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长篇乱岳小说合集TXT-农村岳…用力点

2021-06-11 17:07:45情感专区
苏小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保镖扔出了大家小姐少爷们的视线范围内,经苏小小这一出,几人都没了闲情逸致,收拾收拾打算回教室上课,只不过……白轻摸摸下巴,她一个瞎子,回去

苏小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保镖扔出了大家小姐少爷们的视线范围内,经苏小小这一出,几人都没了闲情逸致,收拾收拾打算回教室上课,只不过……

白轻摸摸下巴,她一个瞎子,回去上什么课?!睡大头觉吗?!多无聊啊,但是……出门逛街又怕遇到什么人,要是忍不住光天化日之下就杀人……再有个目击证人啥的……虽然她不怕麻烦,可莫名的心底她身为‘妖瞳’的直觉却一再示警,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妖瞳’究竟是什么人,所有人都可以将其妖魔化,随便想象猜测都无所谓,唯独不能让人知道真实身份,总觉得……被人知道了她一定会很惨很惨,所以……回家和小东西们一起睡午觉好了,哎,人生啊,吃了睡睡了吃,真感谢她生在白家,不愁吃不愁穿不愁钱,如果当初她没有下意识的召唤莲瞳来让自己重见光明,如果没有恢复‘妖瞳’的记忆,或许妖瞳还不会出现,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

若真的有如果……唔,可能她现在还是个杀人犯,唯一不同的就是现在的她能感受到外界的感情,而没有如果的话,她就是个没有感情什么都不在乎的杀人犯,啧,好像有没有感情她都是变.态来着……

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客厅里传出来的笑声,白轻挑眉,今儿什么日子,早上全家都在可以说她昨天情绪不对,他们担心所以赶回来看她,可往常她‘正常’了以后,他们都吃了早饭就各忙各的去了,怎么今天……有客人?!是谁?!

“爸妈,谁来了?!”白轻扶着红莲的手走进门,微微歪头面向声音来源处,好奇的问道。

这是墨桦第一次见白轻,说来好笑,明明各家子弟都是在一个大院里长大,可偏偏有的人却一直不曾见过,只听说过对方,如墨桦和白轻,最重要的是,两人还特么的是指腹为婚的娃娃亲未婚夫妻,听到脚步声墨桦就转过头了,在白轻开口时,他的目光正好落在她的身上,墨桦恍惚,她一身白衣,看起来很是素雅,她身边一身红衣的红莲反而更显张扬开朗活跃,可墨桦的目光却只落在白轻一人身上,将她身边的红莲忽视的彻底。

她踏着阳光而来,身后的阳光撒在她的身上,仿佛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华,虽然她眼前蒙着白纱,可在墨桦眼中,却胜过一切风景,心跳都仿佛停止了,双眼只看到一身白衣的她。

“是你墨家叔叔阿姨来了,哦还有墨桦那孩子,说起来你和墨桦还有个娃娃亲的口头婚约,宝贝啊,你怎么看?!如果觉得无所谓的话那就嫁了,反正嫁谁都一样不如嫁给墨桦,知根知底儿的我们也放心,最重要的是……”白母顿了顿,拉着白轻的手压低了声音,可客厅里的人在看到白轻进来,听到白轻的声音都停下了谈话,所以……“宝贝啊,你有五个哥哥呢,虽然你五哥混,可他也不会允许别人欺负你的,墨家离咱们家近,墨桦敢欺负你,你五个哥哥一起上揍不死他,咱们两家知根知底儿,他要是欺负你,我让你爸你哥他们整垮墨家很简单的。”

白轻默,所以,妈妈你觉得嫁给墨桦好就是因为知根知底儿,将来整墨家更简单容易吗?!

“你可真是我的好姐妹啊,这就想着整垮墨家呢?!”墨母白了白母一眼,没好气的说道,随后笑眯眯的站起身拽着自己神不附体的儿砸走过来,拉着白轻的手放到自家儿砸手中,“你们俩未婚夫妻第一次见,你们先去聊聊,合不合适以后再说,要是真觉得没感觉那就算了反正当初我和你母亲定这个娃娃亲纯属是为了气她,轻轻完全不需要有任何压力,退不退亲都随轻轻决定。”墨母说着推了推儿砸,墨桦猛然回过神来,紧紧的握着白轻的手却不曾弄疼了她,拉着她离开了客厅。

“墨三少是警察?!”花园里,白轻坐在秋千上,一堆的猫猫狗狗围了过来,琥珀趴在她的肩头,琥珀色的猫瞳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窝在白轻怀里或者趴在她脚边撒娇磨蹭的猫猫狗狗,没有人……呸!不管是人还是龙还是其他阿猫阿狗的,全都不可能在主人心目中超过它的地位!

“恩。”墨桦坐在旁边的藤椅上,本来是下意识的点头的,可刚点了头就反应过来她看不见,便应了一声。

“警察啊……”白轻微笑,他是警察,她是罪犯,这cp可不好呢,婚约嘛,算了吧,她可不想杀人的时候还要考虑未婚夫这么个问题,太麻烦了。

“你不喜欢警察。”墨桦的声音清冷,面无表情,看起来一派的成熟稳重,一点儿都不像个十九岁的少年,反而像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可那握在一起的双手却不由握紧,显示出了他的紧张,他虽然说的是问句,可话里却满是肯定。

“唔,还好吧。”白轻微微歪头,如果说是站在妖瞳的身份上,她的确不喜欢警察,没有哪个罪犯会喜欢警察的,但,如果站在白轻这个身份上……没什么感觉,警察于她来说毫无交集,又何谈喜不喜欢。“墨三少,我累了就先去休息了,您请自便。”

白轻微笑,抱着胖胖的肥猫从秋千上站起,对着墨桦微微一笑转身离开,徒留墨桦一人,微风拂过,那一句极轻的话语,也只有风听到了。

“你可以叫我名字……”而不是那么疏离的尊称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