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用巴掌扇到哭MF 干的水滋滋的

2021-07-15 15:02:21情感专区
接下来的几天,许秋专注于撰写《科学》文章。

  终于,在周三下午的时候,他完成了文章的初代草稿版本。

  许秋之所以这么赶,主要也是因为怕国内,或者国际上还有其他课题组在
接下来的几天,许秋专注于撰写《科学》文章。

  终于,在周三下午的时候,他完成了文章的初代草稿版本。

  许秋之所以这么赶,主要也是因为怕国内,或者国际上还有其他课题组在暗戳戳的憋大招,在关键时刻给他来一记背刺。

  毕竟只要科研成果没有正式落地,什么变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科学》文章的标题是:“效率达到【16%】的溶液法制备的有机叠层太阳能电池”

  虽然现在现实中的效率还没有达到16%,但许秋先填上了16%,并高亮标注出来,之后如果效率更新了,可以再进行修改。

  这也是许秋在给自己定下下的目标,只要效率一日不上16%,就一日不投稿。

  本来,Forrest课题组的文章如果不出来的话,目前的15%可能也勉勉强强够用了。

  可惜,没有如果,现在,对方先发表了文章,那自己的工作就必须做到显著强于他们,才有机会上CNS。

  不然,最后搞了半天,又只能发一篇《自然》大子刊,就白费这么多功夫了。

  这篇文章的作者排序,和上次的《自然·能源》文章略有差别:

  一作许秋,二作莫文琳,三作邬胜男,四作韩嘉莹,五作徐心洁,六作殷后浪,七作陈婉清,八作龚远江,九作魏兴思带通讯。

  这次因为没有用到TAS等激光分析手段,所以就没有带瑞典冯盛东他们一起,只带了龚远江。

  一二三作没什么好说的,完全按照贡献程度进行排名。

  学妹嘛,嗯……她通过一些“交易”,把自己排到了第四位上。

  徐心洁和殷后浪,两个本科生,前者留在邯丹的时间比较多,所以参与制作叠层器件的次数更多,贡献比后者要大一些。

  学姐基本上没怎么参加实验,毕竟她现在整天忙着工作,所以许秋把她挂在了最末尾,到时候让她帮忙改改文章。

  就是希望她不要帮倒忙……

  不要帮倒忙……

  帮倒忙……

  在初代版本中,因为全文被限制在了2500字左右,所以摘要部分的字数也被削减了,必须用简短的语言突出核心。

  许秋只写了四句话:

  “虽然有机太阳能电池具有许多优点,但其性能仍远远落后于其他光伏器件。”

  “造成其性能低下的根本原因,是有机光伏材料的电荷迁移率低,从而导致有效层的厚度和有效光吸收范围受到限制。”

  “这项工作中,我们在半经验模型分析的指导下,利用有机光伏材料的多样性,和易于调控的能级结构,使用叠层电池策略克服了这些问题。”

  “最终,我们在二终端法双结有机光伏器件中,实现了【16%】的创纪录的光电转换效率。”

  摘要部分比较简洁,接下来的引言部分,许秋同样精炼了语言,分为两段进行背景介绍。

  其中,第一段主要是针对有机光伏领域现状的描述。

  许秋首先吹了一波:“有机光伏器件因为其低成本、灵活性高,以及可大面积印刷生产等优点,被认为是解决人们日益增长的可再生能源需求的,一个非常有希望的选择。(1,2)”

  这里他引用了两篇文献,一篇是发表在Prog.  Polym.  Sci.(化学类综述,一区顶刊,影响因子20+)上的综述文章,另一篇是发表在《科学》上的短评文章。

  一般能登上《科学》文章的参考文献,基本上也都是《科学》、《自然》、《自然》大子刊这个级别的文献,最差也得是和AM同等级别的文献。

  通常《科学》、《自然》、《自然》大子刊的占比,会达到参考文献总数的50%之多。

  这也算是文献引用时的潜规则:

  投什么档次的期刊,就倾向于引用与之档次相当的同类期刊的文献。

  背后的原因,是编辑对于引用同名期刊的文章更有好感。

  比如你投AM,里面40篇参考文献中有10篇AM,10篇AEM、AFM,那编辑绝对非常的开心,文章被通过的概率就稍微高一些。

  因为有的期刊编辑会有类似KPI的业绩要求,需要影响因子每年提升多少多少。

  尤其是对于新刊来说,前期的影响因子至关重要。

  前期的影响因子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本新刊的未来,如果新刊第一年只有2、3的影响因子,想要冲上10,达到一区期刊,基本上不用想了。

  即使对于一些没有没有硬性业绩要求的期刊来说,他们的编辑总还是希望自己期刊的影响因子能够越来越高。

  当然,这种引用文献的潜规则,只是一种倾向,在实际撰写文章的时候,还是要根据自身情况来具体定夺。

  比如,这篇《科学》工作中要用到IDIC-M这种材料,那肯定就要引用对应的文献,哪怕对应的文献是一篇二区甚至三区的文献,那该引用也得引用。

  但如果是在一些有多种引用可能的情况下,最好还是引用同名文献,或者同档次的文献。

  许秋之前投稿的时候,倒是没有遇到因为不引用同名文献,而被编辑直接拒稿的情况。

  不过,许秋听魏兴思说他遇到过,当时期刊编辑发信给魏老师,非常直接的说道:“请尽量多引用我们RSC旗下的期刊……”

