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巨物撞击汁水h*两个总裁在车里吃我奶

2021-07-16 09:50:36情感专区
五花凯越酒店3楼盛世厅聚会。

  田中华和王礼赵媛月还有县府当秘书的李杰都是当年林文峰的老同学,而被他拉到金陵的那帮同学都是高中的同学,有的是其他镇上的,不是这一批的
五花凯越酒店3楼盛世厅聚会。

  田中华和王礼赵媛月还有县府当秘书的李杰都是当年林文峰的老同学,而被他拉到金陵的那帮同学都是高中的同学,有的是其他镇上的,不是这一批的。

  田中华问林文峰到时候去不去。

  林文峰说:“去啊,为啥不去啊,要是不去人家还会说我端架子呢,不过赵媛月可能就不去了,王礼嘛也是要去的。”

  田中华道:“那行,我跟班长胡全华说一声,把我们几个名报上。”

  林文峰问道:“那些初中的同学你还有印象吗?我是没多少印象了,就连这个班长长成什么样都有点模糊了,一转眼二十年就过去了,也不知道这些同学混的怎么样。”

  田中华道:“班长胡全华好像在五花做生意,跟我原来的规模差不多吧,像这样的规模在同学当中也算可以了,其他的同学我知道李杰在县府里当秘书,还有一个谁也是开公司的,规模还不错,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林文峰道:“到时候就是一场比拼会了,低调一点吧。”

  田中华道:“是啊,现在地位越高的人越低调,倒是那些混的不怎么样的经常吆五喝六,搞得像是自己最牛逼一样,说实话就我现在弄的这个酒厂这规模,到时候身份一说,他们都得弯腰过来巴结。”

  林文峰笑道:“那你就装逼打个脸,试试看谁撞到你枪口上,到时候身边一公开,哇,大老板啊,”

  田中华苦笑:“林总,老同学啊,你也调戏我了,我有今天还不是靠你提携?到时候还不如直接公开你的身份,他们不得吓傻了。”

  林文峰道:“呵呵,不扯了,八宝酒卖的怎么样?新产品出来没有?”

  田中华道:“看来以后也还是要做饥饿营销,咱们的要求不像其他酒,八宝酒需要浸泡时间的,现在公司都没货了,卖的太好了,我准备把养颜酒推出来,最迟也是到国庆吧。”

  林文峰道:“好啊,抽空先让我尝尝。”

  田中华道:“没问题,随时通知我,我拿过去。”

  林文峰问:“好,同学会的事情别人不问咱们都低调点吧。”

  还有半个月,又是同学会。

  林文峰想着到时候除了李杰,别人应该不大知道他的底细的,不过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

  林文峰想起来给王礼打个电话,告诉他今天不必过来,自己还要在五花处理几天事情,要是回金陵提前给他打电话。

  林文峰又跟他说起中学同学会的事情,王礼当然说随便林文峰如何安排,他自己对二十年前的事情已经记得不多了。

  最后林文峰跟他开玩笑说,晚上加加油,努力造人!

  闹的王礼在电话那头脸都有点红了。

  晚上回去,吃好晚饭,林文峰陪着赵媛月到自己爸妈那边坐了一会,聊了半小时,回到自己房间过起二人世界。

  难得有这样的清闲时光,自有了超能力以来,刚开始林文峰想得最多的就是赚钱,赚钱再赚钱,后来和赵家的恩怨纠葛,他又冒起了复仇,复仇,再复仇。

  现在,赚钱已经不是目标了,现在拥有的财富足以很好的生活下去,另外复仇的目标也应该快了,他有预感,赵家在这次五牛奶粉案中肯定会元气大伤的,单单44户儿童的重新赔偿,这样的蝴蝶效应,会带动其他那些成千上万买过黑作坊的五牛奶粉的人站出来索赔,当然了还有五牛奶粉也会控告其不正当竞争。

  下面还有什么目的?赚钱?一个亿的小目标?

  这些都不是目标,现在的林文峰只想轻轻松松地陪着老婆逗着孩子。

  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晚上的时候,王礼打来电话,汇报前段时间为44户受损害的孩童家庭请的律师团队,受到匿名警告,如果再继续往下,则可能有生命危险。

  猖狂,太猖狂了。

  林文峰让王礼明天上午过来接他,一道回金陵处理事情。

  赵媛月在一旁听到电话里的事情,劝他小心点。

  林文峰道:“放心,我就是幕后指挥,以后尽量不出面了,堂堂的大律师团队竟然受到黑恶分子的死亡威胁,这要致法律威严何在?”

