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和两个50多岁女人双飞/国产浪货视频

2021-07-15 15:44:01情感专区
发现在他的脚边上有一堆行李,一床被捆的结结实实的棉花被,旁边还挂着茶缸子,被子下来垫着一个脸盆。

  在旁边就是一个蛇皮口袋,里面有什么东西桑柏看不出来,不过依着外型来看
发现在他的脚边上有一堆行李,一床被捆的结结实实的棉花被,旁边还挂着茶缸子,被子下来垫着一个脸盆。

  在旁边就是一个蛇皮口袋,里面有什么东西桑柏看不出来,不过依着外型来看,似乎是书,这一小蛇皮口袋的书可不轻。

  除了蛇皮口袋之外,还有一个网兜子,四十年后这东西已经消失了,但是在现在这种彩色的尼龙网状兜子可十分常见。

  兜子里面是一些盆盆罐罐的,桑柏唯一认得的就是一个雪花膏瓶子。

  “您到柳树庄是投亲?”桑柏好奇的问道。

  这位摇了摇头,没有正面回答桑柏的问题,而是问道:“你也是附近的人吧,请问一下怎么才能到柳树庄去,要是雇个车的话一般多少钱?”

  “我们就是柳树庄的,你现在在去柳树庄哪里找的到人,就算是搭板车也得好几个小时的山路呢,要不你找个地方住下,明天碰碰运气,要不然那你附近认不认识人,借一辆自行车也行”桑柏说道。


  “你就是柳树庄的人?”

  看到桑柏这边是两口子,而且怀里抱着孩子,中年男子说道。

  “我是分配到柳树庄小学的老师,我叫马伯谦……”。

  “哦,原来是马老师啊”桑柏一听立刻热情了起来。

  如果是投亲的话桑柏还可以让他等一等明天早上再出发,自己回去正好给人家通知一下,但是来村小学教书的先生,桑柏自然要客气一些了,因为指不定自家的孩子就要到他的手里了。

  不过,在让他教自家孩子之前,桑柏也得好好了解他,如果水平不够,或者是桑柏不满意的话,眼前的这位凭什么教桑公子们呀。

  要知道桑柏对于教育那是要求非常高滴。

  伸出手和马伯谦握了一下,桑柏介绍了起来:“我叫桑柏,桑树的桑,柏树的柏,这是我的爱人夏雁秋,夏天的夏,大雁的雁,秋天的秋,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马伯谦现在心里有点小乐呵,因为他知道这时候的柳树庄仅有一两个学生,说什么把自己给盼来那肯定是声不由心的,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

  “您好,您好,我这边一没有亲戚二没有朋友,这边小学是有个同学,不过早就闹翻了,比仇人还仇人呢,看样子我得找个地方对付一宿,明天才能去柳树庄了”马伯谦说道。

  “真没有朋友?”桑柏问道。

  “我原本就是下放的知青,亲友都不在这边。几个同学也都被得罪光了”马伯谦说道。

  桑柏到是知道这一点,这位马伯谦先生可是个刚人,因他举报被枪毙掉了好几个学校领导,他的同学也因为这事被牵连。

  因为有相当一部分是他听他同学说的,他同学也没有想到酒桌上的事被同学给捅出来了呢。

  就像是后世,什么大爷的主持人,酒桌上大骂毛,然后丢了工作之类的事情一样。不知道身边就藏着'坏人'啊。

  这人一坐实了举报领导,还弄毙了几个,谁当他们的领导心里不犯嘀咕啊?

  同学,尤其是和他相处好的同学,不拿刀砍他就算是好事了,哪里还可能再和他相处下去。

  严打的时候大家都藏着坏,但是风头过去了,就是秋后算账的时候了。

  大家都说马老师教的好,有责任心,又是个正义感足的人,然后支援乡村的名额就不偏不倚的落到了马伯谦的头上。

  你不去?

  那不是辜负了同志们的热切希望?不是辜负了乡下那些失学孩子的期盼了么!都说你人品好,有大局观,你就这么有大局观的?

  嗯!

  不服从组织安排,那咱们得说道说道。

  于是这么样,这位就被发配到了柳树庄,任谁说这事也挑不出个理啊,正常走程序,而且人家没有把你扔穷乡僻壤去,扔到柳树庄你能说出什么话来?

  摆明了,大家就不想见你嘛!

  给你来个眼不见心为净!

  “那这样吧,我帮你借个自行车,你要是可以的话跟我们一起回去行不行?”桑柏问道。

  “那真是太好了”马伯谦的眼神一亮。

  他宁愿走路,也不想在镇子上谁家的屋檐下面窝上一宿。

  听到马伯谦这么说,桑柏道:“您这边等着!”

