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车速特别快详细的漫画推荐/老师讲桌底下公然啪啪h文

2021-06-11 17:32:23情感专区
直到苏家,苏曾龙和陈静得知凤圣离和回家消息苏念星之后,急忙出来迎接。“凤少,您来了。”苏曾龙急忙陪着笑脸迎接,不过他也注意到了凤圣离难看的脸色,心里一惊,一会可要

直到苏家,苏曾龙和陈静得知凤圣离和回家消息苏念星之后,急忙出来迎接。

“凤少,您来了。”苏曾龙急忙陪着笑脸迎接,不过他也注意到了凤圣离难看的脸色,心里一惊,一会可要小心伺候,免得得罪了他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哎呀!”凤圣离却没有给他们好脸色,一把推开两个人直奔别墅房间,陈静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亏苏曾龙急忙搂住她的肩膀,这才没有造成大的危险,否则直接拽到硬地板上,大人的身体不说,肚子里的孩子一定保不住。

身后跟着的苏念星看了,心里各种可惜:怎么就没有摔倒地上呢,让陈静这个狐狸精赶紧流产,这样他们家就不会多一个小鬼头和她作对了。

“怎么回事?”苏曾龙皱眉,立刻瞪向苏念星,想从她这里得到些凤圣离生气的讯息,但苏念星只是耸耸肩,不会告诉父亲是她和冷奕澈的事情惹得凤圣离生气的,不然最后挨骂的一定是自己。

凤圣离冲到客厅,扫视一眼四周,直接质问迎接上来的管家,“冷奕澈呢?!”

“少爷在楼上卧室里。”管家不敢得罪凤圣离,急忙弯着腰恭敬地回应,没有反应过来,凤圣离如一阵风冲上楼去找冷奕澈。

阿度停好车之后急忙赶过来,生怕凤圣离出事,他需要在身边保护着,所以急忙跟着上楼。

“冷奕澈!”凤圣离一脚踹开他的房门,看到冷奕澈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正用毛巾擦干湿漉漉的头发。

阿度进来,直接把门上锁,让凤圣离和冷奕澈解决他们之间的“恩怨”。

“我不管你是谁,敢动我的女人,吃了雄心豹子胆!”凤圣离冲上前,一把揪住冷奕澈的衣领,直接上来重重的一拳,搭在他的右脸颊,将他打倒在地。

门外苏曾龙、陈静还有苏念星急忙赶到,想开门却发现里面锁上了,跟着干着急,用力敲门,“凤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苏曾龙轻轻叩门,陈静听着里面打斗声,担心的直掉眼泪,各种可怜的请求着苏曾龙一定要救自己的儿子。

“阿龙,你一定要救我们的儿子,如果他出了事,我和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活了。”

陈静趴在苏曾龙的怀里痛哭着,苏曾龙听了跟着着急,轻拍她的后背,“哎呀现在局势已经很忙了,你就不要跟着添乱了。”

苏曾龙轻声责备着,并保证冷奕澈不会有事,他并非真的心疼冷奕澈,而是不舍得陈静肚子里的他们的骨肉。

苏念星站在旁边冷哼一声,撇撇嘴对陈静一脸的嫌弃,她的命值几个钱,就知道拿肚子里的孩子威胁苏曾龙,她这点手段真是让人看了恶心,真相让她断了这个保障,让她以后都没有任何可以威胁苏家的条件。

“你想干嘛?!”当凤圣离再次抓住冷奕澈的时候,他皱紧眉头双手挡在脸前做出防御状,心里快速思考着到底是露馅,惹的凤圣离这般生气,这个是他意料之外的,至少现在还没有打算和凤圣离正面交锋。

“怎么?隐瞒自己的身份不敢出手是吗?”凤圣离一眼看透他的小把戏,无非就是为了在苏家人面前隐藏自己的身份,所以不敢轻易出手还击罢了,但凤圣离可不会心慈手软。

“你敢动我的女人,找死!”凤圣离咬着牙威胁,像是张大嘴巴要吃人的老虎,不搞出点名堂来,他今天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一句话点醒冷奕澈,他急忙握紧凤圣离的拳头,“误会,一定是有误会!”

“混蛋!”凤圣离才不管他说什么,重重的一拳打在冷奕澈脸上,用力过猛,冷奕澈只觉得大脑昏昏沉沉,视线模糊不清,意识也在慢慢变弱,差点昏死过去。

“我没有欺负苏念星……”冷奕澈嘟囔着,凤圣离还要打下去,却被冲进来的陈静扑倒冷奕澈身上阻拦,“求您凤少,打我好了,不要为难我的儿子,他快要死了,呜呜……奕澈……”

凤圣离可不会因为她是怀孕的少妇就心慈手软,扬起的拳头毫不犹豫的挥下去,却被苏曾龙急忙扑上来抱住陈静,想替她尝凤圣离这一拳头。

“哎呀!”苏曾龙一把老骨头怎么经得住凤圣离的硬拳呢,在凤圣离拳头落到他脸颊上的那一刻,苏曾龙直接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爸爸。”苏念星见了担心的急忙蹲下来搀扶着苏曾龙,然后抬头狠狠地瞪凤圣离一眼,“你太过分了!”

