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用下面的吃把草莓吃了(办公室激情H)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5 09:47:56情感专区
或许用纯野生雪豹来称呼可能不太合适,毕竟这头很有可能失去母亲的小雪豹是依靠俄八措村民的喂食才顺利成长起来的。

  从昨天那些游客拍摄的那些视频中就可以看出,这头雪豹
或许用纯野生雪豹来称呼可能不太合适,毕竟这头很有可能失去母亲的小雪豹是依靠俄八措村民的喂食才顺利成长起来的。

  从昨天那些游客拍摄的那些视频中就可以看出,这头雪豹应该是因为缺乏母豹的教导,才导致它都快成年了,可捕猎技能依然还不成熟。

  王处长身为自治区林业和草原局野生动植物和湿地资源管理处处长,他当然清楚一头一岁半的野生雪豹应该会是什么样子的。如果是一头跟着母豹长大的野生雪豹,在其一岁半的时候,可以轻易的把一头猞猁当成盘中餐。

  很显然,出现在俄八措的这头雪豹并不具备这样的捕猎技能,这才让那头猞猁逃跑了那么久,最后还是被那头金雕在空中发起攻击一击致命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俄八措的村民这么做是没错的。最起码从保护野生动物的角度来看,这头很有可能失去母豹的小雪豹是被俄八措的村民共同救治好的。

  最关键的还是那一点,这种事根本就没办法追究。

  这也是刘墨昂事先想好的办法,也是效果最好的办法。

  对付这样的情况,还是那句话,一问不知道,二问不清楚。要是还解释不清的话,直接就推到俄八措全体村民的身上。

  在一头野生雪豹和一个村子的藏胞之间,任何一个官员都知道该如何选择的。

  专家们要去巴毕雄那边实地考察,这个刘墨昂是绝对不会挡着的,相反,他还适时地出面和巴桑坚赞老爷子装模作样的交流了一番,最终老爷子才答应让他们去巴毕雄。

  对刘墨昂来讲,这边真的是没啥考察的。

  年初馒头被发现的时候,因为巴毕雄这边的三户牧民中有一户已经搬回了俄八措,所以馒头就被安置在索姆的那套院子里。后来滑草场搞起来尤其是温泉出现之后,剩下的那两户也都搬回了俄八措,这边这三户牧民的房子全都空了出来。

  虽然时间上有些不对,可刘墨昂说这三户牧民的房子是去年空出来的也没问题。谁闲着没事查这个去?就算是查,这三户牧民也会按照事先商量好的统一口径说是去年搬出来的。

  众人来到巴毕雄的时候,馒头早就跑到山上去浪了。这家伙现在已经接近成年了,早早就具备了雪豹昼伏夜出的习性。当然,这种昼伏夜出并不是像老鼠那样,白天雪豹还是会出去的。

  不过白天雪豹通常都会在山上找个背风的地方,往裸岩上一躺晒太阳。在清晨或者黄昏的时分,才是它们捕猎的时候。

  馒头在这里生活不愁吃,它爹没事就弄一批羊羔还有鸡过来让馒头捕猎,保持馒头的野性。

  所以这家伙白天只要太阳好,基本上都会到山上晒太阳去。

  刘墨昂带着白狮去的,所以当一帮专家看到这头威猛凶悍的大狗熟练的在这片院子附近撒尿圈地盘,就明白了这头雪獒和那头雪豹之间的友谊肯定是非常深厚的,否则藏獒是绝对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别说干出这样的事情了,哪怕是原生藏獒如果要是嗅到雪豹尿液的味道,也不会轻易走进雪豹的地盘。

  这是一种食物链的天然压制。

  别看藏獒不怕狼群,但对于雪豹,几乎所有的藏獒都会敬而远之的。

  雪豹不会轻易招惹藏獒,但藏獒也不会闲着没事和雪豹“玩耍”,通常两者之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哪怕雪豹饿极了去捕猎牧民家的羊,也都是放枪的不要悄悄地,不会当着藏獒的面去捕猎牧民的羊。

  可看看白狮现在的样子,就知道刘老板家的这头雪獒和那头雪豹之间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否则白狮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白狮自己在院子里玩了一圈后就跑了出去,这里是它的地盘,它说了算。

  几个专家在院子里仔细的观察,很快就得出了结论,这里正是那头雪豹平时栖息的地方。

  无论是那些被咬的一截一截的羊骨头,又或者是那些被撕扯的不成样子却依旧带着血渍和羊毛的破烂羊皮,又或者是馒头脱落的毛发,都可以得出这个没有人居住的牧民院落,早就成为了这只雪豹最佳的栖息地。

  这些专家还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头小雪豹应该在很早之前就失去了母亲,因为这里只有一头雪豹生活的痕迹。

  母豹极有可能已经死亡了。因为没有哪头母豹会主动舍弃幼豹的。

  而且所有的专家都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这里的村民肯定早就知道这里有一头雪豹,而且这些村民一直在给这头雪豹喂食。

  从院子里随处可见的破烂羊皮还有羊骨头就能证明这一点。

  可这又能如何?

