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禁忌的爱小说完整版-女刑警被调教求饶

2021-07-16 09:30:37情感专区
后面紧追不放,他还真不敢松懈下来。

  “开进前面酒店的地下车库,快点。”

  郭师捷毕竟是专业出生,开了一路,就算司阳什么也不说,也察觉到了。

  她只是没有
后面紧追不放,他还真不敢松懈下来。

  “开进前面酒店的地下车库,快点。”

  郭师捷毕竟是专业出生,开了一路,就算司阳什么也不说,也察觉到了。

  她只是没有想到司阳的敏锐力这么强,完全超过了她。

  所以他真有本事把肖风杀了?

  那姐姐也真如他所说,是肖风杀的。否则,如果是司阳的话,她一辈子都报不了仇的。

  由于对他有了颠覆性的改观,她已经不太倾向于相信肖风的话了。

  自己的性格虽然有点刁蛮,但也算正直,她能判断像司阳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滥杀。

  车子一停下来,司阳那边就推开了车门,然后迅速绕到她的那一侧将她拉了出来。

  手被他兀自的牵着,她迟疑了几秒,还是由他。

  “我们去哪里啊?”

  她有些惊慌了,气息也加重了。

  毕竟那些人肯定是冲着她来的,人数一多,都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应付的下去。

  “去开房!”

  司阳在她的诧异中启用了特别权限通道。

  “呃...”

  郭师捷见他说的一本正经,俏脸嗖的就红了。

  “跟你开玩笑的,我们只是找个地方躲一躲。”

  司阳不是怕他们,这么多人打起来,想不引人关注都难。要是晚上还好,这大白天的他不想害了许洁。

  “哦,那好吧。”

  郭师捷的内心有些紧张,眼前这个男人在哄骗女人方面很有一手,她有点担心...

  她也疑惑,这人到底还有其它什么身份,能从特殊通道进入酒店,还打开了一间顶级VIP房。

  “我们...我们在这里会待多久!”

  郭师捷心情忐忑的跟在他后面,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以前认为自己本事不错,但今天遇到这种状况,而且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才发觉自己实在是可笑。

  要不是有他,自己大概已经横尸街头了吧。

  救命之恩又让她不由得对这个男人另眼看待,心里也产生了异样的情愫。

  他的身边都是大美女,而且个个都是聪明人,所以能够被他吸引想必确有他的过人之处吧。

  “他的长相...”

  她慢慢望去,那张成熟有型的脸确实比第一次见他时要帅气的多。

  “看运气吧,如果那些人晚上也守着的话,咱们可能要在这里过夜了。”

  司阳说着朝沙发上坐了下去。

  郭师捷心里跳的更厉害了,跟在后面不敢抬头,差点直接坐在他身上。

  “你还有别的办法吗?”

  总不能一直躲吧,现在郭师捷也发现了对方,他们的关系已经对立了,暂时她不敢随便出去。

  警察局里要害她的人不少,很多人明着和善,私下却是龌龊不堪,什么卑鄙手段都使的上来。

  “我正在想,呃,你去洗个澡吧,然后再休息一下,如果能走了我会叫你的。”

  郭师捷闻了闻自己的一身,跟着他跑了这么久,全身都是汗味,不洗洗根本就受不了。

  可是这房间里毕竟只有她与司阳两人,一对单身男女相处,怎么感觉有点别扭。他可能没有别的想法,但说出来总隐隐有点暧昧。

  “哦,好。”

  郭师捷防御性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向着浴室走去。

  在浴室里将栓子插上后,还仔细看了三遍,确定没问题后,才开始脱衣服。

  司阳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哗流动的声音,联想起郭师捷那绝美的面庞与傲人的身材身体有些燥热。

  他心烦的将电视打开,并把声音开到一定程度以此来掩盖那燥动的情绪。

  现在的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从曾婉儿提到的神秘人,以及志高集团的代理事件影响到楚萱,现在自己又涉入郭师捷的权力之争,他一团乱了,已经越陷越深,无法抽身了。

  本来从被胡大兵邀请加入他们开始,是专门对付一些恶劣的修行者的,但一入就知道已经身不由己了。

  靠,他烦躁的暴了句粗口。

  “怎么了,还骂起人了?”

  郭师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出来,站在了他的身后。

  由于刚洗过澡,一种沁人心脾的香气弥漫过来,传入他的鼻间,令司阳心驰向往。

  特别是穿着酒店的临时睡衣,更将她曲线玲珑的身材勾勒的优美诱人。

  “呃...”

  他尴尬起来,忙解释道:“没...没什么,这电视节目太烂了,实在是...”

  “噗嗤,这京剧你看的懂吗?”

  郭师捷捂着嘴忍不住笑了出来。

  司阳顿时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什么时候换了个这样的节目了,他可没这么高的品位。

  “那...那我也去洗澡  了,你坐会吧。”

  他不想纠结这个话题,赶紧转移阵地,说完逃也似的跑开了。

  半小时后他才出来,站在窗台上往下看了看,外面已经是灯火通明了,人流车流也多了起来。

  也许那些人没有走,如果他们趁着人流繁忙溜走离开,会不会成功呢?

  很快他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他自己倒是没有问题,郭师捷绝对会应付不了,司阳不想半途而废,还是决定留下来。

  估计在不搞定她的那些对手之前,司阳都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了。

  “你...你以后就在这里住吧。”

  司阳走回沙发旁,在离她最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哦,为什么,你也要陪我一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