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师让我吃她的小豆豆(槐序周离)全文阅读

2021-07-15 15:08:55情感专区
“老子一时疏忽,你还跑得远呢!”槐序斜着眼睛看他。

  “别学楠哥,一天到晚老子长老子短的。”周离无奈说,“那样不好。”

  “你咋
“老子一时疏忽,你还跑得远呢!”槐序斜着眼睛看他。

  “别学楠哥,一天到晚老子长老子短的。”周离无奈说,“那样不好。”

  “你咋不在她面前说?”

  “我有说,她不听。”

  “那我也不听!”

  “……”

  在他身旁坐下来,弯腰开始脱鞋,同时问道:“你怎么也跟过来了?”

  “我担心你背着我跑出去玩,就过来瞅瞅。”

  “现在瞅完了。”

  “妖怪们找那样东西已经找了快两个月了,还没找到,还在找,等于现在是特殊时期,你明白吧?”槐序摇晃着脑袋,“放在平常时候这种天地异象不会引起太大关注,无非就是天象,或者人类天师搞得鬼,都是常有的事,榆国高层兴趣不大。但在这个时候,除非妖怪们不会将这里的天地异象和他们在找的东西联系起来,否则,哪怕只有一丢丢可能,也会有人过来查看情况的。”

  “哦。”

  “零散小妖你能劝退,大妖也许也能劝退,可要是榆国高层的目光注视过来了,你怎么劝?”

  “那有什么办法……”

  尹乐请他帮忙,他哪里能拒绝,只能尽力而为了。

  周离脱完鞋便躺上了床,和槐序躺在一起,山间夜里的寒冷让他钻进了被子,于是就有了他躺在被子下、槐序压着被子的情景,让他觉得被子是被身边人扯着的,躺得一点也不自在。

  “你压着被子了。”

  “你自己扯啊,我很轻的。”

  “……”周离扯动被子,将之裹在身上,“反正你不要插手就是了,不然别的妖怪会说,你虽然变成了妖,但心还向着人类。”

  “我会在意他们说什么?”

  “有时候还是要在意的。”

  “嘁……”

  槐序神情不屑,他堂堂大魔王一生行事,何须看他人脸色?

  “反正你不要插手就是了,你插手反而不好,按照人类和妖的协议,这件事本来就该归人类管,这一条已经能劝退很多妖了。”周离没有多和他争辩,又摸了摸肚子,“我还有点饿了。”

  “你帮他办事,他都不给你管饭的?”

  “赶路着急,在服务区吃的,只吃了根烤肠,喝了瓶杂粮奶。”周离想了想,补充了句,“一点也不好喝。”

  “等着……”

  老妖怪篷然一声,消失了。

  周离连忙把被子都扯过来,等了一会儿,等来了老妖怪的烧烤。

  大山里还能吃到烧烤,是真舒服。

  而且都是他爱吃的。

  周离一边吃着一边对老妖怪说:“好了,你回去吧,吃完我洗洗就睡了。”

  “我今晚就在这了。”

  “道观房间有限,等下尹乐可能要来我这屋休息的。”

  “?”老妖怪转头诧异的看着他,不敢置信道,“你还记得你以前是怎么不愿意挨着我睡的么?”

  “谁让你总是变成女……”

  解释的话还没说完,老妖怪就已气呼呼的离开了。

  周离也很无奈。

  ……

  尹乐一晚都没有过来休息,他守了个通宵,盼望着能再有御六家的后人前来,但是钟声一夜未响。

  幸好,陪他一起值守的还有那位姓娄的小姑娘,多少有个人说话。

  其他人想来也不好睡吧。

  想想也是,谁又睡得着呢?

  周离睡得着。

  得益于道观的清净,周离睡得可香了,虽在睡前也有思绪烦扰,可相比起跑酷的小渣猫,这又算得了什么?

  天色渐亮,红光依旧。

  和夜晚的空幽不同,白天陆续有人来拜访长平观,专家们的解释显然并未得到所有人的认可,甚至并未得到多少人的认可,依然有人来到这里寻找天地异象的最中心——很巧的是它是一个道观,便又多了几分玄学色彩。

  不过比起昨日,今天的人还是要少很多,多亏了今早冒出的一个谣言:有专家说了,不确定引起红光的磁场对人体是否有害。

  这个谣言只在周边村镇流通,却阻隔了很多跑摩的、包车的师傅。

  “师父重病缠身,有传染的可能。”

  “恕不接待,大家请回。”

  玄清小师父清弱的声音让很多人失望而归。

  上午十点,钟声再度响起。

  “咚!”

  这是许多在道观住过的香客、乃至道观的常客也从未听过的钟声。

  “来了!”