“阿龙,你怎么这么傻,一把年纪了为什么替我挨一拳,你出了事怎么办?我和孩子可依靠谁啊。”陈静痛哭着,听得苏念星心烦气躁,“你什么乌鸦嘴,咒我爸爸早死是吗?”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苏曾龙忍着脸上的疼痛低声劝阻一句,因为凤圣离拳头太狠,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过去了,他心颤微微的望着凤圣离,直接跪在地上。

“凤少,真不知道我们家哪里得罪您了?您说清楚看是否有误会,如果没有误会,我向您道歉,请看在我家闺女份上,给我们一次改过的机会。”

冷奕澈看着全家人都站在他这一边,跟着装可怜,躺在地上不动,静观其变。

“你是不是太过分了。”苏念星看着苏曾龙直接跪在凤圣离面前,屈辱感涌上心头,她气不过,站起来怒视凤圣离,真的有些伤心了,他欺负自己就够了,她忍,但为什么让一把年纪的父亲还要给他下跪求情呢?他的心里一点尊老爱幼的基本道德都没有吗?

而站在凤圣离的角度考虑问题,他根本没有想过对苏曾龙怎样,至少不会用让他下跪的方式惩罚他什么,他的目标首先是冷奕澈,是他们自己跑过来,事情才闹到这一步的。

苏念星这个傻女人,凭什么不责怪冷奕澈,反倒是责怪起他来了?

“有种你再说一遍!”凤圣离眯着眼睛,苏念星也没有轻饶,就算被冷奕澈欺负的时候并非她心甘情愿,那也要受到惩罚,现在不做什么,将来也要让她长教训,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念星!不许对凤少无礼!”还没有等苏念星再开口,苏曾龙直接阻止,她看在父亲面子上,没有和凤圣离继续争吵。

凤圣离重新把视线转移到冷奕澈身上,“你敢得罪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不管你是什么背景,给我等着!”

此话一出,让冷奕澈心里一冷,他的真实身份还是不要让苏曾龙怀疑的好,故作可怜的望着苏念星,转移视线。

“念星,你是我的妹妹,我怎么会欺负你呢?凤少说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自我辩解,但真心没有做过啊,你不可以因为着急做错什么事惹得凤少生气了,就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

凤圣离听了挑眉,自从苏念星开口之后只顾着生气了,并没有想过她说的是否有假,但现在听冷奕澈这样一说,这样的可能性很低,但不是没有。

“喂!你不要血口喷人,是你欺负我在先,怎么还便成我欺骗你了,说谎都不打草稿的!”

苏念星气急,脸通红的怒视着凤圣离,让苏曾龙和陈静都吃惊不已,“欺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发生了什么?念星,说清楚!”

苏曾龙听完冷奕澈的话心里直冒冷汗,怎么算是欺负了?发生关系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凤圣离一定会杀了他们全家的!给他戴绿帽子可不是好玩的游戏。

“他故意欺负我,想吃我豆腐!”苏念星气愤的指着冷奕澈,因为生气,气喘吁吁,心里委屈和冤枉,想着不管怎样都要让大家看清楚冷奕澈不为人知的一面,不然自己心里太憋屈了。

“念星,我们是一家人,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冷奕澈对于苏念星说出的内容像是很荒唐和陌生,微微皱眉,不敢置信的表情对着苏念星,一种被冤枉的口吻否认苏念星说的话。

苏曾龙和陈静听着他们为自己的辩解,真的头疼的很,苏曾龙想发脾气,但又碍于凤圣离在场,不敢大意造次。

“凤少,我知道念星是您的未婚妻,您作为苏氏集团执行董事,掌管凤夜财团,说什么我都不敢在你面前做小动作啊。”

冷奕澈认真解释着,一副正派的样子,让凤圣离和苏念星看了都觉得恶心。

他当然知道他们俩不相信,但这些话主要是说给苏曾龙听的,让苏曾龙赞同他的说法,减轻对他身份的怀疑。

“一条疯狗!”凤圣离握紧拳头对着他挥拳头过去,却看懂陈静、苏曾龙和苏念星按顺序扑倒冷奕澈身上,陈静要保护冷奕澈安全,苏曾龙要保护陈静和肚子里孩子的安全,苏念星要保护父亲的安全。

最终,凤圣离的拳头距离苏念星额头一厘米的地方停手,挥拳用力过猛,苏念星额头都感受到一阵冷风袭来,吓得缩着脖子全身颤抖,这一重拳若是打在额头上,怕是天灵盖都要碎了。

“苏念星!”凤圣离见她这般维护冷奕澈,心里醋意更浓,带着杀意的声音低吼一声,苏念星吓得粗喘着,慢慢睁开眼睛,“要打就打我好了,不要打我爸爸。”

“哼!别以为这件事我会就此罢休,都给我等着!”

凤圣离说完扬长而去,阿度急忙跟过去,房间里突然安静了,所有人长出一口气瘫软在地上。

苏念星也无力的手支撑着地板,防止自己无力的摔倒,地板这么硬,会很疼的。

“夫人,快起来,地上这么凉,肚子收寒气可怎么办?”苏曾龙第一句话就是对陈静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