩。
  “不行,让我在这里读一年,我会疯,尹哥哥,有没有什么好主意啊!能让我尽快的拿到毕业证书,那样我就可以回国了。”
  “这个我还真没办法,不过可以找我大哥帮帮忙,他在学术界还是很有地位的。”
  提到尹世凡,艾沐猛的瞪大眼睛,“对啊,我怎么把大哥给忘记了,尹哥哥,那我先挂了啊!我这就给尹大哥打电话。”
  还不等尹东承应声,艾沐的电话已经挂断了。
  听着话筒里的忙音,尹东承无奈的摇摇头,感情他就是个工具人啊!
  那厢,艾沐直接拨通了尹世凡办公室的电话。
  虽然夏国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但艾沐猜测,尹世凡绝对会在办公室。
  果不其然,尹世凡捏着鼻梁用力的揉揉,这才接起电话,语气稍显暴躁。
  “最好说清楚你打电话的目的,我不是告诉过你们,不许打扰我,已经到了数据研究最重要的阶段。”
  原本这种关键时刻,尹世凡都是会拔断电话线的,不过他忘记了。
  “尹大哥,是我啊,艾宝!”
  听到艾沐的声音,尹世凡愣了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是谁?艾宝?”
  “对啊,尹大哥,是我啊,艾宝!”
  还真没听错!
  尹世凡开心的坐在办公桌上,“艾宝啊,你在纽西市怎么样?还顺利吗?”
  “尹大哥,我挺好的,今天给你打电话,想求你帮个忙!”
  艾沐说话办事从来不支支吾吾,帮就帮,不帮就不帮,藏着掖着,说一半留一半,那不是她的性格。
  于是接下来就把自己遇到的困难告知了尹世凡。
  “这件事不难办,不过……你得有学术论文啊,你还记得不记得我让你写过一篇学术论文,将它登到国际知名的学术书刊上,结业就能相对简单些。”
  “好啊,那论文我早就写完了,一直都留着,当初没机会登啊!”
  “传给我,我试试,你就在纽西市安安静静等结果吧。”
  尹世凡办事也很利落,至少对于艾沐的要求,他从来都放在心上。
  半个月后,那篇论文真的刊登到了国际知名的学术书刊上,而且还得到了众多学者的关注。
  作为一名只有十九岁的孩子,艾沐前途无量,至少已经被学者们保护起来了。
  等这一切都进行完后,艾沐又去申请了毕业,还别说,这一次纽西理工的校长外加各位理事并没有为难人,很痛快的就给她颁发了毕业证。
  艾沐想继续攻读研究生,只可惜为了能尽快回家,虽然论文什么的都交给导师,但她也做好没有任何结果的准备。
  七月八日这天,艾沐一行人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纽西市。
  就在众人走出别墅,想要驱车去飞机场的时候,艾沐看见了沐超喆的左右手。
  对方很是恭喜的弯弯腰:“艾沐小姐,我们先生有事寻您。”
  想到沐超喆的病,艾沐瞬间觉得头疼。
  空间里种在灵田中的无痕还没有长出来,甚至一丁点迹象都没有。
  她现在根本没有办法治疗沐超喆的病症。
  心理疾病很不容易治疗,尤其是同时拥有多种心理疾病的,艾沐觉得自己根本无法胜任这样的医生。
  因为她只看了心理学的书,却并不清楚心理病该怎么治疗。
  虽然书上也有很多例子,但不同的人,表达的方式也不同。
  “好吧,我与你去一趟。”
  艾沐回头看看彩卓等人,“你们在家里等着我,我去去就回来。”
  还是同样的操作,将她的双眼蒙上黑布,被弄晕,最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艾沐嗅着鼻尖的海水的味道,知道她已经在沐超喆的地盘了。
  “每次都要用这种方法吗?”
  艾沐扯下脸上的黑布,回头看向沐超喆。
  沐超喆撇撇唇角:“没办法,我的住处很隐秘,不想被其他无关紧要的人发现,所以谨慎些是好事。”
  艾沐站在床边,上下打量着沐超喆,这家伙好似最近的情况有点糟糕,整个人的状态很显疲惫。
  于是,走到对方的面前,伸出手扣在了对方的手腕上。
  脉象很弱,弱到不存在的地步。
  “你最近有心事?”
  听到艾沐的问话,沐超喆只是笑笑,并没有开口。
  “好吧,我只是觉得你最近的状况不好,身体机能也跟着下降,如果你觉得不舒服,我可以替你治疗。
  但……我们丑话说在前面,你的病大部分来自与心理,或许你可能觉得我的话十分可笑,但我是有依据的,接下来,我会将我所判断的依据转给你。
  你仔细看看,如果还想继续治疗,那么我就想想办法,你清楚心理学不是我的强项。”
  言外之意,不想活,那么她也懒得费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