  夏雁秋这时说道:“你去吧,我在这边等你”。

  “好的,几分钟时间”桑柏说完,骑上了摩托车一加油门,叮叮铛铛的往鲁献国家的小院驶去。

  到了鲁献国家的院门口,桑柏喊了一声,鲁献国很快就出来了。

  门一打开,桑柏发现鲁献国的手上还端着个大碗,正在吸溜面条。

  “这么晚才吃饭啊?”桑柏问道。

  鲁献国伸手示意桑柏进来:“刚送货去了,这不是才回来嘛,你干什么去?去县城?”

  一般来说这个时候桑柏上门,那肯定是买肉往县城去,因为县城的路好走啊,乡下的路不好走,而且更花时间。

  “不进去了,到你家借个自行车,明天下午还给你”桑柏说道。

  “你不是骑着摩托车么,借自行车做什么?”鲁献国有点奇怪。

  桑柏道:“刚到路口,遇到了要去村里的老师,他什么交通工具都没有,光凭腿那要跑六七个小时呢,等他跑到了天也该亮了。这不,我这边想起你了么”。

  “原来是这回事啊,对了,是不是那个把几个校长送枪毙的那个老师?”鲁献国道。

  见桑柏点了点头,鲁献国说道:“这位可是个狠人呐,我有点替吕村长担心了”。

  后一句就是开玩笑了。

  桑柏道:“咱们村有什么好怕的,又不是公家的东西”。

  “我开玩笑呢,不过自行车没有,摩托车有一辆,不知道……”。

  说着伸手指了一下。

  然后桑柏就看到了一辆幸福250,因为天黑看不清楚什么颜色的,但是幸福250那架式这个时候真的太好认了。

  “就这个,自行车被人给借走了”鲁献国说道。

  “你怎么也不买个挎子,这个东西能装个什么?”桑柏说道。

  鲁献国道:“我现在的货小的用它,大的想用也用不到,从乡下收猪我还能用它?直接开拖拉机啊“。

  “拖拉机都有了?”桑柏笑道。

  “手扶拖拉机,大的真买不起”鲁献国笑道。

  快速把碗里的面吃了,鲁献国把碗放了回去,然后发动了摩托车,示意桑柏带路。

  于是一大一小,两辆摩托车并排到了路口。

  一看来了个这么大的家伙,马伯谦有点傻眼了:“我也不会开这东西啊”。

  鲁献国听笑道:“你要是没开过还真不能开,这东西比自行车可重多了,这样吧你们换个车,你开他的小50,桑柏骑我的幸福250不就结了么”。

  说完,鲁献国便支起了摩托车,从下面下来了。

  拍了拍摩托车,鲁献国冲着桑柏说道:“喏,我的车就交给你了。我家里饭还没有吃完,我回去了”。

  “我送送你”桑柏说道。

  “就这几步路哪里用送来送去的”鲁献国说道。

  桑柏道:“明天下午给你送回来”。

  “不必那么急,明后天我都不用车,乡下收猪用拖拉机就行了”鲁献国一边说一边往自家走。

  桑柏和马伯谦接下来就开始忙活了,把马伯谦的东西捆上了摩托车,然后桑柏教马伯谦如何骑小50。

  这东西好骑,会骑自行车的人只在骑上一会就会骑了,这时候还在乡下也没有人问你要驾照。

  等马伯谦适应了小  50,便在有面走,桑柏骑着硕大块头的250跟在后面。

  就这么样,一路顺利的回到了村子。

  到了村子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原本桑柏想着让马伯谦在自己家里住一宿,不过马伯谦一直推却。

  “算了,你不是说村公所那边门没不上锁么,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东西,我去凑和一晚得了”马伯谦说道。

  桑柏一看这位脾气还硬,于是说道:“那这样吧,我去通知道村长,让他把给你准备好的房子钥匙给你,你自己收拾一下就可以住了”。

  “不会打扰到人家吧?”马伯谦道。

  桑柏说道:“没事!”

  说完把马伯谦扔到了村委会的房子旁边,桑柏换上了自己的小50骑回家里,经过了吕庆尧家的门口,把老头喊了起来,把事情和他一说。

  “行了,我知道了,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来,也不让人带个信,要不是碰巧遇到你,这指不定得在外面蹲几夜呢……”吕庆尧一边说着一边披上了衣服,就往外面走。

  “您不拿钥匙?”

  桑柏问道。

  吕庆尧道:“我能把那钥匙摆家里?行了,你回家去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于是桑柏嗯了一声回家了。

  吕庆尧到了村办公室那一排房子前面,一眼便看到了蹲在地上的马伯谦。

  “是马老师么?”

  “您好,吕村长?”

  “别村长不村长的,叫我吕庆尧就行了,我给您拿钥匙去”吕庆尧说着打开办公室的门。

  啪的一下打开了灯。

  钥匙就挂在墙上呢。

  现在看到这么远的山村有电灯,马伯谦已经不奇怪了。

  这时候外面还有路灯,屋里亮个灯那有什么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