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学长大早上还在体内视频/宝贝这才几天没做水

2021-07-16 09:33:19情感专区
我给你变了个孩子出来。”
  何冀北:“……”
  他愣了会儿,反应过来了:“孩子你没打掉?”
  “没啊。。。”
  她想
我给你变了个孩子出来。”
  何冀北:“……”
  他愣了会儿,反应过来了:“孩子你没打掉?”
  “没啊。。。”
  她想打掉来着,没舍得。
  何冀北看了眼她还没显怀的小腹:“为什么要骗我?”
  “是你自己误会了,我去医院是因为我奶奶做手术。”
  “那你也不解释。”
  他有点生气,不过更多的是庆幸。那种感觉很奇怪,分明之前也没有多喜欢小孩,但知道她怀孕了之后,他多了种莫名其妙的满足感。
  他正心软着——
  高柔理给他添堵:“解释什么,我不想母凭子贵,你要是一直不表白,我就带球跑,等过了几年,我再给你的小龟毛找个后爸。”
  “……”
  高秘书不是很懂情趣,何总这样觉得。
  还有个问题困扰他很久,他问:“怎么怀上的?”
  高柔理反问回去,很理直气壮:“你做的,你问我?”
  “……”
  高秘书有点直。
  “不是那个意思。”何总红着耳朵的样子真的是万年难见,“你不是说你吃药了吗?”
  “吃了药,不过吃错了,我把维生素当成了避孕药。”
  还好吃错了,何冀北觉得自己挺走运。
  高柔理把脚踩在他坐的那把椅子中间的横木上,手撑着自己的膝盖,身体朝他那边前倾:“你真的喜欢我吗?我到现在都觉得有点不真实。”
  他们当了七年纯洁的同事,不说别的,她跟何冀北出差过那么多次,天雷都不来勾地火吗?她以前还怀疑过何冀北的取向问题。
  她低头扫了自己一眼,除了胸小了点,她也还不错啊。
  “会不会是因为孩子?你太想补偿我,产生了喜欢我的错觉。”
  中了巨额大奖,既怕主办方搞错了,又怕主办方不给发,高柔理现在就是这种心情。
  “不是错觉,不喜欢你不会跟你睡觉。”
  因为她的脚踩在了他坐的椅子上,他只得分开腿,姿势过分暧昧和亲昵,他清醒的脑子开始发昏,喉咙很痒,他舔了下唇:“这七年你应该帮我处理过不少异性问题。”
  想脱他衣服的女人很多,光高柔理处理过的就数不胜数。那么多投怀送抱的美人都没能近他的身,但高柔理得手了。
  因为他在心里给她开了后门。
  他们很自然地吻在了一起,情到深处……滚到了床上。
  “柔理。”
  何冀北的声音带了情欲,低沉、性感。
  很要命。
  高柔理感觉有点缺氧,张着嘴轻喘:“嗯。”
  他还在吻她,唇在她锁骨和脖子之间流连,吻得很凶,手却很规矩:“你的纹身在哪?”
  她说过,她抽烟喝酒蹦迪,还有纹身。
  “后腰。”
  何冀北把手伸到她腰后面:“让我看看。”
  他掌心的温度偏高,有点烫她,烫她皮肤,烫她软得一塌糊涂的心。
  “你没看过?”
  “上次关了灯。”
  上次关了灯,上上次……
  灯是没关,不过何冀北不懂花样,整个过程就很规规矩矩,连她的背都没看到。
  高柔理坐了起来,转过身去,把睡衣的扣子解开,衣服滑到了腰的两侧。
  纹身在她后腰中间椎骨那里,图案是一朵花,黑蓝色。
  “有什么含义吗?”
  “没有,当时觉得这个图案最好看。”
  十八岁的她很叛逆,觉得没人爱她,所以她也不要爱世界,喝酒蹦迪、纹身打架,她有挺多“报复社会”的中二事迹。
  “什么时候纹的?”
