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吃春药饮料被教练玩弄-领导餐桌下手指伸进去h

2021-06-11 17:26:58情感专区
由于雪琪外调,安宁出差,岳山和沈樱虽是同学却不熟,所以只约了星辰。星辰想起岳山在大学里独来独往,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酷炫样子就激动。毕业近一年了,再看岳山还是以前的老样子

由于雪琪外调,安宁出差,岳山和沈樱虽是同学却不熟,所以只约了星辰。

星辰想起岳山在大学里独来独往,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酷炫样子就激动。

毕业近一年了,再看岳山还是以前的老样子,话不多说,特立独行的男性化打扮,整个一翩翩大帅哥啊。

尤其这一把吉他,还是大学报到时看见的那一把,如今感觉拿在岳山手上,颇有些历尽风霜的韵味。

和岳山吃饭时,没想到岳山竟开门见山的问星辰有没有兴趣写歌?星辰激动的说可以试试。

岳山笑着摸了摸星辰的头顶,说星辰也还是老样子,一激动就手舞足蹈的眼睛锃亮,快乐的因子总能感染到大家。

说说笑笑间吃完了饭,岳山和星辰刚走出饭馆,就看见街上的一个小朋友拿着棉花糖,星辰追问小朋友哪里买的,问完刚转身,没想到岳山就拿着棉花糖递给星辰。

星辰快乐的搂着岳山的胳膊说,“你会变戏法吗?原来我们寝室的二姐除了懂音乐,还会变魔术啊!”岳山笑着拍了一下星辰的额头。

没想到这温馨的一幕被白宁宇他们一行人看到,所有人都看向白宁宇的脸色,白国栋问白宁宇认识跟星辰在一起的“男生”吗?

白宁宇摇头,继续盯着不远的星辰。白国栋作势要喊,却被白宁宇阻止了。白宁宇看了一会儿后冷淡的说,“走吧”。

周围人一愣,陶野忍不住了,问白宁宇不上去打声招呼吗?“你就不好奇和星辰卿卿我我的那个男生是谁啊?”

白宁宇眉峰微蹙,再次沉声说,“走人”。众人迫于白宁宇的气势,只好跟着走。

这时星辰注意到对面街道的白宁宇和陶野他们,大声喊着白宁宇的名字,边喊边跑向他们。岳山由于正接电话,一时没有跟上。

白宁宇看着星辰快速的跑到自己面前,急忙伸手抓住星辰的肩膀,紧张又恼怒的说:“你怎么总是这么毛躁,就这么跑过来也不看着点车,万一被车撞到怎么办?”

星辰吐吐舌头,不以为意的说,”闹市区车辆开的又不快。”

没想到白宁宇却不依不饶的说,“闹市区就可以乱跑吗,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白宁宇语气里蕴含着无法掩饰的怒意和担心。

星辰被白宁宇恶劣的态度给惹生气了,胡搅蛮缠的大声说:“你到底是希望我被撞,还是不希望我被撞啊?”

白宁宇一听星辰说的这是什么胡话,气的一把把星辰拽到自己胸前,咬牙切齿的说:“你再敢给我说一遍刚才的话试试看。”

还没等星辰回话,就听见岳山大喊“放手!”岳山不但长的像个大男孩,穿衣打扮男性化,就连声音也很低哑。

星辰一听,赶紧喊“山哥,救我。”上学时她们在寝室都不叫岳山二姐,都是山哥,山哥的喊。

白宁宇听星辰叫的这么亲切,气的发疯,面上却不动声色的打量起岳山,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劲。

没想到岳山上来就是一记手刀,劈向白宁宇拽着星辰不放的手臂。

白宁宇不但没放手,还用另一只手给岳山挡了回去。

周围人上来把岳山围住,星辰急喊,“你们谁要是敢对她动手就死定了。”

大家一看星辰如此护着这个所谓的“山哥”,都纷纷看向白宁宇,等着他拿意见。

白宁宇面色不悦,拧眉冷眼看着岳山,“既然你练过,那咱俩切磋切磋。”

星辰知道岳山是练过跆拳道的,虽然达到了红黑带的级别,可白宁宇是黑带中的高手啊。于是生气的大喊,“白宁宇,你是不是疯了,你是黑带高手,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岳山却不服气的问,“在这还是去跆拳道馆?”

