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与子乱小说目录伦孕妇京列-把校花拉到没人的地方给强了

2021-06-11 17:44:10情感专区
转学的第一天,我就遇见了你。但是,我很失望。没气质,没长相,没气势,腿又短,很胆小,还很娘…..这样一个人如何带领彭格列?我阴沉着脸在暗处观察,无论如何,彭格列也不能让给这种人

转学的第一天,我就遇见了你。但是,我很失望。

没气质,没长相,没气势,腿又短,很胆小,还很娘…..这样一个人如何带领彭格列?

我阴沉着脸在暗处观察,无论如何,彭格列也不能让给这种人。

于是我打算今天行动,试探一下你。可是知道下课也没出现你的身影。

原来-------你早退了。

该死的!我下了课飞奔去找你家。由于对日本还是很陌生,到达你家已经落日了。

刚想好好和你决战,只见明晃晃的家门上贴了两副字。左边:宁可没人格。右边;不可不及格。横批:一定要过!我呆了两下,着魔似的进去了。

打开门,就看见一副富有冲击性的画面,只看见你对着微波炉发呆,而里包恩则在旁边看着动物大世界。

前面的动作看起来很正常,可是,只听“叮-----------”一声,你十分兴奋的将它打开。

我特别仔细留意了一下,是一个碗,里面有一只烘干的蟑螂。

“你……你在做什么?”烘蟑螂,放在碗里,难道他要……突然间胃中有些翻滚。

仿佛没有看见我抽搐的嘴角,你自顾自的讲起来:“好奇怪那!明明电视上说,蟑螂即使在持久高温的沙漠依旧也能存活的啊……”

就是为了这个原因,你把蟑螂放进高温微波炉?

原来……我看错了你,你不胆小,而是非常大胆!这样敢于实践……恩……看来我要对你改观了,但是……我一转头又看见了碗里那只蟑螂。呕~~~~~~~~如姐姐的料理般可怕的存在。不,不行,再看下去,胃要受不了了。

我“嗖”地一声冲出了房门。不停地呕吐了起来。

直到有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来人有着柔顺的棕发,软趴趴的搭在肩上,在阳光下更显迷离,像是被镀了一层灿烂的金色。迷蒙的大眼睛微笑着望着我,那暖暖的笑意直达眼底。

“怎么了?狱寺?”嗓音有着妙龄少女的甜蜜又带着男性的低沉,我竟一时没反应过来。(小哲:你没发现他叫你狱寺吗??你可没告诉他你的名字哦)

时光好像回到了少年时期,那段意大利生活。追逐与杀戮的游戏,生存与选择的寒心。一个脚步,一个指令。每一日浑浑噩噩地睁开双眼,只是一群杀不完的垃圾罢了,一次次的打到眼前的对手,想追逐缺又触碰不到的禁地,宛如神圣伫立在我眼前的一条翻滚的河流。右岸是我想把握的希翼,左岸是我孤伶伶一人奋斗的血史。

失落吗?是。

后悔吗?不!

我从不后悔脱离那个所谓“家”的牢笼,那个亲手毁了整个家的男人。纵使有无数城堡,美女,钻石,也已经没有我所留恋的了。

曾经贪恋的那双温暖的手,已经在某个伴着夕阳与鲜花的下午,与她最爱的瑰红一起逝去了。直到某一天,一次意外,揭露真相的手终于伸向我,帮我划开那一团团用网精细编织的阴谋。

啊!原来我才是最傻的那一个。直到最后我才明白。泪水点点滴滴从眼眶中悄然落下,滴在了那张令我灼痛双眼的纸上。

亲爱的:

希望你永远那么纯洁,因为有我守护你。

给狱寺隼人,妈妈最爱的宝贝。

署名:爱斯德威•克莉斯•杰米

我疯了一般质问父亲,回答的只是父亲平静的声音:“对不起。”

为什么当情人的血染上你的双手时,还能这么冷静的诉说?

我不需要对不起,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这种残忍的回复确实这个“家”告诉我的?为什么我所珍惜的人,与珍惜我的人却要互相伤害?果然……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吗?

从那之后,我深深了解到了黑手党的潜规则,在夜里游荡,来挑衅的人彤彤一个不留,全部杀死。我,也学会堕落了吗?

“别……哭。”我诧异地抬头,清澈的眸子不带任何嘲笑,只是担心。我……也被人需要吗?

“别……别伤心了。”你颤抖的伸出双手,把我拥进怀中。那是我伸手却纵使触及不到的温暖。那一刻,我多想永远这样下去啊……只是……

“和我决斗吧,沢田纲吉。打败我,就承认你。”因为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即使我不想相信,也不愿相信。

你深息了口气,轻轻地说:“如果只是决斗的话……”禁地被人窥探,我如暴怒的狮子一般向你疯狂地投去炸弹。炸落瞬间的艳丽,也比不上我那份埋藏已久的痛。你,别像经历过似的那样轻松的说!

“二倍炸弹!”交给你这样的人话,还是让给我比较好!

仇恨,心痛,悲切包围了我,理智倍吞噬:“三倍炸弹。”去死吧……倍再扰乱我的心了。我受不住再一次的背叛。

风尘扬起了我的头发,呵……死了么?紧张一瞬过去,留下的只是无力。我瘫软着身子,颓废的坐在地上。无神的瞅见脚边散落的炸弹,心沉了下来。

“别这样伤害自己,我们都会没事的。”你瞬间熄灭了我身边的炸弹。出身就了身为敌人的我。

明明是很平常的声音,很平常的话语,为什么这么想哭,是因为抓住了这份感觉而害怕失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