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污总裁整晚没拔出h(花魁(高H,NP))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5 11:01:34情感专区
他手上都没有用什么力气,就很轻松地让护卫长昏死了过去。
  地上,梦家的护卫倒了一片。
  梦家毕竟不是古武世家,这些护卫的古武修为大多在三十年左右。
  即便傅昀深没
他手上都没有用什么力气,就很轻松地让护卫长昏死了过去。
  地上,梦家的护卫倒了一片。
  梦家毕竟不是古武世家,这些护卫的古武修为大多在三十年左右。
  即便傅昀深没有展露出真正的修为,也轻而易举地收拾了梦家所有的护卫。
  梦家主脸上的肌肉抽搐了起来,声音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傅昀深,你不要太过放肆了!”
  这一幕,又把他带回了多年前。
  那个时候傅昀深还是个少年,只是用拳头生生地把梦家那个嫡系成员打成了残废。
  之后傅昀深就再也没踏进过梦家,梦家根本不知道傅昀深现在的古武修为有多少。
  梦家主是真的没想到,傅昀深竟然就敢这么打进梦家来。
  古医稀少,所以受到了整个古武界的保护。
  哪怕是彼此敌对的势力,都绝对不会对古医动手。
  因为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医生都太重要了。
  他傅昀深就不怕古武界那边问罪吗?!
  傅昀深松开手,护卫长应声倒地。
  他走上前,朝着梦家主一步步逼近。
  气势凌厉摄人。
  梦家主的腿软了软,“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你、你想干什么?”
  他哪里还有先前的咄咄逼人,惊慌失措地大叫了起来:“来人!快来人!”
  很快又有一队护卫赶来。
  为首的是梦景遇。
  “傅昀深!”梦景遇神色变了变,“你别忘了,这里是梦家!”
  “就连谢家的人,都不敢在梦家放肆,你得罪梦家,以后哪个古医还敢给你医治?”
  闻言,傅昀深侧头:“差点忘了你。”
  下一秒,梦景遇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抵在了墙上,双脚离地,喉咙被死死地捏住了。
  完全反抗不了。
  甚至连内劲都用不出来。
  这只能是绝对压制!
  梦景遇神情惊骇,语不成调,失声:“你的修为……”
  他算不上古武天才,但也不差,否则不会也不会被古武世家派到梦家来。
  傅昀深笑了笑,笑意凉薄,眼神狠戾:“当初,抢她的药是吧?嗯?”
  他抬起手,一拳砸在了梦景遇的脸上。
  彻骨的疼痛从头部席卷了全身,身子像是被碾碎了一般。
  梦景遇吐出了一口血:“傅昀深,你——”
  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男人再度落拳了。
  一拳又一拳。
  梦家毕竟是古医世家,古武者不多,根本没人能拦得住。
  几十拳下去,梦景遇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有鲜血顺着嘴角不断地流下,像是断了线的珠子。
  他头一歪,没有支撑住,也昏死了过去。
  又废了一个。
  这场景何其的相像。
  梦家主的心颤抖地更厉害了,浑身都在发抖。
  “到你了。”傅昀深挽起袖口,走上前,“我记得那年我走的时候说过,别惹我。”
  他微俯下身子来,用随便从桌子上拿来的水果刀拍了拍梦家主的脸,低笑:“你说,你也是个老东西了,怎么这么想不开,非要欺负我家姑娘?”
  梦家主的身体又是一抖。
  傅昀深神情淡淡:“放心,她不会死,但梦家可以给你收尸了。”
  他抬起手,手中的水果刀直接扎进了梦家主的肩胛骨里。
  梦家主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傅昀深!”
  傅昀深又把水果刀抽出来,手再次落下。
  左边的肩胛骨也被穿透了。
  鲜血汩汩而流。
  梦家主口吐鲜血:“你、你完了,古武界不会放——啊!!!”
  又是一刀下去。
  梦家主疼得连昏迷都做不到了。
  他瞪大眼睛,目眦欲裂。
  傅昀深把水果刀抽出来。抛了抛,像是再找一个合适的地方。
  就在这时,一声焦急的喊声响起。
  “昀深,停一下!”
  那是一个耄耋老人,他快步从后门进来,头发和胡子都白了。
  梦家老祖宗,梦雄。
  梦雄并不是创立梦家的人,只是梦家现在最年长的人。
  他今年一百四十岁,在古医里是高龄了。
  但也仅仅是古医。
  梦家的嫡系成员,没有一个是会古武的,所以才会跟古武世家合作,寻求庇护。
  看着这里的一片狼藉,梦雄的手也抖了抖。
  他也已经避世有几十年了。
  上一次他出来,就是因为傅昀深把梦家的一个嫡系成员打成了植物人。
  这个嫡系成员到现在都没有醒,靠着不菲的药材吊着性命。
  但前因后果了解完毕后,是那个嫡系成员有错在先,也确实犯贱。
  所以他让梦家停手,让傅昀深安然无恙地离开了。
  否则,当时的傅昀深才十五岁,不可能那么轻易地离开梦家。
  梦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被打得不成人样的梦家主,目光落在了大长老身上,很平静地问:“你们又干了什么?”