  无论当地的藏胞是出于一种什么目的一直在偷偷给这头雪豹喂食,但不管怎么说,当地的藏胞这是在保护这头雪豹,不让这头失去了母亲的雪豹幼崽死于寒冷和饥饿。单从这一点上来讲,当地的藏胞是有功的。

  几个专家和王处长交流了很久,一直到天空中响起了两声清亮的“唳”声,吸引的众人抬头望去,两只巨大的金雕正在高空中展翅翱翔。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响起了白狮低沉的咆哮声,下一刻,在更远的陡峭山坡上也响起了雪豹那独特而又魔性的叫声。

  然后过了没一会儿,在一帮转件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道身影迅速的从山坡上窜了下来,不是昨天出现在视频中的那头雪豹又是谁?

  如果仅仅是雪豹出现还不至于让这帮专家如此的目瞪口呆,最关键的是,那头雪豹竟然快速的冲到了白狮的身边,开始愉快的和白狮玩耍了起来。

  而更不可思议的是,刚才还在天空翱翔的那两头金雕竟然双翅一收,就这么从高空中俯冲而下,然后降落在那头雪獒和那头雪豹身边,悠闲的看着雪豹和雪獒玩耍。

  王处长毫无意识的发出了一声“卧槽”,几个专家嘴里也没少吐出这个词,岁数最大的李专家更是发出了一连串的“啧啧”声。

  他们甚至都忘了在第一时间架起高清摄像机,因为他们全都被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惊呆了。

  在今天之前,如果有人跟这些专家说,藏獒、雪豹还有金雕能在一块愉快的玩耍,这些专家包括王处长绝对会喷那家伙一脸唾沫星子。

  可今天之后,估计他们就会成为说这番话的人,或许会被别人喷。

  但事实胜于雄辩,一头野生雪豹、一头原生雪獒和两只金雕就这么和谐的在一起愉快的玩耍,这是谁都无法辩驳的事实。

  一位专家终于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连忙手忙脚乱的架起了单反相机,把这一幕幕珍贵的镜头永远的保存了下来。

  其他几位专家也跟着拍摄的拍摄,用专业的声音采集器收集声音的收集声音,他们要用最专业的设备留住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说来也怪,这四只堪称高原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彼此在一起竟然是那么的融洽,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李专家摇头赞叹道:“这就是大自然的神奇。我们自以为对大自然了解的够深刻了,可眼前的这一幕还是暴露了我们的肤浅啊。”

  王处长也叹气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一头家养的藏獒竟然能够和野生雪豹和金雕玩到一块去。”

  刘墨昂在一旁说道:“其实原生藏獒也很厉害的好不好?别人家的藏獒我不知道,但我家白狮可是杀过狼的。”

  “嗯?你亲眼见过?”

  刘墨昂直接掏出了手机,调出了去年去双湖救助宋儒文、古卫平他们七个时遇到狼群的视频,那段视频记载的正是当初白狮在面对狼群时一挑二的那一幕,当时刘若英在后面用手机恰好拍了下来。

  不过因为饺子的缘故,刘墨昂把这段视频剪成了两段,前面那段视频就是专门记录白狮一口咬断那头野狼脖子的情形,后面饺子一爪子抓破另外那头野狼头骨的视频被刘墨昂剪到了另外一段视频中。

  当王处长和李专家看到这段视频之后,也是有些傻眼。

  虽说他们都知道高原藏胞家里养的藏獒能驱赶野狼,但如此干净利索的咬死一头野狼的藏獒他俩还就真没听说过。

  现在亲眼看到了这段视频,他俩也是无话可说。

  “其实藏獒也是很凶猛的好不好?我家白狮凶起来我都害怕。再说了,咱们高原那些流浪的野狗群,要真发起疯来就连孤牛和野狼群都害怕。所以,我认为藏獒的战斗力其实不比那些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差。只不过藏獒的捕猎技能远不如狼群、雪豹甚至是猞猁和藏狐,因此大部分人才认为藏獒不厉害。”

  李专家点头道:“刘总你的判断是很正确的,原生藏獒的战斗力其实一点都不次于野狼,否则藏胞也不会养这种狗来看护牛羊了。当年我在黑水那边做研究的时候,不止一次的见过三四头藏獒联手驱赶一个由三四头野狼组成的狼群的。原生藏獒能驱赶狼群,足以证明藏獒的战斗力是很恐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