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浪受双性(h)健身房-分手前夜要了他八次

2021-06-11 14:49:16情感专区
这注定了是不平静的一天,请安后的一场大雨不断的冲刷着这座宫殿,直至夜晚都没有停下来的迹象。沈清乐的心里是充满恐慌的,整个心脏都是止不住的颤动,怎么也无法平静。她又不是傻

这注定了是不平静的一天,请安后的一场大雨不断的冲刷着这座宫殿,直至夜晚都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沈清乐的心里是充满恐慌的,整个心脏都是止不住的颤动,怎么也无法平静。

她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那信是在严成瑜手里。可是这一整天严成瑜都没有发作些什么,反而更令人不知所措。有些时候,心中的怨愤发泄出来,远比压在心里要好。

可是严成瑜不说,沈清乐也不是主动找他谈心的人。这件事无论沈清乐怎么说,都是错的。只能在心中暗暗祈祷严成瑜能来找自己,就算是来找自己麻烦也是好的。

怨愤一旦积压,爆发起来就不仅仅只是每一次小爆发的总和了。

清宁宫的沈清乐在静静的祈祷严成瑜的到来,另一边的太极宫里,严成瑜在静静的喝酒。

是的,非常的安静。

严成瑜在慢慢品味酒的滋味,不疾不徐,好似这是世界上最令他专注地事情了。

免了李福想要上前为自己倒酒的动作。抬手为自己斟满一杯酒,再一点一滴的饮尽。没有丝毫的匆忙,随着喉结的滚动,美酒流入了胃部,想要拥抱严成瑜寒凉的身体,却又被他驱逐。

严成瑜左手转动着琉璃杯,眼光却落在李福的身上:“小李子,你知道喝酒跟喝水的分别吗?酒,越喝越暖;水,会越喝越寒。

可是朕想着喝杯酒暖暖身体,怎么越喝,心就越冷呢?”

李福对于严成瑜所说的喝“杯”酒不敢苟同,因为放眼望去,已经是满地的酒坛子了。李福也不知道严成瑜今晚到底喝了多少酒。从太后那里用完晚饭回来后,他就没停止过喝酒,李福看着严成瑜一直很清醒的样子,也不敢拦着不让他喝酒。

“不爱,哈哈,不爱!沈清音你真是够绝的,我严成瑜是什么人,你说不爱就不爱的!既然确定了不爱,为什么还要看着我为你疯,为你狂!你到底把我放在哪里!哈哈!”

严成瑜的右手紧紧地捏住沈清音写给沈清乐的信。

没错,这封信又到了严成瑜的手中,连带着沈清乐仿冒的信也在他手中!

我的小阿乐,你连我都想瞒着,连你不把我放在眼里!

“小李子,摆驾清宁宫!”严成瑜眼里冒着火,开口说道。

李福却有着片刻踌躇,劝道:“皇上,夜已深了,皇后娘娘怕是已经休息了,您要不然明……”

严成瑜伸手止住了李福接下来的话,抓住了他的领口:“到底谁是这皇宫的主人,是朕还是她?朕要她起来,她就得给朕起来!走!”

说完这句话,严成瑜就踏出了宫门,直接闯入了雨中。

“皇上!皇上”李福立刻跟了上去,想劝他坐着轿辇过去。大雨里的一仆一主争执着,严成瑜一把将李福推到,任他跌坐在雨里,头也不回的奔向清宁宫。

大雨瓢泼,不知是谁心里的泪在流。

李福慌忙站起了身,继续朝着严成瑜的方向追去。

等到李福踏进清宁宫,就看到一个宫装女子将严成瑜扶进了内室,“樱叶,还是我来服侍皇上吧。”

看着沈清乐并未出现,李福大约猜得出来,她已经睡下了,想着樱叶一个守夜宫女服侍皇上不方便,便开口提议。

樱叶打量了一下李福一身的狼狈,眼睛甚至被大雨冲刷的都睁不开的样子,小声说道:“李福公公还是先处理一下自己吧,樱叶也是可以的。”

李福想着樱叶应该是叫了其他宫人帮忙,看了看浑身湿漉漉的自己,李福也觉得现在这个样子不适合服侍皇上,就找地方处理自己去了。

“沈清乐,你到底在磨磨蹭蹭些什么。”被樱叶扶住的严成瑜有些不满的在她耳边说。

樱叶并未答话,而是慢慢的扶着严成瑜走进了侧殿。

守夜的宫人自然不只樱叶,但是其他人都被樱叶打发着去做别的事了,只有樱叶一人单独照顾严成瑜。

严成瑜之前喝的酒,酒劲终于上来了,又加上淋了雨,脑子早就昏昏沉沉的了,已经分辨不出谁是谁了,只管把樱叶当成了沈清乐。

樱叶正在给他脱去已经湿了的衣裳,就被他一把拉进怀里,用手钳住了下巴:“沈清乐,既然你姐姐想让朕和你好好过,那我们就好!好!过!”

