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白兔被揉的又苏又软/再敢躲一下试试by罄靥

2021-07-15 11:37:27情感专区
饭店的包间里面,吕建仁拉开椅子,坐在圆桌旁边,对大舅夫妇说道:“鬼子哥,鬼子嫂,随便坐。”

  大舅黑着脸:“我叫贵子,不叫鬼子。”

  吕建仁让跟过来的吕
饭店的包间里面,吕建仁拉开椅子,坐在圆桌旁边,对大舅夫妇说道:“鬼子哥,鬼子嫂,随便坐。”

  大舅黑着脸:“我叫贵子,不叫鬼子。”

  吕建仁让跟过来的吕坤倒水:“我知道,鬼子哥。”

  大舅鼻子都快气歪了,却知道不能跟这种浑人一般见识。

  吕建仁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问道:“鬼子哥,有话有事你就跟我说,别的人不好说,冬子的主,我还是能做的。”

  这个包间是专门让孙庆海准备好的,隔音效果最好,村里接待大客户专用的。

  面对着吕建仁,大舅多少有点犹豫,刚刚在宴会厅门口,还被恫吓了一番。

  大妗子接过话去:“呵,他们家吃香的喝辣的,还娶个漂亮媳妇!我家里胡斌别说媳妇找不上,连吃喝都成问题了!”

  这话一出,大舅畏缩回去的心,不得不涨了出来。

  选今天这个日子过来,就是因为方便达成目的。

  家里这就快过不下去了,不张嘴也得张嘴。

  吕建仁问道:“你们是个啥意思?”

  大舅板着脸说道:“也不要啥,也不图他家啥,把胡斌在外面的帐平了就行。”

  村跟村挨着,就像吕家村发现地下密室一样,有点消息都传的飞快,吕建仁多少听说一些:“你家胡斌欠的是高利贷,还是赌博欠下的高利贷。”

  大舅脸上无光,一时间没再开口。

  大妗却不管这些:“你管欠的啥帐?”她嗓门不自觉提高:“把帐平了,我们掉头就走!”

  吕建仁说道:“哎呀,这还威胁上了。”

  “都是血亲,胡斌是吕冬亲表哥。”大妗子说话的同时,还推了大舅一把:“亲戚不帮亲戚,算啥亲戚?”

  大舅被推了一下,反应过来:“我们不是威胁,是真没办法,上门求助的。”

  这话一出,就连吕坤都忍不住朝旁边地上吐了口吐沫。

  求助?非要选今天?来这个地方?

  大妗子豁出去了:“今天吕冬订婚,我们当亲戚的,咋也得给他好好贺贺!也得和女方家里好好认识认识!”

  “行!”吕建仁不停点头:“你们真行!”

  他叹了口气:“这才过去多少年,忘性真大!”

  大舅俩口子突然有些不安。

  吕建仁腾的站起来,抓住桌子面,哐当就把桌子掀了。

  虽然是往一边掀,没砸到大舅两口子,但茶杯茶壶翻腾起来,里面水也飞出来,不少都溅到了俩人的身上脸上。

  桌子面砸在地板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门外面,李林、吕涛和李红星全都进来了。

  吕建仁拿起旁边一个折凳,握住凳子脚,用力挥舞两下:“要钱,行!我给你们!给你们十万!一人打断一根腿,一根胳膊,我赔给你们十万!”

  当年混不吝的座山雕不仅回来了,这几年见识更多更广,还进化了:“吕坤,一会把你旁边的拖把塞进他们手里,你们全都给我作证,是他们先动的手,我是正当防卫!顶多就是个防卫过当!”

  吕坤拿起拖把,扔到那俩人脚边上。

  吕建仁一步一步,走的很慢,边走边甩着折凳:“你两口子都住院起不来,我倒是要看看胡斌那种人咋过下去!”

  如果说今天过来闹腾,抓住了吕冬家里的软肋,那吕建仁的话,无疑戳中了这两口子最大的弱点。

  胡斌能有今天,能变成个超级巨婴,何尝不是他们娇惯的?

  独生子,从小就当宝贝,尤其吕冬的大妗子,对待儿子上,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吕建仁一看就知道刚才的话起效果了,给吕坤几人使了个眼色。

  李红星说道:“上个月,小张庄那边,有个使了高利贷的,还不上钱,被逼的没办法,堵死门和窗户,在屋里烧炭死了。”

  几个人早都进入社会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遇到过不少,李林接话道:“我认识放钱的那几个……”

  吕坤说道:“以后没事咱几个就去找斌哥拉拉。”

  这俩人坐着,不说话也不动。

  宴会厅里,吕冬和宋娜赶紧吃些东西,就挨桌去敬酒,现在规矩比以前少多了,以前都是挨桌挨个人的敬酒,现在都是一桌一桌的敬酒。

  半圈下来,李文越去拿酒,吕冬和宋娜站在空处缓口气。

  宋娜有点担心:“没事吧?”

