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讲一讲自己的第一次的感受-好爽好大再深点高H

2021-07-15 15:25:22情感专区
  “不管下面是哪一代老祖宗建的,后代早都开枝散叶了,具体论到一个人,没法说。”

  作为亲自带队下去的寻宝高手,吕建仁率先发言:“这就是咱村的共有财产,属
  “不管下面是哪一代老祖宗建的,后代早都开枝散叶了,具体论到一个人,没法说。”

  作为亲自带队下去的寻宝高手,吕建仁率先发言:“这就是咱村的共有财产,属于村集体的!”

  众目睽睽之下,谁也不可能拿里面的东西。

  赶过来的人,还有旅游文化公司的常务副总李燕燕,她九十年代读的旅游学院,毕业后一直在泉南大明园管理处任职,吕家村建筑公司能拿到大明湖稼轩祠和附近曲水亭街的工程,她出力不少。

  村里成立旅游公司,李燕燕就辞职回来了。

  “七哥说的在理,这些都是死物,真要算起来,能值多少钱?分到每个人头上,能有多少钱?咱吕家村缺这点钱?”

  李燕燕一得到消息就过来,是因为有想法:“但留在村里,就有大用处了,咱们准备发展民俗旅游,这里也能成为一个看点,尤其金银首饰等物件,到时规制展览,能吸引不少人,就这个地下密室本身,也能当个体验点!用在民俗旅游上,赚回来的钱,比这些东西本身价值高。”

  吕振飞不断点头:“燕子说得在理!这些东西,能用起来。”

  吕振林说道:“那得做好保管,还有那些书一类的,得处理好。”

  听着这些人的话,马明想要插话,但他是个外人,本身也不特别擅长言辞,轻轻推了吕冬一下。

  吕冬看一眼马明,知道他有话想说,当即说道:“七叔,三爷爷,五爷爷,燕子姑,咱这有专业人士!”

  他指了下马明:“咱先听听专业人士的?”

  吕振林知道马明的父亲是马元山,吕家村能有今天,马元山出了大力。

  “瞧我,都忘了这里有专家了。”吕振林看向马明:“小马,你也下去看了,具体有啥看法?”

  马明笑了笑,说道:“从现有的情况看,这个地下密室建造时间应该处于明晚期或者明末,建造人是吕家村的先人,应该是存放贵重物品和躲避灾祸用的,密室的石壁上,刻有部分花纹,有些地方还让人刻了字,刻字记录的是时间,崇祯年间。”

  他看了看周围的人,想了想,对吕振林说道:“三爷爷,这个地下密室的处理上,我觉得应该向上级文物主管部门报备,由专业人士进行处理,毕竟里面存有大量书籍,还有吕家村那个时代的族谱……”

  听到马明说向上级报备,吕建仁忽然想起个事来,当时跟马明一起去尚未发掘的洛庄汉墓时的事。

  他想到就说:“小马,你的意思,这些从地下挖出来的东西,这些我们吕家村先祖存下的东西,不归吕家村?”

  这么一说,李文越也意识到了:“好像……好像有这方面的规定?”

  马明想了一下,说道:“现在还不好说,但不管怎么样,肯定会按照法律法规给吕家村一个公平的交待。”

  “为什么?”那边听到这话的吕涛不乐意了:“马哥,这明明都是我们吕家村老祖宗留下来的!”

  就连李会计都说道:“吕家村又不是想独吞,更不是要变卖,想要规划到旅游里面,为县里经济发展做贡献!”

  吕冬赶紧插话:“这不是向上级报备,看上面是啥说法吗?这事我们说了不算,马明说了也不算。”

  吕建仁直摇头:“要是叫人抢走了,还不如继续埋在地底下!这不跟……”

  “行了,老七!”吕振林发话:“别胡说八道!”

  吕建仁看了眼吕振林,不说话了。

  其他人也都住了嘴。

  吕冬又说道:“咱们想要用到民俗旅游上,肯定得让人看,消息必然传出去,瞒也瞒不住的,到时还会有更多麻烦,那些东西我都看了,马明说得没错,书时间太长了,需要进行处理,处理就得找专业的文物部门,咱们总不能去找文物贩子吧?别的无所谓,老族谱怎么办?”

