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被全村人享用的校花

2021-06-11 16:35:31情感专区
剑子仙迹知道自己被梦魇住了。因为梦魇,他的身体一动不能动,宛若石化了般。只能被动接受的感觉令剑子仙迹心中生出几分寒意,他看出这并不是普通的梦魇,而是有谁动用咒术,在他人脑

剑子仙迹知道自己被梦魇住了。

因为梦魇,他的身体一动不能动,宛若石化了般。

只能被动接受的感觉令剑子仙迹心中生出几分寒意,他看出这并不是普通的梦魇,而是有谁动用咒术,在他人脑中插入施术者的意志,强行共梦。

……也不知道好友他们眼下如何……

“砰”地一声,他被丢进一个大洞,后背撞上尖锐的石块,顿时眼冒金星,疼痛至极。

“我早就受够你了!贱人!”

“别怪我!要怨就怨你自己废物!要是你能说服你父亲,我们何必过这种苦日子!”

“像你这种女人,如果不是有个好家世,谁会看得上!我不爱你!你明白了吗!我不爱你!不要再缠着我!”

……

洞上方的男人言辞残忍,面目狰狞如修罗恶鬼。

悲伤、痛苦、不可置信……种种负面情绪因这些言辞在心底搅出惊涛骇浪,剑子仙迹诧异地发现他居然泪流满面了。

……怎么回事?

堂堂道门先天,居然因为随便一人的几句恶言狼狈成这样,这人设OOC得过分了吧!

然而,不等剑子仙迹想明白自身的异常,越来越多的泥土已被那人铲进洞里,一点点遮住他的身体——开始的几分寒意已经满到十分,道士凛然,这个咒术是想将他杀死于梦中。

洞内的空气渐渐稀薄,仿佛有无数蚂蚁自鼻腔爬进喉管再到心肺脏腑……喉咙发痒,想要咳嗽,无法呼吸……

得离开这个封闭的地方!绝对!要快!即使醒不过来,也得动起来!动起来啊!

恐惧、绝望、怨恨、疯狂……比之受男人言辞所伤时产生的还要负面的情绪喷薄而出,化作凄厉的哀嚎,简直要将道士的理智冲毁。

——林子聪!林郎!就算死,我也会化作厉鬼!回来找你!绝不会放过你!

——下地狱吧!和我一起下地狱吧!

这是一个女人的哀嚎,是她死前留下的深刻诅咒。剑子仙迹终于明白过来,他正是陷进这个女人的梦魇,把这个女人的经历感受了一遍。

之所以逃不出梦魇,正是因为他就在梦魇的“心”——这个女人的身体中,想破坏梦魇,就要先破坏自身——可问题是,也正是因为他在女人的身体中,任何动作都不受本意控制。

是了,这么戾气四溢的梦,根本无法逃离,无法冲破,只能任由这个虚假的境界给入梦之人的精神带来真实的污染与冲击——这般无能为力的感觉真是糟糕他 妈给糟糕开门,糟糕到家了!

因为窒息,道士的面庞绷出了青筋,目眦欲裂。

当最后一寸空间被泥土填埋,顿时,整个世界安静……不,应该说是变得死寂。

剑子仙迹苦笑,他这次是真的栽了。

“还活着吗?”

死寂的世界突然响起了声音,宛若天籁,而剑子仙迹的心脏也因为这个声音骤停了一瞬。

身上的土松了,被谁一点点挖开,空气从土缝间钻进去,被道士吸入鼻腔。

活着的感觉真好。

大概把一半的土挖出来后,挖土的人便不再挖下去,而是直接跳进洞里,将剑子仙迹拽了出来。

还沾着泥土的双眼看人朦朦胧胧,但因为离得近,无论如何,道士都能看清,救了他的是伊苏。

漂亮到令他道心有瑕的少女。

只是少女的神色有些奇怪,似乎有什么出乎了她的意料,令她不可置信地掐了掐剑子仙迹的脸,“怎么是你?”

怎么不是我?

“因为这是沅夫人特地为邵家小姐准备的梦魇,结果却是你代她受过,令我有些惊讶。”伊苏仿佛能听到他的心声般,掰扯着他的手指,“莫不是用了移花接木?你还真是个好心人啊。”

移花接木,道术中的一种,可以将受术者所受的灾祸转移到施术者身上。

伊苏的话令剑子仙迹有了几分思量,他静静把对方望:你与沅姬联手?

