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视频-班长是全班的玩具

2021-06-11 14:20:03情感专区
今日是廿日,恰好是吕洞宾徒弟之一的“金虚子”卓凤鸣来到山阴面的剑气厅残骸静思的时候。午后的阳光并不灼热,只是浅浅抹在松枝上,偶有些雀儿在林中轻啼。他熟练的在

今日是廿日,恰好是吕洞宾徒弟之一的“金虚子”卓凤鸣来到山阴面的剑气厅残骸静思的时候。午后的阳光并不灼热,只是浅浅抹在松枝上,偶有些雀儿在林中轻啼。

他熟练的在残垣中找了个尚还平整的墙墩,广袖中内力一震,拂去上面的积雪,默默的坐了下来打坐,没过多久也听见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脚步沉浊,不似习过武的人,不禁睁开眼看了过去。

只见远处的松林中跑出了一个白发的小男孩,眉目精致令人见之忘俗,身穿着那套名为“坐忘灵风”的门派道袍,腰间系着莲华银扣的腰带,上面白色的流苏穗子随着跑动在风中飘舞,脸颊挂着因激烈奔跑浮起的红晕,眼睛亮晶晶的宛若星辰闪烁,粉嫩的唇呼出白白的雾气。

卓凤鸣已经很久没有在门派中见过这么小的男孩了,真像一只刚能自己爬出窝的小白羊,他想。

这样可爱的孩子是很难让人不在意的,卓凤鸣突然想起这就是这座残垣之前主人的小徒弟,华山上下都在说的天生白发的孩子。

他不由伸出双臂抱起刚刚停在面前喘气的这只小羊羔,真轻啊,几个徒弟都渐渐成人,他都快忘了抱着孩子的感觉,“你是谢离?”

“嗯!身上背着这么大一把古剑......您是卓师叔!”谢离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这位魁梧的师叔,他对这位在纯阳算是特立独行的师叔一直好奇,不由盯着卓师叔身上的大铁链和巨剑。

“嚯,小家伙,你认识我?我似乎还是第一次见你。”卓凤鸣见他认出自己,不由吃惊。

谢离开心的点点头:“卓师叔天生力大无穷,我听师兄说过。”可他想了想又问道:“可是为什么卓师叔要用这么粗的锁链把这柄巨剑锁在身上呢?”

“哈哈哈哈哈,这事儿,就和你师父有关啦。”卓凤鸣看他苦思冥想的样子,不由大笑起来。

“我师父?为什么呢?”听见这事居然和那个素未谋面的师父有关,谢离的好奇心也迅速活跃起来。

“这件事儿,就要从很早很早说起啦。”卓凤鸣抱着这个天生异象的孩子,不由回想起自己的童年......

“金虚子”卓凤鸣出生于洛阳的着名书香门第,他一生下来就是个怪胎,比普通的婴儿大了好多,他娘也因此难产而死。卓家一直因文墨着称,但是卓凤鸣却生得又高又壮,不仅不喜欢读书,而且好勇斗狠,到处惹是生非。

他天生神力,十二岁的时候,一次贪玩,他竟将洛阳府门前的石狮子举起来,游街示众,吓得连衙役们都不敢阻止。卓父为此大伤脑筋,他非常不喜欢这个儿子,碍于自己名门望族的面子,只能严加责打,但又无济于事。

直到卓凤鸣十五岁时,吕洞宾仙游至此,来卓府作客,却发现一派书香的庭院中有一个人高马大的男孩子扛着一块青石板罚站。吕洞宾细细打量,发现这个孩子骨骼异于常人,是块练武的好材料,于是爱才之心顿起。

问起卓父外面孩子的情由,卓父叫苦不迭,吕洞宾莞尔一笑,走出门去,用拂尘在他所扛的青石板上拂了几下,卓凤鸣顿觉有泰山压顶之力,忙运力扛起,突然感觉背上一轻,石板竟然一下化成碎块,脚下的石板上竟然有两个清晰的脚印。从来不服人的卓凤鸣一下子惊呆了,卓父见吕仙人对此子有兴趣,忙行大礼请他收卓凤鸣为徒。

卓凤鸣进入纯阳后,在师父的□□下武功精进神速,性格也稍有收敛。大师兄谢云流叛出师门后,吕洞宾一直郁郁寡欢,卓凤鸣觉得纯阳内乱是朝廷权力斗争造成的,一直对此心怀愤恨。

一次,宫中派人来纯阳要查封以前谢云流的居所--剑气厅,卓凤鸣听闻此事,一怒之下赶到剑气厅,奋起神威,片刻之间,竟然将之化为残垣,前来查封的官员吓得体若筛糠。

吕洞宾听闻之后,为了改变他狂躁的脾气,将自己年轻时使用的一把巨大的古剑,用铁链锁在他身上,以压制他心中戾气,并罚他每日在损毁的剑气厅静修思过。

许多年过去了,师父对卓凤鸣的责罚早已取消,而每月廿日在这冰雪覆盖的断壁残垣中静思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身上的古剑亦一直未曾取下,除了束缚更多的是他对自己的一种提醒。

“宫中为什么要来封掉师父的屋子呢?”谢离听了这个故事,许久抬起头问道。

卓凤鸣摸了摸他的头:“因为一个想当皇帝的人,是不会容忍面前有任何威胁到他宝座的事物存在的。”

“那现在的皇帝也是吗?”

