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分手那天我们做了八次-带着哭腔带玉带玉势惩罚

2021-06-11 14:15:23情感专区
主持人“请三位评委点评并打分。”评委“这首歌很有意境”夸歌不夸人“九分”评委“云小姐作为演员为什么要来参加歌手比赛?”苏羡

主持人“请三位评委点评并打分。”

评委“这首歌很有意境”夸歌不夸人“九分”

评委“云小姐作为演员为什么要来参加歌手比赛?”

苏羡九“我老板让我来的。”

评委“...”要立耿直人设吗?“九分”

评委“你演唱的这首歌叫什么名字?是你写的吗?”

苏羡九“这首歌是我一个朋友为他夫人所写,其名“相思。””

苏羡九看向白羽柔,白羽柔的心泛起涟漪,涂山千彦,涂山千彦,只知其名不知其人。

评委“八分”

主持人“云乔最终得分8.6分,恭喜。”

温婉双拳紧握,目光阴毒,她堂堂花界少主不可能比不过一个凡人。

..

微博热议话题“云乔参赛蒙面唱将夺得高分。”

微博评论“卧槽,云乔肯定贿赂评委了。”

微博“左瀚现身蒙面唱将录制现场带走云乔。”

微博评论“左瀚出现了?”

左瀚,一个自出道就被赋予厚望的新人,崭露头角,凭借一张无可挑剔的邪魅脸庞收获无数颜粉,他是娱乐圈的顶级流量,微博粉丝过亿,他在娱乐圈里的地位不可撼动,然,三年前的某一天,他从娱乐圈销声匿迹,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人说他死了。

有人说他回家继承家产了。

众说纷纭,各种猜测,各种传闻。

..

“小宝贝,好久不见。”

苏羡九看着涂山晟,妖娆邪魅和明珏不相上下,本座喜欢。

苏羡九环过涂山晟的腰,细嗅涂山晟身上的味道,苏羡九轻蹙眉头,脏!

苏羡九推开涂山晟,对于苏羡九的一连串举动,涂山晟觉得甚是有趣,三年不见,他的小宝贝更可爱了。

苏羡九欲走,涂山晟壁咚苏羡九,俯身作势要吻苏羡九。

涂山晟目光一凝,呼吸一滞,抬手捏住苏羡九的下巴“你怀孕了。”涂山晟的眼神冷的吓人。

苏羡九迎上涂山晟森冷的目光“我怀孕了与你有何干系?放开我。”

“那个男人是谁?”涂山晟的眸子里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苏羡九轻蹙眉头,下颌骨快要被捏碎了,这厮貌似不是凡人。

苏羡九不作答,涂山晟被激怒,松开钳制苏羡九下巴的手,转而一拳砸在苏羡九身后的墙壁上,墙壁瞬间凹陷一个大坑。

仅剩0.1成功力的苏羡九见状秒怂,这厮果然不是凡人。

“你不说,我便自己去查,我一定让那个男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苏羡九大喊“沈云朵,救命啊。”

“滚”

苏羡九如获大赦,一溜烟没影。

一想到他的小宝贝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涂山晟顿觉要疯,敢睡我的女人,去死!

..

东方别墅区某别墅。

“你们就是这么照顾我家小宝贝的吗?”

涂山晟盛怒,几只小妖匍匐在地,身体颤抖。

“我的小宝贝,你受苦了。”

“那个男人查到了吗?”

“少主容禀,暂未查到,会不会是精神病院里的某个神经病。”

说这句话的那只妖被掀翻撞墙,身体贴着墙壁滑落在地,口喷鲜血,当场昏厥。

“少主,霍姑娘来了。”

涂山晟敛去盛怒的情绪,抬眸看向来人,来人是霍岚。

“少主,好久不见。”

“你来作甚?”

“听说少主在查一个男人。”

涂山晟的目光扫过匍匐在地的几只妖,胆敢吃里扒外,去死!

几只妖也被掀翻撞墙。

“少主饶命”

“少主饶命”

几只妖连连求饶。

霍岚心下一紧,三年不见,他还是喜怒无常,阴损狠辣。

“霍姑娘有何高见?”

“我听说,您的小宝贝和一个叫林歌的男人私交甚深。”

“林歌”

“林歌”

涂山晟阴恻恻的念着林歌的名字,网络上有关于云乔和林歌的传闻,他看过些许。

“砰”

别墅的大门被破开,涂山晟和霍岚齐齐看去,踹门之人是苏羡九。

“小宝贝”

“宵小鼠辈”有人撑腰的苏羡九无比嚣张。

系统三千“宿主,你又要擅改因果吗?”

白羽柔“一天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浪费一年时间?”

“小宝贝,你怎么来了?”

“左瀚,这段视频是不是你的手笔?”苏羡九打开手机,点开一段视频,视频里传出女人放荡的呻吟声。

“小宝贝,我那么喜欢你,我为什么要害你?”

白羽柔“得不到就毁掉。”

白羽柔看向霍岚“那只乌鸦没有转告你吗,再敢为难林歌,本小姐定让你滚出帝京,滚出华夏。”

霍岚不屑一笑“沈云朵,如果我是人,我定然会忌惮你强大的后台,但是,我不是人,我是妖啊。”

霍岚话音落地,一双纤细的美腿化作一条蛇尾。

呵。

苏羡九嗤笑,一条小小的蛇妖也敢在妖神面前造次。

“你笑什么?”

