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巴掌重重拍打臀部h(初春微醺1v1)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5 11:31:10情感专区
城南派出所治安队一直想“干掉”重案中队和城区中队,这个“小目标”显然不太容易实现,但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至少把重案中队长送进了监察委的留置中心。
城南派出所治安队一直想“干掉”重案中队和城区中队,这个“小目标”显然不太容易实现,但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至少把重案中队长送进了监察委的留置中心。

  李亦军很激动很兴奋,很想给杨所打电话报喜,可又不知道这事要不要保密,捧着手机犹豫不决,真有股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之感。

  刚才的通话他听得清清楚楚,见韩昕怏怏不乐,不禁笑道:“韩哥,你们大队的人也太小心眼了,思想觉悟也有待提高。发现害群之马当然要清理出队伍,难道视而不见姑息养奸?”

  从接受任务的那一刻,韩昕就料到今后可能会没朋友,可以说早有心理准备。但一切真正成为现实,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儿。

  看着李菜鸟幸灾乐祸的样子,再想到李菜鸟刚才在大队那么嘚瑟,又是监察委办案要求黄大余教他们配合,又是要征用技术中队办公室的,突然意识到他不是猪队友,而是一个积极主动帮着背锅的好队友。

  “你说得对,既然是害群之马就要清理出队伍!”韩昕拍拍他肩膀,露出了笑容。

  这也算并肩作战过,并且一起干了一件大事!

  李亦军发现跟着大坑货真能立功,觉得应该再接再厉,兴高采烈地问:“韩哥,我们现在去哪儿,要不要继续暗访药店?”



  大队这会儿一定很“热闹”,韩昕心想应该先避避风头,正准备采纳他的建议,马主任竟又打来电话。

  “小韩,你们现在在哪儿?”

  “报告马主任,我们刚把车送回区委,我们正在区委楼下。”

  公安办案讲究快侦快破,纪委监委办案同样讲究效率。

  几个监察室的办案人员这会儿正兵分几路,在刑警大队、西塘中队和城西派出所等单位调查,留置中心那边正在讯问,人手有些调配不开了,有既免费又值得信任的劳动力为什么不用?

  马主任看着手边刚签发的留置令,笑道:“韩昕同志,蔡海勇同志不太了解情况,没跟我商量就让你们回原单位,我已经批评他了,你们别急着回去。”

  想到在局领导没发话之前,依然是纪委监委的临时工,韩昕下意识问:“马主任,是不是有任务?”

  “城南派出所副所长杨千里同志你认不认识?”

  “认识。”

  “认识就好,他正在侦办一起涉黑案件,刚抓获两个嫌疑人,其中一个你见过。我们第二监察室的叶菲同志和李宗民同志马上下楼,你们跟他们一起去接收嫌疑人,然后帮着押送到留置中心。”

  涉黑团伙的保护伞都抓了,涉黑团伙的成员当然也要抓!

  韩昕猛然意识到监察委和分局在下一盘大棋,很可能是同时收网的,好奇地问:“潘友军?”

  “还有吴光贤,他们是重要的涉案人员。我已经跟你们局领导协调过,这会儿杨千里同志应该接到了命令,你们直接过去,他会把嫌疑人移交给你们的。”

  “杨所这会儿在哪儿,嫌疑人在哪儿?”

  “叶菲同志会跟你交代。”

  “是!”

  韩昕连忙推门下车,同李菜鸟一起去区委大楼门厅等。

  又有活儿干了,又可以协助纪委监委办案,而且马上能见着杨所,李亦军激动的无以复加。

  等了三四分钟,刚才下楼拿钥匙的小姐姐,陪着一个戴着眼镜、穿着深蓝色西服的大姐和一个四十五六岁的老大哥提着公文包出来了。

  她们都很严肃,胸前都别着党徽。

  小姐姐简单介绍了一下,韩昕连忙立正敬礼。

  叶大姐微微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指指刚开到门厅前的商务车,示意众人赶紧出发。

  ……

  公安抓捕犯罪嫌疑人,就是“以多欺少”!

  为了在同一时间将涉黑团伙的十三个嫌疑人抓捕归案,杨千里经局领导同意,临时从城南、城东两个派出所抽调了十个民警和二十一个辅警,特巡警大队主要负责外围。

  行动很成功,十三个嫌疑人无一漏网,而且搂草打兔子抓了个赌,现场缴获赌资两万多元。

  这会儿正按计划让各抓捕组,押着嫌疑人回其住所搜查。

  他亲自负责主犯吴光贤,没想到姓吴的很嚣张,不但声称认识陈国平,还嬉皮笑脸的套近乎、拉关系。不过这种人他见多了,甚至见过落网之后声称认识区领导的。

  “套什么近乎,给我老实点!”

  杨千里警告了一句,指着刚搜出来的三把武士刀问:“这是什么,从哪儿买的。”

  吴光贤心想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恃无恐地说:“这是工艺品,好多地方有得卖,摆在家里做装饰的!”

  杨千里拔出刀,摸摸锋口,冷冷地问:“装饰的为什么要开刃,磨这么锋利,你想做什么?”

  “杨所,你如果认为这是管制刀具,你可以没收。”

  “那这些镐把是用来做什么的?”

