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掌中之物床上描写-每走一步楼梯就撞故意顶一下

2021-07-16 11:26:31情感专区
藏獒是门生意,参与马君刃投资的赵老根,在艺术家之外,有了商人的身份,既然从事商业活动,自然想要获得更多。

  但与利润相伴而生的,还有风险。

  这个年代,别说普通人,哪怕赵老
藏獒是门生意,参与马君刃投资的赵老根,在艺术家之外,有了商人的身份,既然从事商业活动,自然想要获得更多。

  但与利润相伴而生的,还有风险。

  这个年代,别说普通人,哪怕赵老根,对于商业风险也有些怵头。

  毕竟他只要安稳的演下去,不管搞小品,还是当演员当导演,总能旱涝保收,稳稳的站在全国收入最高的人群当中。

  人看到了山顶的风头,难免想要往更高的地方去看看。

  当了演员和导演,看到相关娱乐产业能获利更多,难免想要混个老板当当。

  “我倒是想自个拍摄电视剧,在前一部剧里当了导演,也有这方面的积累。”

  想要当老板,赵老根又对其中的风险有顾虑:“但电视剧不是小品,不是二人转,投资很大,说句不怕让吕总笑话,就我这点身家,一部电视剧赔了,伤筋动骨。”

  听到这些话,吕冬反而沉下心来,稳坐钓鱼台,说道:“商业上,有收获,自然也有风险。”

  马君刃在旁边吵吵:“老根这人,想要当老板,还怕赔光那点家产,瞻前顾后的,没点胆量。”



  赵老根反驳道:“我十几二十年才攒了这点身家,容易吗我?”

  千万身家,看着很多,他以前也觉得很了不起,但看看旁边坐着的年轻富豪,没脸说。

  差的实在是太多了。

  吕冬只是笑,这俩人好像在演双簧。

  赵老根还在说:“我从八二年开始演出,到这就攒了那么点钱,大部分还扔在你藏獒园上了,要是我有余力,去年就投资这部刚上的电视剧了,何至于干巴巴的拿个片酬?”

  他看向吕冬:“吕总说的我也考虑过,就是下不了决心,注册成立个公司容易,盈利难啊!”

  吕冬点点头:“也是,自家一个人干活,终归能养活家就行。当上老板,早晨一睁开眼,就得考虑着那么多员工的工资,那多些店面的开支,今天要是挣不到钱怎么办?怎么给人开工资?”

  “这话说到点子上了!”赵老根先称赞一句,接着说道:“没承受过这种压力,所以有点怕。吕总,你是大老板,又对媒体行业有了解,我要弄个娱乐公司,有搞头?”

  吕冬问道:“成立公司,得有经营有项目,赵老师的项目,你说的那个电视剧?”

  赵老根连连点头:“是!就那个项目!”他略微停顿,想了一下措辞,终归说道:“现在有不少大老板都跨界搞这个,不知道吕总对投资电视剧有没有兴趣?”

  吕冬说句实话:“这个……我还真没接触过。”

  话开了头,赵老根说起来就容易多了:“吕总,这个行业大有可为,就说一部剧,拍出来,首播一集就能卖几十万,重播、再播这些,全都能赚钱,收视率高了,还能谈广告分成……”

  马君刃不愧是赵老根多年的朋友,这时候敲边鼓:“老根的名气,金字招牌,拍出来不愁买家。”

  赵老根又说道:“吕总,你在媒体行业上有这么精准的眼光,这么些不凡的想法,咱们合作,一定无往不利……”

  这一刻,他成功化身为舞台上的大忽悠,当然只说好,不说坏。

  独立开公司拍电视剧,与纯粹的给别人打工拍,完全不一样。

  赵老根算是明白了,为啥那些出品人一个个那么能忽悠,一部电视剧总有那么多公司单位一起投资。

  放在老板的位置上,才能有切身体会。

  等赵老根说完,吕冬才问道:“我个人很喜欢赵老师的作品,但投资的事,得慎重,赵老师起码得让我知道,您想拍什么样的电视剧。”

  赵老根第一次真正拉人投资,不禁拍了下脑门:“瞧我,傻了吧唧的,连最重要的都忘了。”

  他大致上说道:“咱们都是农村出身,拍的就是生活戏,我有俩想法,一个是关于农村生活爱情的,一个是农村人进城打工的。”

  “农村人的生活爱情?”吕冬似乎有些兴趣。

  赵老根看一眼,说道:“对!说起来,还是你老乡,我拍《男妇女主任》的时候,认识的张继,泉南作协的成员,有次我们俩聊起来,就说到这个太东和东北的农村,他就想写一个关于乡村爱情的小说,我就琢磨着,能不能拍成电视剧。”