  赵媛月道:“老古话说狗急跳墙,你要致他们于死地,他们最后关头肯定要闹个鱼死网破的,这帮人好勇斗狠惯了,就算洗白了,穿上西装装正经人,但是底子里还是流氓的本性,你一定要小心,让金钱发挥作用,或者用手里的权利去斗争,被狗咬了一口,千万不能想着怎么咬回来。”

  林文峰笑道:“咱们的大主任说话就是一套一套的,知道啦,既然要扳倒他们,岂会在几句威胁话面前就退步了?说句实话,我还倒希望他们能做出极端的事情来,这样他们的罪责更深重了,只要律师团队中的人因为此事而遭受不幸,我愿意给予高价补偿。”

  赵媛月道:“就算补偿高,若人没了要那么多钱何用?最好是阻止那些不幸的事情发生,不能为了达到目标不择手段,咱们相处这么长时间了,我也了解到你的为人,对家人朋友都很好,希望好人有好报吧。”

  林文峰道:“没事的,最起码他们现在的目标不是我,等证据收集齐全后,要提起公诉,那时候对方疲于面对各方面的调查与配合,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赵媛月道:“那最好了,空调温度打高一点,有点冷了。”

  第二天一早,王礼从河西过来接林文峰。

  林文峰交待给赵媛月,山庄的事情可以让小王和小卢到家里来汇报工作,昨晚后来睡不着时候讨论的建设内容,按照讨论好的安排下去。

  回去的路上,王礼说了昨天韩律师打电话来说的内容。

  韩律师是省城有名的大律师,一般的案件都请不动他,林文峰也是通过国安内部消息也打听到有这么一位富有正义感的律师,后来王礼去接触,那些受害孩童的照片,卷宗放在韩文海办公桌上时,他坐不住了,当即表示愿无偿法律援助。

  王礼跟他解释,自己只是幕后老板的代言人,咱老板不太方便出面,但是他也是极具正义感的,他已经出资救助这些孩童了,但是为了伸张正义,也愿意出资为受害者们讨回个公道。

     王礼根据林文峰的意思,律师费用还是按照正常的费用走,务必有一点是坚持立场,这场官司下来,对方肯定会有一些行动,如威逼利诱,希望韩律师的团队在金钱和职业操守的双重限制下保持自己的立场,坚持将官司进行到底。

  昨晚韩文海电联了王礼,他的律师事务所在下午的时候收到一个包裹,里面有几件寿衣,后来接到一个公用电话亭的电话,直接威胁不得将五牛假奶粉致残案继续下去,否则后果自负。

  韩文海以前不知道经历过多少这些威胁,有的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有的也就是吓唬人一下,所以他有必要跟王礼说一声,让他自己也小心一点,很明显就是来自赵家的威胁。

  王礼电话里安慰了韩文海,对他说会跟老板汇报的,可能会有具体的安保方案。

  林文峰听了王礼的说了这么多,就问王礼:“如果这样的威胁让你出个应对方案,如何应对?”

  王礼道:“首要目标肯定就是韩文海,让他尽量不要单独外出,看情况发展如何,如果最终有必要的话,可以暗地里配备安保人员。”

  林文峰道:“韩文海收到威胁信和电话,估计是因为提交起诉的传票到了赵家,里面有韩律师的联系方式,如果他们发现威胁不了,后续可能还有收买的方案。”

  王礼道:“我和韩律师接触过,收买估计是收买不了的,首先职业操守在那里,而且我们签过代理协议,也付过律师费,如果发生违背职业道德的事情,我们可以让他以后吃不了这碗饭。”

  林文峰道:“那还是没有出到令人拒绝的价格,假如赵家拿出一个亿或几个亿呢?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作为一种猜想,在绝对的高价面前,什么不能出卖?我是这么认为的。”

  王礼想了想说道:“总有人坚持底线吧?也不能说金钱可以买到任意东西。”

  林文峰道:“俗话说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这句话说明了,还是有金钱买不到的东西,只是买不到的越来越少了。

  “原本我以为什么爱情、亲情、友情啊,在到达一定的程度后,金钱是买不到的,但是我经历了从没钱到有钱的过程,这期间除了亲情买不来之外,当然我对亲情也没有试探过,其他爱情友情都可以买得到,金钱好像是一种催化剂,使得爱情的双方、友情的双方一拍即合,你想想如果不是金钱的串联,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获得真正的爱情、真正的友情。”

  这是林文峰有感而发,针对赵媛月、范萱萱、王礼、田中华等人,收获爱情、收获友情的过程中,金钱起了很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