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新婚警花被迫献身-庶女攻略徐令宜喘息

2021-06-11 17:46:11情感专区
罗生又问道:“无常衙门真的不能管吗?”谢安拍拍他的肩膀,道:“不是不能管,而是阴司做事,要有一定的流程走。若是跳过了察查司,那察查司的陆判必然会不高兴,到时候,只

罗生又问道:“无常衙门真的不能管吗?”

谢安拍拍他的肩膀,道:“不是不能管,而是阴司做事,要有一定的流程走。若是跳过了察查司,那察查司的陆判必然会不高兴,到时候,只会更麻烦!罗生,这种厉害的大鬼,你就不要接近他们了,你要想积累阴德,我可以帮你看看哪里有些简单的,危险程度小的。犯不着冒生命危险!”

罗生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可是心里却不太舒服。

不过还是称谢,道:“我知道了。我会注意安全的!那小鱼儿的事情,还请你多费心。”

谢安叹了一口气,“咱们也是老朋友了,不用这么客气。唉,要我说,在这里做一个门童也挺好的,你真的不咋考虑考虑?”

罗生笑道:“好啦!我走了!最近有事给我传信就行!我可能在阳间多住几日!”

谢安无奈,摆摆手,道:“行了,那你去吧!”

罗生出了阴德司,三途河两岸因为七月十五清理河道的缘故,恶鬼大为减少,走在河边,竟然有些不适应。

他怕惹人注意,也不敢停留,直接到了孟婆茶寮,打算打个招呼!

谁知道去了哪里,就见孟婆化了个□□,而她本人则坐在茶寮里面,显得有些孤寂。

“婆婆?怎么了?”

孟婆见他来了,脸上露出些高兴的神色,不过罗生还是看得出,她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

孟婆道:“小罗生啊,你这几日去哪里了?也不来看我!”

罗生道:“去了一趟阳间。怎么了,谁惹您老人家了?”

孟婆舀了一碗汤递给他,道:“谁能惹我!谁敢惹我啊!”

“唉,婆婆我就是忽然觉得有些无聊了。”

“小罗生啊,你知道婆婆在这里做汤做了多少年了吗?”

罗生摇头。

孟婆道:“自有轮回,便有孟婆。你说该多少年了?”

罗生惊讶不已,“婆婆厚德,阴司之魂无有不感谢者。”

孟婆闻言而笑,道:“婆婆的茶汤,对别人是迷魂汤,忘却前生的忘忧解。对你,可就是一碗解渴的水。”

罗生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想来,是因为我这一千六百六十六次的前世,没有什么忧愁吧。婆婆你想啊,木石泥瓦,哪里来的忧愁呢?”

孟婆道:“你呀,这也好。俗话说唯有忧愁暗恨生。你没有忧愁,便一生快活了。”

这时,茶寮中一众鬼魂都过去了,孟婆收回□□,道:“前几日那个小人李三,已经被贬去做末等阴差了。不过陆道那个家伙,他的侄子林正死了,他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婆婆认识他几百年了,知道他的为人。你可千万要小心,最近不要回来了,去阳间玩玩,等过些时候再回来吧。”

罗生道:“我知道。这次也是悄悄回来的。这不就是想跟您打个招呼,然后就走!”

“对了婆婆,您之前送我的那个黑瓷碗,不久前用上了!”罗生将黑瓷碗取出,其中还有一只人脸鬼蜮。

孟婆看了,皱眉道:“这种鬼物,你从哪里捉的?”

罗生便将鬼蜮的事情说了,道:“这件事情实在是巧。我刚捉到这只鬼蜮,便有人用三途河的毒沙害人。摆明了是想引我过去!我在想,会不会是陆道他做的?毕竟,三途河的毒沙,可不是谁都能拿到的!”

孟婆道:“不管是谁,你千万小心。你放心,婆婆,最近帮你打听打听。”她舀了一碗汤倒进随手倒进三途河,立时,便有无数恶鬼从河底涌了上来,它们争抢着,嘶吼着,想要那一口改变命运的汤。

孟婆伸手,原本倒进了河中的汤重新飞了起来,在河面上汇聚成一个黄色的水球。

孟婆看着三途河的恶鬼,冷冷道:“要想喝汤,帮我做件事。”

其中有一只恶鬼长得与人类似,只是十只手,六只眼,它将其余恶鬼一口咬死,探出头来,粗声粗气道:“孟婆神,请说。”

孟婆道:“查清楚是谁取了河底的毒沙。”

那恶鬼闻言,猛地一扎,河水拍开,眨眼之间去了。

罗生见此,不由惊诧。“好厉害!”

