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汁水四溅捣出白沫h*穿着婚纱在卫生间做小说

2021-07-16 09:29:15情感专区
周三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课程:生物,耿天鸣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二次中考。不过跟前世不同的是,校门口没有翘首以盼迎接他的父母,只有同样刚刚考完,满脸疲倦、眼神黯淡的钟灵在等着他。
周三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课程:生物,耿天鸣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二次中考。不过跟前世不同的是,校门口没有翘首以盼迎接他的父母,只有同样刚刚考完,满脸疲倦、眼神黯淡的钟灵在等着他。

两个人都很疲惫,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谈论考试的好孬,默默然骑上车相伴着往家赶去。还没等走多远,忽听后面有人高声喊道:“耿天鸣,等等我!”

耿天鸣回头看时,却是崔岳磊兴冲冲追了上来,一见面便直问道:“耿天鸣,你考得怎么样?”

“还行吧,反正上一中应该没什么问题。”

“行啊你!”崔岳磊高兴道:“太好了,我们又能成同学了!”

他瞅了一眼钟灵,悄声道:“这是你……?”

耿天鸣怕他误会,连忙介绍道:“这是我同学钟灵,也是我邻居。”

“噢,邻居!”崔岳磊哪里肯信,有意拉长了声调。

钟灵暗暗噘嘴,耿天鸣无奈道:“你考的应该很好吧?”

崔岳磊颇为自信道:“七百分不敢说,六百七八十分总能有。”

钟灵心道:“吹牛吧你!满分总共才七百四十分,你能考六百八十分?看把你能的,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耿天鸣却知道崔岳磊所言不虚,羡慕道:“还是一中的老师水平高,你们做过的有些题目,我们连听都没听说过。”

“明天你有空吗?要不咱来这里打球吧?”崔岳磊看样子精气神十足,中考对他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一点也不怎么累。

中考过后,耿天鸣早就打算跟王正信和高成功一起去卖冷饮赚钱,哪里还有心思打什么篮球,当下歉意道:“不了,这几天我还有事,有了空再去找你。”

“那好吧。”崔岳磊不无失望道:“我再找别人一块打吧。”

当天晚上吃过晚饭,父母和姐姐打开电视继续追她们喜欢看的连续剧《魔域桃源》。耿天鸣却无心欣赏12吋黑白电视机上风华正茂、容颜绝色的芝姐,暗自琢磨着明天卖冷饮的事。

卖冷饮需要先投入本钱。按照一支雪糕0.15元计算,买进一百支雪糕需要花费十五元钱,再加上少量比较昂贵的雪人,买进一箱子冷饮怎么也得花个二十元左右。另外还需要预备一些用来找零的零钱。

耿天鸣身上分文也无,只能求助于姐姐耿静:“姐,我跟你商量个事。”

耿静专心致志的盯着电视道:“什么事?你说!”

“我想问你借点钱行不?”

“借钱?”耿静侧脸奇怪的看了一眼弟弟:“你借钱干什么?”

“我想跟着高成功一块去卖冷饮。”耿天鸣把计划卖冷饮赚钱的打算简要说了一遍。耿静心里一疼,爱怜道:“天这么热,卖冷饮是个很苦的活。”

“没事,我不怕。”耿天鸣挺直身子道:“我不想呆在家里吃闲饭。”

“好弟弟,只要你不怕苦,姐姐可以给你钱。”耿静说着,起身去自己房间拿了五十块钱回来道:“这钱算是我给你的,不用还了。”

“谢谢姐姐。”耿天鸣接过钱来感激道:“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我挣了钱就还你。”

李淑娟心疼儿子,在旁劝道:“小鸣,大夏天卖冷饮可不是个好干的营生,光晒就把人晒死了。你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吧,家里不缺你那点钱。”

耿建华却道:“你看看你?孩子愿意出去闯荡就让他去,不吃点苦怎么能知道赚钱不容易?男子汉大丈夫就得出去历练。小鸣,爸爸支持你!”

耿静也笑道:“妈,小鸣想去就让他去吧。大不了冷饮卖不掉,拿回家来咱们自己吃,赔不了多少钱的。”

当妈的都疼孩子,尤其是小儿子,李淑娟有些不忍心道:“大热天的遭这份罪干嘛?卖冷饮才能挣几个钱?”

耿天鸣赶紧安慰母亲道:“妈,我不怕受罪。你就让我试试吧?”

李淑娟见儿子心意已决,叹了口气道:“既然你想卖冷饮,那些该准备的家伙什你都准备好了吗?”

“我听高成功说,冷饮厂有冰糕箱免费出租,交个二十块钱押金就行。”耿天鸣以为母亲问的是盛装冰糕的箱子,随口解释道。

李淑娟见儿子对做买卖有些想当然,苦笑道:“那其他东西呢?你准备好了吗?”

