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好看的虐心小说(纲手好深好爽)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5 15:37:48情感专区
关平安可不认为她那位大堂伯的荒唐与分家有关。真要论起五房分家,那才是何时?就她太爷爷去世才几年而已。
  这位老太爷离世之前其他几房可是还未搬出大宅,五房就是早早分了
关平安可不认为她那位大堂伯的荒唐与分家有关。真要论起五房分家,那才是何时?就她太爷爷去世才几年而已。
  这位老太爷离世之前其他几房可是还未搬出大宅,五房就是早早分了产那又有多少家底,要知五爷爷也是风流人物也。
  加上五房儿孙又多,有钱财能分到每个儿子手上只怕不多,更别说当父亲的根本不可能绕过儿子反而直接分给孙子。
  这已经单纯的因分家就管不了儿子的缘故,当爹的花心,又如何管得了一脉相传的儿子。给他管,他都不爱管儿子。
  想起她五爷爷那位老纨绔的为人,关平安就想笑,而且,她也笑了。“我五爷爷才是聪明人,比我爷爷还聪明。”
  他那大儿子弱爆了!“说起来,我还欠他老人家一个大人情。我看他老人家好像把我太爷爷给他的书都给我了。”
  “差不多。”说起这事儿,关有寿也是哭笑不得,也不知他五叔是怎么想的。“其中那几册珍本,先收好了。”

  “明白的。”关家的东西将来还是要交到她哥手上,她最多抄录下来收藏。当然,她爹不是这个意思。
  她爹是指等以后五爷爷走了,五房子孙谁要是要回去,还是还回去得了,没必要跟他们争那几本古籍归属权。
  “很珍贵?”叶秀荷等他们爷俩话题告一段落,忍不住问出口,“我也没听谁说五叔给孩子的书有多贵重。”
  “不是贵重不贵重的问题。”关有寿摇了摇头,“是很有纪念价值,有好几本书页里面还有我爷爷亲笔注释。”
  说着,关有寿停顿了一下,“五叔是心知这些书留着给他家孩子也是糟蹋送给了安安,可以后的事情说不清的。”
  关平安见气氛有些沉重,她立即笑道,“爹爹他是担心将来五爷爷家有谁怀疑太爷爷在书里藏了什么宝藏图。”
  “宝藏图?”叶秀荷禁不住笑了,“哪来的宝藏图。娘才不信真正的好东西,你五爷爷不留给他后人留给你。
  难怪当时你拉你十一姐一起翻书,合着当时就防着这些麻烦。你啊,不说出来,娘都不知我自个闺女居然还挺心眼的。”
  “嘿,嘿……”关平安讪笑着,“不是你教我凡事留给心眼甭被人卖了还帮忙数钱嘛,我一贯就很听娘你的话。”
  看着这一对娘俩,关有寿失笑点头,“对,听你娘的不会有错。你娘可精着了,谁找她套话都掏不出半句实话。”
  “那是的,我娘是试探,不喜欢跟人耍心眼,她要是懂心思,咱爷俩都要打滚,爹爹你说是吧?”
  “没错。”
  叶秀荷嗔怪地瞪了眼自己男人,转头伸手点了点闺女额头,“又惯迷魂汤了。打从你们和你大堂哥合伙做生意起,你二姑婆他们可都等着你们。娘猜过几日,她们几位就会找你聊天问你们赚了多少。”
  “才个把来月能赚多少?”关平安不置可否笑笑,“找呗,反正大头都是大同哥出资,我和我哥就投了点零花钱而已。
  再说了,我和我哥每天还要上呢学,哪来时间做生意。没瞅五湖那边我们都顾不上,幸好义爷爷帮我们管理起来了。”
  叶秀荷连连点头,“这么说就对了,和娘说出去的话能对得上。倒不是你们不想和他们合股,是小孩子家家的哪来的钱。”
  “可不是嘛。咱家又没多少家底,要不然我和我哥干啥一回来就急着开厂子,可不就想赚两钱让家里日子过得松快些。”
  “……”你说的好一本正经的,让你娘我听了都快要脸红。这些年,你别的长进了没有,娘还不知,可你这脸皮……
  看着张了张嘴却不知要回什么又合上嘴的叶秀荷,关有寿顿时笑喷:说了这些事情对你闺女来说全不是问题,你还不信呢。
  就是二姑她要是敢朝闺女哭,咱闺女一准哭得比她还夸张,而且还能哭出花样儿来,信不信她还能吓哭二姑再也不敢提委屈?
  “闺女啊……”
  嗯?啊了半天咋不接着说?关平安眨巴了眨巴双眼,伸了伸手示意她娘继续,她都有正儿八经听母训的。
  “你啊……”叶秀荷一言难尽的直摇头,“孩子有心眼了,我担心;她迷糊糊吧,我又担心,还是你来说吧。”
  被点名的关有寿再次忍不住笑出声:说?说什么?闺女这样不是挺好的。要是胆子不那么肥,简直就是超出十全十美。
  被媳妇瞪了一眼的关有寿瞟了眼闺女的一双脚丫子就立马清了清嗓子,“可不是,儿大不由娘,说了有啥用。”
  “爹爹~”
  “看,这就抗议了。”关有寿揶揄地斜了眼闺女,“总体来说,还是可以的。能在外哄得了人混口饭吃是绝没问题。”
  关平安一脸惊讶,“你闺女居然不是最完美?”
  “最完美?差远了。”关有寿站起身好笑地伸出巴掌按在闺女脑袋上往下压了压,“最多达到六十分合格线。”
  “骗人~”关平安佯装被压垮了似的摇晃着,“一准有九十九分,爹爹你昨儿就说我是世上最贴心的小棉袄。”
  “对啊,没错。唯一不好就是贴心不贴背,还补了好几道口子,寒风一起,爹这后背就哇凉哇凉的。”
  “嘿,嘿……”不兴翻后账的,还是在我娘面前翻,她会听出来的。“我小时候确实淘气了些,现在长大不会了呢。”
  “确定?”
  “肯定的。”
  关有寿也不是非揪着闺女之前的事情不放不可,就是突然起了恶趣感,心想在媳妇前面吓唬吓唬闺女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