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占为己有苏静初-新婚人妻叫别戴套

2021-06-11 17:35:17情感专区
晚上,赛文睡在实验室,丹尼尔本想劝赛文回房间睡,在赛文说实验室里药剂齐全后,也不开口劝解,不放心赛文一个人在实验室,丹尼尔决定晚上陪护在赛文身边。家里没有食物,一家人的早餐都

晚上,赛文睡在实验室,丹尼尔本想劝赛文回房间睡,在赛文说实验室里药剂齐全后,也不开口劝解,不放心赛文一个人在实验室,丹尼尔决定晚上陪护在赛文身边。

家里没有食物,一家人的早餐都没的吃,赛文这时候特别后悔把乌云借给佛罗瑞,要是乌云还在,至少乌云能帮着家里送点食物。

躺在前院的躺椅上,赛文手里拿着本书,内心纠结着怎么弄点食物。

妮可一副饿死的表情,和赛文一样躺在躺椅上,捂着自己的肚子,不停的嘀咕。

“好饿,好饿。”

阿米尔从房间出来后,站在赛文面前。

“赛文,要不我去街上逛逛,看看有没有商店开门。”

赛文还不知道警察已经将药剂洒满商业街的事,对着阿米尔说道。

“拉倒吧,现在谁敢开门营业,这瘟疫闹的,在不解决,人没病死,先饿死了。”

阿米尔反应过来,赛文昨天不在荷鲁斯,还不知道白天发生的事。

“赛文,警察昨天已经通知,商业区已经撒过消灭瘟疫的药剂,所以我才说去街上看看,有没有商店开门。”

“哦?那你快去看看,要是没有商店开门,你去问问夏克提,要是在这么封锁下去,荷鲁斯就成饿死城了。”

妮可一听阿米尔上街买吃的,立刻跳起说道。

“我也去,我也去,我能帮你提食物。”

赛文相信母猪上树,都不相信妮可会帮忙提食物,就没人能从妮可手里抢到过食物,真让妮可提食物,等阿米尔回到家,绝对只剩空篮子。

不过赛文想着能安静一会也好,让妮可找丹尼尔要点钱,出门吃饱了在回家,同时嘱咐阿米尔。

“绝对绝对,不要让妮可碰装食物的篮子。”

阿米尔严肃的点点头,当着妮可的面,拍胸脯保证,绝对不让妮可祸害来之不易的食物,要是妮可敢偷吃,大家晚上就吃一头名叫“妮可”的猪。

妮可对大家点头表示自己是猪,很不满意,猪只会吃了谁,她妮可可是会帮忙干家务的,比如舔盘子,舔的比苏珊洗的还干净。

对于舔盘子,大家都点头认可,确实是比苏珊洗的还干净,没毛病。

警察在怎么保证药剂能消灭瘟疫,也没人敢拿命尝试,最后阿米尔只能到警局问问,什么时候能取消隔离。

阿米尔来到警局时,警局门口闹哄哄的,这些人都和阿米尔一样,家里没食物了。

夏克提站在办公室的窗口,看了眼窗外的人群,转身对秘书问道。

“荷鲁斯大学送来的食物,什么时候到?”

秘书刚想说不知道,就听到窗外传来马车的声音。

夏克提和秘书看向窗外,同时松了口气,马车上的标志两人都认识,正是荷鲁斯大学的食物支援马车。

让荷鲁斯大学提供食物,也是夏克提没办法的办法,因为食物的短缺,引出了汤米4人,还有朱迪和奥姆,要是荷鲁斯城在不解决食物的问题,谁知道还会惹出什么牛鬼蛇神。

现在夏克提手上还有寻找瘟疫蜘蛛的头等大事,哪有时间理会这些暗处的老鼠。

夏克提想着等解决瘟疫蜘蛛后,先要查的就是老鼠被缝合的案子,以及当初暴徒闹事的案子,夏克提隐约能感觉到,这两起案子,可能同一伙人。

荷鲁斯大学的食物,不是无偿供应,但也没有乘机抬高价格,只是这种支援,不是每天都有。

赛文给阿米尔钱时,已经考虑到有人哄抬物价,所以给的钱有点多,阿米尔没有私藏钱的习惯,全都在警局门口,换成了足够多的面包和蔬菜,以及大量的肉类。

家里就苏珊和艾莎是普通人,剩下的都是肉食生物,没肉食的食物,能叫食物吗?

