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全村人享用的校花雯雯-分手炮为什么那么卖力

2021-06-11 14:40:33情感专区
果不其然,当柯洛从韩轩的嘴里听到那个挑战着众人神经的价格时,不由张大了嘴,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她,像是要从那张精致淡然的脸上看出点儿玩笑的成分。可惜,韩轩向来都不是意从人愿

果不其然,当柯洛从韩轩的嘴里听到那个挑战着众人神经的价格时,不由张大了嘴,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她,像是要从那张精致淡然的脸上看出点儿玩笑的成分。

可惜,韩轩向来都不是意从人愿的主儿,柯洛的期望,在久久的审视之后,终于挫败而归。

只看她正安静地伏在办公桌上,认真地浏览者手上的文件,丝毫没有被柯洛那怪异的视线所干扰,或者说,是她自动闭屏了。

“你…你不觉得这个价格,有点儿像是开玩笑吗?”50支枪800万,楚非凡是疯了才会答应这种价格。

办公室里沉寂了许久,久到韩轩以为柯洛已经石化了的时候,对方终于开了口,那隐晦的语气里带着的小心翼翼地试探,是谁都难以忽略的。

难得的,韩轩终于放下手上的文件,抬起头看他。那张平静淡然的脸上写满了‘我像是在开玩笑嘛?’这样的意思。

“可是800万…是不是太??”

柯洛脑子快速运转,想着该怎么把接下来的话说得更委婉一些,不想韩轩却已经开口,打断了他。

“知道什么是醉翁之意吗?”

“…...”对上那双洋洒的眸子,柯洛之前那一脸不可置信的惊奇瞬间换成了错愕,随之又脸下眼睑沉思了起来——

先是费恩的货被扣,然后韩轩回国,再到马六甲干掉海老,接着肖建禹硬闯包厢探底,随后是穿暖花开时装展,最后楚非凡莫名其妙的开口跟他要枪支!无一不说明了…

“你…你不会是想告诉我,楚非凡就是那个醉翁吧?”随着那暗暗的心惊,柯洛盘旋脑海的话也脱口而出,虽是疑问的语调,却一点儿也不疑惑,但此刻,他更希望看到韩轩的肯定。

“谁是醉翁不要紧,重要的是,他想挖人,那就得拿得出挖人的本钱不是么?”韩轩并没有直接回应他,只轻描淡写地抛出了个令柯洛更感兴趣的话题。

果不其然,柯洛在听到韩轩的回应之后,刚刚还紧皱着的眉,逐渐舒展,最后居然挑起唇,笑了起来。

“可是800万,还是太贵了!”盯着仰靠在转椅上的人,柯洛笑得那个叫灿烂。

要知道,就算是国内的一线明星,出场费也没有那么高的啊。

“怎么?我不值那800万?”韩轩停下旋转钢笔的动作,侧头盯着他,那双海蓝色的眸子,仍旧之前的平静无波,却成功的让柯洛止住了笑。

“哪能啊?您可是Esay的boss,再多他十个八个800万都不为过!”柯洛连连摆手否认,可心底却憋笑憋成了抽搐状。

原来就知道这货腹黑,却不想还能黑到这种程度。前两天刚刚忽悠了费恩200支枪不说,这会儿还将这50支枪卖到如此天价,理由居然还是那个莫须有的出场费…不知道楚非凡听到这个价格,会是什么反应?

嗯…倒是很期待夜晚的到来了呢!

当然,韩轩从费恩那里弄来的这200条枪,其实也算不上是忽悠,只是价格稍稍高了那么一点点而已,甚至某种意义上来说,那绝对是等价交换——比如说时间,比如说物质!

只是她做事向来如此,不想让人沾手的事儿,她绝对不会留下蛛丝马迹。再加上她以往的作风,柯洛误认为是费恩被她忽悠了也不为过。

“…对了,还没有蓝狐狸的消息么?”于他那狗腿的恭维,韩轩并不感冒,只不咸不淡地开口,问出了困扰了她两天的问题。

确实,从那晚之后,蓝梦语就再没在她的眼前出现过,就恍如人间蒸发了一般,哪儿都没有音讯,这样莫名其妙的销声匿迹,着实让韩轩感觉烦躁。

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朋友,她到底有些了解蓝梦语,那个女人说过的话,从来都不会食言,所以,她可不认为,蓝梦语是自己想通了,然后给自己来个不告而别。

“呃…没有!”突然转移话题,着实令柯洛感到怔忪,回过神之后,立马又干脆利落地丢出俩字。

他是绝对不会告诉她,此刻的蓝梦语,就住在云顶大厦的VIP套房里享受着美酒香槟的。

虽然平日里,他和蓝梦语一见面就掐没错,但那只是调剂调剂韩轩身上泄漏出来的阴郁气氛,如今韩轩要遣散他们,那么他们就有必要‘同仇敌忾’不是?哪怕这个‘敌人’没有恶意,哪怕这个‘敌人’还是自家boss!