  接下来许秋又总结一下有机光伏领域的进展:“在过去的十年中,有机光伏器件的性能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单结器件的最高光电转换效率已经从大约5%,提高到目前的13%(3,4)。

  这两篇文献分别是自家发表的IDIC-M和IDIC-4F工作,喜提两个自引。

  没办法,当下还没有其他人报道过,效率超过13%的有机光伏单结体系,不然许秋肯定会把其他人给捎带上。

  说完优点之后,紧接着许秋提出了现阶段有机光伏领域存在的问题:

  “然而,有机光伏器件的性能,仍然远远落后于其他主要基于无机材料的光伏器件。”

  “这就给人留下了这样的印象:有机光伏电池的性能极限,比无机材料为基础的器件要低。”

  “其根本原因是有机光伏材料的低电荷迁移率,限制了器件的有效层的厚度和有效的太阳光吸收。”

  至此,第一段完结。

  总结起来,第一段的行文思路,就是先写大领域的优点,再写大领域当前的进展,最后写大领域存在的不足。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最后这里的“不足”不能随便乱提,必须是和后文可以连接起来的。

  换言之,这个“不足”,必须是被这个工作给完全或部分解决了。

  比如,这里提到的不足是“器件的有效层的厚度和有效的太阳光吸收被限制”,那么接下来的叠层策略就刚好解决了这个问题。

  如果在这里提“当下有机光伏材料的实际成本比较高”,或者是“采用含卤素溶剂的环境危害性大”等不足,就不合适了,虽然它们客观上也是目前有机光伏的缺点。

  这两点不足,分别可以放在以“低成本有机光伏材料”和“非卤溶剂”为亮点的工作的引言中,比如之后的PTQ系列给体,以及用环境友好型溶剂加工的器件。

  接下来的第二段,许秋承接了第一段的内容,主要讲叠层策略,也就是试图去解决第一段末尾处提出的“不足”。

  大体的思路也和第一段类似,先写叠层器件这个细分领域的优点、然后写细分领域的当前进展,接着写细分领域内存在的不足,最后引出自己的工作。

  许秋首先总括一句:“叠层策略是同时解决有机光伏器件面临的各种问题的一个有效方法,而且也非常适合有机光伏领域。”

  然后,开始分别阐述“叠层策略和有机光伏的相辅相成”,也即叠层的优点:

  “一方面,可以通过在叠层电池中堆叠具有互补光吸收的有效层,实现宽广而有效的光吸收,从而解决由于有机光电材料低迁移率而产生的单结电池的厚度限制问题。”

  “另一方面,有机光伏材料在材料上的多样性,可以满足叠层器件中需要的具有不同能级结构、光吸收性能的材料,还可以根据实际需求自行设计、开发所需要的光电材料。”

  接着,叠层器件的进展,刚好可以把Forrest课题组新出炉的文章,直接引用过来。

  “事实上,叠层器件也被广泛用于有机光伏领域,并且获得了约14%的光电转换效率。”

  再然后,提出叠层器件当下存在的问题。

  “目前,阻碍叠层有机光伏器件性能进一步提高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光吸收范围仍然无法覆盖整个太阳光谱,这是由于缺乏用于顶电池的超窄带隙材料,大多数此类材料只能吸收能量约为1.3电子伏特的光子,也即波长小于900纳米的光。”

  刚刚被点名表扬的Forrest课题组的文章,又被许秋拉出来“打了一顿”。

  Forrest课题组采用的BT-CIC近红外非富勒烯受体,它的光吸收范围刚好就是只能达到900纳米,也就是“反面教材”。

  而许秋自己的体系,不论是IEICO-4F还是COi8DFIC,都可以拓宽到1000纳米,和Forrest课题组的工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各个子电池的光吸收重叠,和/或短路电流密度失配,而导致叠层器件的电流受限。”

  这个是叠层器件的通用问题,把它写出来主要是为了引出接下来的半经验分析,通过半经验分析来解决电流失配的问题。

  虽然实际上我们可能是先把器件做出来,后补充的半经验分析,也就是“先有结果,后有理论”。

  但是在写文章的时候,为了故事完整,通常需要反过来说,也就是“先有理论,后有结果”。

  写到这里,背景已经基本上交待完毕。

  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们上场表演了”,紧跟其后,许秋用一句话简单概括了自己的工作:

  “在上述分析和半经验分析的指导下,我们报道了一种溶液法处理的,二终端法双结有机光伏器件,其光电转换效率为【16%】。”

  自此,引言结束。

  如果仔细分析一下,可以引言中的整个故事由七部分组成:

  有机光伏大领域的好处、当下的进展、存在的问题,解决问题的叠层器件小领域的好处、当下的进展、存在的问题,我们的工作如何如何NB。

  其实,是有些套路化的。

  但这个就和网文的套路一样,很多套路虽然比较古老,但就是有用。

  之后正文的话,就比较中规中矩了。

  许秋就是按照之前规划的三张图片主要进行分析。

  当然,正文图片虽然只有三张,但其他表征实验也都是要做的,只是被放在了支持信息中。

  支持信息中一共被许秋塞入了十多张图片和表格。

  受限于篇幅,这些表征测试在正文中只需要简单的提几句就可以了,不需要详细展开叙述。

  现在唯一缺少的表征实验,是光电性能的第三方检测,需要送样到种花家计量科学研究院NIM。

  不过,这个数据暂时也拿不到,因为送样检测的器件效率要和文章中报道的相匹配。

  也就是说,要等什么时候器件效率到16%才能去送样检测。

  文章的末尾,许秋暂时引用了30多篇参考文献。

  其中,《自然》、《科学》加起来引用了六篇。

  不过都是短评类型的,许秋并没有看到近些年有机光伏领域实验工作类型的《自然》或《科学》文章发表。

  《自然》大子刊的数量有八篇。

  一方面,叠层器件发表在《自然》大子刊上的工作还是蛮多的,有六篇。

  另一方面,也包括徐正宏之前IDTBR材料的《自然·材料》,以及自己刚刚发表的《自然·能源》。

  NC有四篇,包括自己课题组的一篇,徐正宏的一篇,还有国外两个课题组发表的两篇。

  自己课题组的那篇NC,许秋引用的是学妹的那篇H43给体材料的工作,没有引用自己3D-PDI的那篇。

  毕竟学妹那篇做宽带隙给体的,还算研究领域相关,自己的那篇是做PDI的,研究领域八竿子打不着,引用过来就有些吃相过于难看了。

  剩下的不到20篇参考文献,基本上都是AM级别的文章。

  所有引用的参考文献,都是许秋精挑细选的一区文章,没有一篇是二区。

  在引用过程中,许秋尽量做到除了自己课题组外,其他相关领域的课题组雨露均沾。

  这也是科研圈的潜规则。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在发表一篇文章的时候,尤其是高质量的文章,引用的参考文献要覆盖细分领域下尽量多的研究者。

  不然,说不定你的文章就到人家手里了,对方扫一眼参考文献,看到你都不引用我的文章,就直接无脑拒你……

  而且,客观来讲,也确实应该把所有相关的研究者的工作都引用上。

  因为,在做一项工作的时候,肯定是要阅读大量这个领域文章的。

  而读完了别人的文章后,在设计实验,或者写文章的时候,或多或少就会用到其他人的想法,有时候可能自己都不知道。

  别人看似没有帮你什么,但其实你已经是站在了其他人的肩膀上。

  从道义上来讲,也得感谢一下别人的贡献。

  那怎么感谢呢?引用他们的文章。

  在参考文献之后,就是顶级期刊都要列明的作者具体贡献。

  许秋就按照每个人实际的贡献进行了标注。

  至于学妹,她和学姐一样,之后让她们都去帮忙改改最终版的文章就是了。

  完成了《科学》文章初稿,许秋将它拷贝到U盘中,前往218找魏兴思汇报。

  魏兴思收到消息,满脸喜色的从许秋的手中接过U盘,说道:“蛮快的嘛,快来给我看看。”

  因为只有2500字,篇幅比较短小,所以魏兴思选择一次性读完。

  大约十分钟后,魏兴思阅读完毕,他长呼了一口气,说道:“非常好,非常好,非常好,现在看你的文章我都不用改了……”

  顿了顿,魏兴思继续说道:“工作上就差效率了,16%……我们应该可以做到吧。”

  许秋斟酌了一番,点点头说道:“大概率是可以的。”

  魏兴思“嗯”了一声,沉默了大约五秒钟,突然转头看着许秋说道:“要是这篇《科学》文章能够顺利发表的话,之后课题组里有机光伏领域相关的文章,我可以给你挂通讯作者……我只要这一篇单独通讯就够了。”

  许秋挑了挑眉毛,和魏兴思对视过去。

  见魏老师不像是在试探,许秋便点点头:“好的。”

  按照惯例,一作加通讯的待遇,基本上只有非常强势的博后,或者已经有正式教职的课题组小老板,才有机会可以拿到。

  像之前连发五篇《自然》的曹某,他前面发的四篇《自然》,因为他是MIT博士生的身份,所以只是第一作者,而不是通讯作者。

  一直到第五篇《自然》,曹某才拿到了一作兼共同通讯作者的身份。

  这个通讯作者一拿,基本上就表明了这个研究者,已经是比较独立的研究者了。

  在学术圈的表现,就是正式剥离了学生的身份,成为了真正意义上和导师平起平坐的存在。

  现在,许秋离这一步已经非常的接近了。

  当然,前提是他这篇《科学》能够顺利发表。

  魏兴思留了一个《科学》文章拷贝后,许秋顺走一瓶巴黎水,告退返回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