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和班花还有老师双飞-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2021-06-11 17:40:42情感专区
小心将鞋带解开,林枫蹲在地上把白远的脚放在膝头,拿起导购员介绍的登山鞋缓慢地把白远冰凉苍白的双脚放了进去,又松松系上的带子,推他去大大的落地镜看效果。棕色的登山鞋上带子

小心将鞋带解开,林枫蹲在地上把白远的脚放在膝头,拿起导购员介绍的登山鞋缓慢地把白远冰凉苍白的双脚放了进去,又松松系上的带子,推他去大大的落地镜看效果。

棕色的登山鞋上带子是黑色的,白远看镜子里的人脸色苍白,坐在轮椅上,脚上却穿着一双极致运动的鞋,不知怎么的,他就觉得有些好笑。

“怎么样?”林枫问。

“没感觉,不过挺好看的,”白远抬头看他,“就这双吧。”

“会不会颜色有些深了?”林枫记得除了穿正装的时候固定搭配黑色皮鞋,白远一向喜欢颜色稍浅一些的鞋子。

“不会!”白远从镜子里看他,指了指他脚上那双,“我要跟你情侣鞋。”

导购员一个没憋住笑了出来,在四道投射过来的困惑目光中,连忙解释:“我,我只是觉得两位□□爱了……”

再看人家姑娘就要脸红了,白远心里好笑,怪不得一开始她就看着自己两人神情复杂,原来是腐女啊!

可腐女有腐女的好处,两人结账的时候竟然获赠了一份小礼物。

“这是本店送两位的礼物。”

白远腿上堆得都是购物袋,他好奇问道:“还有礼物呢?”

“按理来说是,会员才有的,但是呢……”美女导购员一根食指放在唇间,挤了挤眼。

林枫心领神会,在刷卡的签单上飞扬潦草地写下自己的名字:“那就太谢谢你了。”

白远说是相信林枫,但其实直到坐上那大吉普之前还都是半信半疑的。

“你哪里来的这车?”

因为副驾驶的安全带跟林枫那台改装过的不一样,怕白远坐不稳,林枫特意拿小靠垫塞在白远和副驾驶的椅背中间的缝隙里,又仔细调整好角度,确定白远没有一点不舒服。白远看着他手头的动作,不禁好奇。

“我们系有个富二代你忘了?”林枫帮他摆正双脚的位置,绕到驾驶座上回答,“他喜欢收藏各种各样的越野车,我找他借的。”

“刘旭?”白远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这个人。

“就是他,”林枫表示回答正确,“之前有门作业他找我的来参考,后来低空掠过,这次我求到他了,他才很爽快地挑了辆最便宜的借给我。”

刘旭家里是做房地产生意的,本世纪初很赚了一些钱,以他们家的财力,就算林枫把这辆Jeep牧羊人砸了也不会在意,倒是作业显得更重要些。

“你这件事是不是策划好久了?”白远早上看着他收拾行李的时候就发现里面应急药品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便携氧气袋,就知道他准备已非一日。

“你说你想去,又害怕自己去不了,我既然有能力让你实现愿望,那当然要做万全的准备啊!”林枫扯过他的手放在嘴边吧唧亲一口,回答得理所当然。

林枫在本地借的车,那就意味着他们要从滨海城自驾去四川成都,虽说沿途的风景也不错,但到底时间长且没什么消遣的,白远那个时候很愧疚,总觉得如果自己是健全的,最起码两个人能换着开车,他男人也不至于这么累。

但好在毕竟年轻力壮精力充沛,再加上每次开车时间一长,白远总催促着他找服务区休息一下,林枫倒没什么事。可白远却有些承受不住,每日保持一个姿势坐一整天,晚上躺下的时候总是格外困难些,双腿水肿不说,让他僵直的双腿放松下来也很艰难,常常两人折腾的一身汗,到第二天去酒店前台退房时,服务员看他们的眼神都不对了。

能对么?毕竟白远疼的时候是真的叫啊!

一开始还想着解释,但后来慢慢也习惯了,白远开玩笑说,自己这脸皮回去就得厚如城墙。可他脸皮会如何变化林枫是不知道了,他只知道,媳妇因为吃不好睡不好坐不好躺不好,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下去。

他心疼,却毫无办法。

这个时候他就后悔夸下海口了。

“媳妇,要不我们回去吧?”