  “拿到大学通知书的那天。”
  她坚韧的灵魂里,藏有反骨。
  何冀北低下头,吻那个黑蓝色的图案。
  老太太出院后,高柔理把她接来了江州,她不肯住在红山别墅,高柔理就把自己之前租的地方重新装了一下,请了一个做饭的阿姨,老太太住在那边,正好离红山别墅不远,高柔理过去也方便。
  怀胎月份还小,高柔理没有去上班,打算等过了几个月再回公司,何冀北白天要工作,她白天就去老太太那边。老人家身体好了很多,和请的阿姨也谈得来,两个人一道,每天换着花样给高柔理补身体。
  这边老太太还没住下几天,那边瞿金枝和张兰就轮番致电,因为房子的事。老家的房子卖出去了,老太太把钱存在一张卡里,两个儿子一毛都没分到。瞿金枝和张兰开始还说好话,后面看老太太油盐不进,非要把钱留给孙女,话就越说越不好听。做饭的阿姨教老太太拉黑了号码,瞿金枝和张兰就给高柔理打电话,不仅她们两,高进勇和高进辉也轮流打给高柔理,她不缺这点钱,就是替老人家不值,到后面烦了干脆不接电话。
  于是,瞿金枝和张兰找来了江州,她们不知道高柔理住在哪里,直接去了公司,不过公司大厅有出入口闸机,要刷卡才能过去。
  妯娌两人准备跨过去。
  前台小姐过来了:“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
  瞿金枝说:“没有预约,我过来找我女儿。”
  前台姓赵。
  赵小姐态度礼貌,脸上微笑:“您女儿是?”
  “高柔理,她是你们老板的秘书。”
  公司上下没有不认识高秘书的。
  赵小姐也认识:“请您稍等一下。”
  她和高柔理不是一个部门,没存手机号,她回到前台,系统里查了高柔理的座机短号,用公司座机打过去,不过没人接电话。
  她又打给了总经办的Sonia:“Sonia,高秘书在吗?”
  Sonia说不在,休假了。
  赵小姐挂了电话。
  瞿金枝立马问:“她下来了吗?”
  “高秘书休假了。”
  赵小姐觉得奇怪,来之前都不打电话?
  “您要不打个电话问问?”
  瞿金枝说:“打不通,手机关机了。”
  其实是高柔理不接。
  瞿金枝觉得那个Sonia肯定在说假话:“柔理应该没休假,她跟我闹了点矛盾,故意不见我。要不这样,你帮我开一下这个闸门,我自己上楼去找她。”
  何氏的前身是锡北国际LYS,信息安全这一块一向很严谨。
  赵小姐婉拒:“不好意思女士,公司有规定,我没有权限让您进去。”
  “我就进去看看,马上就出来。”
  “抱歉。”
  瞿金枝恼火:“你这人怎么——”
  话说到一半,一楼的电梯门开了。
  瞿金枝定睛一看:“何总!”
  何冀北走过来了,后面还跟着几个高管。
  “何总,您还记得我吗?”瞿金枝语气里带有几分讨好,“我是柔理的妈妈,前几天我们在医院见过。”
  何冀北态度不冷不热:“有事吗?”
  “我来找柔理。”
  他说:“她不在公司。”
  那日在医院,经张兰那么一说,瞿金枝也觉得高柔理跟何冀北之间有点什么。
  借着这个机会,瞿金枝想试探试探:“那您知不知道柔理住哪?”她笑着解释了一嘴,“我跟她拌了几句嘴,打电话她也不接,她来江州没多久,我还没去过她住的地方。”
  何冀北迟疑了片刻:“稍等,我打个电话。”
  他打给高柔理。
  瞿金枝和张兰恨不得竖起耳朵来听。
  “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不忙吗?”
  何冀北说:“你妈妈来公司了。”
  “她去找你了?”
  “在公司一楼碰上的,她问我你住哪?”
  来要房子钱的,高柔理说:“不用理她。”
  “嗯。”何冀北没挂掉电话,转头对瞿金枝女士说,“我不知道她住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