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玩弄仙女白嫩胯下名器(凌熙江弛)全文阅读

2021-07-15 17:52:04情感专区
凌熙与江弛在电梯相遇。
  “我昨晚喝醉了,应该没说什么吧?”江弛站在她身侧,好听的嗓音传入耳畔。
  凌熙淡淡扫了他一眼,合着这人不仅酒量差还健忘?
  她不语,
凌熙与江弛在电梯相遇。
  “我昨晚喝醉了,应该没说什么吧?”江弛站在她身侧,好听的嗓音传入耳畔。
  凌熙淡淡扫了他一眼,合着这人不仅酒量差还健忘?
  她不语,江弛却靠近了些,“凌熙,我昨晚没说什么吧?”
  那模样,像是急于撇清,生怕说了什么凌熙会当真似的。
  “没有。”凌熙语气冷淡,面上没有半分异样,却先一步跨出电梯。
  不过眨眼,人就消失不见。
  江弛抬手推了推眼镜,嘴边露出一抹淡淡的弧度。

  *
  这之后,江弛跟凌熙的关系就陷入僵局。
  凌熙原本就高冷,如今更是不搭理江弛,看到他就当没看到。
  那关系,像是冷战似的。
  偏偏江弛半点不着急,封皓都给看懵了。
  “江小四,你俩咋回事?你怎么招惹冰美人,她都不搭理你。”封皓扬了扬下巴,问道。
  这之前不是还急眼,主动跟严铭川喝酒,这会怎么一点都不急?
  不怕那情敌捷足先登了?
  “你很闲?”江弛看着心情倒是挺不错,一手拨弄着手机,一边问。
  “不啊,我这不是为你担心,你不是对凌美女有点意思嘛,我看那个严铭川跟凌美女关系不一般。
  你这要是不抓紧的话,小心被人抢走。”封皓见他心情不错,很胆肥的说出心里话。
  而这一次,江弛却未否认,眼底荡起一丝笑意,语气笃定,“不会。”
  不会?不会什么?
  封皓一时没理解他的意思,抓耳挠腮,“江小四,你什么意思啊?”
  但这时,电梯门开了,江弛抬脚迈出电梯。
  “喂,江小四你把话说清楚,到底什么不会?不会被抢走吗?你哪来的自信?”唯有封皓还喋喋不休的追寻一个答案。
  “四少。”两人刚进门,方舟就走上前,“事情有眉目了。”
  “哦?是不是苏妲那事?快,说说看谁那么胆肥敢在京城掳人?”封皓一听这话,立马就转移注意力。
  他对此实在是太好奇了。
  方舟自是没搭理他,等江弛一示意才道,“四少,你让打听的事受到了阻碍,是……俞二爷那边的。”
  “卧槽!”封皓一蹦三尺高,小心脏狂跳,“还真跟俞二爷有关?!”
  他之前还觉得是谣传,俞二爷那么骄矜毒舌的性子怎么可能养女人。
  还宠上天?
  想想就觉得不可能好么!
  可如今,现实给他响亮的一巴掌。
  封皓整个人都不好了。
  并且呢,这时候江弛的手机还响了。
  俞二爷打来的。
  *
  凌熙派人打听苏妲消息,也托了江弛帮忙,但三天过去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算了,还是用特殊方式联络试试看。
  凌熙去浴室洗了个澡,用毛巾随意擦了擦头发,没吹干,就坐到书房里。
  打开电脑,修长的手指迅速敲击着电脑,很快弹出一个网站。
  凌熙点入,找到好友苏妲。
  一小时后。
  电脑上忽然跳出一个视频框,她点了接受。
  很快,视频那头出现一个全身裹得严严实实,戴着大墨镜,看着极其猥/琐的女人。
  “嗨~小熙熙我可想死你了!来姐姐亲亲,么么么么哒~”苏妲娇柔做作的声音从电脑中传入,那脸恨不能贴到屏幕上。
  凌熙往后拉了拉椅子,眼角抽了抽,“你在哪?”