星辰怒视着白宁宇,厉声让他赶紧放开自己,否则别怪自己翻脸。还警告说,“你若敢把岳山打伤,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白宁宇只是深沉的看着星辰的眼睛,既不放手,也不说话。

岳山终于看明白咋回事了,知道面前的男生就是刚才吃饭间星辰口中的那个人,嬉笑的看向星辰说,“小两岁就是幼稚。”

星辰深知白宁宇最忌讳别人说他小,大喊山哥快住口,并一个劲的给岳山使眼色。没想到白宁宇不但没发怒,还笑着问星辰,“不做个介绍吗?

星辰此时才想起自己手里还拎个棉花糖,生气的说,“快放手,一会棉花糖都落灰了,等我吃完再给你们做介绍。”

周围人集体诧异的看向星辰从容的吃着棉花糖,另一只手臂还被某人死死的拽着,白宁宇眯着眼睛深邃的看着星辰不雅的吃相。

岳山头痛的看向星辰,“真是个地地道道的吃货”,并不怀好意的调侃道:“那些男生到底喜欢你什么,就你这吃货劲真是数年如一日啊,你干脆去开个美食城得了!”

没想到星辰却大言不惭的说:“山哥,你这个意见可行。”

白宁宇脸上浮起大大的笑意,柔声对星辰说:“我给你开,说说你都想在美食城里吃到什么?”

岳山和大家集体翻白眼,表示鄙视到底。

星辰快乐的吃完棉花糖,指着岳山对大家说,“我们寝室来无影去无踪的老二岳山,人送外号[山哥]。”并为岳山一一介绍了在场的所有人,最后指向白宁宇对岳山说:“他就是我跟你说的压咱们T大一级的F大校草兼学霸白宁宇,也是擎宇集团接班人,人送外号冷面阎王。”

陶野突然哈哈大笑的看向星辰,“我说你这么个[生人勿近]的冷美人儿,怎么当街和人拉拉扯扯呢,原来是旧相识啊。”

星辰一脚踢过去,“说人话,我和谁拉拉扯扯了,你没看见某个无赖现在正硬拽着我啊!”说完转头看向白宁宇说,“你再不放手,我这条胳膊就废了。”

白宁宇闻言立刻松手,一看掌下的皮肤已经印有红色的瘀痕。

星辰大叫,“你佛山无影手啊,怎么使这么大力,我这没被车撞到,到被你捏废了胳膊。”边说边生气的走到岳山身边,“山哥,我中毒了,咱们回家。”

陶野好笑的瞅着星辰说,“你就是一戏精!”

岳山却冷冷的瞅着白宁宇说,“星辰皮肤超级敏感,容易红肿,出凛子,磕到碰到后红了青,青了紫。”她就是成心让白宁宇懊悔内疚,她想,跆拳道黑带高手了不起吗?了不起就让星辰收拾你吧!

白国栋看了眼哥哥不善的眼神,又看向那个岳山明显幸灾乐祸的样子,急忙转移话题邀大家去唱歌。

星辰乐了,“你们还是别唱了”,她指指岳山,“麦霸在此,绝对的乐队主唱,我山哥可是神级的牛人。”

陶野不屑的嗤笑一声,瞅着星辰莫测高深的说,“看来你真该好好了解一下冷面阎王,等你了解后,你就知道他到底有多少传奇了,F大绝对的超神级领军人物。”

星辰思考一番,语出惊人的说,“别告诉我,白宁宇也玩乐队,也是乐队主唱。”

陶野服了:“星辰,你脑容量也就这么大了!”

星辰走到白宁宇面前举起自己受伤的胳膊,指指陶野,命令白宁宇说,“你让他在我眼前消失。”

陶野跳脚:“我靠,星辰,不带你这样玩的,你这不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吗?”

星辰鄙视的看着陶野,“那你挟天子以令诸侯一个试试啊?”

白宁宇伸手摸摸星辰的发尾,宠溺的说,“别和跳骚一般见识,膈应人。”然后歉疚的看向星辰的胳膊,柔声问“疼吗?”