孟婆道:“趋利避害,恶鬼最明白其中的道理。方才那只童天宝,很快就能带回消息了。小罗生,我不留你了,有了消息,我差人给你送去。”

罗生连忙称谢,这时,又有魂魄从黄泉路上来,孟婆起身去了。

罗生离开茶寮,走不多时,忽见迎面走来一人。

他心中一惊,便要躲避,谁知那人似乎是专门来堵他的。

周海富。

“罗生。”

周海富喊道。

周海富长得极高极壮,作为马王爷手下最厉害的马面阴差,他是所有其他马面的头领。

上次若不是无相在,恐怕罗生早就被他杀了。

而且杀了也就杀了,没有人会因为周海富杀了一个小小的末等阴差而得罪他!

罗生见到是他,不由暗道倒霉。

“罗生!”他大步跃来!

罗生躲无可躲,只好停下身来,道:“你要做什么?”

本以为这次又要打架,谁知周海富却向他鞠了一个躬,道:“罗生啊,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已经查清楚了,周全的死跟你没有关系,都是他咎由自取!”

“我代替他,想你道个歉!还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再责怪他了!毕竟,他已经为他的愚蠢付出了代价!”

罗生被他这一下,弄得蒙圈了。

心里暗自戒备,怕他有什么阴谋。但是又想,若是周海富要杀自己,根本不用这么假模假样!

“我没怪他。”

毕竟周全已经死了,自己就算再讨厌他,也没有必要了。

周全是魂飞魄散了。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那个,这就不打搅了。我走了。”

说着,便要离去。

罗生被他弄得莫名其妙,“他做什么?跑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事?”

“他为何忽然改变了注意?难道他不想杀我了?”

这时,周海富又返了回来,罗生再次警惕起来。

周海富看了看周围,见到没有别人,这才小声道:“罗生,我劝你赶紧离开阴司,陆道已经知道你回来了,他要找你报仇。”

罗生道:“你为何告诉我这个?”

周海富道:“既然你与酆都城有关,那过去的恩怨我们就一笔勾销。”

“记住,别走鬼门关。”

说完这句,便又匆匆走了。

鬼门关,是阴阳两界的通道。

一般从哪里,才能取道回阳间。

罗生不知道他说的真假,但是若是真的,鬼门关必然是求死之地。

“不走鬼门关,我得走哪里?对了,背阴山!上次走过,走那里可以赶紧回去!”

罗生走后,周海富重新出现,他看着往北而去的罗生,露出了阴狠的笑容。

一个身穿判官服的中年人出现在他的身边,笑道:“你说他会不会以为周老弟,是因为知道了那和尚与酆都的关系,这才服软的?”

周海富呵呵笑了两声,道:“本统领吃软怕硬,演这一场戏,不怕他不信。陆判,这小子孤身回来,咱们不能明着违背崔判官的命令,可这次,却是他自己找死。去了背阴山,出不出得来,可就与咱们没有关系了。”

“好了,不过是个末等阴差罢了,不值得你我二人联手。只是可惜了咱们的那两个小辈,枉送了性命。”

陆道脸堂发红,眉心一道金色竖眼,看起来十分正派。

但是,阴司之人都知道陆道最护短。

“这个小子,不仅害了林正,竟然还让我兄弟陆静吃了亏,我绝不饶他。”

周海富道:“不过,那小子之前说的仙人丘那边的事情,不知是真是假?”

陆道说道:“据我所知,黄泉之底,的确有一个封印,但是到底是谁,我也不清楚。不过,本判会弄清楚的!”

这时,一个黥面小鬼跑来,道:“陆判大人,崔判官来了。”

“他来做什么?”陆道皱眉。不过还是说道:“行了,本判知道了。”

他又对周海富道:“那我就先回去了。背阴山那里,你派人查看着点。等那小子死了,你来说一声。”

周海富点头。

陆道领着那黥面小鬼回到察查司,就见崔钰正在里面。

阴司四大判官,崔钰第一。

只见他一身红色官服,左手生死簿,右手勾魂笔。

见到陆道进来,便微微一笑。

陆道心里骂了一句假模假样,脸上笑道:“崔兄怎么来了?可是大帝有什么事情?”

崔钰笑道:“陆兄,并非是大帝有事,是我找你有事相商。”

陆道道:“有什么事情找人来传个话我过去就行了怎敢劳烦崔兄亲自前来!”

崔钰微微皱眉,似乎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过了一会儿,他道:“此事事关重大,只好我亲自来了。”

“还请里面详谈。”

二人来到屋内,崔钰道:“我来这里,是为了仙人丘的事情。”

“仙人丘?”陆道面色一变,“仙人丘怎么了?”

崔钰道:“你可知仙人丘是什么地方?”

“这个自然,仙人丘,乃是三途河的发源地,即黄泉泉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