瞬间就将樱叶压倒了自己身下,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樱叶也不做反抗,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环住了严成瑜的腰部。

李福梳洗干净出来的时候,拉住了正匆忙走过的宫人,问道:“皇上呢?”

宫人知道李福是皇上身边的大太监,有些拘谨的回答:“皇上被樱叶姑姑,送到侧殿梳洗了。”

李福点点头,暗自觉得沈清乐训练宫人不靠谱。毕竟皇上来了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不通知一宫之主,而且怎么能只留樱叶一个人伺候。

走近沈清乐的睡房,却没有看到该当值的宫女,李福却是站在门外止步了,虽然说他是个太监,但是直闯皇后寝宫一事他还是没那个胆子做的。

“李福公公?”一个细小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他背后。

看到李福被自己惊吓住的样子,来人还是有一些羞愧的。

“奴婢是皇后娘娘宫里的二等宫女缨絮,见过李福公公。不知李福公公站在娘娘房门口何事?”

李福在心里暗叹了一口气:“皇上来了!”

缨絮立刻睁大了眼睛,伸手推门走了进去:“婢子去唤醒娘娘。”

李福这时才觉得这清宁宫里有那么一点规矩。

沈清乐也来不及打扮些什么,只是披了外衣就出现在李福面前。“还请公公带路。”

慢慢的走近偏殿,三个人都听到了一些细碎的声音,沈清乐还未及笄,自然不懂这声音代表着什么,李福却是严成瑜的贴身太监,这男子的低吼和女子的□□连在一起是什么意思,他了解的可谓是通透。

半倚着房门,沈清乐也没有推门进去,凉凉的看向李福。虽然说不懂其意,但是看李福变幻莫测,尔后又小心翼翼看向自己的样子,沈清乐毕竟是在宫里住了那么久,倒也猜出了个大概。

“缨絮,传令下去,这侧殿不许其他人靠近。今天晚上的事情,谁要敢泄露了半个字,就别怪本宫心狠。”

缨絮听了沈清乐的话,就匆忙前去布置了。

沈清乐之前为了等严成瑜,一直到很晚都没睡,才将将睡着又被唤醒;李福则是一直陪严成瑜到了现在,中途还淋了雨,两人都困乏的不想说一句话,却只能这般尴尬的站着。今晚注定是休息不得了。

李福觉得自己站在这里这样听倒没事,只是沈清乐在这里着实不合适:“娘娘要不先去正殿等着,等皇上完事……再处理后面的事”一向自诩脸皮够厚的李福,在和沈清乐谈论这件事的时候也顿住了。

沈清乐抬眼望了望里面,想了想:“好吧,公公和本宫一起去正殿候着吧。”

既然沈清乐这样说了,李福也只好耷拉着脸和沈清乐一起前往。

缨络、樱花、缨絮、半夏、甘草、兰草、萱草,清宁宫中地位较高的七个宫女乖乖的站在沈清乐面前,低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李福站在沈清乐身旁,自然也感觉到了这浓重的低气压。

沈清乐不咸不淡的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盖,久久才出了声:“以后就只剩你们七个人了,大宫女的位置空了一个,我想着让缨絮再进一位,你们没什么意见吧?”

几个人都摇了摇头,沈清乐也对她们的不争不抢表示满意。

李福却是有些无语,他以为沈清乐是要训话或是怎样,没想到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这种事情。

“至于樱叶,”沈清乐的表情也有些不对劲了:“还是等皇上来决断吧。

倒是你们和她的身份现在是不同了,说话做事都要注意一下。”

“娘娘。”作为沈清音之前最信任的大丫鬟缨络觉得自己必须要开口了。

毕竟她们之前不是沈清乐的丫鬟,之前也不怎么熟悉,在沈清乐入宫之时带着她们是因为她的丫鬟不懂得宫规,只是后来沈清乐也愿意重用她们,而不是将她们摘出去,缨络也很是感激。

可是这一次樱叶不论是处于何种缘由做出这种事情,她们在沈清乐心中的位置已然是岌岌可危,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沈清乐还是提拔了缨絮,而不是她自己的丫鬟,缨络心里还是说不出的感动。

“好了,缨络,本宫现在不想听,什么都不想听。这种事情,人各有志罢了。”沈清乐冷冷的眸光扫向一直在装隐形人的李福。

李福心里却暗自叫苦,这种后宫女子的私密谈话,他一个皇上身边的太监在参合什么。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他是躲也躲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