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宝贝你的小缝好紧好滑(许秋魏兴思)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6 09:14:31情感专区
许秋跟随魏兴思前往218,然后看到了站在门口等待的面试者。

  对方是个男生,身高大约175的样子,有些威猛雄壮的样子,估摸着体重应该在170斤往上。

  倒也不错,现在许秋手下
许秋跟随魏兴思前往218,然后看到了站在门口等待的面试者。

  对方是个男生,身高大约175的样子,有些威猛雄壮的样子,估摸着体重应该在170斤往上。

  倒也不错,现在许秋手下是四个妹子,有些体力活的话,不太好让她们去干,而男生的话,就没有太过顾忌。

  其实,一般课题组的导师相对也更喜欢招男生一些,既好用,又不容易出现一些问题,麻烦事也少。

  比如,女生来了生理期,可以光明正大的请假,说自己身体不舒服。

  导师批不批那是另外一回事儿,但是她们可以用这个理由。

  男生的话,如果说“我来大姨夫了,想请假一天”,看导师会不会把头给你锤爆。

  至于魏兴思课题组为什么在前期招了这么多妹子,只是因为单纯的巧合,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个许秋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在他来之前,田晴、陈婉清、吴菲菲她们就已经进组了。

  魏兴思很是热情的把面试者招呼到办公室内,指了指旁边的会客沙发,说道:“范文堂是吧,坐下来我们聊一聊。”

  说完,魏老师又拍了拍许秋的肩膀,介绍道:“这位是我们课题组的许秋,主要做有机光伏方向,范文堂你要是过来的话,主要也是做这个方向,所以就先让你们认识一下。”

  “魏老师好,许秋……师兄好。”范文堂依言在沙发上坐了下去,不过略显拘谨,只坐了半个屁股。

  其实,范文堂刚一看到许秋,没等魏兴思介绍,就已经认出了许秋的身份。

  因为他在来之前做了很多功课,包括了解课题组主要的研究方向,还看了看组里的研究成果。

  当时,范文堂发现魏兴思组里最新发表的《自然·能源》、《焦耳》等高档次的文章,第一作者全部都是“Qu  Xu”,下面一排AM、JACS、NC级别的文章,也总能看到“Qu  Xu”出现在一作或者二作的位置上。

  于是,他就翻了翻课题组网站主要成员一栏,对照汉语拼音,找到了“Qu  Xu”对应的中文名字“许秋”,以及许秋本人的照片。

  范文堂看到照片的时候,感觉许秋非常的年轻,有点像是刚毕业或者没毕业的大学生,他还以为这照片是P图P出来的,或者用美颜相机拍出来的。

  毕竟,能做出这么多高质量工作的,多半是组里的高年级博士生或者博士后,年龄通常都25+,甚至接近30了,而照片上的人,看着就只像是20岁左右的样子。

  对于女生来说,20岁、25岁和30岁,在化过妆后不一定能够分辨的出来,但对于男生来说,相隔5岁,很容易就能够从面貌上分辨出来。

  尤其是搞科研的,几乎没有会化妆的男生。

  其实,别说是男生了,科研圈里的女生,平常基本也都是素面朝天的,最多简单画个淡妆,贴个双眼皮贴之类的。

  没办法,正经做科研的,都忙得要死,根本没时间考虑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而且,一进实验室,连续工作三四个小时,不管多么精致的妆容,也都花了。

  另一方面,网站上挂着的课题组成员简历中,许秋那里没有写明是直博生,而是只标注出博士生的身份,这也误导了范文堂,让范文堂推断许秋多半是高年级的博士生。

  因此,虽然许秋看着年轻,但范文堂还是叫了一句“师兄”,心里还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这位“师兄”不仅照片显年轻,真人也蛮年轻嘛。

  而事实上,许秋在课题组里的辈分并不算高:

  比他进组早的段云、吴菲菲、陈婉清、田晴辈分都比他高;

  包括新来的博后,邬胜男也比他辈分高,博后地位超然嘛;

  甚至联合培养的莫文琳,她作为正统的博士生,也是比直博生一年级的许秋辈分要高的。

  直博生虽然在评奖学金和分班的时候按照博士算,但其实前两年默认是按照硕士算的,从性质上更加接近于提前保送的硕博连读生。

  这样算下来,也就韩嘉莹,以及新来的四个本科生辈分比他低。

  而几个本科生平常和许秋的交集不多。

  因此,大多数时候,“师兄”是专属于韩嘉莹对他的称呼。

  现在,许秋被一个年龄比他大三四岁的准博士生叫了声师兄,他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不过,许秋也没有纠正对方的打算。

  范文堂还不一定过来呢,如果真过来了,等熟悉之后,再纠正过来,正常的叫名字就好了。

  说起来,有一些课题组里排资论辈的风气比较重,组里内部还会有大师兄、二师兄……大师姐、二师姐……之类的称呼,一级一级的排下来。

  而魏兴思组里,学生之间的关系相对来说都比较好,通常都是直呼其名,排资论辈的现象几乎不存在。

  许秋觉得,这种排资论辈的现象是否会发生,主要还是和导师有关。

  假如导师喜欢搞这种层级之分,来把学生分化,在平常交流的时候总是说:“张三,你去把这份材料交给组里的大师兄李四。”那么下面的学生自然会跟着搞这一套。

  假如导师不喜欢搞这一套,学生一般也不太会自发的搞出这些东西来。

  因为不论是本科生,硕士生还是博士生,如果没有进入社会,经受过“毒打”,心思总还是相对单纯的,很难自发的产生这种偏“社会”的想法。

  这种排资论辈的现象,更像是体制里的那一套。

  魏兴思课题组里学生之间能维持当下的氛围,可能也和魏兴思常年待在漂亮国有关。

  当然,国内这种排资论辈的情况,其实还不算太严重。

  更为严重的有霓虹国、泡菜国,它们非常喜欢划分等级,而且层级森严,上级对下级有近乎绝对的掌控。

  许秋之前了解到一个非常有趣的事例:

  霓虹国一家株式会社,里面有一份文件需要盖四个章,从最高的社长,一直到最低的经理,依次盖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