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扯胸罩还让我做上面自己动-日出水了好深好涨

2021-06-11 17:24:11情感专区
终于在体重上有所突破,爹才松口可以离家南下了。离家前一晚,晗儿腻在我身边不愿离开。“爹爹……不要走……爹……爹…&hell

终于在体重上有所突破,爹才松口可以离家南下了。离家前一晚,晗儿腻在我身边不愿离开。

“爹爹……不要走……爹……爹……”

“乖……爹不走,晗儿睡吧……”

“忆染,辛苦你了!”

将晗儿安置在床上,楚乔坐在我身边,轻柔地帮我按摩因抱着晗儿被压酸的手臂。

“别这么说,哄儿子睡觉有什么辛不辛苦的。况且我都没几天在家,实在是没尽到当爹的责任。”我拉下楚乔的手,给两人倒了杯茶。

“忆染……”楚乔放下杯子,却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我的好姐姐,你用这么热情的眼神看着我,莫非是真的爱上我了?”

楚乔正感动着呢,一个愣神,一张流气十足的俊脸突然放大数倍贴近自己,双手已被忆染抓至他胸口,连下巴也被轻佻地抬了起来。

“你……好你个忆染,竟敢调戏我,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差一点儿就被迷惑了,忆染这个臭小子,破了相竟然更妖孽。楚乔这样想着,下手也重起来。

“哎呀,疼……姐姐饶命,好姐姐,我知道错了,快松手吧,哎呦!别把晗儿吵醒了!”平时看楚乔挺温柔贤淑的,可接触深了才发现那只是表象,她骨子里,可泼辣着呢!

“让你不学好,看你还要学登徒子!”

楚乔力度倒是减了点儿,可动作却丝毫未停,我也不敢大声喊,拉扯间眼罩松落了下来。

“哎呀!”

“怎么样?眼睛刺痛吗?哪里弄疼了?”听我一叫,楚乔慌起来。

“……还好,这种亮度眼睛不会疼,没事。”只点了一盏小烛的昏黄灯光,右眼还是可以承受的。

“忆染,这只眼睛……变成紫色的了!”

“啊?因为……失明的缘故吧,现在这只眼睛只能看出个影子。”楚乔突然捧着我的脸猛看,倒让我不自在起来,脸离得太近啦!

“好漂亮!”

“啊?”

“哈哈……原来忆染也会脸红啊!哈,唔……”楚乔一手搭着我的肩,一手紧紧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

“不许笑!”什么嘛!虽然习惯了别人的惊艳,但突然被自己的老婆十分认真地夸奖漂亮,虽说只是瞳色,那也会不好意思啊!我的脸又不是城墙拐弯儿,我又不是纳西瑟斯!

楚乔偷笑,太可爱了,忆染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显露出这么可爱的一面。

“讨厌,全家上下就你欺负我!快回你屋睡觉去,不跟你玩了!”

“好好好,我马上走,要不我把晗儿也抱走,你也好睡舒服点。”

“不用了,你一动他,他准醒,晗儿睡觉老实,我没事儿。”

楚乔笑着起身,我将她送出门去。

“主子,少夫人。”出了门,廊下站着一个人。

“左千?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

“主子……求主子让我跟在您身边!”

“跟着我?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呢?我早说了不留没用的人,你不好好学习,难道还想跟着我去游山玩水?”

“主子,左千可以随身伺候您,左千一定会有用的。而且跟在您身边,文有葛先生,武有萧侍卫,只会受益更多,不会误了学习的!求主子成全!”左千说完,竟跪在了地上,真的那么想跟着我吗?竟然连葛烨、萧易那边都铺好路了。

“忆染……你就答应他吧。”

“楚乔?”楚乔对我的事,蓝府的事,从来都是不过问的,如今竟然会劝我带上左千!

“带上他吧,这孩子……也许会有用的!”楚乔微笑着,很认真地对我点了点头。

“……好,听你的!”

“谢少夫人!谢主子!”左千开心的样子终于像个小孩儿。

“快回去休息吧,明天别起晚了。”

“是,谢少夫人!少夫人、主子晚安,左千告退!”

“为什么他谢了你两次,只谢了我一次?为什么他还把我放在后面?为什么你让我带上他?为什么……”

“好啦好啦,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再不回去,一会儿晗儿醒了,你又得哄他半天,我回去了。”楚乔笑着推开忆染,轻步移回自己房间。

“为什么啊?……”

……

“染儿,在外边千万要注意身体,路上不要太辛苦,早点回来知道吗?”

“兰姨娘,我都这么大了,会照顾好自己的,您放心吧!没准儿路上,还能碰上些大好青年,给子盈找个如意郎君回来!”

“二哥……你又取笑我!”

“怎么是取笑呢?我妹妹这么可爱漂亮、纯真善良,谁能娶我妹妹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不是人中龙凤、国士无双的人物,我可是不会随便把妹妹交给他的,当然还得子盈妹妹喜欢啊!”

“二哥……”子盈的脸早就红得不能再红了,跺着脚羞得躲到兰姨娘身后。

“染儿,别逗子盈了,你这性格,什么时候能像你大哥一样稳重点!”

“是是,我不够稳重,您千万别指望我了,一定要把希望寄托在大哥和子祈身上!”

“二哥,你可别想逃避责任,我才不替你干活呢!”子祈可是明白忆染打的什么主意,想自己逍遥,没门儿!

“什么话?什么话?什么叫逃避责任?什么叫替我干活?……”

“就是、就是,你就想自己逍遥!”

“我还就自己逍遥了怎么着吧?我是瑞王爷,你管得了我?”

“你……你……”

“行啦,行啦,都多大啦,还斗这种嘴,子祈都被染儿带坏了,越来越不稳重。染儿,你这样我都不放心璘儿让你带出去,你别一路上尽欺负璘儿了!”

蓝陵当然不是真的有这样的担心,也并不觉得忆染真的带坏子祈。自从忆染回来,曾经隐藏在家里的些微不和谐,慢慢地变淡了。子祈是个好孩子,但可能由于母亲的原因,始终对自己多有敬畏,不甚亲近。可跟忆染没相处几天,子祈就变得越来越开朗,不再像以前处处小心拘束。兄弟间越发的亲近,对自己也慢慢放开亲近起来。蓝陵是高兴得睡觉都是微笑的,这样的家人间、父子间的玩笑话也越来越多。

“爹,这不叫斗嘴,这是增进兄弟感情的爱的表现,是吧子祈?”

“哼!”子祈难得在众人面前孩子气一回。

“我王府里的字画,你随便挑还不成吗?”

“真的?”

“那还有假?”

“那你下回出去也得带上我!”

“成、成,下回就带你!”

听过葛烨描述,我王府里收藏有多幅名画后,子祈早就想去看了,如今我许他喜欢的随便挑,当然雀跃不已,不再抱怨。不过他也是,不跟大哥出去见世面,非想跟我出去。我知道对于弟妹们,我偏爱司璘很多,子祈他们多少是有些吃醋的吧!

“好了。染儿,在外面要好好照顾璘儿,随时传信回来让我知道你的情况。璘儿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干爹,有哥哥在,您不用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