  “我做工程啊,这些都是做工程的工具!”

  杨千里意识到这小子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见搜的差不多了,干脆回头道:“把证据都编上号,一件不能少,全带回去。”

  “是!”

  “杨所,多大点事,我真认识陈队,真是自己人……”

  杨千里正准备让他闭嘴,宋书记突然打来电话,干脆让王伟等人先把吴光贤押上车,走到一边接听。

  不接不知道,一接吓一跳。

  姓吴的说认识陈国平,声称跟陈国平关系不一般,很可能是真的。监察委的办案人员马上就到,让把姓吴的和姓潘的移交给监察委。

  “宋书记,他们是主犯,把他们移交给监察委,这案子让我们怎么侦办?”

  “服从命令听指挥,至于接下来如何侦办,我会帮你们与监察委协调,接下来可以相互配合。”

  “那证物证据呢?”

  “手机、银行卡等证物全部移交,其它证物证据人家不需要。”

  “好吧,我在这儿等他们。”

  杨千里很想问问是不是与陈国平有关,但听宋书记的语气,就知道宋书记心情不好,话到嘴边楞是没敢问出来。

  坦率地说他是有点瞧不上陈国平,不是羡慕陈国平年纪轻轻就做上中队长,而是觉得局里过去这些年的宣传有点过。那小子虽然有点能力,虽然也干出了不少成绩,但远没有宣传的那么夸张。

  但作为一个老民警,他真不希望陈国平跟这个涉黑团伙有牵连,只能暗叹了口气,走到车边让王伟等人先把手机、银行卡等证物分拣出来。

  等了十来分钟,监察委的车到了。

  第二监察室的叶菲很熟悉,她以前是检察院的检察官,曾做过侦监科副科长,后来调到反贪局担任副局长。

  原本很有希望成为员额检察官,工资待遇能涨不少,结果随着反贪局转隶监察委,成了监察委的办案人员。工资待遇别说没有员额检察官高,甚至都不如工龄差不多的公安民警。

  杨千里迎了上去,举手敬礼:“叶局,好久不见。”

  “反贪局都没了,哪有什么叶局。杨所,嫌疑人呢?”

  “在车上……”

  杨千里正准备问问她有没有留置手续,突然发现两个熟悉的面孔,一时间竟愣住了。

  “杨所,师傅,你们都在啊!”

  看见所领导和师傅,李亦军乐得心花怒放,别提有多激动。

  韩昕既不激动也笑不出来,像不认识他们似的,就这么静静地站在监察委的两个人身后。

  叶菲不明所以,从包里取出一张公文:“杨所,这是留置令。”

  “哦。”

  杨千里接过留置令却没看,而是探头问:“小韩,你们不是在暗访药店吗,怎么跟叶局跑这儿来了?”

  韩昕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李菜鸟就咧嘴笑道:“报告杨所,宋书记让我和韩队协助监察委办案。”

  “让你们协助!”

  “真的,不信你可以问叶局。”

  “叶局,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马主任让他俩协助我们把嫌疑人押解到留置中心。”

  不该说的不能乱说,韩昕赶紧拉拉李菜鸟的袖子。

  李菜鸟反应过来,不敢说抓了陈国平的事,只能一个劲儿跟师傅、跟所里的师兄和辅警们挤眉弄眼。

  杨千里和王伟被搞得一头雾水,考虑到叶菲等会儿还要去接收潘友军,只能先办移交。

  俩小子协助监察委把嫌疑人押解走了,杨千里越想越奇怪,正准备让部下收队,所长突然发来一条微信。

  点开一看,顿时懵了。

  王伟低声问:“杨所,怎么了。”

  杨千里把他拉到一边,捧着手机说:“你看看。”

  韩坑和李亦军居然在刑警大队院子里,当着黄旭和余锦泽等人的面,把重案中队长陈国平给抓了……

  王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揉着眼睛说:“怎么可能,他俩凭什么去抓陈国平?”

  “你刚才又不是没看见,他们现在听监察委的,肯定是纪委监委让抓的。张区长和宋书记肯定知道,张区长和宋书记如果不发话,他们不会听纪委监委的。”

  “这么说让小李帮着暗访药店是借口?”

  “肯定是。”

  杨千里越想心越凉,放下手机叹道:“那就是个大坑货,我特么早该想到的,原来他在这儿等着我们,上当了,报应啊!”

  “上什么当了,杨所,什么报应?”王伟低声问。

  杨千里深吸口气,回头看向正等着收队的部下们,苦笑道:“陈国平肯定跟我们正在侦办的这个案子有牵连,案子是我杨千里负责的,参战民警辅警主要来自我们城南派出所,连陈国平都是我们所的民警跟韩坑一起抓的,而且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抓的。老王,你想想,别人会怎么看我,会怎么看我们城南派出所?”

  王伟猛然反应过来:“个个都知道我们跟刑警大队不对付,他们肯定以为……肯定以为是我们使的坏。”

  “我们坑过韩坑,现在被他坑回来了,所以说这就是报应!”

  “他怎么能这么干,这让我们以后怎么见人。”

  “他只是个帮凶,他也只能把小李忽悠上贼船,主谋应该另有其人。”

  王伟哭笑不得地问:“局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