星辰大大咧咧的说,“我皮肤就这样,敏感肌肤,一碰就红,过会儿就好了。”

岳山趁机插话对星辰说,“既然有人能送你回家,我就先走了,记得你答应我的写歌的事啊。”

星辰急道,“你过几天再走不行吗,安宁和雪琪过几天就能回来了。”

“不了,我还有事,这次来就是想看看你们,当时毕业时我不在学校,咱们也没好好吃顿散伙饭。等下次吧,下次把老四老五也叫回S市,我们再好好聚聚。”

星辰依依不舍的和岳山拥抱分别,眼里含泪的让岳山快走,岳山温柔的朝星辰笑笑,“你还是个多愁善感的小孩子,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她转头看向白宁宇说,“照顾好她,逗笑她。”

明蕊姐看着星辰情绪低落的样子,拉过星辰的手说,“人生免不了要经历各种离别,既然不能永远相聚,那就彼此默默祝福吧。”

小玲怎么感觉这一晚上过的都不太真实呢,去年星辰说走就走了,今年突然回来了。好不容易周末大家能见面了,星辰又临时说不来了。结果在街边和大家来了场偶遇,居然还被大家误会她和一个“男生”拉拉扯扯的。

星辰看见小玲也是分外欢喜,要说分公司她最喜欢谁,那是非小玲莫属了。

白宁宇正是知道星辰对小玲另眼相看,才要把小玲从分公司调过来陪星辰的。

星辰喜欢的人,白宁宇自然也是另眼相待的,何况他也觉得小玲的工作能力不错,值得好好培养。

小玲看着星辰对自己笑,也是傻笑着回望星辰,她知道星辰在分公司并不太爱笑,有时候甚至总是板着脸,冷冷淡淡的表情让大家距而远之。

可是她却非常喜欢星辰,也不管星辰高不高兴,总是乐意主动找星辰说话。以至于分公司居然有人说她接近星辰,是想赢得星辰好感,借机攀上星辰,好背靠白总这颗大树。

小玲从不解释自己是真心想和星辰做朋友的,她也懒得和同事们叽叽喳喳在一起说人是非,她对八卦没有兴趣。她只想好好做事,远离那些爱在人背后说三道四的人。

星辰问小玲傻笑什么,没话对自己说吗?怎么走了半年就和自己没话了?

白国栋说星辰嘴能不能别那么厉,小玲是老实人。

“好啊,果冻布丁,叫声姐听听,不叫当心我拿刀锋割你的皮,让你在那瞎逞能,怎么的还想怜香惜玉扮英雄救美啊?”

小玲见星辰抱着个肩膀趾高气扬的睨着白国栋,笑着去挽星辰的胳膊,“星辰,你能回来真好啊,之前总和你联系问你什么时候回来,你都说没计划呢,现在突然看见你,感觉喜从天降了呢!”

星辰看向小玲,“我又不是喜娘,瞧给你乐的那样,我这叫给你们一个惊喜好不好!”

小玲记起刚才走的岳山让星辰写歌的事,问道,“你会写歌吗?”大家也纷纷看向星辰。

星辰明白是岳山走时的一句话勾起了大家探究的兴趣,她故作深沉的清清嗓子说,“这个嘛,写不好,还写不坏吗?我又没答应她我一定会好好写。”

白宁宇笑望着星辰,“你啊,什么事都拿来调皮!”

“不然呢,生活本就不尽如人意,那么正经给谁看,还不得没事自己找点乐啊!”星辰眼睛滴溜溜的瞄向白宁宇。

白宁宇好笑的看着星辰,“别打我主意。”

“切~”,星辰语出惊人的说,“就许你打我主意,我怎么就不能打你主意了?”

陶野瞪圆了眼睛,“星辰,你快说说,白宁宇怎么打你主意了,是动手动脚了,还是动嘴动舌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脑袋里能不能装点有营养的?”星辰鄙视的都不拿正眼看陶野。

白宁宇怡然自得的对星辰说,“我打你主意,你不是没让我得逞吗?”

白宁宇这只老狐狸,这是在误导大家往偏了想啊。众人都想入非非的推挤着星辰,“说说,快说说,怎么没让冷面阎王得逞的?”

“说什么说,有什么好说的!”星辰发怒了,瞪着白宁宇,“让你那么容易就追到手我还是谢星辰吗?从小到大我还没见谁能得逞过呢,白总,最后能不能得逞,还要看你的本事呢!”星辰发出“哼”的鼻音。

白宁宇挑眉,被星辰反刺一口,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反而正色说,“一定不负所望!”

小玲就是个死心眼的姑娘,还在追问着星辰写歌的事。

星辰看向白宁宇,“我还真得打你主意呢,陶野不说你是神中神吗?写歌这事就你代劳吧。”

“我有什么好处?”

星辰没料到白宁宇会当着大伙的面,这么直白的问自己。她咬牙切齿的说,“还真是商人本色,无利不起早呢。”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白宁宇不再逗星辰,“你写词,我谱曲,咱俩合作,这事还是可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