  这死女人,一声不吭的,还以为她出什么事。
  结果却是虚惊一场,她活的比谁都滋润。
  “F洲啊,小熙熙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来,姐姐给你听听外面这美妙的声音~”说着,镜头那边好似颤了几颤,一阵阵轰鸣声听的人耳朵疼。
  凌熙揉了揉太阳穴,“好端端的你跑那做什么,也不打声招呼,严铭川以为你出事了。”
  “嘿嘿~老严这么担心我?真是很难得呢,他不是巴不得我离你远远的。”苏妲撇着嘴抱怨,嘴角却都快翘到天上去。
  “说正事,你不是来找我,怎么又去了F洲,这两个月你在哪?”
  她不傻,太清楚苏妲的性格,好端端的不可能跑到F洲那种危险的地方。
  用她以前的话说,“老娘我才不去那地方,我还想多活几年呢,本姑娘可是非常珍爱生命的哦~”
  所以,苏妲定是出了什么事,不得不跑去F洲。
  果然,下一秒视频中的苏妲就开始假哭,“呜呜呜小熙熙,你不知道这两个月姐姐我过的有多惨!
  水深火热,刀山火海那都一点不为过,呜呜呜……我好可怜的~”
  “你够了,到底怎么回事?”
  “嘤嘤嘤,小熙熙你不爱我了,姐姐受了委屈,你不心疼我还吼我,呜呜呜~”
  凌熙拿起手边的毛巾,面无表情的擦头发,全然无视某女人的作妖。
  “哼!小熙熙你可真无情,算了姐姐不逗你了。”苏妲收敛那副娇柔做作的派头。
  “我当然是去华国找你,顺便想去好好玩一玩,可哪里想到会遇上那个小肚鸡肠的王八蛋!”苏妲咬牙切齿的,一提起这事就觉得无比憋屈。
  “我来F洲当然是逃命啊,不然你以为姐姐愿意来这破地方?”
  “什么人?”凌熙一挑眉,对方竟然能逼的苏妲逃到F洲,挺有能耐的。
  看她神情,应该是有故事。
  苏妲深吸一口气,“他姓俞,我听人称他俞二爷。
  长的人模狗样的,实际上就是个人面兽心,小肚鸡肠,龟毛又毒舌的王八蛋!
  下次再碰到他,我定要扒了他的皮,让他给我跪着,啃本姑娘的脚趾头……*@&%”
  凌熙听了三分钟她对这位俞二爷的唾弃,“所以,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妲对男人向来游刃有余,从来都没吃过亏,这还是头一次听她如此大的气性。
  看来这次吃了不少亏。
  “呼!”
  “吸!”
  …
  苏妲连续做了三次呼吸,才将愤怒压下,换了一种平静的口吻,“你记不记得两年前我跟你说的那件事?”
  “哪件?”
  “哎呀,就是咱们在国外时,我说遇上一个极品男人那次。”
  凌熙大概回想了一会,“就是你说撩人家被拒,你怀恨在心,下药成功把人睡了,并丢下5块钱作为小费的那次?”
  “哎哟,小熙熙你可以不用说的这么清楚!”苏妲娇滴滴的,“再说我又不是故意的,那会不是刚好身上就剩下5块钱零钱嘛。”
  一百块嘛,她又不舍得给。
  “所以,那个男人就是俞二爷。”
  “对!”苏妲又气愤了,“你说他一个大男人,要不要这么斤斤计较?
  本姑娘好歹也是黄花大闺女,他又不吃亏,我这么一大美女,他有什么不满意的?
  5块钱虽说少了点,但他不是享受了,用得着这样么?
  都过去两年,本姑娘都忘了,哪想到他居然还记着!”
  “我刚入境,就莫名其妙被一群人抓了,你猜那王八蛋跟我说什么?”
  “他竟然说要十倍百倍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