“当然——不啊。”伊苏笑眯眯地说,道士在她说出前两个字时的表情很好地愉悦了她——错愕、恍然、自嘲——所以她才最喜欢看人想当然,因为脑补后又被打脸的样子真是有趣极了。“我可是最看不得小姑娘受苦的,才特意做了次红领巾,不成想没救到美貌女郎,却救到了个英俊的道长。”

“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这是佛家的思想,那道家是什么样的?我救了你,你是不是要以身相许?”

剑子仙迹觉得还是把他重新埋进土里吧。

“哈哈哈哈哈看把道长吓的。”伊苏抹净道士脸上的土,“剑子仙迹对吧?记住了,你欠我一次人情。”

“回去吧。”

一句“回去吧”,剑子仙迹从梦中清醒,窗外已是晨光微熹,白衣的道士揉着眉心,心情五味陈杂,联想到少女最后那个狡黠的神色……到底,也算是个好梦?

道士从床榻上起身,出门,一大清早阳光正好空气正好,他绕着回廊而走,行至后院,正遇上打水的伊苏,真真儿地,好巧不巧。

少女看到了他,温言打着招呼:“早安,道长。”说完立刻又低头忙起手上动作,剑子仙迹见她转动辘轳,轻松利落地从井里打上一桶水,又将水倒进盆,然后将一张脸浸入水里。

好一会儿过去,伊苏才从盆中抬起头,见道士还立在原地,直接顶着一张水淋淋的脸走过去凑趣,“道长可是想洗漱?正好这儿还有半桶水。”

剑子仙迹看着伊苏,这时的少女是真实的,而非梦中身。

光从四面八方映来,将那张本就白玉无瑕的面庞照得越发剔透晶莹,仿佛即将就化成一汪水,而比水还盈盈脉脉的,是嵌在那张脸上的红蓝异眸,璀璨耀眼如最上等的宝石。

真漂亮。

“多谢。”

“不谢。”伊苏说,“早餐吃米粥和素馅儿包子,如何?”

剑子仙迹:“贫道吃什么都行,但其他人也许会有不同意见。”

“明白了,我会把粥煮得更烂糊些。”

“……”

直到伊苏袅袅婷婷地走远,剑子仙迹始终没问出口,那个出现在梦魇中的她究竟是不是她。

雨过天晴,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

一行人吃着早餐,为今日的行程作出安排。

伊苏和赭杉军自然是要继续向云梦泽深处而去,伯藏主和允爱君也是如此,至于剑子仙迹和笑封君,这两人本想先送邵灵回去月华之乡,但后者坚决地摇头,“我不回去。”

“不回去,你想去哪儿?”笑封君反问,“无论如何,让家人担心都不应该。”

“他们才不担心我!”邵灵倔强地反驳,“轻易地为我定下婚事,又轻易地毁去约定,他们怎么不为我想想,背信弃义,城里的人会如何看我?他们担心的,从来只是自己的利益!”

“等我想通了,我会自己回去的,但现在,我不回去。”

剑子仙迹一叹:“你要是一直想不通呢?”

“那我就永远不回去!”

沅姬为自己斟了盏茶,流水入杯撞出“汩汩”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厅中尤为分明。

剑子仙迹有些烦躁。

他理解邵灵,但如果放任对方与危险在一起,他良心上过不去。

最后还是伊苏圆了场——

“我同赭杉看完‘夏之雪’就会回来,时程三四天,我想足够邵姑娘思考人生了,等我们回来时,如果邵姑娘想通了,我们来送她回月华之乡,如何?”

剑子仙迹哑口,他下意识看了眼话题女主,对方点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吃罢早饭,众人决意离开,走之前,剑子仙迹单独去见了沅姬。

“沅夫人。”

“道长。”

妇人依旧是初见时的一袭紫,但衣裳的样式有了变化,她坐着瞧着走近的白衣道士,莞尔而笑,“不知道长还有何指教?”

剑子仙迹一拱手:“贫道谢过夫人借宿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