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3p痉挛高潮h-把腿分大点自己揉给我看

2021-06-11 16:58:23情感专区
订婚?短短两个字像一头重记砸在江蓠情的头上,令她晕头转向。这么快?原来她才是自作多情的大傻瓜,还以为他对自己的感情不是无动于衷,而是习惯性地逃避。原来他也是有感情的,也是可

订婚?

短短两个字像一头重记砸在江蓠情的头上,令她晕头转向。

这么快?

原来她才是自作多情的大傻瓜,还以为他对自己的感情不是无动于衷,而是习惯性地逃避。

原来他也是有感情的,也是可以爱人的,只是那个人不是她。

她了解了,明白了,也……放手了。

江蓠情强忍着心痛绽放一抹灿烂的微笑,云淡风轻道:“恭喜你,到时候我一定去参加你的……婚礼。”

转过身来,眼泪抑制不住流了下来。

永别了,初恋。

当江蓠情踉踉跄跄回到房间里,萧昱廷早已经等在那里,见到江蓠情失魂落魄的模样,担忧地问:“怎么啦?”他上下打量了江蓠情周身,发现完好不损,扶着她双肩,松了一口气道,“还好,没有发生什么,我还以为你被……”

江蓠情不想让萧昱廷参与她与冷寒宁的事,控制好情绪后,淡淡地说:“没有什么事。对了,再过半个小时就开始竞投了,你有把握吗?”

萧昱廷大笑起来,自信满满道:“我是谁呀!你放心,我定会拔得头筹,答应我,只要我赢了,你就答应当我的女友怎么样?”

一般女孩定会被他这么诱人的条件诱惑,毫不犹豫答应。

然而江蓠情笑笑,摇着头:“算了吧!我可不想招人怨,你的那帮红颜知己我还是不招惹为好。”

“我这是被拒绝了吗?”萧昱廷摊开手,看了一下自己,也不差啊,为什么就是入不了她的眼呢。

转眼就到了时间,各路人马准备妥当,依次就坐。经过了中午事件,江蓠情没有到场,而是留在房间里。

少了她一人倒不也想干,大家都心知肚明地不再问。

竞标过程江蓠情不知道,结果花落谁家也不清楚,她径直关上门,走出这个令她压抑的地方。

然而她还未到门口,就被两个保安拦住了。

“抱歉,小姐,我们是例行公事,冒犯了。”

对方说的颇有礼貌,江蓠情只好顺从地让他们搜身。

“砰”一支笔掉落了下来。

一个保安捡起来,凝神看了半天,问道:“这是什么笔?”

江蓠情也纳闷,自己是个画家,即使如今在公司上班,用的也是最普通不过的中性笔,这支笔造型别致,从未见过。

“这好像不是我的。”江蓠情坦言道。

一个见多识广的保安接过去仔细研究了一会儿,确定地说:“这是扫描笔。”

其他人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不客气道:“小姐,跟我们到现场说清楚吧!”

江蓠情莫名其妙:“为什么?这支笔有什么问题吗?”

“有没有问题,到了就知道了。”保安的坚持让江蓠情无奈,跟着他们进了会场。

走进去就看到萧昱廷正在台前与招标商握手拍照,看样子是达成了协议,看他满面春风得意洋洋傲视着台下就知道。

他们的进入打扰了一众人等,招标商问:“怎么回事?”

萧昱廷看向一脸惊诧的江蓠情也很不解,其他人则是瞪大眼睛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而冷寒宁冷淡地端起跟前的茶水,缓缓送入口中,仿佛外界的事情他漠不关心。

保安向大家展示刚才发现的扫描笔,解释道:“刚才在这位小姐口袋里发现了扫描笔,兹事体大所以不敢贸然放她出去,因为今天是招标的大事,为了公平起见,避免嫌疑,特带她送来检验。”

江蓠情慌忙解释:“我不知道我的口袋里为什么会多出这支笔,相信我。”

招标商接过笔,与电脑连接,发现里面却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这么可能,众人不信,有人当场提出:“会不会将机密盗走后,将里面的东西删除?”