  大长老“扑通”一声跪下来,心惊胆战:“老祖宗,晚辈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只是刚才给清雪检查完身体,喂了药。”
  他都不知道梦家主怎么突然就把紫露人参找来了。
  但紫露人参也确实对梦清雪有用。
  梦雄眼神锐利地打量着大长老,确认他没说谎,又问梦家主:“说!”
  他了解傅昀深,不会随随便便就动手。
  “我不就是让人放了几句狠话?”梦家主色厉内荏,“怎么,话都不能说了?你们给她买药,我也给清雪找,难不成要我眼睁睁地看着我女儿死?这是触犯了哪一条规定?”
  听到这里,梦雄也没忍住。
  他抬起手,猛地甩了梦家主一个巴掌。
  梦家主被傅昀深重伤,本就虚弱。
  又硬生生地挨了梦雄这一巴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呼吸彻底弱了下去。
  梦雄气得不轻,厉声:“你买药就买药,嘴为什么那么贱?不犯贱能死?”
  难怪了。
  这跟上一次那个嫡系成员被打废的原因一模一样。
  “梦老先生,你救过我的命,不止一次。”傅昀深直起腰,“你们梦家的事情,自行解决,我要回去陪人了。”
  邪医在暗中,不得不防。
  梦雄叹了一口气:“我会派人去找紫露人参,一定尽快给你送过去,实在是抱歉了。”
  “梦老先生宅心仁厚。”傅昀深淡淡,“不过不必了,已经没什么用了。”
  梦雄愣了愣,还没有开口,男人已经离开了。
  背影肃杀,孤寂中带着几分苍冷。
  还倒在地上的梦家主听到这话,却是心中大喜。
  这样看来,嬴子衿果然是已经死了。
  或者是到了药石无医的地步。
  要不然,傅昀深怎么连药都不要了?
  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消息。
  梦雄声音冷下,没有丝毫的留情:“滚去祠堂跪着,谁都不许给救治,扛不过来,那你死了也好,看看你把梦家的风气带成了什么样!”
  能扛过来,梦家主也彻底废了。
  只能在床上度日,生死不如。
  老祖宗既然出来了,命令自然比梦家主管用的多。
  梦家主张了张嘴,就被两个护卫拖去了祠堂。
  大长老还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仔细查,去问伏家、安家以及丹盟还活着的人。”梦雄顿了顿,开口,“问问他们我梦家为什么会死那么多人。”
  诚然,邪医的这一次行动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但相比较其他三大势力,梦家死的人太多了。
  这让梦雄不得不怀疑,梦家这一次去历练的人里面,有着邪医的存在。
  这麻烦就大了。
  古医很容易就走向邪医这一条道。
  一旦出现一个邪医,很快就能把周围其他古医引向这条邪恶的路。
  大长老松了一口气:“晚辈遵命。”
  “然后准备一下,再重新选梦家家主。”梦雄淡淡,“这段时间,梦家的所有事务暂时由我来管理。”
  **
  两天后。
  伏家。
  嬴子衿慢慢地睁开了眼。
  她抬手,遮住照进来的阳光,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喝口水?”有手托住她的背,扶着她,“怎么样?手还疼不疼?”
  “还好。”嬴子衿慢慢地坐了起来,看了看被包扎的左手腕,“还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嗯?”傅昀深把杯子递给她,“什么梦?”
  嬴子衿喝了一口水,不紧不慢:“梦见了你把我欺负哭了。”
  傅昀深屈指敲了一下她的额心,笑:“看来,梦是反的这句话果然没有错,你看看,我们谁才是被欺负的那一个。”
  嬴子衿喝完水,拧眉:“我昏迷的这两天,还有什么动静?”
  她对其他事情并不怎么关心。
  现在最重要的,是邪医。
  连伏汐的徒弟都能被邪医抓去炼药了,可见邪医确实凶恶。
  “暂时没有。”傅昀深开口,“古医界都严防死守,邪医暂时不会主动出来。”
  “我知道邪医是谁了。”嬴子衿沉吟,“不出意外的话,八成可能性,不过还需要一些证据。”
  傅昀深眼神深下:“不好找。”
  伏汐找了快一百年,都没有找到邪医的总领导。
  “是,不好找。”嬴子衿打了个哈欠,“所以需要借助一些东西。”
  她扶着傅昀深坐起来,伸手去拿床头的包,然后从里面拿出了几个贴纸。
  傅昀深接过,一看:“这么喜欢猪?贴纸都是?”
  “不是,从娃娃脸那里买的微型摄像头,伪装了一下。”
  她这么是一说,傅昀深也就明白了。
  他微微失笑,声调拖长:“小朋友,真聪明啊。”
  高科技永远都是古医界和古武界忽视的一个重大盲点。
  他们或许会用手机和电脑,但是这种微型摄像头,见都不会见过。
  录像这种方法很粗暴简单,可的确是最好用的。
  “贴在哪?”
  嬴子衿微微挑眉:“有人会帮我们贴。”
  她说着,又打了个哈欠,凤眼朦胧,声音倦懒:“又困了。”
  “小神棍。”傅昀深揉了揉她的头,“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就在外面。”
  他合上门,退了出去。
  **
  另一边。
  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