到了成都的那天晚上,林枫这种忐忑担心的情绪到达了顶峰,酒店的双人大床上,他搂着白远,小心翼翼的商量。

因为出门不好护理,他们没带隔尿垫和纸尿裤,白远此时身下插着导尿管,倒是不担心侧躺会导致漏尿而弄脏床单,他笑着摇了摇头:“都走到这儿了,可没有临阵退缩的道理。”

“可我害怕照顾不好你……”林枫摸了摸他现在都快瘦没了的脸,是真心疼。

“你最近的护理水平突飞猛进,都会插导尿管了,”白远避开他给自己插导尿管时候的疼痛,故作轻松,“再说我最近半年都被你和柠晨押着去定期复健,身体好了很多了,你放心吧。”

退缩是一瞬间的事,走到了四川,离西藏就只有一个念头的距离了,林枫自己也不想放弃。

踏上川藏公路的前一天夜里,他根本没睡着,脑子里把各种注意事项和护理知识默诵一遍,快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休息了一会儿。

第二天出发途径雅安天全等地,在二郎山脚下,那碧水青山让人陶醉,白远兴奋得几乎要把上半身都探出车窗,被林枫毫不留情地扯了回来,到达泸定桥景点时已是下午,顾念着白远身体,本来兴趣不大的两人决定下车走走,拍些照片,也算是没白来一次。

晚餐是八美镇着名的野生耗牛肉,当地人热情洋溢,饭店老板一听说他们两人自遥远的祖国的东部沿海而来,开心得打了折,反而让他们二人不怎么好意思。

一路行来,景色让人陶醉,自驾游的好处充分的发挥了出来,想在哪里停就在那里停,两人还在吉普车上做了次简单的野炊,味道自然跟家里比不上,但确实有别样的乐趣。

走走停停一个星期之后,拉萨就近在眼前了,这让白远十分兴奋。

沿着全长一千多公里的川藏公路驾车前行,这海拔是缓慢上升的,林枫身强体壮,没有任何反应,白远倒是偶尔觉得头晕恶心,好在药物齐全,吃了几粒诺迪康和百服宁就也好了。

到达拉萨那天下午,林枫不顾白远兴奋的心情,把人强行塞进酒店里准备睡个踏实。

可都到西藏了,白远怎么可能只睡觉?洗过澡之后,就在他老公的怀里撒娇卖萌各种央求。

林枫其实自己也很兴奋,但初到高原,还是要稍事休息,适应一下这里的计划,所以白远的要求没得商量,被他严厉拒绝。

好在他们预计要在拉萨有一个多星期的停留时间,白远在他老公的强制要求下闭上双眼想,有的是时间。

事实证明林枫的考虑是正确的,在身体里的氧气消耗尽之后,白远终于出现了这一路上最严重的高原反应:他开始胸闷气短,呼吸困难,嘴唇也变成了绛紫色,很吓人。

接上便携式氧气袋,林枫一直在他身边守着,直到傍晚白远的呼吸才逐渐平稳了下来,可他醒来却是满眼疲惫:“我睡着了?”

“也不算睡着,”林枫让酒店提前预备了些热热的酥油茶和好消化的饭菜,把他扶起来道,“我看你眉头一直皱着,应该是高原反应引起的短暂晕厥。”

盖碗揭开,酥油茶特有的奶香气弥漫在房间里,热气蒸腾,白远的脸色也好看了些,他撑着胳膊坐起来,问道:“晚饭在这里吃?”

“今晚你就别想出去了,等明天缓过来再说,”林枫凑近他,吹了吹酥油茶上面的热气,小心喂他喝下,“其实在哪里吃都是一样的,酒店里还更卫生些。”

虽说入乡随俗,也没那么多可讲究的,但林枫到底没忘白远的洁癖,一路上能照顾就照顾,实在照顾不了便自己动手,每每让被伺候得十分舒服的白大爷心里十分柔软。

也不知道是不是酥油茶起到了传说中减缓高原反应的作用,白远唇色正常了许多,他看着一边光顾着照顾自己的老公,心疼道,“我自己来,你也吃吧,一会儿凉了。”

西藏的早晚温差大,虽然此时是夏季,但临近夜晚,温度也降得很低,白日里为了通风换气,两人房间里的窗子一直是开着的,此时冷风袭来,还真有些许凉意。

林枫奔过去先关了窗,又扶着白远加了一件衣服,这才端起自己这碗饭,傻笑着吃了下去。

“你笑什么?”白远双手捧着碗,温热的液体下肚,他也觉得浑身冰冷酸麻的感觉有了些许缓和,抬头见自家老公的神色,顿觉十分好奇。

“我笑我自己啊!”林枫伸手擦去白远唇角沾着的奶渍,眉眼弯弯,“如果你不来,我想我的乐趣会少一半。”

窗外是拉萨繁星点点的浩瀚夜空,房间内是林枫爱意浓浓的灼人视线,白远不禁红了脸,凑过去在他脸上轻啄一口,笑容浅浅。

以拉萨为中心,近郊的布达拉宫大昭寺,林芝地区的巴松措雅鲁藏布大峡谷,陕南地区的羊湖桑耶寺,拉萨北部的纳木错羊八井,两人着实尽兴地好好玩了小半个月。

白远一直很兴奋,身体状况也很好,让林枫放心不少,心里觉得一定是复健得当的效果,暗自下决心回去一定要督促媳妇更认真复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