冤枉,江蓠情大声呐喊。她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个东西的存在,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经过那人已提醒,所有人的目光变得犀利起来,仿佛她就是隐藏在暗处的商业间谍。

不行,不能就这样被冤枉,江蓠情想要自救,这时候没有人会帮自己,这不仅关系自己的名誉,更不能让冷寒宁误会。

眼见就连萧昱廷都质疑地看着她,眼里含着怒气:“我说过我不知道这支笔为什么会到我的口袋里,如果我想要盗取商业机密,为什么里面没有东西,为什么堂而皇之的让保安搜到。”

“你将机密盗取后,在我们开会的时候,一个人偷偷记住,然后销毁也不是不可能?”那人发挥着想象,毫不客气地指责。

江蓠情好像听到了多大的笑话,笑问:“那你说我盗取了谁的机密?”

这才是重点,那人也不傻,看这场招标会谁是最大的赢家,谁就最可能得到了机密,串联起来不难想象。

“江小姐,你是萧公子带来的,自然是为他服务,中午你喝醉又到了冷公子身边,那时候这支扫描笔恐怕就在身边了吧!”

那人很聪明,说得很有技巧,说着事实发生的事,没有明确说盗取机密的事,但是他的意思不言而喻,令人不自觉脑补后面的事。

江蓠情明亮的眼里滑过一丝讥讽,像是戏谑般朱唇轻启:“这位先生,说话要讲究证据,你凭着一支空空的扫描笔就一口认定我是盗窃犯,未免才有失公允。”她又转向冷寒宁:“他说我盗取你的机密,请问一下,你有什么话说。”

冷寒宁轻啜了一口茶,漫不经心地抬头,冷眼看了江蓠情期待的目光,才慢悠悠道:“我不知道。你们都见过她喝醉趴在我身上,还将我的衣服吐得一塌糊涂,为了顾及萧大公子的面子,我没有将她扔出去,还让她躺在床上,就出去清理衣服,所以这期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短短一句话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也将江蓠情扔进众人质疑的漩涡。

他的话看似云淡风轻,却重如千斤。不仅让江蓠情难以洗白,就连萧昱廷也拉下马。

萧昱廷当场脸都白了,马上就签约了,只差最后一步,他不能功亏一篑。

听着其他人开始议论纷纷,萧昱廷焦急万分。

“我说呢,怎么冷少会败在不务正业的萧公子手下,原来是这样啊!”

“这倒很像萧公子的作风,利用女人获取情报。”

其他人哈哈大笑,接着说:“谁说不是呢?幸好现在发现的早,不然招标商可就失算了。”

“……”

萧昱廷听着他们的话气急败坏,大喝道:“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然而他越是辩解,大家越不相信。

江蓠情浑身冰冷,她从来不知道冷寒宁会绝情到这种地步,眼见她陷入危境,他不但不帮她,反而落井下石,原来他真的是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枉费她对他曾经的一往情深。

苦涩的味道在心间弥漫,她的嗓子里堵了一大块棉花,沉重而悲哀。

他赢了,那诛心的话不仅让她彻底放手,也赢得了一场漂亮的反击战。

萧昱廷还在那里催促道:“江蓠情,你快点解释!”

然而,江蓠情已经没有力气再解释什么了,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了,大家猜疑就让他们猜疑吧,反正她无所谓了。

她摇晃着身体失魂落魄地转过身,被保安拦住了,他们为难地看向招标商。

“罢了,让她去了,反正目前也没有证据指明她就是商业间谍。”招标商好心地为她解围。

江蓠情就这样离去,任凭萧昱廷歇斯底里吼着:“江蓠情,你敢走。”

江蓠情离开后,没有再到萧氏企业,不用想也知道,萧昱廷会因为这件事丢掉这次的竞标,作为商人都是很看重人品,更何况是这么重要的项目。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冷寒宁竟然会使出这么卑劣的手段来赢得竞标,难道他没有能力吗?她不相信。

这时,手机铃响,她无力地拿出来,是萧昱廷。

她直接挂断,反正她已经打定主意离开萧氏,不会再回去了,她害他丢了项目,她已经没有脸再面对他了。

那边没有耐心,挂断后再也没有打来,想必是知道她的意思了。

刚想把手机收进包里,突然想起很久没有跟君乾哥哥通话了。

稳定了情绪,她拨通电话,那边很快接了起来。

两人说了一会儿,江蓠情听出他心情不好,正好自己心情也不好,于是她开了一会儿玩笑,并玩笑般想要去他那看看,约定了时间。

现在的她没有地方去,不想待在这个令人伤心的地方,正巧过去看看那边情况,就此让自己冷静下来,如果再没有结果,她要回台湾了,再向爷爷告罪自己的无能。

说好了约定明天,结果到了第二天,情况发生了变化。

那天江蓠情刚走出住处,就碰到了冷寒宁,他是特意等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