  大家都快速跑到门口,透过门缝往外看。

  一辆125摩托车沿着小公路驶到山下,有人下车付钱,然后张望了下,和失望而返的一个村民交谈两句,朝小山上的道观走来。

  是一个年轻男子。

  尹乐快速开门,将他迎进来,生怕被人看见。

  这时众人才看清这人。

  年纪不大,剃着寸头,戴着银色耳钉,手背上有纹身和烫疤,穿着豆丁鞋和黑色带铆钉的夹克,还戴着墨镜,神情有点桀骜,看起来像是非主流和小混混的结合,莫名让周离想起《我不是药神》中的黄毛,剃了头的版本。

  至此,御六家已到了五家。

  分别是:

  尹家后人尹乐;

  蒋家后人,蒋卓;

  体型微胖略显油腻的史卫军;

  比尹乐年纪还小的娄晴晴;

  比娄晴晴年纪还小的非主流沈正福,说是大家都管他叫省政府,不过光看外表,真看不出他比周离和尹乐小。

  其中天师占比五分之三。

  尹乐和娄晴晴都属于从小学习天师法术的,实力孰高孰低尚且给不出定论。沈正福也是有天师天赋的,他能看得见妖怪,但因为没有在家中找到有关天师法术的传承,所以现在仍不会法术。

  蒋先生和史先生都是普通人。

  4号。

  已是清明节的第二天了,也是天地异象出现的第四天。

  从昨天中午起,红光不再持续,但偶尔仍会出现一次。到今天早晨为止,大概出现了三四次,一次持续几分钟到十几分钟不等。

  长平观闭门谢客的消息传出去后,来道观的人显著减少,倒是逐渐有些外地游客驱车来到道观周边,住在镇上等红光出现,大概和去极北追寻极光的心态差不多,对道观影响不大。

  但道观也始终没再有客来。

  周离帮着驱离了不少妖怪,大妖小妖都有,因为采用的是讲道理的方式,都很顺利,终于遇到了一位熟妖。

  “越阴大人,没想到您也来这里了。”周离微微低头以示敬意,毕竟这位战力明显超过槐序,“从清疆过来很远吧?”

  “你也在这里?”越阴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是的,这里的天地异象涉及到古代天师的宝物和传承,有一定的隐秘性,所以我的朋友请我帮忙来维持秩序、劝离妖怪。”周离说出了他和尹乐商量好的话,然后反问,“以越阴大人的身份和实力,怎么会对这些感兴趣呢?”

  “我来凑凑热闹罢了。”越阴面无表情,又扭头看了看,“槐序不在你身边?”

  “他不适合出现。”

  “哼!本身厌恶他的妖怪就够多了!”越阴倒是赞同了周离的做法。

  “所以越阴大人想……”周离把话题牵回正轨。

  “我看看就走。”

  “恐怕不行。”周离很为难,“按照榆国殿下和我们国家签订的协议,以及去年榆国使团与我们政府达成的一致意见,发生在地球世界的事除非明显涉及妖怪,都归我们全权受理,榆国不得插手。何况这涉及古代天师,事关重大,您这样不合规矩,会引起争议。”

  “争议?”

  “越阴大人自是不怕的,不过这是榆王殿下亲自签订的,听说榆国所有妖怪都必须遵守……”周离把话题移回重点,随后以一副为越阴着想和为人妖两族友好大计着想的口吻说,“要是被误以为榆国想阻断人类天师传承,那误会就大了。”

  “呵!”越阴笑了,“你就是这么把其他妖怪驱离的?”

  “是劝离。”

  “人类……”

  越阴咧开了嘴角,有几分骇人,看不出是在笑还是威胁:“你以为红染大人和林钟大人就没有在注视着这个地方吗?”

  “我不明白,这个地方有什么值得你们关注的吗?”周离就很纳闷,“听说榆国最近一直在找什么,是很重要的东西吗?以至于古代天师传承现世都会引起你们的过度关注?”

  “不要乱猜!”

  “连您都来了,难道是和水真竹书记载的秘密有关?”周离不听他的,继续作出猜测的表情,“会是什么呢?”

  “你慢慢猜。”越阴的身形开始变淡。

  “越阴大人请慢走。”

  周离收回目光,开始往回走。

  来这边晃悠的妖怪还真不少。

  有好奇过来看热闹的,毕竟妖怪普遍好奇心强,可能和脑子不好使也有关系。也有的是过来探查的,也许是自己想过来探查,也许是受了榆国高层的暗示、假装游散妖怪。

  但越阴这位大佬的出现倒是让周离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回到长平观,五位后人已等得很难受了。

  此刻坐在这里的还有五家后人,这已经很超乎他们的预料了,谁都不敢确定这么多年过去了六家后人还能聚齐。于是第六家的后人迟迟没有出现就格外令人着急,因为这个盼头实在太小了,大家等的其实是一个很小的希望。

  “我倒是无业游民一个。”沈正福随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