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表妺好紧竟然流水了英语老师(揉捏花蒂小说)全文阅读

2021-07-15 17:55:35情感专区
胖大海三人就住在另一侧不远的房间里,那是一个很大的弟子起居的地方,一进去就是一个厅,里面卧室是通铺。

因为汉仪不喜欢吵闹,所以带来的人也不多,平时一些人只是每天送来一些必
胖大海三人就住在另一侧不远的房间里,那是一个很大的弟子起居的地方,一进去就是一个厅,里面卧室是通铺。

因为汉仪不喜欢吵闹,所以带来的人也不多,平时一些人只是每天送来一些必须品,之后还是会回到山下住。

所以,这件房间里,只有无妄、一剑,现在多了胖大海三人。

大通铺就是炕,底下有火龙,烧的暖乎乎的。

山里不比外面,尤其是冬季的时候,气温会更低,阴冷潮湿,人一说话,人脸前面全是白雾。

“洛先生!”胡建回头先看到了洛凡,其他几人正在整理床铺,听见声音后,都回过身来。

“我来看看你们!”洛凡说道,“明天早上起来,就跟着一剑他们一起练功吧!”

“知道了!”几人规规矩矩的答应着。

一剑眨着大眼睛看着洛凡全是小星星,洛凡失笑,问道:“有什么想问的就问!”

一剑被看穿了心事,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说道:“我一直听师父和师兄们说小师叔的事情,今日才得一见,所以,有些好奇!”

洛凡笑的很开心,“好奇什么?”

一剑看洛凡好说话,也不藏着,直接问道:“他们说,您以前来的时候,一个人在玄关墓葬睡了一夜,还把山上那个老猕猴惹毛了,它可厉害了,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他住在哪里,也好久没见它出来了!然后师父就说,除了你,没人敢惹它!是真的吗?”

“猴子有什么好怕的,来的路上我们还跟两只猴子打架来着!”胖大海一边说道。

“不一样不一样!”一剑赶紧摆手,“你们路上见到的,常见人,也不怕人,它们肯定以为你们是在跟他们玩!山上那只老猴子可厉害了!”

“那你说的悬棺墓葬是什么?是不是就是棺材,我也敢在里面睡一觉啊!”胖大海又说道。

一剑做了个鬼脸,“你真要是这么大胆子,我明天就带你们去看看,到时候吓哭了可别怪我!”

“就这么说定了,谁吓哭了,回来就给大家打洗脚水!”

“行!”

这边一剑跟洛凡说的好好的,转眼几个人就打起赌来了,洛凡看他们在这边没有什么问题,就开口道:“这边不比别处,山高路险,不管去哪里都要注意安全,我回去了!”

出了这边,洛凡看了看天色,夜幕已经降临了,也没回去,而是飞身往另一侧而去。

上山的路,几乎有四十五度,他只是脚尖轻点,借助山崖上的树枝,不断的往上,如履平地。

他一口气爬到了龙虎阁所在的山崖之巅,小时候他就来过,这里有一块大青石,躺在上面优哉游哉的看星星,搞得龙虎山兴师动众的到处找人。

最后还是他自己觉得无聊下来了,众人才算放心。

然后被洛千罚了一夜站桩。

现在,洛凡坐在那块大青石上,眼睛盯着西边,手指开始掐算。

过了好久,他忽然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酸涩,竟然不知不觉间落下泪来。

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他自己都不知道,洛千在他心目中竟然重要到很怕得到他的死讯的地步。

他根本不会把对洛千的担忧和关心写在脸上,只有无人的时候,才会忍不住骂上两句。

但是现在,洛千就在几百里之外,他真的想去。

他算出来洛千并没有性命之忧,只是命星暗淡,忍不住心生悲怆,心口闷闷的难受。

他呼出一口气,咽回眼里的泪水,漆黑的眼眸里重新变亮,映着夜空的星辰,不断的流转着神采。

“你个臭老头儿,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徒孙都出生了,就不知道回来吗?”洛凡自言自语道,“就算霍家再如何,不是还有我吗?你养这个徒弟是摆设不成?非要显你能,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了!等你回来的,要是再不听话,就不让你抱孙子!”

