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言教授,要撞坏了笔趣阁/三个老汉玩小慧

2021-07-15 11:31:58情感专区
还“监察委办案”,还让黄大、余教配合……

  你小子以为这是什么地方,遇上这种事就算你们那个总喜欢跟刑警大队叫板的杨所在,也不会跟黄大、余教这么
还“监察委办案”,还让黄大、余教配合……

  你小子以为这是什么地方,遇上这种事就算你们那个总喜欢跟刑警大队叫板的杨所在,也不会跟黄大、余教这么说!

  韩昕不但很后悔让李菜鸟参加行动,而且很想给李菜鸟一拳。

  黄大认出了李菜鸟是城南派出所的新警,脸色更难看了,怒视着他们问:“韩昕,到底怎么回事?陈国平,给我把头抬起来!”

  马主任刚才交代的很清楚,控制住陈国平之后不许他与别人接触,这个“别人”显然包括大队长教导员。

  “黄大,对不起,我不能回答您的问题。”

  韩昕回头看了看既不敢也不好意思抬头的陈国平,硬着头皮强调:“他也不能回答您的问题。”

  “我的部下,在我们大队,抓我手下的中队长,我还不能问了?”

  “不能。”

  人太多,影响不好。

  把人往值班室带不合适,往办案区带更不合适。

  韩昕干脆扔下句“宋书记马上到”,便同李菜鸟一起把陈国平架进技术中队办公室,顺手带上门。

  范子瑜惊呆了,不敢相信陈国平真有问题。

  游耀星等重案中队的民警辅警全懵了,傻傻地看着紧闭着的技术中队办公室门不敢吭声。

  技术中队的中队长傅礼头大了,赶紧跑到门边说:“小韩,这是我们中队的办公室,不是办案的地方……”

  抓贪污腐败分子,不是谁都有机会的。

  想到自己居然做成了杨所都做不到的事,李亦军激动的热血沸腾,紧攥着陈国平的胳膊,回头道:“征用了,最多五分钟!”

  “闭嘴,少说一句会死啊?”

  韩昕狠瞪了他一眼,掏出手机点开群聊,赶紧发了一条语音:“马主任蔡主任,陈国平已经控制住了,我把他带到了技术中队办公室,请指示。”

  “看押好他,我们五分钟左右到。”

  “是!”



  ……

  黄大意识到大坑货不会无缘无故对陈国平采取强制措施,觉得城南派出所的那个菜鸟很可能说得是真的,连忙道:“傅礼,回来!”

  “黄大,真不关我们的事……”

  “谁说关你们的事了?”

  黄大一连深吸了几口气,转身呵斥道:“都没事干了?有什么好看的?全给我回办公室!”

  范子瑜吓一跳,急忙关上窗户和中队的几个战友跑进办公室。

  中队长居然被韩坑给抓了,游耀星欲言又止不想回去。

  余教火了,指着他们咆哮道:“看什么看,没听见黄大的话吗?全给我听清楚了,不许议论,不得打听,更不许发微信打电话!”

  “是。”

  黄大实在想不出陈国平能有什么问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陈国平没问题,监察委绝不可能在巡察组来巡察分局的这个节骨眼上调查。

  他掏出手机,正准备给谌局打电话汇报,一辆警车开进了院子,谌局和宋书记到了。

  他连忙和教导员上前帮着开车门。

  谌局的脸色很难看,宋书记的脸色不但难看而且看着很怕人,一下车就冷冷地问:“人呢?”

  “在里面。”

  黄大连忙抬起胳膊,指指技术中队办公室。

  宋书记没有进去看,也没有再问,而是转过身去看着大门口。

  谌局看着他和余教轻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也转过身去等监察委的人。

  就这么等了大约三四分钟,三辆公务车鱼贯开进刑警大队,带队的竟是前检察院反贪局局长、现在的监察委第一纪检监察室副主任蔡海勇。

  见宋书记指了指技术中队办公室,他连招呼都没跟众人打,就带着几个办案人员走了进去,能清楚地听到他在里面做自我介绍,然后宣读留置令。

  陈国平果然有问题,没喊冤叫屈,表现的很配合,交出了警务通、手机、手铐、车钥匙以及办公室钥匙、办公桌抽屉和文件柜钥匙。

  紧接着,韩坑和城南派出所的那个菜鸟,把垂头丧气的陈国平带出技术中队办公室,在监察委办案人员的带领下,把陈国平押上了第二辆公务车,然后就这么跟车走了。

  没走的监察委办案人员,出示搜查手续,兵分几路,开始搜陈国平的车、搜陈国平的办公桌抽屉,搜重案中队的文件柜……

  还有两个办案人员,在二楼会议室现场办公。

  从黄大、余教开始,挨个儿进去“过堂”!

  宋书记和谌局都没说什么,别人更不敢发牢骚,只能配合,必须配合。

  曹娜不是公务员,没那么多顾忌,关上门偷偷拨通了蓝豆豆的电话。

  “真的,我亲眼看见的,他和城南派出所的那小子,不但抓了陈队,还把陈队押上监察委的车走了!监察委的人这会儿正在搜查,正在找黄大他们谈话呢!”

  蓝豆豆有点懵,楞了好一会儿才苦着脸说:“这才安生了几天啊,就搞出这么大事,还是在巡察组来巡察的节骨眼上。”

  “是啊,黄大很生气,余教的日子估计也不会好过。”

  “何止黄大余教的日子不好过,我们全大队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曹娜低声问:“豆豆姐,就算陈队真有问题,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蓝豆豆唉声叹气地说:“关系大了,不信走着瞧,监察委是第一拨,检察院很快就会跟着来,巡察组肯定也会过问,再加上我们分局纪检监察室,询问、谈话、整顿,会一个接着一个。”

  曹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喃喃地说:“早知道会这样,我还不如呆在禁毒科普教育馆做讲解员呢。”

  “你还好,我们的日子是真难过。”

  ……

  与此同时,韩昕和李亦军已经协助监察委的办案人员,把陈国平带到了留置中心。

  留置中心也叫留置基地,之前虽然觉得神秘,但从未想过打听到底在哪儿。

  本以为设在区委,结果来了才知道就在分局的拘留所里。

  一栋二层楼,装满了监控,门窗全用钢筋条封上了,里面的留置室、询问室、讯问室全是软包的,条件比拘留所、看守所的监室要好。

  监察委有工作人员在这儿办案,协助看押留置人员的辅警,是监察委以分局名义招聘的。

  虽然设在拘留所里,但拘留所的所长、教导员不能进来,也不知道驻所检察官有没有权力监督这儿。

  陈国平被几个工作人员带进了一间讯问室,蔡主任把刚打开的手铐交还给韩昕,笑道:“韩昕同志,你们的任务完成了。”

  “那我们先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