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的年轻岳坶100章,快点吧啊下面都日出水了

2021-06-11 14:14:09情感专区
黄读读:【333!现在的气氛是不是很不对劲!】系统:【数据不足,无法分析。】黄读读:【要你何用?】她应该不用担心尚纯和太古打起来吧?向隋莫和文流烈突然开战的情况,也不应该发生在初次

黄读读:【333!现在的气氛是不是很不对劲!】

系统:【数据不足,无法分析。】

黄读读:【要你何用?】

她应该不用担心尚纯和太古打起来吧?

向隋莫和文流烈突然开战的情况,也不应该发生在初次见面的尚纯和太古之间。由此可见,不需要她担心。

回到光明小区的公寓,黄读读热情款待了太古。

太古的态度谦和,在尚纯的敌视下,从容的接受黄读读的贴心相待。

“你们先坐着,我去厨房洗水果。”黄读读人刚走,尚纯和太古表面维持的和睦顿时打破。

“你最好尽快离开。”尚纯对于黄读读将心思分给另一个人,已经忍到极致。

和光同尘的太古语气平缓:“我是读读的客人。”

尚纯的表情不复阳光,他的眼神极端狠戾:“杀了你!”

太古平和地看着萦绕在四周的冰针,“如果你想在此动手,我愿意奉陪。”

“吃水果喽。”黄读读端着一盘水果走了出来。

冰针一息化成了雾气飘散……

黄读读突然感觉冷了,搓着手走到窗户边:“忘记关窗户了吗?”

尚纯化除眼底的狠戾,笑容灿烂:“读读,物品已经买齐了,我们今天就走。”

“发生了什么,必须今天走?”黄读读纳罕地说。

“我担心雪下大了,我们被困在这里。”尚纯眼中是纯粹的担忧,“这个基地不安全。一旦发生意外,我们很难再离开。”

黄读读望着窗外阴沉沉的天气:“也对,这个基地给我的感觉也不安全,半夜三更还有古里古怪的敲门声。”

任何接近黄读读的人,尚纯都无法容忍。

“看太古先生还有事忙,我们不挽留你了。”尚纯从沙发上起身,送客意味明显。

太古不动声色地看着黄读读,“我告辞了。”

“不再坐会儿?”黄读读为尚纯的不礼貌歉意的看着太古,“你打算去哪儿?我们分散后,你的东西没有弄丢吧?”她指的是箱子。

太古因为黄读读的关心,态度越发和煦:“没有丢失。”他余光中出现尚纯阴鸷的样子,仍然不卑不亢,“我计划去东海基地。”

“这么巧!我们也去东海。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时间充裕,就和我们一起走吧。”黄读读说话的时候,仅想到太古曾经对她的帮助,却没有多余的感情在。

“好。”太古温和地看向尚纯,顿了几秒,“不知这位先生是否愿意?”

黄读读停顿了,忘了先征求尚纯的意见,她和尚纯太熟了,一开始习惯地认为自己和尚纯是一家人,为这些小事不需要商量。但是看尚纯的反应,似乎不乐意和太古组队?

“尚尚,太古人很好……”黄读读还记得太古曾经帮助过……对了,“太古还帮助夏夏找到了她的家人!”对于孤儿来说,最幸福的莫过于找到家人。

尚纯的笑颜多了抹黯然:“读读想和太古一起走吗?不是说好只有我们两个人。”

黄读读着急解释:“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再加一个太古互相照顾,不是更好吗?而且太古帮过我……”她看向太古,“尚尚很懂事。有时候脾气上来,只是因为有点敏感。我和尚尚相依为命,之前又分开过,他可能是过于担心再次和我分开。”

太古理解地说:“如果尚纯介意,我们分开走吧。”

这话把黄读读说得更加歉疚了,她开口邀请太古,就没想过会导致尚纯脾气上来。现在感觉自己里外不是人,早知道刚开始就不多嘴了:“太古我……”

“咚咚咚!”

尚纯脚下凝结的一层冰猝然指向门:昨晚的“老鼠”不止一只呐。

黄读读闻声凑近了门口,她听着敲门声,确定和昨晚的一模一样后,回头对着尚纯和太古小声说道,“敲门的人又来了。”

太古见尚纯准备动手,将黄读读唤过来:“别靠近门。”

尚纯听着黄读读靠近太古时的脚步声,杀气被唤醒。

……

冰封的门外,是一个被冻结的崭新篮球。

尚纯打开门,缓步走出。

不同于夜晚的阴森,白天走廊中的光足以让人看清楚里面墙体上的细纹。

昨晚留下的痕迹,一大早就被人清理干净。

尚纯走过干净的地面,脚步声在空荡的走廊里尤为突出。

太古拉住想追出去的黄读读,“你出去会让他分心。”

黄读读点头,立马回忆着自己的炮灰体制!