他说完,又自顾自的笑了起来,站起身,翩然下了山。

第二天一大早,胖大海他们起来后,就跟着一剑在龙虎阁前面的台子上练功。

了清和汉仪真人也起来了,在旁边打拳锻炼。

冯不归从房间里出来,走到了清旁边,活动了一下,也跟着一起打起了拳。

他从小跟着洛千,学的也很杂,太极洛千教过,也跟着了清后面学过,所以,两人的动作完全一样,气势相同,看的汉仪真人眼热不已,招式一换,也打起了太极。

三人一摆起架势,就立刻把旁边晨练的弟子徒孙比下去了。

胖大海他们顿时让开了地方,睁大了眼睛仔细的看着。

无妄和另外另个师兄弟干脆也加入了进去。

这下好了,整个一广场太极拳。

“怎么没看到洛先生?”忽然,胖大海发现,所有人都在这里,唯独不见洛凡。

“我早上起来看见了,小师叔在那里!”一剑一直斜上方。

胖大海他们扭过头看过去,就看到龙虎阁的屋脊上,洛凡蹲着马步,下盘不动而上盘则打着拳,动作和下面了清他们竟然非常一致。

等到了清他们打完了拳,相视哈哈一笑,洛凡才一个鹞子翻身,轻巧的落在了地上。

“还是年轻好啊!”汉仪真人说道,“屋脊上站桩两个时辰,现在龙虎山还没有人能做得到!”

众人散去,该做斋饭的去了厨房,该打扫卫生的拿起了扫把。

胖大海他们没有事情做,干脆和他们一起打扫起了卫生。

吃过早饭,胖大海就怂恿一剑带他们去悬棺墓葬看看去。

洛凡他们都在里面喝茶论道,也没有事情吩咐,一剑就跟无妄说了一声,带着胖大海三人离开了。

悬棺墓葬是在距离龙虎阁两座山涧的另一处地方。

属于山下风景区,但是因为在悬崖上,所以,很少有有人能真的到达那里。

旅游团带人参观,顶多就是在对面用望远镜给大家看看,再在旁边进行一些讲解。

一剑领着他们来到铁索那里,做着滑索过去后,下到山下,从另一侧来到了一处隐蔽的小路。

“就是那里!”一剑指着上面说道。

几人仰头看去,悬崖如刀削一般,上面有很多凹进去的窟窿,窟窿里摆放着半腐朽都发黑了的棺木,风吹日晒不知年月。

一路往上走,几乎一大半是在山体里穿行,偶尔才会有一部分露出外面的天地。

这条路竟然是沿山而建。

胖大海在一处露天的地方一扭头,就看到了对面观景台上有人用望远镜朝着边看,就示意白落海和胡建看。

他们这边看到了那边,那边的游人也看到了他们,顿时引起了一小部分人的围观。

就好像看着悬棺那里出现了活人,似乎比死人棺材还要吸引人。

几个人也不在意,继续跟着一剑往里走,而越往上,地势越陡峭,到了后来甚至都要手脚并用。

之后,他们并没有直接到达之前看到的悬棺之处,而是往山体里面走去。

洞穴很深,也很宽阔,犬牙交错的钟乳石就像一只怪兽的巨口。

随着逐渐深入,棺木从最外面开始,慢慢的往里面延伸,先是隔几步才能看到一口,到最后,就是密密麻麻的叠落在一起的棺木。

有些棺材木头烂了,散开后,露出了里面的白骨,一些老鼠虫蚁爬进爬出的。

加上深山里面阴暗潮湿,整个环境都散发着恐怖阴森的气氛。

就连有人不小心咳嗽一声,都带着回音儿,让人汗毛孔都会炸起来。

“就这?”胖大海根本不害怕,“去年和洛先生去晋省,在地下看到的比这的棺材可多多了!”

一剑皱眉,小鼻头一耸,“里面还有!”

说完,就像赌气似的往里面走去。

胡建有些皱眉,他第一次进这种地方,说实话,很不舒服,但是来都来了,这几个人又都是那种听打不听劝的,自己离开也不合适,只好跟在后面。

白落海胆子也不小,都见过血的人,哪能怕这些不会动的东西呢!

胖大海东看看,西瞧瞧,他知道,这种地方如果年代久远的话,或许还有点好东西,但是鬼肯定是没有的。

眼见着山洞到了头,什么都没发现,一剑自己从来都没有走到过这么远的地方来过。

心里有点害怕,但是后面这三位师兄都比他大,也没害怕,自己也不能让他们小瞧了。

“就这?”胖大海借着手机的电筒来回晃了晃,跟一剑说道,“算啥啊?就这地方让你说的神秘兮兮的,我还以为能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走了走了!”

一剑看胖大海这个样子,明显是瞧不起自己,再说了,悬棺墓葬哪有表面看上去这么简单?

“师兄!”一剑叫道,“这只是外面,我没有骗你,里面才是真正的墓葬!”胖大海他们停下脚步,回头看他,但是眼神里忽然有了一丝犹豫,“里面还有,只是,师傅嘱咐过,让我们没有事情不要过去,怕出不来!”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干脆低下了头,闷着头往外走,“算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别啊!”胖大海把人拉住,“里面有什么?为什么说进去后就会出不来?”

一剑知道自己多嘴失言了,不想说,就摇摇头,“别问了,总之,里面不能进去,师父知道我带你们进去,回去会挨罚的!”

他越这么说,胖大海越好奇,眼睛四处看着,也不知道一剑说的里面是哪里,干脆拉住他不让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