  吕冬记了下来,张继,泉南作协的人。

  他不懂这些,但公司里有个在省电视台工作多年的许琴,还有个在《太东晚报》当副总编的嫂子。

  赵老根不是忽悠,敢说出张继这个人,就是有把握的事。

  接下来,他又跟吕冬大致讨论了下关于乡村爱情的这个话题。

  吕冬没有当场给赵老根答复,说要考虑考虑,随后找到许琴问了一下,许琴认为如果跟赵老根谈,最好让她这个专业人士去。

  又问方燕打听了下张继这个人,别说还真是个名人,泉南作协的成员,凭借《男妇女主任》拿过华表奖最佳编剧。

  多方打听,加上曾经的记忆,赵老根这事还算靠谱。

  吕冬郑重考虑过后,回到吕家村,跟吕振林商量一番,召集村干部开会,迅速统一思想,毕竟这事能成的话,对吕家村尤其是老村的旅游发展,会大有助益。

  甚至,其效果还在吕冬原本的考虑之上。

  吕冬当时是想借助赵老根的关系,看能否与细细体味台负责综艺晚会的部门拉上关系,拉一台晚会类节目来吕家村。

  计划不如变化快,吕冬也就顺势而为,打电话给马君刃和赵老根俩人,邀请他们来吕家村参观。

  五一长假最后一天,对于吕家村来说,比市里大领导下来视察还热闹。

  中国地方大,人口多,南北差异其实挺大,类似小品相声之类的娱乐,也有差别。

  大概太东是东三省本身以外,与东北联系最为密切的一个省份了,太多的太东人去闯关东,两地的民俗娱乐多少有些相似相通之处,年轻人可能不大感兴趣,但三十岁往上的那些人,赵老根这个名字,号召力相当大。

  吕家村一群大爷大妈过来看赵老根,不亚于年轻人看小燕子。

  这年头,能在电视机外面,看到这种春晚舞台上的大拿,相当难得。

  不过,村里有专人维持秩序,倒也不怎么乱。

  老村,新村,三个村办公司,附近正在建造的度假村和游乐园,赵老根跟着吕家村的人挨着转了一圈,看了一遍,多少有那么点吃惊。

  来到村支部的接待室,又看到墙上一幅幅领导过来视察的照片,确定这个村庄不简单,吕冬这个人更不简单。

  吕振林跟赵老根聊了些东北与太东的亲缘,聊了些两地的农村后,就离开了。

  “我三爷爷是村里的主心骨,顶梁柱。”吕冬说道:“村里现在新旧两处村落,三个公司,都等着他决断。”

  马君刃说道:“我去过花溪村,你们这,一点都不差。”

  吕冬摆摆手,说道:“差远了。”

  赵老根端起茶杯喝茶,李文越等他放下茶杯,提着水壶过来满上,赵老根先跟他说声谢谢,又对吕冬说道:“今天真是开眼界,你们村厉害!”

  吕冬说道:“去年总产值上十亿,我那公司跟村里一比,啥都不算。”他又笑笑:“主要是现在政策好。”

  “对!”赵老根若有所思:“政策好。”

  李文越没插话,就好好听着,冬子开会时说了好久,要抓住这个机会。

  之前就说过相关的事,吕冬直接进正题:“赵老师,你那天说的事,我回来跟三爷爷说了,我三爷爷的意思,原作者是泉南作协的,又有赵老师这样的老艺术家亲自把关,该支持就要支持。”

  听到这话,赵老根先是笑着点头,接着又觉得哪里不太对。

  吕冬利用资本的优势,已然占据主动地位:“赵老师所说的乡村爱情的那个电视剧,如果能成,吕家村可以投资,投资额等赵老师那边初步定下来,可以具体谈,一半份额也没问题,吕家村全力支持赵老师。”

  赵老根不笨,就今天所见所闻,吕家村这种顶级实力的村庄支持他,肯定有要求,当即问道:“谢谢吕总和吕家村的支持,不知道我有什么能帮吕家村做的?”

  话说的敞亮,吕冬也就说出这边的条件:“交情归交情,赵总,涉及到大的合作,咱们在商言商。吕家村这边要求很简单,既然是一位太东作家和泉南作协成员的作品,能否放在太东拍摄?放在吕家村拍摄?”

  他指了指老村那边:“吕家村优势很大,虽然不知道具体剧情,但乡村爱情,肯定发生在农村,不可能全讲爱情是不是?得弘扬新村农村发展对不对?吕家村有老村,跟新村这边正好对比鲜明,还有厂子,有公司,拍摄起来方便,场景都是现成的,从破旧老村到新村的发展,一步一步,符合主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