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高校长白沽xsj/男朋友太久了扛不住

2021-06-11 17:15:57情感专区
就在整个金星都因为林岄和参儿的到来而风起云涌的时候,事情的始俑者林岄和参儿却站在了金星最高的建筑物——艾摩星双子大厦上,也就是那些入境局的高级官员开会的地

就在整个金星都因为林岄和参儿的到来而风起云涌的时候,事情的始俑者林岄和参儿却站在了金星最高的建筑物——艾摩星双子大厦上,也就是那些入境局的高级官员开会的地方。那些官员一定没有想到他们要找的人此时就在他们的头顶上,一边偷听他们的谈话,一边俯视着金星灯火珊阑的夜景。

在听到那些官员感叹林岄的速度的时候,参儿好奇的问道:“木木,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如果换成是我,根本连影子都不会留下好不好?木木,你的修为还是太低了,居然让他们发现了踪影……”

林岄也只是一笑,“我知道了,我会好好修炼的……对了,参儿,为什么我们不马上离开呢?”

“因为我刚刚用神识察看了一下这个地方,嗯……也就是你说的这个金星啦。发现这里有你炼制鼎炉所需要的一种材料哦,含量好像还挺丰富的,就不知道质量怎样?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吧。”

林岄一听,眼睛一亮,说道:“好。”

“对了,木木,我们不要飞得太快。我们飞慢点,我还没有见过晚上也会这么亮呢!而且有好多钟颜色哦。”参儿一双眼睛好奇的看着地上万紫千红的霓裳灯,“还有哦,木木,居然有房子是盖在半空的!!?是新型的法宝吗?”

林岄抱着参儿在高空中飞行,看着参儿好奇的样子,他也就顾不上会不会让人发现这个问题了。反正对林岄来说,只要参儿高兴就好,其余的都与他无关。

“房子能盖在空中是因为盖房子的材料可以杜绝重力作用,而且房子的地基是由浮空材料奠定的……这只是给普通人住的房子,不是什么法宝……”

“木木!!那个透明的东西是什么啊?怎么那么多人在里面?是不是就是你们现在的地牢啊?”

“哦,那个是空中隧道,嗯……就是你们所说的路,是专门给人步行的……”虽然是有传输带,但用步行来形容应该没有错吧。

“啊?那现在你们也可以在空中飞行了?”

“早就可以了。而且,只要经过五次基因优化,人体就具备了飞行的能力,但也只限于低空飞行,不过我觉得用长距离的跳跃来形容比较适合,因为必须要有借力的物体才可以做到,……而要想做到高空飞行,一般来说战士是要达到B级,或者是风系能力者……”

中国有句古语,是“一说曹操,曹操就到。”

这不,林岄正说到了风系能力者,这迎面就有一个黑点正以高速接近中。

“木木,这个就是你说的什么风系能力者吗?……奇怪,没有飞剑,也没有修炼过,怎么可以在空中飞呢?”参儿看着那个现在已经隐约见到轮廓的身影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们认为这是基因优化所产生的副作用,不过也是人天生的本能之一,或者是潜能……只不过一直没有发挥出来……”林岄觉得很伤脑筋,要怎样才能把这些现代的知识转为参儿能够接受的、比较浅显的字眼。

“本能?潜能?……是有些人天生就能操纵一些天地元素,能不用火石就能把火点着的那种吗?”

“嗯,可以这样认为……”

“这些人,可都是修炼的好苗子……不过,他的年纪好像太大了,经脉都已经堵塞了,……嗯,好浪费哦……”参儿一听是那些师兄他们曾经说过的最适合修炼的好苗子,马上就把那个风系能力者从外到内,扫视了一遍,得出的结论却让他失望了。

看到参儿失望的小脸,万事以参儿为先的林岄想都没想的说道:“他年纪大了不适合修炼,但还有年纪小的啊。我们可以去找那些年纪小的……参儿还想收徒弟吗?但药王门的弟子不是一向都只有几个吗?”

“是啊,但我想过了。那些门派之所以敢来犯药王门,除了知道药王门在仙界没人之外,就是因为药王门的弟子太少了,虽说每个都是高手,但在数量上就太吃亏了……而且,现在我们要重建药王门的话,就只能依靠木木你了,木木你可不能有什么事的……况且,我要收的不是徒弟。是弟子。这徒弟和弟子是有区别的。那些人我又不是正式收在药王门下,而是以木木你的名义收下的,可以说是你的直属弟子,但只是药王门的记名弟子……那样既能减轻木木你的负担,又能保证木木你的安全,……最重要的是,木木你要专心修炼,除了找师兄的事要我们亲力亲为之外,其余的杂事都可以交给他们来办……可以叫他们去收集药材啊,制器的材料啊,时不时的打扫药室啊,清理那些没用的垃圾啊,看看山门啊之类的……”

参儿在那兴高采烈的数着,林岄却越听越觉得怪诞,“参儿,你这收的是徒弟,还是打杂的啊?”

“?木木,我都说了,收的是弟子,不是徒弟。而且这些不是弟子应该干的吗?以前山上还有很多灵兽或者妖精,除了少数几个大家伙外,其余的在师兄他们面前都是自称弟子的……而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些啊……”参儿不解的说道。

“……徒弟不就是弟子吗?”

