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被老板摸得出水经过/被老头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

2021-07-15 11:25:02情感专区
检查结果并无大碍,凌振兴这才松了口气。
  “振兴,对不起,我不知道敏姐今天会来医院复检。”一上车,时丽娇就眼泪直掉的开口。
  梨花带雨,娇弱自责。
  “
检查结果并无大碍,凌振兴这才松了口气。
  “振兴,对不起,我不知道敏姐今天会来医院复检。”一上车,时丽娇就眼泪直掉的开口。
  梨花带雨,娇弱自责。
  “振兴,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回去跟敏姐好好解释吧,就说都是我的错,是我故意勾/引你的,让她千万别生气。”时丽娇晃着他的手,央求道。
  凌振兴原本烦躁的心情,被她这三言两语就驱散不少。
  一个女人,年轻漂亮,还温柔懂事,又肯为他委曲求全,让他怎能不喜欢?
  “丽丽,你好好养胎,这事我会处理好,你不用操心。”凌振兴握住她的手,轻吻了吻她的唇,“我先送你回去。”
  “可是敏姐那边……”时丽娇咬着唇,表情有点担忧。
  一提到康敏,凌振兴心里就烦躁不已,“不用管她。”

  “夫人,小姐你们回来了。”佣人听见动静,连忙走出来,却明显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劲。
  夫人和小姐怎么脸色都不大好看?
  是出了什么事吗?还是夫人的腿恢复不好?
  她下意识看向凌熙,这位大小姐倒是一如往常的高岭花,眉目染着寒霜,一看就不好惹。
  她一手揣在兜里,一边打电话,“挺好的,你不用担心。”
  电话自然是给康学义打的,跟他说了康敏复检的结果,好让外公放心。
  “我知道。”
  电话挂断,凌熙难得没走,而是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坐下。
  好半晌,康敏才好似下定决心般,“阿姨,帮我整理下东西,我要去畅清园住一段时间。”
  “妈!”凌茉顿时站起来,“你要做什么?”离家出走吗?
  直到现在,医院发生的那件事还让她有些无法置信。
  时丽娇怎么会做了爸爸的小三?
  这个人是谁都不能是丽娇姐啊!
  可不管心中如何震惊,凌茉都知道,这件事是板上钉钉。
  并且,父母或许还会因此离婚。
  “茉茉,这是大人间的事,你就不用管了,我不在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
  “不,妈我跟你一起去!”凌茉怎能放任康敏一人搬到别处住?
  她如今腿脚不便,凌茉哪里能放心?再说她现在也不知如何面对凌振兴。
  这个父亲,她真是失望透顶。
  “也行,妈就是怕耽误你。”康敏忍着苦楚,摸了摸小女儿的头。
  “妈,你就放心吧,我自己心里有数。”话落就吩咐佣人,“阿姨也帮我将东西收拾一下。”
  阿姨心中一惊,这是怎么一回事?夫人跟小姐怎么突然都要搬出去住?
  但她虽心中疑惑,却并未多嘴去问,麻利的去收拾东西。
  两小时后。
  凌振兴才姗姗来迟,面对的却是佣人大包小包往外搬东西。
  “怎么回事,你们要将东西搬到哪儿?”凌振兴拧眉,沉声问道。
  “先生您回来了,夫人跟小姐说要搬到畅清园去住。”
  畅清园?
  那是康敏早年购置的产业,原本是叫康学义搬过去的,只是老爷子不愿意,就一直空置着。
  凌振兴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推开佣人就大步跨入客厅。
  听见动静,正坐着玩手机的凌熙抬了抬眸,唇边勾起一抹讥讽。
  对那小三儿倒是真爱啊!
  被抓个现形还有功夫去哄时丽娇,可真行。
  “敏敏,你先别生气,听我解释好不好?”凌振兴一进门就换了副面孔,情深意切的看着她。
  康敏一点点抽出被他紧紧攥着的手,抽了张纸巾擦手,神色极其平淡,“你说,我听着。”
  她倒是想听听看,他还能说出什么不要脸的话。
  凌振兴脸色微变,但很快就恢复深情,“我知道让你伤心了,我也承认这件事确实是我的错。
  但你放心,我对时丽娇绝对没有感情。
  那都是我一时糊涂犯的错,是她先勾/引我的。
  我本想着早点解决,哪里想到她怀孕了,敏敏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想要个男孩继承家业。
  但你当年不是伤了身体,没办法再生,我就想等她将孩子生下来后,给她一笔钱打发。
  你放心,我是不会辜负你的,敏敏你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当初俩人私奔,凌振兴就是个穷小子,什么都没有。
  两人一点点从零打拼,康敏怀孕那会,因为过度劳累,吃又吃不好睡也睡不好,生下凌熙和凌茉后,再也无法怀孕。
  那会凌振兴说什么来着?
  他心疼的抱着她说,“敏敏,我这辈子绝对不辜负你!”
  可如今再回想起来,康敏只觉得可笑。
  物是人非,眼前的人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拿真心疼爱她的丈夫。
  “啪!”
  “凌振兴,你真够无耻的,你以为我还会再相信你吗?”康敏闭了闭眼,将心中的酸楚隐藏,眼神恢复凌厉,“你想要时丽娇给你生男孩还是女孩,我管不着。
  凌振兴,我们离婚吧。”
  二十年夫妻,终归是走到头了。
  听见她说离婚俩字,凌振兴明显很震惊。
  康敏这人性格虽强势,可她非常重情,这点他是清楚的。
  两人这些年争吵很多次,可她从来都没有提出过离婚。
  这次,她怕是来真的,这让凌振兴有些慌。
  “敏敏,我不会跟你离婚,我知道你在气头上,说的都是气话……”
  “离婚协议书过两天给你,抚养权的问题回头我们再谈。”康敏此时身心俱疲,实在没什么精力应付他。
  也不想跟他再废话,说完就直接让人将她推上车。
  车门一关,将凌振兴阻挡在外。
  凌熙手指把玩着围巾下方的长条,“我看你对时丽娇也算真情实感,怎么会不愿意离婚?
  莫非是为了抚养权,又或者是……财产?”
  ‘财产’两个字成功让凌振兴眉头一跳,“你胡说八道什么?”
  可一抬头,跟那双深不见底,像是染着一层寒霜的眸子撞上,心跳都忍不住加快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