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全班人享用的小雪/在地铁里被弄到高潮

2021-06-11 17:47:25情感专区
张嫂听到姜军说要搜苏牧的身,神色有些犹豫,姜军看到张嫂的犹豫,继续威胁着她,“到时候要是出了差错,那可都得你兜着了!”张嫂也不敢再多想,尽管她的心里再于心不忍,也不敢

张嫂听到姜军说要搜苏牧的身,神色有些犹豫,姜军看到张嫂的犹豫,继续威胁着她,“到时候要是出了差错,那可都得你兜着了!”

张嫂也不敢再多想,尽管她的心里再于心不忍,也不敢拿自己的饭碗和安全来赌啊,她只能够按照姜军说的那样去做了。

张嫂咬了咬牙,走向苏牧,喊了一声,“小苏小姐。”

苏牧虽然全程没有开口说话,但是不代表她没有听到姜军和张嫂之间的对话,但是她在心里其实也没有怨恨张嫂,毕竟度己及人,她能够理解张嫂的立场,如果这个时候换成她是张嫂,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吧。

何止是张嫂呢,她一直以来,都是被肖家这些人,一个又一个,不断地压迫,不断地剥削,不断地残忍对待,她也没有力气反抗,更没有能力可以和他们对抗。

就像是现在这样的情况,苏牧也不用张嫂请了,她心知已经走到了无路可走的田地,面无表情地撑着地板站了起来。

她抬起头来看着张嫂,勉强地笑着,给了张嫂一个安慰的眼神。

张嫂看着苏牧抬起来的脸,一侧脸庞已经红肿了起来,光是看着,张嫂就觉得疼,苏牧还在勉强地安慰着自己,张嫂一个没忍住,眼眶一热。

这个女孩,为什么总是遭遇这样的事情?为什么总是这么坚强又孱弱得让人心疼?

苏牧脚步虚浮地走着,身心的双重折磨让她像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一样,此刻好像随随便便一推,她就可以被轻易地推倒在地上。

张嫂低着头跟在苏牧的后面,刚走了没两步,她余光瞥见了刚才被姜军随手扔在地上的离婚协议书,默默地蹲了下来将那一份协议捡了起来。

姜军笑得一脸奸诈,得意洋洋地看着妥协的苏牧,嘴上还不忘再辱骂她几句:“老子让你偷!贱人,到处勾引男人还不算,居然还敢偷到肖家来,嘿嘿,老子刚才给你脸你不要脸,现在知道开罪了老子的下场吧!有好果子让你吃的!”

姜军嫌苏牧走得慢,一脸急切地扯过苏牧的手,极大力地将她往自己的身上一带,苏牧感觉自己被强迫着狠狠地撞上姜军,闻到眼前这个男人恶心的气息,她当即感到一阵恶心,连忙捂起嘴巴作呕。

姜军本来紧紧地抓住苏牧的手腕,见到她用另一只手捂住嘴巴,欲作呕的样子,狠狠地拧起了眉头,面目狰狞地看着苏牧,一把甩开她。

苏牧被姜军的力道甩得有些晕头转向的,因为步子虚浮,好在张嫂在身后及时地扶住她,她才堪堪站定。

姜军瞪着眼睛,像是眼珠子都要从里面掉出来一样,“臭娘们,什么意思,敢在老子面前耍宝装吐是吧?”

苏牧是真的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她的唇色已经白到了一定的极限,根本连看也不想看姜军一眼,只低垂着眼睫,站在那里平复自己的呼吸。

姜军见苏牧这个样子,张嫂还在旁边眼神闪烁地看着他,他心下一阵烦躁,挥了挥手,对张嫂说:“赶紧的把她送进来,丢了东西你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苏牧只感觉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意识也已经丢了大半了,她原本以为,姜军是让张嫂将她压进去,搜完身便放她离开。

这也是现下这情况无可奈何,她才只有屈服,不然要是现在姜军将事情闹大了,把肖劲和他们家的人全部都给叫来了,那可就不好办了。

没想到,张嫂刚把她带进一间房间,姜军在床沿悠悠地坐着,还抖着二郎腿,他邪恶淫荡的眼神看过来,像是要穿过苏牧的整个身体。

“好了,人已经进来了,其他的也不关你的事了,你只管去搞卫生吧,放心,跟你沾不了关系,”姜军只招呼了张嫂一下,便让她可以离开这个房间了,“嘿嘿,至于这个小偷,就让我来收拾收拾。”

姜军居然让张嫂离开,他要独自在这个房间里搜苏牧的身!苏牧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姜军已经丧心病狂,无法无天到了这种地步。

如果张嫂出去了,这个房间就只剩下苏牧和姜军了,姜军借口说是“搜身”,现在他要做什么,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纵是本来晕晕沉沉的苏牧,听了这个话,只觉得浑身一阵冰冷,寒意从脚底开始蔓延,她惊恐地看着姜军,下意识想往门边逃。

无奈的是,姜军似乎早就料到了说完这番话苏牧会想要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飞快地拦住苏牧,将她狠狠地往墙边一推,然后打开了门,将一直看着他们,楞楞地站在原地的张嫂一把推了出去,“没你的事,走走走。”

张嫂离开的时候看了苏牧一眼,眼神中带着不忍,但是,她的脸很快被姜军用门遮挡住了。

随着张嫂的出去,苏牧觉得世界一片黑暗,姜军看着苏牧,咧开嘴笑了起来,他从门边慢慢地朝着苏牧走了过来,一边走,还一边搓着手。

苏牧根本就不相信眼前这个猥琐小人是为了要搜身找出她有没有偷肖家的东西,而是

苏牧已经不敢想下去,她害怕地看着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姜军,她脚步虚浮地慢慢往后退,然而,她已经退到了房间的死角。

苏牧感觉自己的身上被罩上了一个黑黑的影子,她抬头看向姜军,姜军捏住她的手腕,苏牧的手腕很细很瘦弱,此时被姜军这样一捏,仿佛要断掉的感觉。

姜军将苏牧整个人提了起来,苏牧根本挣扎不过,被他一把扔到房间里的大床上。

苏牧被扔得眼冒金星,头昏眼花,但是因为害怕,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坐了起来,想要爬下床去。

姜军将自己身上穿的上衣用了几秒钟的功夫脱掉,**熏心地向床上的苏牧扑去,苏牧感觉到和姜军的**接触,竭力地避开。

苏牧看到姜军那干瘪枯黑的上身,觉得恶心得不得了,但是眼看着姜军越靠越近,他的手开始伸向苏牧的上衣纽扣。

苏牧“啊!”了一声,用脚不停地踹着姜军,姜军唾骂了一句:“臭娘们!给老子安分点!”

然后手摸上苏牧的双腿,苏牧今天喜欢的是半身裙,这个时候因为挣扎,裙子越发地往上跑,看得姜军两眼放光,感叹了一声:“好滑!”

苏牧觉得浑身上下被姜军抚摸过的地方就像是有一阵蚂蚁在噬咬着她,带着一股腐朽的气息。

她痛苦地将脸扭向一侧,突然瞥见床头柜上有一把粉色的美工刀,苏牧的眼睛顿时像重新焕发了光彩一般,她转回头看着姜军,佯装着嘤咛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