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医生我还有救吗御书屋 男主亲手毁了女主的小说

2021-07-16 09:10:11情感专区
打电话给那人交代后,却听那头提醒道,“门主,这是国内,我们恐怕没那么大能耐。”
  想找人的难度很大,毕竟这里是华国,不是A洲。
  “我知道,尽力而为。”
打电话给那人交代后,却听那头提醒道,“门主,这是国内,我们恐怕没那么大能耐。”
  想找人的难度很大,毕竟这里是华国,不是A洲。
  “我知道,尽力而为。”凌熙也知道是难为他们,头疼的扶了扶额。
  苏妲也不知被谁扣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京城那边她不熟,想了想拿上钥匙出门。
  三分钟后。
  “谁呀?”打开门,却瞅见裹着睡衣,包的像个粽子一样的封皓,“哟是凌小姐,你找江小四么?”
  封皓一笑,露出一排大白牙,脸上悲催的情绪都消失不见。
  昨晚他被江小四一通电话,连夜从京城跑到洛城这冻死人的地方。
  还下着雪,真是冷啊!
  认识江小四,真是人生的一大悲剧。
  “他在吗?”凌熙单刀直入的问。
  “在,在呢在呢。”封皓立马回过神,冲门内大声喊道,“江小四,冰美人找你!”
  冰美人?
  这称呼,凌熙挑挑眉,没说什么。
  “来,凌美女快进来坐,外面可冻死了。”封皓招呼她进门。
  很快,只穿着件羊毛衫的江弛从房间走出来,眼镜都没戴。
  浅色系的羊毛衫,外加一条黑色西装裤,非常居家的打扮。
  许是因为没戴眼镜,多了几分冷峻,少了些平时的温润柔和,那双黑眸泛着幽光,直到看见凌熙才有所收敛。
  “怎么,又要请假逃课?”一开口就有点欠扁的语气。
  凌熙一个眼刀丢过去,“找你帮个忙。”她迟疑的开口,忽然有点后悔。
  封皓坐在沙发上,一脸八卦的看着两人,一边咔咔的吃着薯片。
  有猫腻!
  这俩人绝对有猫腻!
  “坐。”
  “什么忙?”江弛挺意外,凌熙还有需要他帮忙的时候?
  凌熙倒是也没客气,将一张照片递给他,“想让你帮忙找个人,这是我朋友苏妲,两个月前来找我,但是在京城失踪了。”
  失踪?
  封皓八卦的凑上前,看到那张照片,顿时就眼前一亮,“你这朋友长的太好看了吧,活脱脱一妖精。”
  封皓这话还真没夸张。
  照片上的女人穿着一身紫色紧身短裙,只堪堪遮住大腿,身材十分惹火。
  性/感妩媚,哪怕只是一张照片,都像是要将人拆骨入腹的妖精般。
  封皓看的脸有点红。
  凌熙淡淡瞥了他一眼,某人立马灿灿一笑,“口误口误,我的意思是她长的像……不是,就很漂亮。”
  江弛淡淡扫了眼照片,“多大年纪?身高呢?有没有别名。”
  “25,168,别名倒是有,但她每次都胡诌,并不固定。”
  封皓:“……”
  凌美女这朋友还真奇葩!
  “她在哪失踪的,都有什么线索?”
  封皓忍不住摸了摸鼻梁,江弛这绝壁在装模作样。
  江小四什么时候要问这么详细?
  就说他对凌美女不一般,还不让人说!
  怕不是心里有鬼。
  “不知道。”
  江弛意外的一挑眉,“那你怎么知道她失踪,或许是去哪玩了,不想跟朋友联络。”
  “不会,她顶多半个月,再久都会发消息联络。”
  “那就是说她最后出现的地方是京城?莫不是被人掳走?
  按理说天子脚下不应该啊,再者说若真是被掳走,凌美女你不会一点线索都查不到吧?”封皓猜测道。
  她肯定是找了的,没找到蛛丝马迹才找江弛。
  可这就奇怪了啊!
  好好的一个人能失踪?还一点消息都没有?
  “京城那地方消失个人,还真不算什么,但若说没有一点蛛丝马迹,谁能办到啊,除非是……”封皓话说了一半,突然就止住了。
  这一般人当然办不到,可那位绝逼能办到。
  但这八竿子都打不着,应该不太可能吧?
  只是呢,封皓忽然想到京城前段时间的传闻。
  听说俞二爷养了个女人,宠上了天,该不会就是……
  不不不,不会的不会的,哪有这么巧的事。
  再说了,俞二爷那性子,八成是谣传,当不得真。
  “除非什么?”
  “没什么,咳咳没什么,我都是瞎猜的。”封皓端起水杯灌了两口,将心头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压下。
  “放心,我会帮忙找,有消息通知你。”江弛将照片放到桌上,当面就打了电话过去。
  “多谢。”
  而后,凌熙起身离开,江弛将她送到门口。
  “哐!”房门从外面关上,封皓还想偷听,猛然被这动静吓了一跳。
  我靠!
  要吓死谁。
  “要出门?”凌熙偏头,看着与她并肩而行的人。
  “买菜,要一起吗?打算煮火锅吃。”江弛下意识伸手,却发现自己没戴眼镜。
  凌熙双手插在兜里,想着刚让他帮忙,索性就没有拒绝,“你等等,我回去换鞋。”
  她脚上还穿着拖鞋,外面还下着雪,这穿出去不得冻掉脚。
  江弛点头,摁了9楼电梯。
  几乎是两人刚走出电梯,就瞧见从对门走出来的严铭川。
  四目相对。
  江弛眼眸一沉,严铭川竟住在她对面?
  这时候,他不禁有些后悔住在凌熙楼上,而不是她对门。
  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何况这人还心怀不轨。
  凌熙压根没注意这些,“你在这等会,我去换鞋。”
  而后,走廊只剩下两人。
  “严铭川。”
  “江弛,我听过严先生的名字。”
  握手谈笑,看似和谐,可这其中却又夹杂着一股子非常明显的火药味。
  严铭川绷着脸,“从熙熙那里听的?”
  熙熙?
  叫的倒是挺亲昵。
  “怎么会,严先生的大名我还是知道的,东方科技的严总,对吗?”江弛淡淡道。
  严铭川看着他的眼神也不大友好。
  正说着,凌熙的门打开,她换了双军靴,一开门就看到两人迅速将握住的手分开,疑惑道,“你们在干什么?”
  “跟严总打个招呼而已,凌熙,我们走吧。”而后两人就进入电梯。
  倒是严铭川还站着,片刻后打了个电话给阮红玉。
  这江弛,到底什么来头?
  *
  一小时后。
  江弛,凌熙再加上封皓,严铭川四人全都坐在凌熙家吃火锅。
  封皓虽然不大聪明,却也察觉到这氛围不太对。
  明明屋里开了暖气,可他却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凉飕飕的。
  一转头,看看严铭川那张堪比阎王的冷脸,再瞅瞅江弛,笑里藏刀。
  绝了,这都什么事啊!
  “严总,喝酒吗?”江弛嘴上询问着,却已伸手将酒摆在桌上。
  凌熙淡淡瞥了他一眼,那么差的酒量,抽的哪门子疯?
  但她还没来得及阻止,严铭川就接话,“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