“其他东西?”耿天鸣纳闷道:“有了箱子不就行了?还需要什么其他东西?”

耿天鸣虽然两世为人,但可惜都是涉世未深的中学生,哪里会知道生活的艰难和谋生的不易?因此把卖冷饮想的非常简单也是情有可原。

“唉!”李淑娟叹了口气道:“大夏天日头这么晒,不戴个帽子能行吗?还有冰糕箱子,不用绳子捆在后座上,它能不掉吗?箱子里保温的塑料布和棉被,你不带着谁给你呀?”

母亲的一顿数落,耿天鸣方才明白做个冷饮买卖竟然需要这么细致的考量,老老实实承认道:“妈,我不知道还要用这些东西。”

“唉!你呀,真是个孩子!”操心起自己的儿子,李淑娟那还有心思看电视,嘟囔着站起身在家里翻箱倒柜一番后找出了一顶草帽、一床小薄被、一张塑料布和两捆尼龙绳。

她又翻出一个老式的旧人造革挎包道:“这个包你背在身上装钱。”

耿天鸣拿着包左看右看嫌弃道:“妈,这包……也太旧了!”

“越旧越好!”李淑娟教育他道:“你背个新的,小偷不盯上你才怪呢?”

“那好吧!”耿天鸣瞅着手里年龄恐怕比他还大的破包,禁不住直皱眉头。

第二天很幸运是个大晴天,耿天鸣拿好母亲帮着准备的家伙什,骑上自行车在十点钟准时赶到了冷饮厂销售部的门头。

王正信和高成功也刚好到达,先帮着他租了个木质的冷饮箱,又领着他去发货窗口排队批发冷饮。

耿天鸣估量了一下冷饮箱的大小,默算后询问道:“老王,这么大的箱子,一次得买上个两三百根雪糕吧?”

“两三百根?!”王正信和高成功禁不住乐道:“一下子买那么多,卖不掉的话不都化了呀?一次买上一百根就不错了。再多的话,一旦剩下就只能自己吃掉了。”

耿天鸣恍然大悟,原来冷饮的进货量多少不在于箱子容积大小,而在于必须争取赶在冷饮融化变形之前把它们全部卖掉。

九十年代初期,物价涨得比较厉害,雪糕批发价已经从去年的一毛五分钱涨到了两毛五。零售价跟着水涨船高,升到了四毛钱一支。雪人也从批发价三毛涨到了四毛钱,零售价已经到了六毛。

冰糕虽然才涨了五分钱,但是零售价却没有涨。利润太低的情况下小商贩们便不愿进货,省得受罪流汗后反弄个赔本赚吆喝。

王正信和高成功帮着耿天鸣买进了八十支雪糕,小心码放到箱子里,又盖上薄被保冷。临别时王正信叮嘱他道:“天鸣,你第一次干买卖先少进点货,以后干熟了再多进些。”

“行啊!”第一次做买卖,耿天鸣既感到有点新鲜,还很有些兴奋。他把冷饮箱子放到车后座上用尼龙绳捆好扎紧,跟两个伙伴打了个招呼后,骑上车正式开始了他的冷饮小商贩生涯。

事非亲历不知难。耿天鸣光眼红王正信等人卖冷饮赚钱了,没成想自己亲身卖上一回,别的不说,这嘴却怎么张也张不开。

他骑着自行车在街上穿行,总觉得大家伙在看他,脸皮害羞下越来越紧张,不但没有停车驻足叫卖,反倒是闷着头越骑越快。

不知不觉间,他竟然鬼使神差骑进了玉清小区。等他终于清醒过来时,赫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蒯蕊家楼下。

“我上人家蒯蕊这里来干什么?”耿天鸣自嘲了一句,正要调转车头去往他处,忽听背后一阵响起悦耳的声音:“耿天鸣,你是来找我的吗?”

耿天鸣急急回头瞧时,只见蒯蕊穿着一身乳白色连衣裙正站在楼门口,像一个翩翩仙子般朝他露出了灿烂笑容。

“我……”耿天鸣瞅了一眼胸前斜挎的破旧人造革皮包,讪讪的搪塞了一句:“不是,我走错路了。”

蕙心兰质的蒯蕊扫了一眼车后座的冷饮箱,聪慧的姑娘立时明白了一切,走上前来夸奖道:“你在勤工俭学呢?真厉害啊!”

耿天鸣不好意思的躲闪着她的眼神,低下头喃喃道:“我……今天还没开张呢。”

原来是这样?!蒯蕊瞧见他脸色微红,一副腼腆害臊的样子,当下便猜到男孩子脸皮薄,还没有真正进入到商贩的角色中,照这样下去头一次买卖怕是要砸在手里。

她略略犹豫了一下,随即自告奋勇道:“走吧,我帮你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