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w文过程长图/如何描写男生进入女生

2021-07-16 09:16:09情感专区
别和咱们那时候比。”
  白歆哭丧着脸:“也只能自己努力了,谁让我生了他呢。”
  她是真的觉得带小孩是非常难以消化的课程,无论你多细心,孩子身上出的毛病
别和咱们那时候比。”
  白歆哭丧着脸:“也只能自己努力了,谁让我生了他呢。”
  她是真的觉得带小孩是非常难以消化的课程,无论你多细心,孩子身上出的毛病是一茬接一茬,你永远都得在去往学习的路上,她就想当个咸鱼家长,怎么就那么难呢。
  “慢慢就好了。”
  “你千万别说慢慢就好了,慢慢只会越来越差,我要求不了他我只能要求我自己了。”白歆苦笑:“一大把年纪了,我还得为了给儿子做榜样把以前所有的都捡起来,不然我现在还年轻呢他就已经瞧不上我了,等我老了就更瞧不上我了,我其实也没打算让他给我养老,我也不稀罕。”
  “别说气话了。”
  “你不知道,摊上不省心的孩子有多累。这就突然离家出走……”白歆哭上了:“我什么还不能说,回头我还得给他道个歉,回头我还得继续去努力去,上哪儿讲理去?他小时候我也是尽了我所有的一切在培养他,为什么就他不省心?王知也好小凤也好,明明都是那么好的孩子……”
  只能说,她的命确实不如两姐姐好。
  白歆一宿没睡,睡什么呀。
  叫孩子这么一刺激,更加不用睡了。
  翻来覆去就想,到底该怎么当这个妈。
  怎么老当不好呢?
  问题出在哪里?
  怨恨抱怨,过几秒钟就得打起来精神。
  你放弃他,那他这辈子就看到头了。
  还得咬着牙坚持。
  一大早荣长玺把荣棠抱到白勍的房间。
  “姨夫。”
  荣长玺伸手摸摸迟旭的头;“下次想离家出走找姨夫来,姨夫带你去医院躲。”
  迟旭重重点点头。
  “吃饭去吧,走。”
  白勍把小儿子搅和起来,荣棠和荣朝凤都没睡好。
  到了晚上不困,到了早上不想起。
  荣棠抓着被子,和妈妈哀求:“就给我三分钟……”
  白勍抓开被子,把荣棠抱到卫生间,水龙头那么一拧。
  荣棠一脸的哀怨,问白勍:“白勍女士,你真的是我亲妈妈吗?”
  “后的!”白勍没好气道:“叫你晚上早点睡,你和你哥没一个听话的……”
  荣朝凤表示洗个脸也中枪。
  跑出来和他妈据理力争。
  白勍只觉得头疼。
  看见没?
  天天和你辩!
  哎,就荣长玺这点基因遗传的可好了。
  “我不和你辩,没意思。”
  荣朝凤:“你是没道理,讲不过我。”
  白勍干脆破罐子破摔:“你将来找女朋友,你就这样和她讲道理?”
  小凤强硬道:“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能因为你是女的就没有对错之分……”
  白勍举举手;“我真想一巴掌打飞你,别在我眼前晃。”
  荣朝凤摇头晃脑:“妈妈,你要是打我,我是可以去起诉你的,你虐待我那不可以的,我要去妇联找领导,要么就去找儿童保护协会,是有这么个协会对吗?”
  白勍把荣棠弄下来,带着小儿子赶紧跑。
  希望老二将来千万别这样。
  不然兄弟俩一起出家算了。
  什么女的能接受住你们这样的考验啊。
  要么就说,养儿子不好养呢。
  有点偏差,那就都是婆婆的错!
  荣棠晃着腿,被他爸瞪了一眼,小腿老实了,再也不敢乱晃了。
  迟旭和荣朝凤打打闹闹的。
  这是白歆没在眼前,在眼前又得发飙。
  昨天刚离家出走,今儿就全忘了?
  就有心思打闹了?
  你老娘我是一夜一夜的睡不着,合不上眼,你呢?
