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四神集团哪个肉多(乱亲H女)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5 15:07:06情感专区
提起被拦截挨打的事,宋为山一下怒了起来。张本民一看,忙说告诉他华子的事,只是让他心里有个数,万一日后相见也好有所对应,而不是要让他专门去报复,更不是要借他的手去打击在放映生
提起被拦截挨打的事,宋为山一下怒了起来。张本民一看,忙说告诉他华子的事,只是让他心里有个数,万一日后相见也好有所对应,而不是要让他专门去报复,更不是要借他的手去打击在放映生意上的竞争对手。
宋为山连连点头,说他不会做傻事,但也不会当傻子。张本民听了这话就放了心,他怕宋为山头脑一热窜到屏坝街上,二话不说把华子给打伤,弄不好可要吃官司的。
回去的路上,张本民还是有点后悔话说多了,以宋为山的脾性应该是坐不住的,不出意外的话,几天内他肯定会有行动。果然,第二天宋为山就来到了屏坝,不过好在是没有动手,只是进行了威胁恐吓,但从实际效果上看,似乎比动手还好。
华子害怕了,哆嗦着从门边溜了出去,可以用抱头鼠窜去形容,因为宋为山像黑铁塔般站到他跟前,说肯定要找个机会,一把火烧了他的店,顺带把他像烤乳猪一样一起给烘了。
宋为山抱着膀子,看着狼狈逃走的华子笑了。不一会,范得友带着几个人赶过来,怒视着他。
“你们的眼睛有问题?”宋为山根本就不屑。
“你是谁,跑这儿搞恐吓?!”范得友质问道。
“那俺要问你是谁,凭啥血口喷人?”宋为山虎起了脸,“你说,你是谁!”
“俺,俺是驻驾庄村的民兵队长!”范得友回答得并不是很有底气。
“俺是县化工厂的保卫科科长!”宋为山的声音倒颇具气势。
范得友一听,顿时身形一萎,但嘴上却不示弱,“管你是啥厂的啥科长,今个儿到了咱这地方,就撒不得野!”
“谁撒野?”宋为山哼地一笑,“告诉你,俺来报案了!俺曾经被华子带人给打伤住了院,现在准备到地方上报案。”
范得友一听连连叫苦,暗骂华子个小杂碎尽给他惹麻烦,刚刚跑过去找他说有人来捣乱砸场子,谁知道竟是人家债主找上了门来。“那,那你去派出所啊,到人家店里来吓唬人干嘛?”他强撑口气儿问道。
“报案前俺得看看凶手在不在吧?”宋为山一歪嘴,“等会到派出所,俺还要再报个案,有人窝藏凶手,得治他个窝藏罪!”
范得友一听,脸色变得蜡黄,吧唧了下嘴巴,道:“管你报啥案呢!都懒得理会你这种人!”说完,赶紧带人离开。
落荒而去的范得友直接去找张本民。
有些事情往往就会歪打正着,在范得友看来,这个被华子殴过、自称县化工厂保卫科科长的人,就是张本民故意找过来对付华子的。
“张老板!”自从张本民的放映厅开张后,人们都习惯喊他张老板,范得友也不例外。
“哟,范队长,咋回事啊,慌里慌张的?”张本民并不知情。
范得友站定后喘了口大气儿,把宋为山的事讲了个清楚,当然其中还有言外之意。
张本民当然听得出来,没想到宋为山的行动还真是快。“范队长,俺跟你说实话,那个人叫宋为山,俺以前就认识,但这次真不是俺叫他来的。”该说明的还是要说明一下。
“俺,俺也没那意思,就是觉着你认识他,所以请你帮个忙,甭让他去派出所报案了。”范得友道,“华子应该曾经参与了对他的群殴,但也不能就拿他一个人问罪吧。还有,他毕竟是俺侄子,如果关键时刻不帮一把,那俺在家族里还有啥脸面?”
“这个,俺愿意帮你说说话,但最后帮能到啥程度,没法保证。”
“行,只要你愿意出面,事情就好办得多!”