  吕冬说道:“放心就行,有七叔在。”他握住宋娜手,小声说道:“今天出这么个事,都怪我。”

  宋娜摇摇头:“有啥事,咱们一起面对。”

  李文越端着托盘很快回来,俩人又准备去敬酒,这时看到七叔领头,吕坤等人陪着大舅两口子,一起出了酒店。

  宋娜多少松了口气,吕冬说道:“走吧,继续。”

  饭店外面,吕建仁站在门口的棚子下面,目送那俩人骑上嘉陵车,上旅游环路一直往北去。

  总算没闹出乱子。

  不管咋样,今天先把人弄走再说。

  吕坤有点担心:“就怕赶明年冬哥结婚的时候再来闹,就胡斌那玩意,不可能还的上赌债。”

  李林接话道:“就算还上,用不了几天又欠新的。”

  吕涛说道:“听我爸说,胡斌坐牢前,给冬哥设赌局套子,想把冬哥的钱和公司都抢走。”

  李红星呸的吐了口唾沫:“没人性!”

  吕建仁掏出烟点上:“也就是冬子起来了,要不你建军大妈一直得受他们欺负。”

  他吐出烟来:“行了,过了今天,这些事对冬子来说都不叫事!走,回去吃饭。”

  酒席进行的很顺利,吕冬和宋娜敬酒完事,像县里的领导和公家单位的很多人,率先离开。

  接着,商业上结交的人,比如卫永他们,也都陆续告辞。

  每一个来的人,都有一盒糖和一盒烟的回礼。

  来的同学也准备走。

  李文越没喝酒,开了村里的商务车过来,送袁静他们回县城。

  吕兰兰和钉子几个小孩跑过来找宋娜:“嫂子,嫂子,给糖,给糖。”

  宋娜接过方燕递过来的红提兜,每个小孩都给一大把。

  吕冬问道:“兰兰,你卖狗的摊子还摆不摆?”

  吕兰兰扒开糖纸,扔嘴里块糖,甜的眼睛都看不到了:“得七叔有空才行,没七叔,我怕人揍我。”

  她抓抓头发:“范教授也不一定再把盘子借出来。”

  宋娜笑着说道:“兰兰,我可是听你冬哥说了,你昨天挣了不少钱,你再去大学城,可得请我吃好的。”

  吕兰兰手落下去,盖在裤子口袋上:“嫂子,大学城卖好吃的地方,不是村里开的,就是冬哥开的,都能免费吃。”

  吕冬指了指她:“你这个鬼丫头。”

  “我走了。”吕兰兰急着走,一转过身去,差点撞到后面过来的人。

  那人喝了酒,走得不算太牢稳,赶紧扶住一边的椅子,说道:“兰兰,想把你大爷撞趴下?你爹给不给出钱看……”

  吕兰兰说道:“建平大爷,我没看到你。”

  吕建平摆摆手:“没事,没事。”

  吕冬看他喝的不少,说道:“兰兰,去送送你建平大爷。”

  吕兰兰应道:“正好,我也回村。”

  这俩人刚走,铁公鸡就从饭店里出来,冲吕冬和宋娜摆了摆手:“我走了。”

  他从口袋里摸出收音机,挂在手腕上,打开开关。

  人往远处走,歌声却传了过来。

  “无论春天有多么远,我亦心坦然,能握住你的久违双手也无憾,情愿一生追随只为梦能圆,莫说岁月长长,岁月长更缠绵,如果拥有一瞬间,宁愿放弃我孤单,幸福慢慢体会……”

  听着这歌声,宋娜悄悄往吕冬身边挪了一步,胳膊与胳膊紧紧挨着,手与手十指相扣。

  吕冬冲她笑了笑。

  歌声越来越远,宋娜却哼了起来,有点走音,却就是想哼:“如果拥有一瞬间,宁愿放弃我从前,爱要慢慢体验,不必为谁空流连,人生总要走好,我与你今生共相伴。”

  客人越走越少,两家人上车,返回吕冬家里。

  顺着旅游环路,吕兰兰陪着吕建平往北边走,他家在新村北边第一排。

  “我没事。”吕建平晃荡着走:“兰兰,你去玩就行。”

  吕兰兰嘎嘣嘎嘣嚼着糖:“可不兴,冬哥说了叫我送你回家去。”

  吕建平说道:“行,行,就知道听你冬哥的。”

  吕兰兰很自然的说道:“冬哥有本事,厉害,当然听他的了。”

  这俩人来到一个小路口,拐进一条东西路,穿过人行道和绿化带,再往前走一段就是吕家村新村,吕建平家的房子在北边第一排靠近中间的位置。

  吕兰兰一直送到他家门口上。

  “现在行了吧?”吕建平笑。

  吕兰兰点点头:“行了。”她挥挥手:“建平大爷,我走了。”

  吕建平笑着说道:“没事过来玩。”

  看着他进了家门口,吕兰兰才离开这边,往前走来到中心处的南北大道上,往南拐,刚走出一栋房子远,听到北边有摩托车声音,不禁回头看了眼。

  大夏天,中午头,周围没人,吕兰兰吓得赶紧躲到一辆面包车后面。

  从北边进村的摩托车,上面的人吕兰兰认识,昨天买过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