  吕振林斟酌一番,说道:“小马,你给范教授和相关文物部门打电话。吕冬,你给县里领导打电话,重点说这些东西的来历和对吕家村民俗旅游的助力作用。老七,文越,你找几个靠谱的,把小学校和仓库暂时守住,从现在开始轮班,那些文物贩子买不到就偷的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大家伙都没再说啥,各自分头去做事。

  吕冬和马明打电话回来,站在挖树墩子的坑边上说话。

  “怎么样?”吕冬问道。

  马明面对吕冬,说出口的话更实在:“国内有规定的,这种情况下,不可能归个人所有。”

  吕冬大致明白一些,说道:“刚三爷爷他们的话你也听到了,我们谁也没想过贪墨这点东西,吕家村也不缺这些钱。马哥,咱兄弟俩,我也不说虚的,你能帮着说句话,这些东西不管最后所有权归哪里,希望都能由吕家村来保管。”

  马明笑了:“我争取。”

  吕冬也笑:“有你这句话在,都不是事。”

  今年大换届,目前泉南的形势非常明确,马元山肯定往上走一步,不但成为泉南的大领导,在省里也能顺势进入前几号。

  没过太长时间,县里文物部门就带人过来了,县委也派人过来,来的是吕冬熟悉的姚秘书,姚秘书带来领导的指示,吕家村是青照民俗文化重要的传承地,要县文物部门重点考察和验证。

  很快,范教授带着不少人赶了过来。

  这是一支参与过洛庄汉墓发掘的专业化队伍,拥有丰富的经验。

  到天黑之前,一些初步的考察结果已经出来了。

  这个地下密室修建于崇祯年间,是由一位叫做吕祥的人出资修建,这人中过秀才,后来在官道集市和县城经商,晚年社会剧烈动荡,还将吕家村的人组织起来自保。

  在那个人命贱如狗的时期里,也可能做过没本的买卖。

  其中的物件,那些青花瓷器的用品,全部出自普通的民窑,就是民间出的给有钱人用的日用品,吕建仁猜测的大瓷缸里面,装的都是酒,但酒早就挥发没了。

  书籍之类的,倒是研究当时青照地区社会形态的佐证,族谱能对吕家村现有的族谱进行修正。

  铜钱属于明晚期发行量极大的品种类型,暂时没有发现孤品之类的。

  船型银就不用说了,传下来的和出土的都不少,倒是那些金银首饰和摆件,有不少制作精良的。

  另外,还在床头下面,找到一些紫砂蛐蛐罐。

  范教授和马明与吕家村关系匪浅,县里文物部门又得到过上级领导指示,这批几百年重见天日的文物,登记在册之后,将会交给吕家村保管展览,当然严禁出售或者用于任何商业交易。

  像书籍之类的,要拉走到实验室进行专业化处理,其他的金属和瓷器,则由范教授和县文物部门就近进行处理。

  拉走的东西,全部拍照登记,由马明负责领导处理小组,出现监守自盗的可能不大。

  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发生过。

  就近处理的部分,放在老学校,从村支部运过来两个大号保险箱,让吕家村出些人帮忙打下手,这边房子啥的随便用。

  老学校这边的工程,自然先暂停一段时间,施工队转到老大队院子那边干活。



  相关的消息没法保密,当天不但传遍了吕家村,到了第二天,连附近的张湾村、刘湾村和马家村的人,都过来看热闹。

  消息一旦传开,越传越广,越传越夸张。

  也就过了半天的功夫,就变成吕家村挖出宝库,发现几十吨黄金和各种珠宝无数了。

  传的人有鼻子有眼,这个说看到一人高的金人,全都是黄金做的,眼睛上镶嵌着两颗红宝石。

  还有人说,从县城抬出来十多个箱子,里面装的全是珠宝。

  青照是个千年古县,所在的泉南市,有着在整个北方都赫赫有名的英雄山文化市场和旧商品市场。

  相对应的,周边倒腾古董的人也多。

  从第二天消息传出去开始,收古董的人成群结队的往吕家村跑,一个个恨不得钻进老学校里面,亲眼看看有啥宝贝。

  还有几个大胆的,竟然跳墙进去,被李红星带着人抓住,暗地里收拾一番,轰了出去。

  收古董的,确实有守法的,但大部分啥都敢收,收的时候,啥手段都用,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

  遇见普通人家里的好玩意,想办法弄到手里,不知道做了多少操蛋事,美其名曰“捡漏”。

  到了七月三四号这块处,不止青照的收古董的,连带着周边县市的一些,都听说消息跑了过来。

  一些专门往老街上跑,老街正在整修,做了不少仿旧的东西,有些收古董的,这里偷一点,那里摸一点。

  这都是找专门的厂子做的,拿出去能糊弄人去。

  围观啥的很正常,周边村里的人虽然议论纷纷,但也就是看看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