“只要是皇帝,永远都是。否则,他就将不是一个真正的君王。”卓凤鸣看着这满地残骸,无奈的下了这个定论。

“我听师兄说,只要我好好以后学道习武,长大了一定能见到师父的。”谢离揪起袖子上的穗子,垂眸低声说,“师兄总是在思念着师父,师父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见师兄呢?”

“也许,有缘之时终会相见吧。”卓凤鸣想起那个江湖上广传的“东洋剑魔”,心中暗叹一口气,也不知那人归来,到底是好是坏。

“卓师叔,师兄他们日日修习剑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每个人的目的也许都不同,可是若是剑术大成之人,大概都是为了守护什么东西吧。”卓凤鸣想了想,答道:“就像掌教师兄的剑是为了守护纯阳,藏剑山庄叶英庄主心剑大成是为了守护家族,当年的公孙大娘剑术绝伦,心中亦满怀对飘零孤女的怜惜。”

“师父的剑,是为了守护什么呢?”谢离问,“难道是为了守护重茂太子吗?”

卓凤鸣被这童言逗得不由发笑:“谁知道呢,也许是为了守护他心中的道吧。”

谢离记得《道德经》中的“道本无名,强名曰道。”说的是天道。“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吗?我的又是什么呢?”

“哈哈哈哈,这就要你自己去寻找了。”卓凤鸣看着这个冰雪聪明的孩子,自己在他这个年纪还在惹是生非呢,哪知什么“道”?

眼看天色渐晚,林中的鸟雀都已经回巢,日光已从天边渐渐消失。谢离想着若是再不回去,师兄师姐们该来寻他人了。

卓凤鸣低头对谢离说:“是时候回去了,师叔送你回剑意厅吧。”

谢离点点头,他也想回去问问,师兄的“道”是什么呢?

正当从论剑峰的主峰山阴一面走回山阳一面的剑意厅的时候,谢离便开心的穿过院门向正厅跑了过去,师兄往日这个时候应该早已回到正厅和师兄师姐师侄们一起将晚餐端上桌。

而今天的庭前却站着几个身着华丽道袍,头束高冠的同门师兄,他们神情倨傲的站在门口,对洛风道:“就你们静虚,还想去看名剑大会?”

“静虚也是纯阳一脉,如何不可?”洛风怒道,他已知“东洋剑魔”夺帖一事,若是真的是师父......

“呵,既是我们紫虚子师尊决策这次去观会的人选,必定要能代表我们纯阳宫上下的脸面。就你们?”张子卿嗤笑一声,“几个叛逆之后还真敢妄想呢。”

“你...你说谁是叛逆?你还真当三清殿的房子是纯阳宫门面,你们自己就配自称纯阳门面了?”聂冲是洛风的徒弟,如今也不过年方十六,他气得全身发抖,“我观阁下雄姿英发,可敢与我一战?”

“呵,我等不过是来通知你们一声门派安排的事宜罢了,师侄何须在这舞刀弄剑的比划?仔细可别闪了你的腰,没法去给那些江湖败类们送饭呢。”张骁心知这样下去洛风必会与自己一战,自己的修为自己清楚。

虽然作为紫虚首席弟子,武功定然不弱,可是与洛风比起来,定是毫无胜算,他眼珠一转,不由计上心来,“呦呵,你这不是有个小师弟么?可巧,我这也有个小师弟。我俩皆是首席弟子,打斗起来传出去声势未免太大,不过小师弟可就没什么了。”

“谢离今年不过五岁,连剑都握不住,你这师弟该快十五了吧。比武?你可真有脸说!”洛风听到这无耻之语,不由更是愤然。

“呵呵,不敢就是不敢。”张骁得知自己谋算得逞,不由洋洋得意起来,“你那师弟不是常被长辈夸赞聪颖?那既然无法比武,那便比比道藏?”

“比就比!岁数大有什么好得意的?”谢离看着这些个虽和自己身为同门,却常常排挤静虚一脉的人,前所未有的愤怒充斥了他的心灵。

“小离!”洛风不由担心,虽然小离常常去于睿师叔那里看书,但毕竟年纪尚小,那马蹄虽然也才十三岁,却是因为早慧而被祁进待在身边时时教导,背诵经书颇有火候也是门派上下皆知的。

“师父,让小师叔试试吧。”洛风的二弟子霍方说道,他平时经常和这位小师叔说话,他知道这个小师叔虽然年岁不大,却比那个天天当面吹嘘背后拼命努力只为搏个“慧质”名头的马蹄有天分得多。剑意厅藏书不多,小师叔在于师叔那儿看过什么书后还要回来为自己和秦鹤师弟讲解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