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分手后男的要求最后再做一次,与子乱来小说

2021-06-11 14:26:53情感专区
作者有话要说:....原谅这文发展得有点缓慢..呼呼//  晚饭前,越前家-----充满雾气的浴室里,龙马仰躺在注满水的浴缸里,日光灯下的神情慵懒而又带着一丝疲惫。微微扬着脸,墨绿的

作者有话要说:

....

原谅这文发展得有点缓慢..

呼呼//  晚饭前,越前家-----

充满雾气的浴室里,龙马仰躺在注满水的浴缸里,日光灯下的神情慵懒而又带着一丝疲惫。

微微扬着脸,墨绿的发丝完全浸没在了水里。。。

脑海里却依然不断回想着下午的那场比赛---

立夏的匆忙离开使得比赛无疾而终,多少让他觉得有点遗憾。。

“呼。。。“深吸了一口,脸也完全没入了水中。

发丝微微在水里荡着。。。

“咣----”浴室的门突然间被人使劲地推开了。

“。。。出什么事了?”龙马从水中探出头,一脸的惊诧。

“呐。。青少年!我来啦!!”

南次郎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肩膀上还挂着只黑色的猫咪。

“。。干什么?”龙马顶着一额头地黑线盯着南次郎。

“呐。。。这个。”南次郎突然伸手将肩上的立夏扔向龙马:“你表姐吩咐了,帮小猫咪洗澡,哈哈!”

“呃?。。为什么!!”侧身闪过某只迎面飞来的猫咪,龙马不满地吼道。

呃。。所以,我们可怜的立夏,就这样华丽地落进了浴缸里,扑腾着爪子痛苦地挣扎着。。。。

“哈哈。。。青少年,你就好好地和小猫咪在浴缸里培养感情吧!”丝毫没理会龙马的叫声,南次郎撂下几声笑,潇洒地转身离开了浴室。。。

门又被“咣”地关上了,南次郎地怪笑还再不断隐隐地传来。

“可恶的老爸。”

龙马狠狠地瞪了一眼已经关上的门,却也只能无奈地默认自己一直被对方欺负的命运。

同时,在水里扑腾了许久的立夏,也好不容易抓住浴缸边缘,喘着气的同时也特鄙夷地望了一下门:

该死,就不能温柔点嘛!!害我差点溺水 - -|||

“喵呜~~~喵呜~~~”喋喋不休的咒骂在龙马的耳朵里全化成了一声声猫叫。

转过身盯着浴缸里湿淋淋的小猫,龙马突然有种无力感。

叹了口气后,又全部没入了水里,也顺便拉着立夏的尾巴,把他拖了下去。

“喵呜~~喵呜~~呜。。。呜。。。”

立夏再次惊慌地扑着水大叫,声音凄惨得连厨房里的几位都听得清清楚楚。。

“看来,立夏和龙马相处得不错哦。”

奈奈子眯眼很欣慰地笑了一下。

“恩。。是呀!”伦子也附和了一声,继续低头抿着杯里的茶。

“哈哈。。。青春啊~~青春。。。”

南次郎继续他的无理头。 - -|||

“喵呜~~(救命啊)”

立夏无力地叫着,但估计也没人听得懂。。

西西。。。 - -+

次日,越前家的屋外-----

“就是这样。。。”立夏抬头瞄了一下草灯。

“今天不能去学校了?”草灯诧异地看着维持猫样的立夏。

立夏点头。

“立夏知道擅自使用法术的后果吗?”

草灯一脸微笑。

立夏继续点头。

“被你哥哥知道的话。。。”

“草灯!!”

立夏着急地抬起眼,草灯低头看了立夏一眼,随即叹道:“学校那边我会帮你请假,至于清明那边我也会想办法帮你瞒着。。。”

“草灯!!”

紫色的猫眸一瞬间化成无数星星盯着草灯。

“但绝不可以再有下一次了。。”

有点无奈,宠溺的语气。

“恩!知道草灯最好了。”

看着立夏的笑脸,草灯也唯有苦笑地帮立夏收拾烂摊子的份了。。。

用清明的话就是:

草灯,你太宠立夏了。。。都快成他爸了。。 - -|||

不过,有这样可爱的儿子,咬牙也认了。。

西西。。。

“呃?生病?请假?”

龙马疑惑地盯着旁边一个上午都空着的位子。

昨天不还好好地和自己打网球吗?突然离开的时候,他的脸色的确有些不正常。。。

但。。。

出什么事了吗?

“呃?。。”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龙马不爽地撇了撇嘴:我干嘛那么关心他。

咬了咬唇瓣,龙马垂下头,打算睡一觉,免得脑子总是七想八想的。

但是,就在他快要完全熟睡的时候-----

“越前!越前。。出来一下。”

老师的一顿河东狮吼,当下惊得龙马睁开了眼。

看着门口叉腰看着自己的欧巴桑老师,龙马揉揉头发,无力地向外蹭去。

体型可怖的老师还没开口说话,就先把一堆讲义塞在了龙马手了。

“咦?”不解。

“清柳请假,知道吗?”

“恩。。”那又怎么了?

“那就麻烦越前同学把今天的讲义交给清柳了!”

欧巴桑老师笑的一脸温和。

“呃?”大脑有一瞬短路。

而这时,老师已经摇着肥硕的腰肢转身同龙马说掰掰了。

所以,当我们的龙马同学回神过来的时候,走廊里就剩下他和手中的一叠讲义而已了。

“切。。为什么叫我,我又不知道那家伙住哪?”

龙马一脸黑线地拖着脚步回到了教室里。

面对所知情况几乎为零的清柳立夏,龙马最后只能把讲义郁闷地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我回来了。”

“立夏-----立夏-----”

刚进玄关就听见奈奈子的声音。

“怎么了?”龙马放下包问。

“哎?龙马。。。看见立夏了吗?”

“又不见了?”似乎很习以为常地丢了一句,龙马的脚踏上了楼梯。

“没啊?刚才还在呢!今天难得安静地在家呆了一天,怎么刚喝完牛奶就不见了。。。”

微微白了一眼,龙马单手握上了自己房间的门把:

“也许只是吃饱躲在哪里睡觉而已。”

“这样。。那会在哪里呢?”

奈奈子郁闷地托着下巴。

“应该。。。”龙马叹着气边推开了门,然后,瞬间愣在了那里:“啊????”

“怎么了?”

奈奈子仰首诧异地看着愣在房间门口的龙马。

龙马微微转身,一手捏着太阳穴,一只手无力地指了指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