“那行吧。”张本民点点头,“去找宋科长看看。”
宋为山已经去了派出所,刚好接待的人是孙义锋和郭哲军,他们已经开始做笔录
“唉,宋科长,稍等会儿。”张本民忙打起了招呼,同时对孙义锋和郭哲军摆了摆手,上前悄悄跟他们说,宋为山是朋友,跟王道力的关系也不错。然后,就把宋为山喊到一边,把事情说了一下。
宋为山挠挠头,憨笑道:“你知道俺可都是为了你啊,要是为了俺自己,直接就把华子闷搁屋里头,一顿捶他个半死就悄悄走了。”
“俺知道你的心意,就是想把俺的竞争对手给逼退!”张本民拍拍宋为山膀子,“老哥的那片情义还不能不明白嘛!但是你也考虑一下俺在屏坝街上还要混不短时间呢,所以跟驻地祝家庄村的人还要处好关系,尤其是像范得友那样的人,肚子里的坏水还是有的,虽然不能靠他成事,但是得提防他能坏事啊。假如要是一点面子都不给,那他三天两头地掐电、扔石头砸玻璃,多影响生意!”
“行,既然老弟你这么说,俺就听你的,到此为止了。”宋为山一点头,“马上就跟民警说明一下,有些事记得不是太清,得回去再想想。”
“那个由俺来说好了,两位民警都是熟人,你直接去张记狗肉馆,哦,改名了,现在叫张记酒楼,好不容易来趟屏坝,好好请你吃个饭!”
宋为山是个实在人,也不推辞。张本民一看时间也不早了,便喊上孙义锋和郭哲军一起,大家相互认识一下。
范得友还在外面等着,一看都出来了,便明白了是咋回事,忙说请大家坐一坐,吃个便饭。张本民寻思了下,说不合适,要是真有心,等改日需要的时候再安排。
这方面的事,范得友没有选择,只有听从,便说既然这样,那就不客套了,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唉,范队长,有句真心的实话俺想说说,你可以再转个口跟华子聊聊。”张本民叫住了范得友,“你看华子像是个做生意的人么?他把放映厅开起来,只能是赔钱,拖一天就多赔一天。鉴于实际情况,如果他愿意把放映厅转让过来,俺就把他之前的投入给抹平,啥房租费、买电视的钱等,都给他算清。”
“哦,那是好事啊!”范得友连忙同意了下来,“行,就恁么定了吧!这事包在俺身上,肯定能说服那个小畜生!你以为他现在还有啥牛气的地方么?没了!自从他受伤住院出来后,原先跟他玩的那伙人就都跟他疏远了。”
“为啥?受伤住院在他们那伙人看来,不是还挺值得炫耀的事么?”
“事是那么回事,但主要得看是不是个狠角儿,就华子那个瞎咋呼的衰样,人家一下就看出来了三点:第一是无能,第二是缺钱,第三是没势。”范得友说得自己都一脸鄙夷,“你说咱屏坝街上那个圈子里的人,不大都是些势利眼嘛,谁还会跟他一起热乎着么?”
“哟,那不挺可怜的嘛。”
“谁说不是,不过那可怪不得别人,只能怪华子他自己不争个吊气!”范得友叹了口气,“俺虽然是他三叔,但一年到头老给他擦屁股,而且还不落个好,心里头也不是滋味呐。”
“行吧,范队长,你既然说了恁多,那俺以后多少也会让着点他的。”
“千万别啊!”范得友连连摆手,“你一让,他就会以为自己又牛笔了。最好的办法还是多打击打击他,让他知道自己真是个衰种,然后时间一长,自然也就没了脾气,或许就能安稳点过日子了。”
“唉,咋说呢,范队长,华子的再教育问题,俺觉得还不能往肩上扛,要知道改造一个人是很难的。”张本民摇头道,“这样吧,俺也不让着他了,但也不会把他朝死里整,咋样?”
“行行,那样很好!”范得友叹了口气,语调轻松了许多,笑道:“给他留条生路就可以了!”
然而,有时候往往越认为能罩住的事情就越罩不住,认为要求低就容易实现的,结果还就越没法实现。
华子的放映厅,还就是死活不肯转让,哪怕天天空守着。
范得友有点张口结舌,面对张本民不知该如何开口。
张本民也没法主动大度表态,说什么无所谓,因为只要华子的放映厅一天不关门,他那边的电视场也就没法收费,只靠一个录像场子,虽然生意是很红火,但来钱的速度有点慢。
刚好,前几天闭幕的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传来消息,今后两年的中心任务是搞好体制改革、精简整编,裁军百万。这个新闻让张本民想到了郑建军,他可能就是这两年转业到了县人事局,然后郑成喜就又牛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