霍岚恼羞成怒,她没能从白羽柔和苏羡九的脸上看到她所期望看到的表情,两人淡定如斯,淡定如斯里还夹杂着轻视嘲讽,在她二人眼里,自己恍若一个跳梁小丑。

涂山晟的目光一刻也不曾离开苏羡九“你不是我的小宝贝,你是谁?”

涂山晟瞬移至苏羡九面前,苏羡九铆足劲用尽仅剩的0.1成功力瞬移到白羽柔身后寻求保护。

“你到底是谁?我的小宝贝在那?”

涂山晟盛怒,阴狠的眸子紧盯着苏羡九,杀气翻滚,宛若狂暴飓风,惊涛骇浪。

白羽柔轻抬右手,不远处的沙发瞬移到她的面前,白羽柔坐下,身体自然后仰,双腿自然交叠,慵懒之姿,王者之势。

苏羡九“...”我也想坐。

“你的小宝贝已经死了。”

“三年前,你栽赃她,把她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她声名狼藉。”

“粉丝的愤怒将她淹没,网络暴力,人身攻击接憧而至,她收到无数恐吓信,她收到带血的玩偶,她收到被砍杀得血肉模糊的鸡,她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

“终于,她承受不住,衍生多重人格,说好听一点是多重人格,说难听一点就是疯了,那个时候,她唯一可以依靠的是她的家人,可是,她的家人原本就不待见她,她的家人也认为她吸毒,滥交,认为她伤风败俗,辱没家门,她的家人把她送进精神病院,你可知何谓精神病院?”

“一间狭小的屋子,屋子里只有一张床,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被褥,后来,血溅墙壁,血溅天花板,血溅被褥,一片白变成了一片红。”

“你可知她自杀了多少次,又被救活了多少次,你可知她有多无助,有多绝望。”

“那个时候,栽赃陷害她的你,在那?”

“是你害死她,是你把她推入地狱。”

涂山晟堪堪后退跌倒在地,眼神空洞,精神恍惚。

“她已经魂飞魄散,世间再无此人,你再也见不到她了,你连赎罪的机会都没有。”言语犀利,直戳心窝。

苏羡九“...”厉害了我的妖神,杀人不如诛心。

涂山晟呆滞的抬眸,看到苏羡九,涣散的目光再度凝聚。

“她不是云乔,她只是寄宿在云乔体内。”

白羽柔将涂山晟最后一点希望扼杀。

涂山晟的心宛若被一把铁锯拉扯着,内疚和悔恨交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他禁锢困缚。

白羽柔“怎么办?”病娇一笑“以死谢罪吧!”

涂山晟蓦然抬手,五指成爪抓向自己的心脏,然,被制止。

“阁下,又见面了。”

来人是涂山瑟瑟。

白羽柔抬眸看向苏羡九“她是涂山千彦的女儿,半妖之身。”

苏杭“...”不可能,涂山千彦不可能会娶除白沅芷以外的女子为妻,不对,这里不是九霄大陆..。

洞悉苏羡九想法的系统鸿蒙“这里万载之前是九霄大陆。”

“阁下先是擅闯我涂山妖墓,如今又蛊惑我涂山少主自杀,阁下意欲何为?”

苏羡九上前一步“你当真是涂山千彦的女儿?”

涂山瑟瑟看向苏羡九,晟儿就是为了这个女人..龙魂,这具身体里寄宿着一缕龙魂。

“你认识家父?”

苏羡九细细打量涂山瑟瑟,此女眉眼清冷,气质出尘,与涂山千彦确有三分相似。

“涂山千彦不可能会娶除白沅芷以外的女人为妻。”

涂山瑟瑟目光一凝,她知涂山千彦,也知白沅芷,她是谁?

“你母亲是谁?”

“瑟瑟不曾得见家母,更不知家母姓甚名谁。”

苏羡九蓦然想起,妖祭那日,涂山千彦同她说“我可能等不到她了。”

那时的涂山千彦,很累,很疲惫。

苏羡九看向白羽柔,眸子里尽是责怪“你魂魄尚在,你为什么就是不回去找他?”

白羽柔“...”哎呀“又不是我劈腿,你怪我作甚?”

“他渡你妖丹,以魔灵续命,那魔灵一年夺舍一次,一千年一千次,他苟延残喘等你千年,你为什么就是不回去找他?”

涂山瑟瑟“...”什么情况?

“他身负九尾黑狐血脉,若不是渡你妖丹,修为停滞不前,他会是妖族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妖。”

“我真替他不值。”

字字珠玑,白羽柔的心,生疼。

白羽柔低声“我不记得回家的路。”

苏羡九愣住。

涂山瑟瑟大胆猜测“你是白沅芷?”

白羽柔敛去情绪,勉强一笑“你带他走吧,别让他再踏人间。”

“晟儿已为他三年前犯下的过错付出代价,被斩断一尾,被禁思过崖三载。”

涂山瑟瑟带走涂山晟之后,白羽柔看向另外几只妖和霍岚“到你们了。”

霍岚“大人饶命”若她真是传说中的妖神白沅芷..简直不敢想。

“饶命?你残害了多少无辜生灵,做了多少伤天害理之事,你心里没点b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