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据为己有(高干)(高H浪荡h)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5 15:46:18情感专区
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他的双臂稍稍有点颤抖,不过几个呼吸之后就平静了下来,小眼睛完全眯缝到了一起,眉头紧锁!

  他左手里握的是一把弹弓子,皮筋现在已经被拉到了二尺多长,皮套里
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他的双臂稍稍有点颤抖,不过几个呼吸之后就平静了下来,小眼睛完全眯缝到了一起,眉头紧锁!

  他左手里握的是一把弹弓子,皮筋现在已经被拉到了二尺多长,皮套里有一颗指甲盖大小的钢珠!

  这玩意是洪涛从小就练就的本领,家附近的小鸟、喜鹊、乌鸦没少丧命于此,大杨树上的知了更倒霉,只要落在他用竹竿粘不到的高度,必须就会迎来干泥球的打击。

  不过现在这把弹弓子已经不是用普通八号铅丝制作的了,而是换成了带压花的黑色哑光不锈钢条,握把上缠满了皮条防滑。

  皮筋也不再是普通输液管,更不是小皮筋,而是专用的竞赛级扁皮条,买回来自己剪裁,一组四根,平均发射一百多次就要更换。

  配上钢珠,不敢说百发百中,反正十五米左右野鸡是很难逃生的。人脑袋应该和野鸡面积差不多,就算有头骨保护,挨上一下不至于马上挂,估计也好受不到哪儿去,失去战斗力是必须的!

  刚刚楼下那几秒钟时间里发生的事情,洪涛是一眼没看见,但他听出来了,有刀子扎进肌肉组织的声音,还有血液喷射的声音。

  那位张姐很可能是被人抹了脖子,但下手的人技术稍微有些瑕疵,用力过猛了,连气管都被划断,气体喷射时发出了比较大的呲呲声。

  要是换成自己在某辈子里训练出来的特种兵,这种手法直接就得去打扫一个月军营里的马桶,不合格啊。还敌后搞破坏呢,杀个人都这么大动静,一露面就得被射成筛子。

  可是吧,话有说回来了,他训练的特种兵厉害,可是他这个当老师的,基本啥也不会,光动嘴说了,没怎么练过。但凡当年要是能以身作则,现在也不至于拿个弹弓子瞄准还哆嗦几秒钟,小心肝差点从嘴里跳出来。

  没错,楼下进来的人是个杀手!不对,是不是杀手洪涛很难准确判断,但那个人肯定受过军事训练,而且见过生死。

  虽然技术有点糙,但瑕不掩瑜,整体过程执行的丝毫不拖泥带水,还一个字没说,光是这份定力,就不是普通军人能比的,啥特警,不用枪,和他二对一基本都没啥活的希望,这家伙全是一招致命,干净利落脆。!

  “呼……”此时洪涛正在心里仔细盘算呢,假如这个人上楼,自己有多大可能一击得手。



  要是低于百分之八十,是不是就该放弃于亚楠了呢?她是挺可爱的,也挺单纯的,丝毫没掺和于世达那些破事儿。可是吧,放眼全世界,好像还没人能让自己豁出命去搭救,也包括小舅舅。

  不光心里这么想,当着小舅舅的面也这么说,只要危险太大,就不能救。你死了,我还能想办法报仇,咱俩都死了,就真的傻逼了。

  “嘶……呸……刺啦……叮叮叮……啪嗒……啪嗒……”此时楼下又有了动静,那个人并没立刻上楼,而是吸着凉气捣鼓上了,期间还有某种小玻璃器皿落地的清脆响动。大概过了一分多钟,才有了脚步声。

  也就是这些声音,让洪涛决定留下来博一次,因为他觉得一击得手的可能性已经差不多提到百分之九十了。

  那个人受伤了,他刚刚是在给自己治疗呢。看来那两个保镖也不全是废物啊,如果说第一个猝不及防直接被放倒,那第二个没脑子的身手应该不错,虽然也挂了,但也伤到了这个人。

  现在洪涛决定了,不再说人家没脑子,改叫直爽!他到底爽不爽不清楚,反正自己正在心底偷偷乐呢。全乎人打不过,你个伤兵咱还对付不了?洪扒皮最擅长的就是趁人病要人命!

  而且这么一来的话,于亚楠失踪的黑锅就有人背了,更和自己没关系了,待会儿偷袭得手之后,必须大笑一分钟,刚瞌睡就有人递枕头,咱啥时候也有这么好的命了!

  “吱……咣……”古人常说心到神知,本来洪涛是不信的,但现在他打算信了。自己心里刚有个念头,还没笑出声呢,外面就传来了刹车和关闭车门的声音。这尼玛是又来增援了啊!

  亚楠啊,不是哥们溜肩膀啊,一个伤兵勉强能对付,打群架真不灵,自求多福吧,等哥们从这边阳台爬下去,立马打电话报警!

  “别动!”就在洪涛收回右手,准备脚底抹油溜之大吉时,楼下居然说话了,是后来的那位。一张嘴就是京腔,这让洪涛又是一惊,今天是咋了啊,怎么惊讶一个连着一个,让他这个古井不波的老妖怪都有点张嘴结舌了。

  这尼玛不是樊小虎嘛!绝对不会听错的,前些日子自己光听他和姜彦哲、蓝思萍的录音了,耳朵里都快听出老茧了。对啊,姜彦哲,洪涛终于想起刚刚那个杀人的家伙是谁了,怎么把他给忘了呢。而且这家伙好像就在美军里服役过,还上过战场呢,于亚楠说过啊!

  “有本事你就开枪打死我……”姜彦哲还真不怂,面对枪口居然毫不畏惧,还挑衅呢。

  “……老姜,你这是做什么?何必要闹出人命呢?这下谁都不好收场了啊!”樊小虎的声音听上去倒是没啥底气,也对,他虽然是警察,但经济警察和上过战场的老兵真没法比,别说面前摆着三具尸体,估计光一个被摸了脖子的张姐就够他一受的。

  “做什么?还收场?哈哈哈……钱没了,女人没了,儿子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我们父子俩什么都没有,还背上个大黑锅,灰溜溜的逃回去,就算我乐意他能乐意?来吧,开枪打死我,一死百了……不过你们也别想好受,嘿嘿嘿……”

  姜彦哲突然大笑了起来,达不到振聋发聩的地步也差不多了,看来他是真不怕让人发现,再联系其话里的内容,很有点破罐子破摔、逮着谁就拉着谁同归于尽的架势。

  “老姜,你冷静点,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能不能简单和我说说,也好想办法弥补啊!”樊小虎自打见到姜彦哲这幅样子,心里就有些怀疑。

  他这次抵达申城之后,让同伴留下汇同当地警力,明天早上才会出发,自己以侦查监视的理由先行一步,就是要来把事情搞清楚的,没想到居然遇上了发了疯的姜彦哲连杀三人。

  可是根据他多年办案的经验,怎么琢磨怎么觉得这件事太蹊跷,原本平平静静的局面怎么就突然间就全乱套了呢,姜彦哲、于世达、蓝思萍这三个人之间,肯定有一个人在说谎。可是为什么要说谎呢?最好能搞清楚,否则自己很可能被他们牵扯进去。

  “……呵呵,到这时候你再装傻充楞是不是太低级了?如果不是你和于世达串通好了监听我,事情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现在才怕事情搞大,好像有点晚了吧?来吧,开枪打死我,就说我持械杀人然后暴力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