所以,绝对不能说!坚决不能说!因为只要一说出口,那么必定见光死,到时不仅是那只骚-狐狸,恐怕就连自己,这日本!不去也得去!

想着那晚自己可是‘威胁’、‘恐吓’该用的都用了,才换来这个岌岌可危的机会!柯洛在心底,给自己的嘴巴打了个死结。

“没有?”盯着那一脸坚定得有些不正常的人,韩轩微微眯起的眼睛,眸子里写满了不信任。

“…真的没有啊boss,你也知道那晚那只骚-狐狸走了之后,我还在这里接的楚非凡的电话,下去的时候已经不见人了!”柯洛赶忙竖起三支手指,一脸苦恼的解释着,那哀怨的语气,似真似假。

“行了,你先出去吧!”韩轩也懒得去猜,坐直了身子就捞过之前置在一边的文件,明显一副赶人的模样。

想着只要那女人不会突然冒出来跟着她瞎折腾就行,其他的管她死哪儿去?可是,有谁能告诉她,很多事情,都不是意从人愿的呢?

“是的,boss!”随着韩轩的声音入耳,柯洛如蒙大赦,转身就往门外走去,那转身抬腿的动作,简直流畅到行云流水,照韩轩的话说,那不叫走,那叫逃!

是夜…

平日里喧闹的罗湾码头,也随着夜幕的降临逐渐恢复平静。昏黄的路灯将囤积在码头上的一个个集装箱的身影拉得老长,显得格外沉寂,只闻得海浪轻轻拍打着堤岸的声音,远处的探照灯时不时扫过,给这份惬意的沉静添加了些许别样的喧哗,看似矛盾却一点儿也不违和…

可惜,不多久,就看见两处耀眼的车灯,从直角处转来打破了这幅美妙的夜曲。只看它正不急不缓的由远而近,最后停在了3号港口的方向,车上的人只熄了灯,却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近了看,才知道,那是那晚停在云顶大厦停车场里的那辆卡宴。

“还有多久?”沉寂了一会之后,车上才传来楚非凡的声音,许是之前一直在假寐,这会儿的声音,倒是比起以往,要沙哑许多。

“马上就是了!”肖建禹看了看手上的表,开口答道。

“嗯…”楚非凡微微动身,换了个坐姿,便不再多话,就连轻磕着的眼睑,都懒得抬一下。

车厢里再次陷入寂静,肖建禹微微侧头,看向后座上的人,英气的俊眉不由皱起——

心底盘算着,接下来的事该如何解决。

毕竟那晚发生了太多事,多到令他难以预料——因为那个人的那张脸,更是因为那□□的挑衅!还有如今这般,着实令他措手不及…

想起那晚回去之后,楚非凡那个阴沉的模样,都不禁令他一身冷汗。他完全不敢想象,如果那个人真的是洛夫人,如果他俩真的碰到了一起,后果会是什么…

“来了!”随着从远处传来的两声钟响,坐在驾驶坐上的人突兀地开口。

收回杂乱的思绪,肖建禹就从后视镜里看到往他们身边行来的车子。因为隔得太远,再加上对方开着车灯,他并不能分辨车子的款式和颜色,这让他愈发忐忑起来。

“哼…倒是挺准时!”坐在后座的人到底看不到肖建禹的神色,只微微抬起眼睑,听着那仍然萦绕在耳畔的钟声,哼笑着说到。

楚非凡的话刚落,便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刹车声,接着车上的几人下车,昏黄的路灯下,柯洛那优雅的身形尤为刺眼,却令肖建禹忐忑的心情,稍稍平静了许多。

“真不好意思,让楚总就等了!”柯洛抬手撑着车顶,俯身对着后座那个还没降下的车窗说道。

“我们也刚到!”随着楚非凡的声音,阿ken已经将后座的车窗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