她这样的战斗力和运气,就别出去给人添麻烦了。

“飘起来了!”黄读读惊疑的看着房间里乍然漂浮起来的遥控器和沙发靠枕等物体。

太古淡泊的目光一刹那贯注在黄读读身上,“来了!”

诧异的黄读读惊觉自己也跟着漂浮起来,没有闲情考虑失重的感觉,因为她不受控制的朝忽然打开的窗户飞去。

太古速度极快的拉住黄读读的脚后跟,将人扯了下来:“抱住我。”

黄读读的脸颊被窗外灌注进来的冷风刮的泛疼,她抱着太古:“是异能者在捣鬼吗?”她不相信大白天能见鬼啊!

太古听着走廊内冰破裂的声音,缓缓地说,“是一个特殊系的异能者,对方善于隐藏,尚纯似乎没有确认他的位置。”他安抚的搂着黄读读,“我们……”

“松开!”尚纯的声音响彻走廊。

控制着冰封住周围的出口后,担心黄读读情况的尚纯进门就见抱在一起的两人。

黄读读从尚纯暗沉的眸子,警觉到了危机,“太古是为了救我。”

“为了救你,需要抱着吗?”尚纯的声音如同化为寒冰,散发出阵阵冷森,直能冻得人心脏发寒。

“因为我突然飘起来了。”黄读读欲哭无泪了。

太古淡然地说:“你的话是否逾越了。我和读读相交已久,正常的拥抱并不过分。”

尚纯从黄读读身后抱住他,目光冷漠:“松手!”

太古看似随和,动作异常的坚决:“我和读读交往,你没有理由阻碍!”

他当然有理由!尚纯一看见太古的手放在黄读读的腰上,暴动的冰粒子如雪崩般奔涌起来。

尚纯的怒气引发的黑色风暴在太古不露声色的防御下,形成势均力敌的局面。

夹在双方间的黄读读苦不堪言,他们虽然没有打起来,但是也快将她撕碎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刚才还好好的,瞬间就变脸了。

“你的猎物快逃了。”太古好心提醒。

“松开她!”尚纯的忍耐到了极限,他不想在黄读读面前动手……但是!

冰刺张牙舞爪朝太古的脸部抓去,刺人的冷意让一旁无辜的黄读读都打了个寒噤。

她僵硬的扭转脖子,看着在身旁凝结了一片尖细锋利的狰狞冰刺,感觉气氛都冷凝了。

太古躲过了尚纯的攻击,却也没有让尚纯愉快。

尚纯看着自己手中的衣服碎片,冷寂了。

沉淀了与尚纯一战的冲动心情后,太古转瞬让自己平和下来。

“!!”黄读读一惊,刚脱离“困境”的她又在瞬息中飘向了走廊。

正朝太古攻击的尚纯一滞,转眼收回自己的冰锥,猛地和太古同时追去。

为时已晚……

惴栗的瘦小女人用刀指着黄读读的脖子,“放我离开!”

“你冷静。”黄读读没想到在走廊里隐藏起来的异能者会是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人。

“闭嘴!”女人的刀割破了黄读读脖子上的皮肤,她对准尚纯喊道,“把冰撤掉!”

黄读读被刀贴紧,登时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尚纯的眸子宛若附着了一层冰雪,他抬手撤去冰封的出口,“你离开,放下她。”

“我看你停在楼下的那辆车不错,里面的厚衣服我都很喜欢,还有那张小床……把车钥匙给我,我保证不伤害她!”女人可能扮鬼吓人的次数多了,声音阴森森的。

太古的目光扫过阴晦的尚纯,留意到女人颤栗的手。

尚纯的视线紧锁住黄读读脖子上的血线:承诺过要保护好读读……

没有犹豫地从兜里摸出钥匙仍给女人,他昨晚给的教训,似乎没有让她记住。

即便努力压抑自己,年轻的尚纯还是无法隐藏好自己的杀意。

女人利用异能,只在远处吓过那些基地的住户,从他们家中偷走食物即刻离开,鲜与人交战。无论是战斗经验还是异能,她都不是尚纯的对手。

而她能在多次的盗窃中顺利偷走食物,且没有与异能者直接冲突,就是因为她对危险的敏感。

这个男人不会留自己活命!女人闪过这个念头,瞪着一看被保护得很好的黄读读,“你想杀了我,我就拖她垫背!”

“你敢!”尚纯的冰刺已经向女人的头部飞去……

观察良久的太古终于动手了,在女人的刀抹过黄读读脖子的时候,在女人脚下撕裂了一个一人多宽的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