  吃过饭白勍送三个小孩儿去学校。
  和迟旭的老师聊一聊,顺带着拜托老师。
  各种好话都说尽了,白勍不拉下脸行吗?
  白歆觉得求人老师不好意思,送礼吧人老师又不要,两回三回她就不愿意来了,可白勍不是比白歆脸皮厚嘛。
  小孩儿念书的时候,还是愿意听老师的话的,老师讲两句有些时候比家长念叨两小时都管用。
  “咱们学校有没有义务扫除的活动啊?有的话你就给我打电话,我这大把时间闲着……”
  老师就笑:“真的不用,现在学校都是花钱找人干这些活儿了。”
  白勍笑笑:“有点跟不上节奏了,我们那时候都是家长去学校义务劳动,我有个小不点的孩子,那天我去他学校一看,现在人老师都不用粉笔了……”
  “早就不用了。”
  白勍想,你看,三五天不去学校跑一跑,学校变化这么大。
  为亲儿子她都没这样跑过。
  只是希望迟旭啊在人生成长的阶段,能被引领着去往更正确的路上。
  也是迟旭打响了这个前奏。
  白勍陆续又去了小凤的学校,去了糖糖的学校。
  老师发什么消息也是分心去看看,自己养的孩子哪里说能真的一手不伸。
  孩子爸爸现在真的是完全顾不上两孩子,除了学习能抓一抓其他方面都借不上力。
  你说你提要求吧,人家有些时候一天不知道多少台手术,你要求他什么?
  你努力的时候,人家也没拖你后腿。
  互相包容吧。
  *
  白奶奶去检查,医生和荣长玺私下说,见过干净立正的老太太,这样干净的还挺少见的。
  那隋静把白奶奶收拾的,浑身干干净净的。
  按时带着去按摩,按时带着出去放风。
  亲妈也不过就是如此了!
  白庆国呢……
  除了能看着他那个彩票站,啥也不能干。
  老太太进出都是靠段鹤,不是抱着就是背着,上卫生间大小便也都是段鹤抱。
  就这样恢复着恢复着,你说全瘫吧也没有,竟然还能稍稍站一下下,有往好的方向发展。
  医生总结归纳,就是家里人照顾的好。
  确实家里也得有几个闲人才行。
  一大早隋静侍候白奶奶吃过饭,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啊。
  嚷嚷:“我这可能是要死了。”
  白庆国没好气道:“你天天死,你哪天能死啊?”
  动不动不舒服就喊着要死,他不爱听。
  隋静没好气瞪了白庆国两眼。
  “奶?”
  段鹤喊隋静:“妈,我奶不对劲啊……”
  白奶奶爆血管了!
  送到医院,一通折腾下来,毕竟也算是相熟,医生就和家属讲了。
  按道理吧,人到这个年纪他们是不劝家属全力抢救的,因为这种损伤是不可逆的。
  救的过程可能就要花费一大笔钱,这笔钱不是小数目啊,救完以后会怎么样他们也不敢保证。
  也有可能,钱砸进去了最后恢复就……也有可能就连恢复期都撑不到。
  白庆国抓瞎了。
  这么大的事情,叫他做决定?
  给老三打电话。
  白国安和崔丹早急忙慌赶到医院。
  白国安听完医生的话,犹豫都没有犹豫:“救,一定得救。”
  医生沉吟:“如果救,这个钱也许要上到百万了……”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病,见过太多这样的例子了。
  因为这个还有干架的。
  有想救的,有觉得救了就拖垮家里的。
  什么样的没有啊。
  “一定要救。”
  白国安和白庆国说:“钱你们不用管,我出!”
  都算他身上。
  多少钱都算他身上。
  白庆国这一听老三交代了,心里就有底了。
  老二一家只能负责照顾,所谓的照顾就是让你吃穿不愁,但是治病什么的……他们家确实没有这个能力。
  老太太出点问题,那就是全家都等着老三来做决定。
  老三说救,那就全力抢救。老三说不救,大家也就松手了。
  隋静和段鹤叨叨:“你奶有福气啊。”
  看见没,生个好儿子就是这样的。
  她当初为什么想生儿子?就是因为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