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闺蜜和我在ktv被一群男人(火影之yin荡纲手)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5 15:36:00情感专区
得了!虽说听得一头雾水,可闺女好像又要整啥大事了。见关平安终于挂电话,叶秀荷赶紧朝闺女招了招手。
  放好电话筒,关平安屁颠屁颠的就往她那边跑去,跑到她身边的沙发扶手上一
得了!虽说听得一头雾水,可闺女好像又要整啥大事了。见关平安终于挂电话,叶秀荷赶紧朝闺女招了招手。
  放好电话筒,关平安屁颠屁颠的就往她那边跑去,跑到她身边的沙发扶手上一坐就将整个人挂着她身上。
  “娘~”
  “多大了。”拍了拍撒娇的闺女,叶秀荷禁不住笑出声,“谈完事儿了,钱凑手不?娘手上就有。”
  “不用,爹爹给了。”
  背锅侠对着媳妇儿看来的眼神,唯能点头,“有我看着,放心好了。”你手上那几个钱才哪到哪,留着呗。
  叶秀荷瞧了瞧自家男人,又看了看闺女,不置可否笑笑。只不过她到底未问要花多少钱,而是提醒闺女摊子别铺太大。
  毕竟问了了又有何用,她家平安从小到大就主意正,让她别折腾,她都能在你一个转身将啥啥都安排好了。
  况且如今又有老太太他们支持她。老太太就说了,这孩子像足了她爷爷,她想干什么就千万拦着,就让她去干。
  你要是拘着她,管着她,以孝为名,她是会听你,但也只是明面上的,私底下该如何操作,她还是会不放弃。
  与其让她私底下靠自身之力辛苦四处周旋,你还不如直接支持她。只要孩子安全,结果左不过就是一个成与不成。
  成了,更好,历练出来了;不成?也没什么。别人家或许东山再起的希望不大,她曾孙女就无须担忧这些。
  就如孩子爷爷当年看似鲁莽不惜倾家荡产,可有几个人能明白她儿当时的忧心,就是牺牲婚姻,他也在所不惜。
  之所以做出此举固然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一份男儿担当,却也是她儿提前就预见了“大厦将倾,一木难支。”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想法,当父母的千万别拦,拦着拦着不定还因此妨碍了孩子前进的路,总归她家孩子不是无理取闹就行了。
  叶秀荷当时听完老太太这一番话,她就明白太婆婆这是在劝她松手,而她当时也答应了不会拦着孩子们。
  关平安瞅了瞅拍着她手,神情一脸复杂的娘,朝她讨好笑笑,“真没,嗯,摊子铺太大呢,我不是还在上学嘛。”
  “嗯,辛苦就别干。”
  “肯定的啦~你又不是你知道你闺女最怕麻烦。”关平安琢磨着措词,“我现在吧,其实就是想配合小北哥。
  他在那边不是有个小厂子嘛,地呢,还不小,迟早有一天会被规划到城建项目里,比如说当地部门收回去盖高楼啥的。
  我吧,就想先到去山沟沟里买块便宜的地,免得回头厂子就是赔偿金想往哪里挪,结果哪里的地皮都不便宜。
  正好,也是巧了,我爹不是有朋友想圈地嘛,我就让那些叔叔伯伯给我留一小口,不信,你问我爹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关有寿立马点头。闺女虽然含糊了概念,事实上还真是如此,不算骗人。
  “至于那玩具厂?这事儿吧,实在没法子,人家不干了,想移民一家子团圆,可我那些需要人家加工的货要咋整?”
  “嗯。”关有寿连连点头,“咋整?麻烦了。”
  “可不是嘛,所以我就只好买下来。好在那厂子小得很,这一年来五湖也赚了不少,加上那些房租啥的七七八八加起来买了还有多。”
  “对,所以我没反对。”接着编,你爹我都快要信了!“你忘了咱闺女厂子私定一套首饰要多少钱?不差钱的。”
  “对!不差钱的。”
  叶秀荷无语地白了眼他们父女俩人:一唱一和的,咋不去讲相声。不过,就五湖生意红火来看,还真没准不是哄她安心来着。
  毕竟她就是没看账目,也听大姑三姑提了,她们两位是不会骗她的,她们两位也说了五湖就是不扩建,发展前景也会越来越好。
  孩子大堂伯家的贸易公司有多赚钱,她是知道的。就他家接了珊瑚摆件单子还得要外发加工都能在外养小老婆包小情人,五湖厂还是自产自销的,年利润就肯定不输于他们家……不想到这,她还真忘了件事。
  叶秀荷立即回醒,摆了摆手拒绝闺女递来的水杯,“娘不渴,你自个喝。闺女啊,娘有件事忘了问你。
  我咋听你大伯母说前段时间你大伯公司生意是越来越差了,市场上原材料涨了,就是有订单都没多少利润?”
  “没利润?”关平安不解歪头,“这一年原材料确实是涨了不少。我不是很了解,可能是跟产品质量有关?
  反正五湖厂那边如今情况还好,我一贯都有囤原材料的习惯。再一个我们经营方式和他家也有很大区别的。
  他们是按外单生产产品,我们这边是是除了接这些外单以外,还会定时提供各种样品供外商自己选择产品下单。
  发展到至今名气也打出来了,客户已经不少,不存在生意好不好问题。大伯母是不是想问你,我这边珊瑚订单多不多?”
  叶秀荷点了点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当时她就提了这么一句,后来喝下午茶她就问你那边以后是不是主打翡翠产品。”
  关平安看了看她爹。
  关有寿微微摇头,“吃不下,各方面也跟不上。你大堂伯就是想开珊瑚加工厂,资金就是一个大问题,于此无关。”
  那就不是见五湖珊瑚出口生意红火故意捣蛋了?关平安勾起嘴角笑笑,“我现在倒是知道大堂哥为何提议今晚聚会?”
  “为何?”叶秀荷下意识地就接上一句,顿了一下她好笑道,“总不会是当儿子的想抢老子的生意吧?”
  还真没准让您猜对了!有这么一个不像话的老子,当儿子的还不如另找帮手,让他那个混蛋爹滚出公司。
  关平安瞥了眼她爹,看着她娘嘿嘿地笑了,“应该不会,应该是想兄弟们坐下来聚一聚看有没有法子另找门路。”
  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的话,她娘更担心了。“毕竟姐夫们都很能干,他也成家了,理应有自己的事业。”
  “那倒是,他们一家人可不都要看你大伯脸色过日子。你五爷爷分家分得太早,不然不会管不住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