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被健身教练强奷到舒服的黄文

2021-06-11 14:11:54情感专区
此篇为番外,故事发生在华港生的痴病好了以后。☆华港生羞赧的看了一眼把手伸过来的鲁德培。他别扭地扭过头不去看鲁德培,然后羞恼地说:“搞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好好的吃顿

此篇为番外,故事发生在华港生的痴病好了以后。

华港生羞赧的看了一眼把手伸过来的鲁德培。

他别扭地扭过头不去看鲁德培,然后羞恼地说:“搞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好好的吃顿饭不就完了么?”

听这语气,以为他真的不喜欢这些玫瑰花。

可他红红的耳根处暴露了他的真实感受,看来,他是喜欢的啊。

真是个别扭的人,鲁德培在心里轻笑。

“不喜欢么?”鲁德培垂下眼,似是沮丧,“那扔了吧”他没有感情地说。

心上人不喜欢的东西,留着有什么用

华港生听后想赶紧挽回那把红的滴血的玫瑰,可是想到刚才在闹别扭的是自己,没有阶梯下,要是说出挽回的话,少不得要被Julian一阵调笑。可是这花这么好看,被扔了可惜了。

于是在闹别扭的华港生扭回头,看了一眼鲁德培,说“花不贵么?这么浪费”

“浪费?”鲁德培像是听见笑话,“心上人都不喜欢的东西要了有什么用当垃圾么”然后扬了扬手中的玫瑰花。

“可是,再怎么说它也是花啊,这么好看,拿来送给别人也是极好的不是么。”华港生语气里有话中话。

“送谁?除了你我能送给谁?这么胡里花哨的东西你又不喜欢,只能扔了。”鲁德培看似是漫不经心的实则在拨动着华港生的心。

这花不能真的扔了,扔了就可惜了,Julian真是败家。华港生想着也不忘骂一句Julian的败家能力。

“确实,挺可惜的,毕竟是我亲手摘的,好看确是好看,可惜没人欣赏的来”鲁德培转身欲把花递给服侍生。

“等,等等!别扔!也不是一无是处,可以拿回家里去插在花瓶里面的。”华港生赶忙挽留,他是个心软的人。

“哦,插在花瓶里?花瓶里非要插玫瑰?”鲁德培反问道。

华港生有脾气了,他都暗示这么明显了他居然还没懂,是真不懂还是故意逗他玩

华港生扭过头去,又不看Julian了。

Julian轻笑出声。

又在闹别扭呢,看来不能再逗了。

“仔细想来,还是要送给你比较好”鲁德培把花拿回来送在华港生面前说道。

华港生感觉到花的芬香,扭过头去看着正在递花的鲁德培。

“确实,没有我帮你收着花花就浪费了”华港生假惺惺的说着,但两人都心知肚明,他是喜欢这花的。

鲁德培藏在花后面的嘴角微微上扬,像是得意猎物上圈套了。

华港生接过花,放在鼻间闻了闻,确实香,拿来插在花瓶里不亏。

“来吧”鲁德培把手臂伸向华港生。

“干什么?”华港生不解。

“跳舞。”

只有简短的两个字却是让华港生读取信息很久。

“跳舞”华港生惊讶,“我不会。”他继续说道。

“我跳女步,你跳男步”鲁德培漫不经心,仿佛跳女步没什么大事。

“真的”华港生惊讶道。

“嗯,来吧。”

华港生搂着陆德培的腰,发现比鲁德培矮上几厘米。

鲁德培的鼻息喷到了华港生的脸上,痒痒的。

“跳吧。”鲁德培催促着。

“你说的,我跳喽。”

“嗯,你别后悔”鲁德培撂下这句话就开始跳了起来。

别后悔怎么可能后悔。华港生边想边跳。

结果他真的后悔了。

女步,是更为主动的靠近男步的那一方,于是好几次 ,鲁德培都是主动钻进华港生怀里,在正面跳时,眼睛也盯着华港生看,一动不动。

华港生真的后悔了。

鲁德培的手即使是搭在肩膀上也阻挡不了他想调戏华港生的心。

他的手慢慢抚摸华港生的脖子,华港生立马感觉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

“别闹!”华港生连忙制止。

“别闹”鲁德培像是听见笑话,俯身在华港生耳旁说“不胡闹我会跳女步”

华港生恍然大悟,还是他没想到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魔鬼都是这么可怕的。

华港生掐了一把放在鲁德培腰上的手,想制止他却没想弄巧成拙。

“回去有的你好受”鲁德培被掐后的反应更为可怖。

居然威胁他。

曲罢,舞闭,某惹怒鲁德培的人被硬生生拽了回去。