看到阿米尔捧着大量的食物,赛文松了口气,至少不会真的饿死了,至于妮可两手空空,扶着自己肚子的行为,这很妮可,赛文全当没看见。

没有心事后,赛文看书都认真了不少。

现在符文显微镜,只能观察无法修改DNA,赛文需要更多的设备,能做到重组或拼接基因的设备,所以赛文手边的书籍,都和生物有关。

品着一杯不放糖,不加奶的红茶,悠闲的看看书,这是悠闲的一天。

吃饱喝足的妮可,瘫在赛文的身边,这次没有打扰赛文,而是安静的晒着太阳在睡觉。

到中午时,妮可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妮可在午餐时间准时醒来,赛文揉了揉自己的双眼,缓解下看书导致眼睛的疲劳,对着妮可调侃道。

“妮可,你这午餐铃,是不是太准时了,这刚到餐点时间,就叫起来了。”

站在赛文身后的阿米尔同样调侃道。

“她啊,只要是餐点时间,肚子就会准时”咕咕“叫,搞得我们一听到妮可的肚子叫,不需要看时间就能知道几点了,比钟表还准时。”

妮可用鼻子发出一声“哼”后,从躺椅上跳起,跑向餐厅。

赛文无奈的摇摇头,在阿米尔的搀扶下,慢慢站起身,走向餐厅。

午餐没有平日的丰盛,但是量大管饱,妮可匆匆吃了几口后,幽怨的看着苏珊。

“苏珊,怎么都是面包,你做的菜太少了,都不够我吃的。”

苏珊无语的看着妮可。

“这也没办法啊,食材只有这些,肉类其实不多,我要考虑万一食物又断了之后,我们怎么办。”

阿米尔看了眼妮可。

“有的吃就不错了,你早上在警局门口吃了多少,你心里没点数吗?当时吓得卖食物的警察,都要找医生来看看你会不会被撑死了。”

“我不就多吃一点面包嘛,那名警察就是瞎担心。”

阿米尔冷笑,语气中带着浓浓的鄙视。

“多吃一点?那是一点吗?足足够1名一阶骑士吃上一天的面包,被你一餐吃完。”

赛文听到妮可的饭量,默不作声的让芯片记录下来。

赛文有伤在身,吃的不多,而且很慢。

餐后,在丹尼尔的帮助下,赛文抹上治疗药剂后,躺在躺椅上,睡了个安稳的午觉。

下午,神清气爽的继续自己看书大业。

为了给自己缓缓思绪,赛文下午看的都是医学方面的书,当赛文翻到有关催眠知识时,眼前一亮。

催眠是一种状态,或者是在适当的环境下通过给予一些暗示,使某个人的知觉记忆或者是情绪发生改变,但是这个世界有超凡力量,尤其是赛文有了精神力。

赛文自认精神力的控制还不错,要是能学会催眠,不需要太高端,只要在战斗中影响对手的判断,那就是反败为胜的机会。

“阿米尔,你将书房里,有关催眠的书籍,都给我找来。”

阿米尔疑惑的点点头,催眠学他了解,对意志坚定的骑士无用,对精神力强大的符文师,更是无用,虽然不明白赛文为什么想了解催眠学,阿米尔还是捧着十多本书籍,放在赛文的身边。

“芯片,能分析出怎么在催眠中添加超凡力量吗?”

“滴,资料不足,无法分析。”

“芯片,这是长期任务,我收集资料,你分析方案。”

没有气馁,这本来就是赛文一怕脑门想到的方法,不管能不能成功,试试总没错,又不会怀孕。现在重伤状态,和咸鱼一样,有的是时间霍霍。

阿米尔看赛文认真的研读时,忍不住问道。

“赛文,这催眠学其实没什么用,你有超凡力量,你的敌人坑肯定也有,对普通人到是有效,但你都有超凡力量了,还对付不了普通人吗?”

赛文“......”

“我就看看,想了解了解。”

还没看到希望,被阿米尔一盆冷水浇灭,赛文很无语,不过书都拿来了,还是看看吧,就当解闷,至于赛文给芯片的任务,被赛文抛到了脑后。

“阿米尔,说说布莱德,他的符文技能是什么?”

阿米尔光是回忆,就觉得背上冒出冷汗。

阿米尔第一次躲在黑暗中偷袭布莱德时,布莱德被阿米尔手中的匕首刺穿心脏,依然能反手将阿米尔打伤,当着阿米尔的面,拔出背上的匕首,那种无视阿米尔疯狂攻击的眼神,阿米尔现在都忘不了。

布莱德在拔出几匕首后,也没见布莱德拿出什么药剂,仅仅只是用手指抚摸刀刃,刀刃上就出现一成绿色的斑点。

阿米尔当时就想跑,但是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野草缠绕,跑都没机会跑,直接被布莱德打晕。

苏醒后的阿米尔,就看到布莱德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红酒,面带高傲和藐视的说。

“看在你是半精灵的份上,我没有杀你,但是你已经被我下了毒,只有乖乖听话,才能活着。以后跟在我身边,充当我的管家。”

“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在布莱德身边,帮他管理军工厂,以及暗杀布莱德的对手,直到遇到你。”

赛文有点头疼,从阿米尔讲述中,布莱德的符文技能,就有超强自愈能力,毒,和控制植物。

尤其是控制植物,阿米尔偷袭时,可是在布莱德的家里,家里的地面可不会长野草,也没见布莱德有播撒种子的行为,就能在地砖上无声的长出野草,想想就恐怖。

要是在野外遭遇布莱德,赛文觉得自己连跑的机会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