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骑蛇难下(双)免费阅读 好深好湿,用力快一点

2021-07-15 15:47:23情感专区
“跑了?你们这边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为什么于世达会跑到经侦大队自首?”听到蓝思萍已经离境的消息,樊小虎确实轻松了不少。

  当初就是那个女人利用诱人的身体和大把
“跑了?你们这边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为什么于世达会跑到经侦大队自首?”听到蓝思萍已经离境的消息,樊小虎确实轻松了不少。

  当初就是那个女人利用诱人的身体和大把现金把自己拉下了水,她如果走了,自己这边暴露的可能性就会少很多。不过也不能这么大松心,不是还有个姜彦哲呢嘛,他手里到底掌握了什么证据还不清楚,必须搞清楚再说。

  “……于世达去自首了?!”姜彦哲有点被说糊涂了,于世达不是应该和樊小虎一伙,憋着怎么让自己和蓝思萍背黑锅呢嘛,怎么又去自首了,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他直接找的孟津,然后去了队里,说是你和蓝思萍携款外逃,还绑架了他女儿。我就是被派来解救人质的,大部队明早就会到这里……哎呀,都这时候了我还编这些有什么用啊,如果不是于世达交待,我能找到这里?”

  见到姜彦哲吃惊的表情,樊小虎更加确定这件事儿里有问题,好像有一把无形的大手在暗中操作。眼前的这家伙都已经被逼得走投无路、狗急跳墙了,没必要再撒谎。

  那么问题到底是出在谁的身上呢?如果不把这个人找出来,那即使把姜彦哲搞死,弄个死无对证,自己也不会安全!

  “你真的没有监听我?”姜彦哲是急眼了、绝望了,但他肯定不傻,从樊小虎的话里也听出点内容,仔细想一想也对,这个警察只不过是个外围的帮手,根本就和这笔钱没什么关系。

  而且和他接触的一直是自己和蓝思萍,于世达只是知道这个人,只是当个闲子,从来也没关注过,两个既没有合伙谋害自己的条件,好像也没有动机。

  “……老姜,你一直都在做脏活儿,对我们的工作性质应该很了解。没错,我们是有权利监听你,可那些手续不是我一个人能办下来的,设备更不是随随便便可以拿出来用的,就算申请下来了,那也是有专人负责的。我是活够了还是吃多了,办手续去监听你,那样不是连我一起就暴露了吗!我说咱俩与其这样一问一答的浪费时间,不如你先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知道的情况刚刚已经说了,再多的还要等你告诉我!”

  为了让姜彦哲放下心,樊小虎干脆把手枪收了起来,就坐在门口的鞋柜上,摆出一副我没危险的样子。不过他始终也没敢过于靠近这个手里还拿着刀子的家伙,尽量保持一定距离,并且没有离开大门,随时准备逃跑。

  “……我一直都在监听于亚楠的办公室,后来陶潜来了,那套设备也就没撤。结果我听到陶潜和南通商会的人汇报一件事儿,其中就有我和蓝思萍的私下谈话,内容可能对于世达和南通商会不利。当时我们来都认为是你干的,也只有你才有这个能力……”

  樊小虎的做法确实让姜彦哲放松了一些,他也是个五十多岁的人了,在军队里掌握的技巧没太大退步,可体力大不如以前,连续击杀三个人,大腿上的刀伤还来不及处理,一直都在失血,确实有些疲累,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大概组织下语言,挑重要环节简单的讲了讲。

  “然后你就在见面的时候录音,打算报复我?”樊小虎终于搞明白了一件事,那份录音只是姜彦哲偶然为之,并不是处心积虑的要对付自己。

  “……以当时的情况,我根本无法确定到底是谁干的,只能先自保。”重新说起这件事儿,姜彦哲也觉得当时有点太过慌张了。

  如果能多方查证一下,好像就没有后面这些狼狈了。可世界上没有如果啊,碰上那种事,自己和蓝思萍心里本来就有鬼,能镇静才见鬼了。

  “那蓝思萍又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自己先走了,你又……哦,我明白了,我们追你的时候,你把钱给了姓蓝的,然后她把你丢下了,对吧!”

  樊小虎仿佛在看一部八流导演拍摄的警匪片,还是尼玛低成本的,群演盒饭都舍不得给的那种。套路太俗了,情节也太简单了,连最基本的飞车、枪战、武大场面都没有,更用不上专业推理和一波三折,只要不是傻子,稍微沟通下就全明白了。

  可笑的是,就这么一个小意外,愣是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引发了一大串连锁反应,最终导致局面烂的谁也无法收拾。

  怪不得孟津一直都在队里说不要和涉案人员接触,他们都是乌合之众,半点担当也没有呢。顺利的时候能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稍微碰到点挫折,奔溃的比太平天国还快。看来这才是老成谋国之言啊,可惜现在说啥都晚了。

  “唉,我这一生,就毁在两个女人手里……姜戈他妈背叛的时候,我正在前线打仗,结果一怒之下触犯了军规,上了军事法庭,虽然没坐牢,可什么也拿不到。要不是亚楠她妈帮忙,我恐怕连儿子都养不大,也就是为了这个,我无条件的帮着于世达,这么多年了,脏活儿累活儿都是我去干,还把儿子也卷进来了。可是最终呢?他要把姜戈踢出局,这合理吗!这应该吗!是我忘恩负义吗!本想着那一笔钱,我们父子俩的卖命钱,找个地方给他娶媳生子,让自己安度晚年,谁想到,又被姓蓝的给摆了一道……命啊,这就是命……说吧,你打算怎么办?录音我可以还给你,但不是现在。我已经放到最保险的地方了,那里面的声音即使我死了别人也能听出是谁的!姓樊的,如果你当没来过,我们就是还是朋友。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抓到活口的,但在死之前还得拉个垫背的……死之前我会让人把录音给你邮递过去,不管是不是误会,都不重要了!”

  再次听到蓝思萍的名字,还有樊小虎脸上闪过的奚落表情,姜彦哲的情绪再次激动了起来。回想自己这一生,真是活的太憋屈了,翻来覆去的被人耍,还是女人,总在关键时刻抛弃自己。



  此时就算没杀人、能顺利出境,也不想活了。儿子大了,让他自己去闯荡了,自己既没钱也没门路,活着只能给他增添负担。

  但是该报复还得报复,这件事儿说到底还是于世达对不起自己,如果能依靠于亚楠把他骗来同归于尽最好,不成的话就只能对不起亚楠她妈了,下辈子做牛做马再偿还吧。

  “……我猜,那些录音你应该还没来得及藏起来对吧?嘿嘿嘿……老姜啊,你也太小看我了,拿这种骗小孩子的瞎话忽悠人。我刚才说过了,后面还有大部队,他们也知道我提前过来侦查了,你说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杀人绑架,自己什么都不管呢?我可是警察,专门惩治犯罪份子的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