“木木,你怎么在这方面这么笨啊!徒弟就像你这种,专门负责炼丹制药就可以了,弟子是不需要炼丹制药的,只需要找材料,和负责试验一下那些炼制成功的丹药的效果如何就可以了。”

林岄没话说了,虽然知道参儿的观念和现代人有不少差距,但没想到,参儿的想法不但和现代有差距,甚至和他所处的时代也是有一点偏差的。

黄金东觉得他今日实在是倒霉,好不容易拿到假期,回来金星这里度假,刚坐下,连椅子都没坐热,那杯价值三百星币的波多而(一种名酒)还没沾唇,就被他那个无良的表弟召去做白工,说什么有危险人物来到金星,要他帮忙巡查。

如果不是他的财政大权被这个无良表弟牢牢握住,如果不是当年的年幼无知误把凶狠的豺狼当成小白兔,如果不是当年的年少轻狂不顾后果闯出大祸,如果不是当年……

总之,一句就是,他这辈子都要被他这个无良表弟吃得死死的了。

这不,飞了一圈,实在没有发现什么危险人物,想到那个表弟虽然无良,但他在这里的日子,吃喝住用都是要靠这个表弟,想到他现在应该还在双子大厦那还没回去,就顺道来接他,就是这么一顺道,居然就撞上大奖了。

黄金东远远的就看到那个慢吞吞在飞行的身影,不过随着越飞越近,他就看的更明白了,与其说那个身影是在慢吞吞的飞,不如说是漫步在空中,悠闲的很。

俗话说得好,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

这在其他系的能力者或者是普通人的眼里,只要是上了高空,就都管叫飞了。但身为风系能力者的黄金东却清楚知道,这中间是有区别的。就好像短跑冲刺谁都没问题,但要跑那几万公里的马拉松却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跑的,虽然后者的速度比前者慢多了。

眼前的情况就是这样,在空中高速飞行,任何一个受过训练的风系能力者都可以做到,但要做到在空中漫步那可就是要大师级人物才能做到的。这是因为前者只要有充足的体力和准确的控制力,就没问题了,而这二者是可以通过训练来掌握的。但后者则更讲究对风的掌控和把握,更讲究对风的控制和对其他因素的熟悉,最重要的是要讲究平衡。而这平衡,也正是所有能力者一致追求的。唯有达到平衡,才能向更高一层进军。

当黄金东发现对方已经完全静立在原地等候自己的时候,他在心里大骂了那个表弟千万次,也在心里感叹了自己的时运不济千万次了。光看对方静立在空中,却看不到一点风的存在,那就已经说明双方的差距有多大了。就连他队里的那个变态大叔,在空中静立时,也能看到大叔脚下有一个小型的风涡,而在那个大叔的手下,他最多只能撑过四百招左右,如今面对这个比大叔还厉害的风系能力者,他能撑过一百招他就该偷笑了。

但事实,往往会给予人最大的打击。

这不,黄金东卷起一个圆形的风龙卷,把自己包裹在里面,让自己能够停在原地。外行人看到这种情形,一般都认为这个风龙卷越大或者是旋转的速度越快,就代表了攻击啊,或者能力越大。但只有风系能力者自己心里知道,这样做,究竟有多浪费体力。但偏偏自己又没有学到家,只好这样浪费能力了。

看看自己的风龙卷,再看看对方周围连一点风的影子都没有,还真是映了那句:人比人,气死人。

这不,刚停下,就让黄金东听到——

“木木,这个人好无能啊,怎么把元气都散在周围?应该收回身体里面才对的……”参儿用嫌弃的眼神看着刚停下的黄金东说道。

“嗯……他这样是为了好看……”实在不知道该怎样跟参儿解释,林岄突然间想到他的弟弟曾经说过,看到这样的风系能力者,觉得好帅!!很自然的,就脱口而出了。而帅这个字,说出来,参儿一定不懂,就用“好看”来代替这个“帅”吧。

“好看?不是因为丑得不能见人才要用风把自己遮住吗?但要遮丑不是要戴斗笠或者纱帽的吗?”

“……”斗笠?纱帽?那是什么?林岄不禁自问。

“你才要遮……”在看到林岄和参儿的容貌后,黄金东那个“丑”字就硬生生的憋回去了。妈啊,眼前这两个人美得、美得、美得、美得——真他妈的没天理!!!!!!

“啊,木木!!他身上有我们需要的材料!!!抓住他!!”参儿无聊的再扫了黄金东一眼的时候,有了重大发现。

林岄一听,反射性的一扬手,一个缚身咒就打在黄金东的身上,同时还怕黄金东会逃脱,紧随着又挥出了一个小小的电咒,意在麻痹黄金东的行动能力,但毕竟是第一次对人类出手,一时把握不好,居然把黄金东整个人都电焦了,真的是连头发都竖起来了,然后两眼一翻,就从高空中跌下去了。

可怜的黄金东被美色迷住了,正在心里感谢老天爷对他的厚爱,一下就送他两个美人时。突然觉得身上一沉,居然失去了行动能力,随之就是那触电的感觉,只吐出一个字:“你——”就光荣的晕倒了。

最后闪过的年头居然是,自己不在了,那个无良表弟以后会不会被人欺负?早知道,早知道,早知道,早知道就……

看到黄金东跌下去,参儿想了一下突然说道:“木木,这材料在他身上,那是不是说我们要的那些材料都是有主的啊?”

原本以为参儿是在考虑要不要救人的林岄听到参儿这样一问,很明显的愣了一下,说道:“究竟参儿说的是什么材料啊?有些材料是有主的,但有些则不是……不过参儿你一直在说材料,但究竟是什么材料?金属?木材?还是……”

“材料就是材料,有分别吗?”参儿一脸问号的看着林岄。

林岄一听,就知道,要找制鼎的材料,光靠参儿是不行的了。而自己对这方面也不熟悉,看来,这个人是非救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